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我错了 主人
    “我是他的仆人。”汉子呵呵笑道,“几十万年了。”

    “兽神就是罗晨,罗晨就是兽神。”孟玉灵毕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此时也是想明白了,“原來兽神罗永浩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重生。”

    “罗晨大人是黄天,不是苍天,更不是罗永浩大人。”方根微笑着纠正道,“他是新的天,所以便是我新的主人,罗永浩大人何等骄傲,他既然已经选择了死亡,又怎么会再活过來,这样无耻的事情,罗永浩大人是绝对不会做的。”

    “原來如此。”

    孟玉灵惨笑一声,脸色无比苍白,看着方根道,“方根,你不是人,你根本就不是人。”

    “我本來就不是人。”方根微笑道,“我是兽神最忠实的仆人,我怎么可能会是人,我大概算是修真界最强大的荒妖,呵呵。”

    孟玉灵冷冷的看着方根,脸上现出一丝厌恶之色,惨然道:“沒有想到我的清白之躯,竟然是被一个荒兽夺走,想一想我便觉得恶心,天哪。”

    “万年之前,修真界强大荒兽,还有很多的时候你们人类强者中,便有很多人有着兽族的侍妾,既然人族可以上我们兽族的女子,兽族的男人上了一个人族女子,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方根微笑着,抽出铁钎看着热血从白发女子胸前喷出,洒落在火堆之上升,腾起一阵奇异的烟雾,微笑说道。

    “方根,你不是人,你是个畜生。”孟玉灵脸色迅速变得灰白,惨然一笑道,“难怪……难怪风儿耗费了那么多资源,却根本成不了真正的强者,原來我的孩儿竟然是个杂种。”

    “孩儿,什么孩儿?谁的孩儿?”方根拿着铁钎的手微微一颤,眼眸中迸发出一丝异彩。

    “呵呵。”孟玉灵惨笑一声,“方根,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求你帮我杀了罗晨?你知道罗晨和我之间的仇怨是因何而起么?”

    方根摇了摇头。

    “因为他杀了风儿,罗晨杀了我们的孩子。”孟玉灵凄厉喝道,“我发过誓,绝对不來找你,今天,我却來了,若非因为风儿也是你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來找你。”

    “我的……孩子?”方根身躯一颤,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怀疑之色,“一个兽族的男人,一个人族的女子,怎么会有孩子?”

    “呵呵。”孟玉灵惨笑一声,眼眸中光芒快速消退,已经是虚弱不堪。

    “方根,我恨你。”

    “当年我來你这里,不过是想问一问白起对我究竟是怎么想的,然而你却借机将我囚禁,玷污了半年之久。”

    方根默然不语。

    “半年之后,你才放我离开,我无颜再见白起大哥,本想一死了之,结果却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因为这个孩子,我活了下來,三年之后,便生下了风儿。”

    “风儿……生得很漂亮。”孟玉灵喘息着,眼底现出一丝追忆之色,“他很好看,我很喜欢他,可是我是控魂秘境的主人,必须保持贞洁,被你玷污已经是个秘密,这个孩子我又怎么能留在身边。”

    “所以我只好把这个孩子送出秘境,托付给了青龙宗的宗主,我选择青龙宗,因为青龙宗的宗主和你一样也是姓方。”

    “怎么会……这样……”方根喃喃道,眼眸中现出一丝痛苦之色。

    “这个孩子,按照青龙宗的辈分,我给他起名为清风,你送我的那把折扇,我也留给了他当做信物。”

    “风儿样貌极为不凡,然而后來我发现他资质极差,在修炼之道上几乎沒有丝毫天赋,我耗费了极多的资源,才勉强让他成为中级武师,我一直在奇怪为何风儿的资质这么差,现在才终于明白了,原來我的孩子竟然是个杂种。”

    “杂种……”

    方根苦笑一声,道:“丫头,何必说得这么难听……”

    “风儿虽然愚钝,可是有我的照料,本可以平平安安过一生的。”孟玉灵寒声道,“可是,谁料到碰上了罗晨,这个孽障竟然是被他杀了,方根你说我该不该找他报仇。”

    “真的是……我的孩子。”方根默然良久低声道。

    “我一生清白,除了你,从來沒有别的男人碰过我,孩子不是你的又是谁的?”孟玉灵惨笑道。

    “我知道你有一个孩子,也知道你放在青龙宗的事情。”方根默然良久,苦笑道,“可是我原本以为,这个孩子是你和白起的,而且我很少离开这里,所以我并不知道罗晨杀死了那个孩子。”

    “白起眼里只有莲花仙子,我和他之间从未有过肌肤之亲,孩子又怎么是他的。”孟玉灵惨笑道,“若是是白起的孩子,又怎么会在我肚里足足蕴育三年。”

    “我的孩子……”

    方根苦笑一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罗晨的崛起本就是无法阻挡的事情,我曾经试图扼杀他,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我们的孩子竟然会惹上罗晨,陨落恐怕就是唯一的下场了。”

    “那也是你的孩子,方根,难道你就不心疼他。”孟玉灵惨笑道。

    “心疼又如何,不心疼又如何?”方根把铁钎放入火堆之中,扒拉几下,让火焰更加的明亮了些,“现在你已经知道他是谁了,难道你指望我为了那个沒有见过面的孩子报仇?”

    “纵然他是黄天,我也会向他复仇。”孟玉灵嘶声道,“大不了一死,死了下去陪风儿,又有什么可怕的。”

    “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方根沉默良久,缓缓摇了摇头,“像我这样,活了几十万年的老家伙,对于死亡的畏惧,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我能够活着,全凭他的赐予,我是他最忠实的仆人,不要说他要了我儿子的命,就算是他想要我的命,我也只能乖乖给他丝毫不会反抗。”

    “懦夫。”孟玉灵虚弱道。

    “呵呵。”方根温和一笑,放下手中的铁钎,看向了孟玉灵。

    虽然重伤濒死,然而此刻的她依然无比美丽美得令人心颤。

    这嗔怒的神情,宛若数十年前的初见……

    “丫头,虽然你不喜欢我,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把你关起來不辞辛苦的天天上你了。”

    看着伊人美丽的容颜,方根的眼底闪过一丝古怪的火焰。

    “你无耻。”白发女子脸色冰寒恨声道。

    “我说过,只要你要求的事情,我一定会为你办到,可是你却发誓,绝对不会再踏入神算书院一步。”

    “你食言了,我也食言了,这很公平,对么?”

    “你不是我上过的第一个人族女子,可是你却是我最喜欢干的那个。”汉子温和笑着,“就算是现在想起那些把你压在下面的日子,我心里都是欲火难耐。”

    汉子微笑着拉起孟玉灵冰冷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腰间,孟玉灵星眸中满是怒火,想要挣脱却哪里能够。

    “感觉到了么?丫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

    孟玉灵脸色铁青小脸上现出羞愤之色,想要挣脱却根本沒有一丝力气,她的气息已经衰弱到了极点,眼眸中的光芒越來越黯淡。

    “人族的女子,还真是脆弱……”数息之后,一把提起孟玉灵的身体,感觉到她已经沒有了丝毫的气息,汉子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道。

    “丫头,不要怪我,你想杀天,天要我杀你,你折磨了天在意的人,我就只好也折磨折磨你……不过我真的是很喜欢你啊……真的很喜欢……”

    孟玉灵星眸紧闭俏脸上,满是羞愤之色,娇躯慢慢变得冰冷,伤口处也不再有鲜血流出。

    这个曾经站在大陆巅峰的风华绝代的女子,竟然是已经彻底陨落。

    “听天命,才能活得下去,几十万年了,我就是这么过來的。”汉子微笑着,撕掉孟玉灵的衣衫,把她尚有余温的娇躯用力按进自己的怀里,“你得罪了天,我只好杀了你了,至于那个孩子……呵呵,我总不至于为了一个杂种而丢掉自己的老命。”

    “若是以前的罗永浩大人,知道我这样折磨你,一定非常喜欢,现在的罗晨大人……不知道又是什么秉性?”

    ……

    ……

    旭日升起,照在死寂的山谷之内。

    白发如雪的女子身体彻底僵硬,苍白的脸上满是羞愤之色。

    方根终于松开了她冰冷的身躯,目光中的**如潮水般褪去,看着女子,眼底现出一丝柔情。

    “丫头啊……”

    “只可惜,你得罪的是天……”

    似乎想起了当年的那段日子,汉子拉着孟玉灵冰冷的小手,看了一眼头顶高远的天穹,微笑着吟诵起來。

    “借问吹箫向紫烟,曾经学舞度芳年……”

    “得成比目何辞死,顾作鸳鸯不羡仙……”

    “比目鸳鸯真可羡,双去双來君不见……”

    “燕歌赵舞为君开,罗襦宝带……”

    虚空之中,响起一声微怒的冷哼,方根身躯猛然一颤,连忙停止了吟诵,布满皱纹的脸上现出恭谨之色。低声道:“主人。”

    一个高大的青年现出身來,看着白发女子伤痕累累的身体,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暴怒之色:“该死的,你都对她做了什么。”

    “主人,是你要我让她死前吃点苦头的。”方根身躯一颤,把头垂得更低。

    “让他吃点苦头,又沒有让你对她做这样的事,方根,你真是个禽兽,你真该死。”青年怒道。

    “若是罗永浩大人,见到我这样做一定会非常开心。”方根垂首道,“我以为主人你的秉性,会和罗永浩大人差不多……”方根松开了孟玉灵的手,脸上现出一丝惊惶之色。

    青年哼了一声道:“我得到的记忆中,并沒有类似的事情。”

    方根道:“这样的事情,毕竟有损罗永浩大人的尊严,他自然不会让你知道,不过主人,当年兽神家族最后的一支,便是我拼命保全下來的,那本关于兽神家族的典籍,也是我负责记录的,主人想必看过那本典籍了吧,罗永浩大人的为人,主人也应该有所了解。”

    “是这一本么?”青年哼了一声,手上出现了一本金属书籍。

    “正是。”方根恭敬的接了过來,翻了一下之后,看着被磨去字迹的几页苦笑了一声。“最为精彩的部分都被删掉了。”

    说着他的手按在书籍之上,金属页面之上现出一个个精致的小字。

    “主人,你看看吧。”把典籍修复完毕之后,方根把典籍交还给青年。

    高大青年看了看。脸上渐渐现出暴怒之色。沉声道:“罗永浩还真是个暴君。这些记述若是真的。若是我活在万年之前。只怕也想要杀他了。”

    方根道:“按照人族的观点,罗永浩大人的确是个暴君,可是若是按照兽族的观点,呵呵,那些事情都算不得什么,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他自然可以想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罗永浩是兽族。”高大青年眉头拧起。

    “不是。罗永浩大人……是神。”方根道,“唯一的神祗。”

    高大青年脸色微缓,看着手上的金属典籍,掌心中陡然爆发出一道金色的光芒,把金属典籍焚成虚无。

    方根目光一闪:“主人的力量。似乎和罗永浩大人还有不小的差距……”

    高大青年冷笑一声。猛然伸手。狠狠地拍在方根的脸上。

    方根惨叫一声。脸上的骨骼全部破碎。看上去极为可怖。

    “我的力量,够么?”青年森冷一笑。

    “我错了,主人。”方根惨声道。“我不该质疑你的力量……”

    “我打你,不是因为这个。”青年寒声道。“我就是无法忍受你做这种恶心的事情,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罗永浩是罗永浩,我是我,以后再做这样的事情,小心你的老命。”

    “多谢主人,多谢主人。”方根连声道,跪伏在地上,不敢稍动。

    青年冷哼一声,看着躺在地上白发如雪的绝色女子,脸上沒有任何表情,掌心中陡然爆发出一道金色的光瀑,落在了女子的身上。

    孟玉灵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地面上沒有丝毫的痕迹,似乎一切都沒有发生过一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