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兽神是谁
    “多谢主人,多谢主人。”方根连声道,跪伏在地上,不敢稍动。

    青年冷哼一声,看着躺在地上白发如雪的绝色女子,脸上沒有任何表情,掌心中陡然爆发出一道金色的光瀑,落在了女子的身上。

    孟玉灵的身体瞬间消失不见,地面上沒有丝毫的痕迹,似乎一切都沒有发生过一般。

    青年森冷的目光再次扫过方根。身躯消失在虚空之中。

    方根低头站在那里,沒有说话,脸上的伤势慢慢的痊愈,低垂的目光陡然现出一丝怨毒之色。

    ……

    川州城,刘语熙居住的山峰之上。

    悬崖边上,一个挺拔如枪的青年站在那里,在他的身边,是几个姿容各异的美丽女子。

    燕小小已经痊愈,跟着小米回到了栖霞宗之内,却一直沒有说话,显然对于此时的状况,她完全无法适应,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更不知道如何和罗晨相处。

    毕竟当时离开这里前往北荒,就是为了不再见这个人的,若非是被控魂圣女捉到,她本要在北荒之中隐居一世,原本以为再也无法见到的人,却鲜活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让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臻首低垂,清浅的目光偶尔落在罗晨的脸上,又如惊慌的兔子般逃开了去,往日那个谈笑自若的才女的影子,已经是再也不复存在了。

    “月儿,一定要去么?”刘语熙拉着赵月儿的小手,俏脸上满是不舍之色。

    “有些事情,总有人要去做的啊。”赵月儿微微咬了咬嘴唇,看着小手上散发着七色光华的戒指,坚定的道,“姐姐,若是兽神再临,整个大陆上的生灵就要全部灭绝,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够容许它发生,若是不阻止罗永浩,这个世界就毁掉了,我现在是七贤之首,这本來就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你和罗晨师兄,还有我们栖霞宗,也都在这个大陆之上啊。为了你们,我也必须要去。”

    “月儿,要我帮忙么?”罗晨问道。

    “不用了,罗晨师兄。”小魔女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必须依靠七大秘境积累的力量,你虽然很厉害,可是去了也沒有用。再说这一战极为凶险,若是我们胜了,参战的人也未必能够活得过來,若是沒有了你,你让姐姐怎么办。”

    “那好吧。”罗晨点头。

    长腿细腰的少女狠狠瞪了罗晨一眼,显然对于罗晨的表现极不满意,罗晨淡淡一笑,沒有理会。

    赵月儿走到悬崖边缘,看着山门之内來往的人们,轻轻叹息一声:“真羡慕他们啊,什么都不用知道,真好。”

    回过身來看着众人,赵月儿道:“姐姐,罗晨师兄,我走啦。这次能够再见你们一面,月儿已经非常开心了,诛天之战后,月儿若是还活着,就回來找你们了。”

    “月儿,你小心点儿。”罗晨叮嘱道。

    “呵呵。”小魔女笑了,走到罗晨身边,依偎到罗晨的怀里,用力的抱紧了他。

    众人皆是沉默。

    数息之后,赵月儿松开了罗晨,小脸上现出一丝绯红之色,咯咯笑道:“罗晨师兄,你好坏哦……我真的走了哦,嘻嘻。”

    纤足一点地面,便即踩踏虚空而行,向着川州城外急速掠去。

    罗晨看着赵月儿的身影,微笑不语。

    “你这家伙,为什么不告诉月儿真相。”刘语熙看着罗晨,嗔怪道。

    “告诉她什么,告诉她我就是她要杀的人么?”罗晨轻轻一笑。

    “什么?”长腿少女愕然,不知道罗晨这话是什么意思,而燕小小的脸上,也是现出茫然之色。

    罗晨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刘语熙,而二女显然还不知道真相。

    黑发如瀑的神秘少女站在一侧,脸上却是沒有丝毫波澜。

    “兽神再临,便要灭世……”罗晨看着北方,微微笑道。“不知道萧山七贤是如何欺骗后人的,纵然是当年,也是他们为求长生而杀死罗永浩。罗永浩乃是这一方世界的主人,是高高在上的天道,若非是为了亿兆众生,他又怎么可能陨落,这个世界乃是他开创的,他又为什么要毁灭它。”

    “这恐怕也是罗永浩的一家之言吧。”刘语熙道,“毕竟你得到的记忆并不完整,未必全部都是事实。再说了,当年参与诛天之战的强者已经悉数陨落,连大陆也就只剩下这么一小块,这万年之前的是是非非,谁又能说得清楚。”

    “或许吧。”罗晨笑着点了点头,“不过这诛天之战么……呵呵,哪里是他们想要打,就能打的,我就不和他们打,他们又能如何。”

    “他们不会找到你么?”刘语熙皱眉道。

    罗晨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天穹:“他们找不到的。”

    “他们等着我找他们,我却根本不去找他们,这诛天之战,自然就打不起來了。”

    “我不会去灭世,也不会接受他们的挑战,沒有了所谓的诛天之战,月儿便沒有任何的危险,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也是啊。”刘语熙点了点头,“的确沒有什么好担心的。”

    燕小小的脸上,现出惊愕之色,看着罗晨刀削般的脸庞,目光极为复杂。

    “喂,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长腿少女急道。

    “你不是听不明白,是不敢相信吧。”刘语熙看着雪奴,浅浅一笑道。

    “你是说,他就是兽神,那个大怪物。”长腿少女小脸上现出惊异之色,连声道。

    “是啊。”刘语熙浅浅一笑,“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大怪物,他也不是罗永浩,而是新的兽神,他还是我们熟悉的罗晨,永远都是。”

    “铮!”

    萧山之上,墨破浪一弹长剑,古剑发出一阵清鸣,宛若龙吟。

    等待了太久时间,他的眼中战意已然消减不少,而其余的几位强者,更是一个个脸上露出疲惫之色。

    兽神已经醒了,然而圣女依然没有归来。

    没有圣女,没有七贤之首的信物,便无法汇聚七大秘境的力量,根本没有和罗永浩一战的实力!

    他们面对的并非寻常的敌人,而是高高在上的天道!纵然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是心中的压力也是前所未有的。

    此战,只能胜,不能败!

    罗永浩不死,大地陆沉,死的便是亿兆众生。那样的话,他们有何面目去见历代先辈?

    无比巨大的压力之下,纵然他们是大陆上最为巅峰的强者,锐气也一点点的被消磨殆尽。纵然是最为沉稳的墨破浪,心中也是多了一些烦躁。

    虚空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淡淡的虚影。

    那是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汉子,汉子赤着双足,裤腿高挽着,便如修真界一个寻常的村汉一般。

    他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每个人看到他的笑容,都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浑身的疲惫也顿时为之一空。

    见到汉子的虚影,墨破浪微微一怔,连忙躬下身去,无比恭敬的道:“山琅!”

    修真界书院无数,每个书院都会有一名山琅。而能被他墨破浪称呼一声山琅的山琅,却只有一个。

    纵然是大陆第一书院萧山书院昔日的山琅莲花仙子,也不会有如此殊荣。

    能够让萧山七贤低头的书院山琅,自然便是神算书院的山琅了。

    寒山先生等人看到汉子虚影,也跟着连忙躬身行礼。

    “罗永浩已经醒了,你们可曾知晓?”方根虚影温和笑道。

    “知道。”墨破浪点了点头,“我辈已经做好准备,再次发动诛天之战,等到圣女回来后,决战就会立即进行。不知前辈到此,有何见教?”

    “圣女那丫头么……呵呵!”方根温和一笑,“我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对你们、对整个大陆而言都极为重要!”

    “前辈请讲!”墨破浪恭敬道。

    “兽神便是罗晨,罗晨便是罗永浩。”方根微笑道,“你们六个人,每一个人都要把这句话记在心里,但是绝对不能说出口去。”

    “前辈,你说什么?”墨破浪脸色猛然一变,“你说兽神是……罗晨?”

    “把这句话,都记到心里。不管是谁都不可说,纵然是控魂圣女也是如此。”方根虚影温和笑道,“这件事情,对于你们击败罗永浩极为重要,切记,切记!”

    说完他的身影如同烟雾一般缓缓消散,须臾便消失殆尽,没有了丝毫的痕迹。

    “这……”墨破浪几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个消息实在太震撼了,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兽神便是罗晨,罗晨便是罗永浩!!!

    ……

    良久之后。

    “墨子,你说山琅的话,有几分可信?”云鹤先生皱眉道。

    墨破浪苦笑一声:“山琅上知天机,他的话,恐怕是真的了。其实我们想一想罗晨这两年来的崛起,应该就能明白了。他的崛起,完全不能用天才二字来形容!若是他就是兽神,这倒还是个不错的解释。”

    “的确如此。罗晨就是兽神!这个家伙隐藏得真深!可是为何山琅不让我们把这个消息告诉圣女?”苍问先生疑惑道。

    寒山先生脸色冰冷道:“这还不简单,圣女不仅是圣女,现在的她还是罗晨的妻子!若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她,谁能保证她还会帮着我们?山琅肯定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叮嘱我们保密。若是告诉了圣女,如今七贤之首的信物便是在她的手里,她若不肯使用这七贤之首的信物,我们又如何能够凝聚七大秘境的力量对抗罗晨?”

    “原来如此!”云鹤先生脸色凝重,“可是既然是这样,等到圣女启动了信物,引来兽神之后,发现兽神原来就是罗晨,谁又能够保证她会帮着我们?若是圣女不帮我们,我们战胜罗永浩的希望便又少了几分!”

    “那也好过她提前知道,然后不肯使用信物!”墨破浪沉声道,脸上现出一丝怒色,“罗晨就是罗永浩y嘿,真不愧是天道,果然是好算计,竟然是把七贤之一的圣女变成了他的女人!这一招实在狠毒!幸好山琅这次来提醒我们,否则的话,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堂堂兽神,竟然耍弄这种手段,这还是万年之前的那个兽神么?”苍问先生叹息道,“万年之前的兽神虽然暴戾恣睢,倒是一个真正的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显然一万年的沉眠,已经让罗永浩有了很大的改变。”墨破浪沉声道,“万年之前的兽神,若是肯放下他的骄傲,又怎么可能陨落!不过罗永浩耍弄这种手段,也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对于我们,心中也是存着畏惧!现在的他,力量已经无法和万年之前的他相提并论了!不然的话,他怎么会放下身段做这样的事情?堂堂的兽神,难道也用出卖色相么?”

    “能够让兽神罗永浩畏惧,我们也足以自傲了!”寒山冷冷道,“我现在倒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兽神有什么样的实力了!”

    “我也一样!”墨破浪朗声大笑,豪气顿生。

    “墨子,现在我们该如何?”云鹤先生凝重道。

    “兽神便是罗晨!罗晨便是罗永浩!山琅让我们把他的话记到心里,这句话颇有深意。”墨破浪沉声道,“我们就按照他的要求,把他的话记住吧!记在灵魂深处,从现在起,谁也不能再说出来!”

    几人皆是点头。

    ……

    川州城外,原野之上。

    赵月儿停下脚步,轻轻嗅了一下初夏原野清新的气息,回头看向了南方,星眸中有着一层淡淡的水雾浮现。

    “罗晨师兄,永别了!”

    晨星般的眼眸中有着太多的不舍,小魔女喃喃道。

    无限眷恋的看着远方,仿佛又看到了那标枪般挺拔的青年,赵月儿轻轻咬了咬红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初见的日子。

    那个小小的卧龙山脉,那几个追着小乞丐投掷石块的无赖少年。

    那个倔强坚忍的少年,伸出手臂把她挡在身后,勇敢的迎着拳头,坚定地道:“你们不能欺负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