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该走了啊
    无限眷恋的看着远方,仿佛又看到了那标枪般挺拔的青年,赵月儿轻轻咬了咬红唇,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初见的日子。

    那个小小的卧龙山脉,那几个追着小乞丐投掷石块的无赖少年。

    那个倔强坚忍的少年,伸出手臂把她挡在身后,勇敢的迎着拳头,坚定地道:“你们不能欺负他!”

    “呵呵!”

    赵月儿轻轻一笑,珠泪滑落脸颊。

    那一刻的温暖,永远无法忘怀。从此之后她的心中,他的身影便挥之不去。

    经历一番波折,她和他终于是走到了一起。

    然而幸福的日子,终究是太短暂了。分别的日子,终于要来到。

    不是暂别,是永诀!

    ……

    轻轻摩挲着手上的七彩戒指,赵月儿小脸上现出一丝黯然之色。

    有些事情,只有担当者才能知道其中承载的沉重。

    七彩戒指已经认主,她已经真正的成为了七贤之首,所以这件事情,只有她自己明白。

    七彩戒指的作用,的确是凝聚七大秘境的力量,然而凝聚七大秘境的力量之后,七贤并不能够利用这种力量来对抗兽神。

    凝聚七大秘境的力量之后,七贤的血肉之躯将会作为引子,来唤醒万年之前真正的萧山七贤,第一代萧山七贤。

    他们才是诛天之战的主角,而现在的萧山七贤,根本不会有和兽神交手的机会就会陨落!

    七大秘境,本就是万年之前萧山七贤以自身的血肉之躯逆天而成的,为的便是今日的终极一战。而之后代代传承的萧山七贤,都以为自己的使命是要再次诛天,哪里会知道自己的使命不过是唤醒沉睡的先人。

    这是一个秘密,只有七贤之首才知道。原本知道这个秘密的,是白起秘境的白起先生。而如今知道这个秘密的,便只有她自己了。

    诛天之战,她根本不会参与其中。她存在的意义,便是和其他几人一起唤醒沉睡万年的先辈。

    不管诛天之战是胜是败,她再也无法见到罗晨师兄了!

    她刚刚成为了他的女人,她是这么的舍不得他……

    可是她明知必死,却别无选择。

    对于控魂圣女的责任,她可以不在乎。对于天下亿兆众生的存亡,她赵月儿也可以毫不关心。

    可是——“罗晨师兄,我不在乎别人,可是却无法不在乎你们!”

    “你和姐姐,还有父亲、师祖他们,都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月儿虽然自知必死,却根本无法逃避!”

    “我们必须要阻挡罗永浩,让他彻底陨落,不然的话,他就要毁掉这个世界,毁掉所有的生灵!”

    “月儿舍不得你们,可是月儿必须要去。月儿必须去牺牲自己,唤醒当年的萧山七贤,让他们杀死罗永浩!”

    “只有这样,你和姐姐,还有父亲师祖才能有机会活下来!”

    “罗晨师兄!月儿真的舍不得,真的舍不得……”

    无限眷恋的再次回首,看向了南方巨大的城堞,赵月儿流着眼泪,向着萧州方向疾驰而去。

    七彩戒指在阳光之下闪烁着美丽的光彩,照在她细瓷般白皙的小脸上,显得愈加的明艳。星眸深处的一丝留恋之色,却是挥之不去……

    ……

    萧山上空,数位强者凌空而立,目光都是看向了极南的方向。

    圣女已经去了川州,她若是不会來,根本无法聚集七大秘境的力量,这诛天之战,根本就无法进行。

    罗永浩已经醒了,他就是罗晨。

    而作为七贤之首的圣女,却已经成为了罗晨的妻子。

    当然,以兽神的骄傲,他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圣女,以削弱己方的力量。

    可是谁知道呢,万年之后醒來的兽神,行事已经是有所不同,若是万年之前的兽神罗永浩,绝对不可能使用这样的手段。

    若是罗晨真的告诉了圣女他的身份,圣女会如何选择,墨破浪几人想到这一点,都感觉心。

    女人的心思,向來是沒有什么道理可言的,若是圣女为了自己的丈夫而背叛了七大秘境,恐怕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墨破浪想到这里,忽然感觉有些好笑,现在己方唯一的希望,就是兽神的骄傲了,这还真是讽刺。

    只希望今日的兽神,还和万年之前一样的骄傲,不然的话,七大秘境根本得不到和他公平一战的机会,而整个大陆亿兆生灵,也只能是彻底的陨落。

    “來了。”墨破浪目光微微一闪,眼睛眯了起來,而其余五位强者也都是精神一振,缓缓站直了身子。

    一个娇俏的身影自南方高速驰來,须臾功夫已经到了萧山之上。

    “怎么只有你,玉灵师妹呢。”墨破浪看着清灵美丽的少女,眉头微皱道。

    “师父……她不会來了。”清灵少女轻声道,眼角犹自有着一丝泪痕。

    “她不來了。”墨破浪心头升起一种不妙的感觉,“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不來了,难道她已经知道……”

    “知道什么。”清灵少女秀眉微皱,轻声道。

    “沒什么。”墨破浪闷哼一声,看着赵月儿手上的七彩戒指,目光微微闪动,“你师父把这个给你了。”

    “不仅是这个,还有控魂秘境的传承。”赵月儿轻声道,“现在的我,已经是控魂秘境的主人,也是七贤之首,这次的诛天之战,便由我來开启。”

    “你。”

    “是我。”赵月儿点头,“诸位,都准备好了么。”

    几人相互看了看,神色都是有些复杂。

    白起已经陨落,拾得又被罗晨所诛,原本的萧山七贤,已经有了两个小字辈入替,而如今连七贤之首,也换成了一个小姑娘。

    看來罗永浩的力量的确已经不如当年,才会使出这种种手段,在大战之前,尽可能的削弱对手的力量,要是当年的罗永浩,绝对不会如此。

    可是罗永浩毕竟还留着自己的一份骄傲,所以最终还是给了他们一个战斗的机会,不然的话,恐怕连这个小姑娘也不会回來了。

    不知道圣女究竟为何不再回來,这件事情恐怕会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可是既然控魂秘境的主人还在,那么这一战就必须要继续下去。

    “我等都已经准备好了,既然你已经成为了新的圣女,那么就请开始吧。”墨破浪用力的点了点头,古剑自剑鞘飞出,落在了他的手里。

    寒山几人沒有说话,一个个用力握紧了武器,眼眸丝丝战意。

    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宁肯战死,也好过这般煎熬等待。

    赵月儿目光复杂的看了几人一眼,显然他们都不知道他们根本不会参与诛天之战,而是只是作为唤醒先人的祭品罢了。

    把七彩戒指摘了下來,高高地举在头顶,赵月儿的小脸上现出一丝坚定之色。

    “且慢。”云鹤先生忽然道。

    众人都是看向了云鹤,赵月儿也微微皱起眉头。

    “墨子,既然圣女沒有回來,山琅带來的秘密,我们是不是也该让这个丫头知晓。”云鹤先生看着赵月儿轻声问道。

    “哪个山琅,什么秘密。”赵月儿微微错愕。

    “沒有什么。”墨破浪狠狠地瞪了云鹤先生一眼,“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小圣女,沒有时间了,我们开始吧。”

    “嗯,好。”赵月儿狐疑的看了墨破浪一眼,七彩戒指之上有光华绽放。

    已经注定了要死亡,其他的事情哪里有什么好在意的。

    为了自己的家人,自己别无选择,唯有以身为祭,唤醒先辈,除掉兽神。

    阳光照耀在七彩戒指之上,戒指上的光华化作了七束细线,细线无比的刺眼,狠狠地轰击向了七个方向。

    墨破浪几人同时身子一颤,脸上都是现出不忍之色。

    万年來的准备,都是为了此刻。

    虽然残酷,可是却是别无选择。

    秘境,将会化作能量融入他们的身体。

    而之后他们将会合力一击,除掉兽神。

    ……

    七束细线落下的地方,虚空都是一阵颤栗。

    那便是七大秘境的所在地,存在在大陆之上已然超过万年。

    七大秘境,都是一个不完整的小世界,万年以來,这个小世界之内,也繁衍了不少的人类。

    纵然是最小的秘境,人类也足有万万之数。

    与秘境之外的人类不同,他们在里面享有无比优越的修炼条件,所以他们的力量,自然是更加的强大。

    不过万年以來,他们都被困在秘境之内,根本无法离开半步。

    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方小世界什么是七大秘境,他们的存在,便是为了今日。

    细细的光线划破秘境边界的阻隔,便化作了漫天灿烂的星芒。

    星芒覆盖了秘境的每一个角落,落在了每一个生灵的身上。

    “嘭嘭嘭。”

    星芒落下的瞬间,一个个生灵的躯体瞬间爆裂,化作了虚无,唯有极少的一些精血留了下來。

    这些精血之每一个生灵全部的能量,顷刻之间,七大秘境全部变成了血的世界。

    血光快速的凝聚着,化作了一道道血色的长龙,向着光线射进的方向呼啸而出,顷刻之间,秘境之内的血光便一扫而空,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然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却是再也见不到了,各个秘境之一片死寂。

    萧山之上。

    赵月儿贝齿轻咬红唇,高高的举着七彩戒指。

    射向七大秘境的神秘光线忽然变得赤红如血,反而向着七彩戒指高速的缩回。

    两息之后,光芒消失,七彩戒指微微蠕动起來,通体散发着黑红的光芒,宛若是血肉一般,看上去极为可怖。

    一股极为邪恶的感觉,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七贤的心出一阵寒意。

    墨破浪皱了皱眉头,俊朗的脸上现出怪异之色,先辈们说兽神是最为邪恶的存在,这是真的么。

    赵月儿看着手上的戒指,强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用力咬了咬牙。

    恐怖的戒指迸发出七道血色的光芒,闪电般的沒入了每个人的眉心之中

    光芒之尽的能量,七人同时惨哼一声,脸上现出痛苦之色。

    “原來……如此。”墨破浪厉喝一声,这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一切。

    原來他等待了一生的诛天之战,他竟然是沒有资格参与。

    历代萧山七贤存在的意义,便是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來唤醒第一代的萧山七贤。

    只有他们,才能够合力诛天,彻底除掉罗永浩。

    而自己和其他几人,和秘境之一样,都不过是为了唤醒第一代萧山七贤的祭品罢了。

    “该死的。”墨破浪暴怒喝道,脸上现出一丝不甘之色。

    他的一生何等骄傲,怎么也不愿自己被人利用,纵然是先祖,也不行。

    然而他什么都沒有做,整个身体陡然如火焰一般汹汹的燃烧起來。

    “啊。”

    “啊。”

    萧山之上,响起了阵阵凄厉的惨叫。

    几乎同一瞬间,每个人的身体都变成了巨大的火炬。

    强者们的脸上,都是有着不甘之色。

    然而他们的身体根本不少自己的控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肉成灰。

    赵月儿感受着钻心的痛疼,用力的咬紧牙关。

    她的小手已经只剩骨骼,却依然还牢牢地抓着那一枚七彩戒指。

    她的眼前,再次出现那个标枪般的青年的身影。

    那是她最喜欢的男子,如今已经成了她的丈夫。

    为了他和自己的家人能够活下去,她别无选择,唯有赴死。

    火焰熊熊燃烧,她转头看向南方,却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因为此时的她已经沒有了血肉,唯有骨骼。

    七彩戒指已经恢复了原状,不再有邪恶冰冷的气息传來。

    周围的六位强者都不再有任何声息,悬浮在萧山之上剧烈的燃烧着。

    “该走了啊。”赵月儿心道。

    松开了七彩戒指,戒指却依然悬浮在空的感觉涌入灵魂,最后一点灵智被彻底湮灭。

    萧山之上,火光熊熊。

    ……

    良久之后。

    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从萧山深处散发而出,那蛰伏了万年的灵魂,终于是彻底的醒來。

    七大秘境之内,天地崩裂,所有的一切都回归本源,化作无比精纯的能量,向着萧山之上的七个火焰人影暴涌而去,阵阵雷鸣般的巨响,火焰变得更加的炽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