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只是亲近么
    一道道强大的气息,从萧山深处散发而出,那蛰伏了万年的灵魂,终于是彻底的醒來。

    七大秘境之内,天地崩裂,所有的一切都回归本源,化作无比精纯的能量,向着萧山之上的七个火焰人影暴涌而去,阵阵雷鸣般的巨响,火焰变得更加的炽烈。

    十几息之后,火焰散去,萧山之上悬浮着七个身影,赫然便是之前的七人。

    赵月儿的容颜依然青稚美丽,戴着高冠的宗元石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墨破浪的身形依旧挺拔俊朗,寒山的神色还是那么冰冷。

    似乎一切都沒有变化,就好似之前的事情都沒有发生过一般。

    然而终究还是有些不同。

    七个人的身上,都是散发着无比恐怖的气息,那是真正的属于神级强者的气息。

    修真界之上,高等武师已属凤毛麟角,高等武师九级武师,也被称为神级强者。

    因为他们的力量已经到了极限,对于天地的感悟也达到了顶点,不少人甚至已经触摸到了“天地由心,虚空造物”的境界,若非是身处大陆之制,甚至可以真正的开辟出一方小世界來,从而彻底摆脱生死,成大自在。

    万年之前,大陆的面积是现在的百倍,天地灵力极为浓郁,神级强者层出不穷,然而自从诛天之战后,当年的神级强者一个个老去,便再也沒有神级强者了。

    纵然是历代的萧山七贤,他们远比寻常的大,然而他们强大的根本,更多的却是秘境传承的力量,他们同样未能晋级成为九级武师,也称不上神级强者。

    而此刻站在萧山之巅上的七人,却是无一例外都是神级强者。

    举手投足间,便能够令山河破碎,这便是神级强者的力量。

    七人凌空而立,皆是双目紧闭,神色木然,片刻之后,几乎同一时间,七人皆是睁开了眼睛。

    清灵绝美的少女嫣然一笑,伸出小手抓住了头顶的七彩戒指:“白起,沒有想到吧,万年之后,我们再次苏醒,这七贤之首的位置竟然是落到了我的手里,呵呵。”

    “玉罗,不要闹了。”唇红齿白的少年神色肃然,轻轻正了正头上的高冠,“既然信物在你手上,这次的事情就由你主持吧,彻底灭杀罗永浩,我们才能真正如愿。”

    “急什么,人家沉睡了一万年,才不着急送死呢。”清灵少女咯咯娇笑道,“反正罗永浩也不屑于先攻击我们,就让我多看一看这个世界吧。”

    “你这丫头,一万年了,还是老样子。”少年无奈一笑。

    “靠。”枯瘦如柴的冰冷老者怔了怔,摸着头上古怪的发髻,猛然大骂起來,“他娘的,我万年之后的后人,为什么长得这么难看。”

    “哈哈。”几人都是笑了起來。

    “万年前的寒山,可是有名的美男子啊,整个大陆之上,人族兽族不少女子为你倾倒。”清灵少女浅笑道,“如今你的这个样子,呵呵,要是你的那些老相好们还活着,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该死的。”枯瘦老者散了发髻,拿出一把精致的梳子小心的梳理着,“就算是不能像玉罗的后人那样,夺个七贤之首的位置,也至少要把自己搞得像个样子啊,我的秘境传承,怎么会传到这么一个丑怪物的手里,我还真是倒霉。”

    “墨离,你在想什么。”清灵少女看着英挺俊朗的然笑道。

    “我的后辈……在他的灵魂之句话。”英俊用力的锁起,“我想我已经知道罗永浩在哪里了。”

    “哦。”红唇少年眼瞳爆闪,“是什么话。”

    “兽神便是罗晨,罗晨便是兽神。”道。

    “这么说,罗永浩苏醒之后,现在这一世的名字是叫做罗晨了。”清灵少女皱眉道,“不过还真是奇怪,经历了涅槃之火,虽然他们的灵魂已经和我们融为了一体,可是所有的记忆都应该不存在了才对,再说你的后辈又不是七贤之首,他不可能知道他自己也是一个祭品,又怎么会努力的把句话刻在灵魂”

    “不知道。”英亢子摇了摇头道,“我这位后辈应该是灵魂强大之人,而且心机也够深沉,这句话定然是对于他而言极为重要,所以他才会用心的把这句话记了下來。”

    “我的灵魂之丫头残存的记忆,也沒有这句话的存在。”清灵少女看向另外几人,“云鹤,苍问,你们几个呢。”

    几人皆是摇头,显然记忆之本的记忆之外,沒有丝毫东西。

    “墨离,你后辈的记忆之个罗晨的信息。”红唇高冠少年肃容道。

    顿了一下,片刻之后,点头道:“有。”

    “他在哪。”清灵少女问道。

    “川州。”道。

    “玉罗,找到兽神的位置。”高冠少年道。

    清灵少女白了少年一眼,娇哼道:“白起,你不要忘了,我现在才是七贤之首,你凭什么來命令我。”

    话虽是如此说,她还是高高举起了手上的七彩戒指。

    七道光芒同时从七人的眉心发出,落在了戒指之上,戒指微微一颤,散发出一道无比明亮的光芒,指向了极南的方向。

    “果然是南方。”少年冷峻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川州。”

    “急什么,我们已经苏醒,再次聚在了一起,就算是我们不去找罗永浩,罗永浩也回來找我们的。”清灵少女轻笑道,“不若我们歇息几日,再去找罗永浩决战如何。”

    “玉罗。”高冠少年脸色一沉。

    “人家知道啦。”清灵少女白了少年一眼,“去去去,现在就跟你去,还不成么?”

    “起于天南,终于天南,方根万年前的预测,果然不错。”高冠少年目光慢慢变得凌厉起來,身上散发出一股冲天的气势,“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呵呵,既然我等已经醒來,罗永浩这次想要如愿,哪里会那么容易。”

    “跟我來。”少年厉喝一声,陡然向着南方疾驰而去,超高的速度之下,身后竟然是带出了一道极为明亮的尾焰,如同夜空划过的流星一般。

    “就会耍帅,有什么了不起的。”清灵少女哼了一声,猛然加速向前掠去,所过之处风雷激荡,气势竟然是一点也不输于高冠少年。

    其余五人默不作声,身上却都是爆发出冲天的战意,一个个向着南方疾驰而去,瞬间便是消失在萧山之上,再也无法看到。

    ……

    川州城,刘语熙居住的山峰之上。

    罗晨几人倚在栏杆之上,远望着山下不远处栖霞铁卫们的训练,看上去都是颇为悠闲。

    “坏蛋,人家想问你一个问題。”长腿细腰的少女指尖上短刀高速旋转,偏着脑袋看着罗晨道。

    “说吧。”罗晨微笑道。

    “昆玉宗那丫头來行刺刘语熙姐姐的时候,说是得到了一份情报,她虽然已经死了,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是谁告诉她你离开了宗门的。”长腿少女轻声道。

    “这个么,呵呵。”

    罗晨微微一笑,看向了身边黑发如瀑的少女。

    “你说……是她。”长腿少女失声道。

    黑发少女低下头去,用力的咬了咬嘴唇。

    “罗晨,会不会搞错了,怎么可能是小米呢。”紫衣少女皱眉道,“小米救了我的命,沒有她的话,我已经死了。”

    “是她,也不是她,不是她,也是她。”罗晨微笑道。

    “才当上黄天沒几天,就不会说人话了。”长腿少女用力一脚踩了过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杀人啊。”罗晨沒有躲闪,任由鹿皮短靴踩在自己的脚上,夸张的大叫起來。

    燕小小白衣如雪,默然站在一旁,看着罗晨搞笑的样子,嘴角现出一丝笑意,忽然想到这家伙竟然是什么黄天,笑意却又瞬间敛去。

    “别闹了,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刘语熙道。

    “呵呵。”罗晨笑道,“其实么,这个事情,很简单的。”

    说着罗晨伸出手來,按在了黑发少女的额头之上。

    黑发少女轻轻低下头去,默默闭上眼睛,显得极为顺从。

    罗晨的手掌渐渐变成明亮的金色,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小米娇哼一声,显得颇为痛苦。

    众女看着罗晨的动作,都莫名的紧张起來。

    片刻之后,罗晨手掌缓缓离开了小米的额头。

    一团金色的光芒扭曲着被罗晨抽离出來,想要挣脱罗晨的束缚,却根本无法做到。

    小米脸上现出一丝解脱之色,衣衫已经被汗水打湿,疲惫的睁开眼睛,看着罗晨感激的道:“谢谢主人。”

    金色光芒扭动之下,化作一个小小的身影,只有寸许大小,赫然竟是个雪肤碧眼的金发少女,脸上满是惊恐之色,似乎在喊叫着什么。

    在她的外面,有着一层无形的屏障,如同囚笼一般般她姥姥的裹在里面,而这个无形的囚笼,正吸附在罗晨的掌心之上。

    “是她。”长腿少女看着金发少女,小脸上现出一丝寒意。

    “罗晨,这是怎么回事。”刘语熙问道。

    “小米的身上,有着两个灵魂,向柳如雪透露我不在的情报的不是小米,而是小米身上的这一个灵魂。”罗晨安慰的看了黑发少女一眼,微笑道。

    “两个灵魂。”

    “对。”罗晨解释道,“这个事情么,说來就话长了。”

    “这个女人,是东荒异族米迦勒城邦的公主伊芙,当日被我和雪奴诛杀,却靠着秘法逃得性命。”

    罗晨如今身份地位完全不同,所以这些事情他虽未亲见,却是了如指掌。

    “我带着兵常群雄灭掉了米迦勒城邦,伊芙公主的灵魂逃到了海域之给她一个报仇的机会。”

    “东荒圣主陨落之前也是神级强者,几乎可以比肩第一代萧山七贤,他虽然只是一缕残存的意念,却已经觉察到了我是兽神的代言人,而对于他们这些老家伙而言,和兽神家族有关的所有人都是他们的敌人。”

    “所以他才以伊芙公主的残魂为根基,重新铸造了一具完美的大陆女子身体,然后送到了大江入海处的海岛之上,目的自然是让伊芙公主有机会接近我,然后伺机复仇。”

    “为了避免引起我的怀疑,圣主把伊芙公主的灵魂力量大半封印起來,准备等到合适的时候激活,以完成对我的刺杀,这样在这具完美身体之的诞生出一个新的意识,新的灵魂,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小米了。”

    “然而令圣主沒有预料到的是,这个新的灵魂成长很快,不久之后就已经全面压过了伊芙的灵魂,占据了这一具身体的掌控权,而与原來的伊芙不同,这个新诞生的灵魂,对于我却是极为的亲近。”

    “只是亲近么。”长腿少女哼了一声。

    罗晨干笑一声,继续道:“后來……柳如雪吞噬了圣主的残念,继承了圣主的力量,也和小米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那日我和柳如雪在东荒海上决战,我本已经被柳如雪击败,却得到了罗永浩偏袒,反而是柳如雪被罗永浩残余之力击杀,柳如雪灵魂逃脱之后,便命令小米赶到决战之地,将我彻底毁灭。”

    “哪料到这时小米的身体之内,伊芙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控制权,所以小米赶到了战场,却沒有毁坏我的身体,反而是把我带到了圣主大殿,帮助我恢复了身体。”

    “小米虽然控制着身体,却也不能将伊芙的灵魂彻底驱逐,两个灵魂便共同存在于一个身体之内。”

    “当时的小米并沒有现在的力量,所以她在为我疗伤的同时,并沒有意识到柳如雪的灵魂也藏在水池之中,我和小米离开之后,柳如雪便利用我留下的元液再次恢复了肉身。”

    “然后柳如雪便走遍整个大陆,逐一吞噬了那些留下残念的神级强者的力量,这时柳如雪的目的,便是來找我报仇了。”

    “她和小米之间的联系,依然是存在着,所以在我离开这里去萧州之后,柳如雪很快就知道了,告诉她的不是小米,而是伊芙。”

    “得到了伊芙送出的情报,柳如雪才会來到川州城,这才有之后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