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抽取本源
    高大俊朗的中年汉子一弹长剑,晨星般的眼眸看向南方,眼瞳中有着无穷的战意:“就快要到川州了!玉罗,待会儿开战的时候,你可不要手下留情。”

    “墨离,管好你自己就好。”清灵少女脸色一沉,“该怎么做,我心中有数。”

    “如此最好!为了八州四荒亿兆生灵,你最好忘记你和罗永浩之间的关系。”中年汉子长笑一声。

    清灵少女冷哼一声,用力咬紧了红唇,不再说话。

    陡然虚空猛然一震,一个巍峨的身影出现在七人面前。七人脸色同时一变,瞬间停住脚步。清灵少女用力的握紧手上的七彩戒指,而另外六人也是各自握紧了自己的武器。

    站在百丈之外的,是一个挺拔如枪的高大青年,青年脸色看上去极为狰狞,眼瞳中有着无尽的杀意,死死的盯着清灵少女,一股极为庞大的威压如同狂涛一般拍击而来,笼罩在每个人的身上。

    “兽神?”红唇少年冷静的正了正高冠,沉声道。

    青年点头,用力的握紧了手上的一柄长矛。

    “很好!”红唇少年点头,“万年之后,当年之事,终须有个了断。为了天下亿兆生民,这一次你必须彻底陨落!”

    青年没有说话,锋锐如刀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清灵少女。

    “呵呵!”清灵少女嫣然一笑,“君上,为何这般看着我?你我分别万年,难道君上居然又想我了?”

    “君上?”青年微微皱眉,“什么君上?”

    “自然是修真界唯一的君上,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啊!”清灵少女浅笑道,“当年君上在大陆之上,是唯一的帝皇,而我令狐玉罗,便曾经是君上最为宠爱的侍妾。这些事情,难道君上都不记得了么?”

    青年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的记忆之中,并没有这些信息。”

    “也就是说,你根本不记得人家是谁了?”清灵少女咯咯一笑道,“那你干嘛这样看着人家?”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我是兽神,但并非罗永浩。罗永浩有着他的骄傲,他既然死了就不会再复活。”青年看着清灵少女,神色变得更加冰寒,“我看着你,是因为我想杀了你!”

    “万年之前的君上,可舍不得杀了人家。”清灵少女撇了撇嘴道,“君上好狠的心!”

    “呵呵!”青年冷酷的笑了。

    “令狐玉罗,你这些伎俩,对我没有用处。我只知道你的名字,关于你和罗永浩之间的瓜葛一概不知!我既然要杀你,也要先让你知晓原因。那个一血肉之躯唤醒你的控魂圣女,她是我的妻子!你害死了她,所以你必须要死!”

    “竟然有这样的事!”清灵少女眨了眨眼,咯咯一笑道,“看来君上这一世还是喜欢玉罗的么!我的后人皆是和我容貌一样,既然她成了君上的妻子,说明君上还是没有忘记玉罗的,嘻嘻!玉罗听了,还真是开心啊!”

    “我喜欢她时,她还不是你的样子。喜欢就是喜欢,与容貌无关。”青年紧绷着脸道,“我答应过罗永浩,给你们公平一战的机会。所以这一战,我不会先出手。不过今日,你们都必须要死,来为我的月儿殉葬!”

    “原来她是叫月儿!”清灵少女吃吃笑道,“不过君上似乎还未彻底觉醒,居然真的以为自己不是罗永浩。想着要亲手送君上归于寂灭,玉罗还真的有些不忍心呢!毕竟君上是玉罗唯一爱过也是唯一恨过的男子。”

    说着少女高高举起小手,七彩戒指在阳光下闪烁着明亮的光芒。

    红唇少年几人脸色同时变得无比的凝重,不约而同的抓紧了手上的武器。

    “这一枚戒指,还是君上送给玉罗的礼物。”清灵少女看着戒指的光芒越来越亮,星眸看向青年,盈盈一笑道,“当时玉罗还不知道君上的真正身份,也还没有离开君上。今日君上便要死在玉罗的手上,想起当年那样对待玉罗,可曾有着一丝后悔?”

    “谁生谁死,尚未可知!”

    青年冷哼一声,缓缓伸出右臂。

    右臂之上瞬间浮现出一层森森的黑色鳞甲,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而他的眼瞳之中,杀意也是越来越浓烈。

    清灵少女用力咬了咬红唇,看着青年缓缓道:“君上,决战之前,玉罗想问君上一个问题!”

    “你说吧!”青年淡漠道。

    “这个问题,万年之前,玉罗便已经问过了!”清灵少女看着青年,剪水双瞳之中闪过一丝幽怨之色,“君上乃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所有的一切都掌控在手中。为何方根这样的禽兽之辈,君上都肯赐以长生,而玉罗身为君上最宠爱的女子,君上却何以吝啬至此,竟然愿意看着玉罗一天天老去而不肯帮助?”

    青年默然片刻,看了清灵少女一眼:“我是罗晨,不是罗永浩。当年的事情,我并不清楚。不过若是罗永浩真有使人长生的本领,却不肯让你长生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不喜欢你。”

    清灵少女娇躯微微一颤,用力的抿紧嘴唇:“原来……是这样!”

    “可以开始了么?”青年寒声道,“我答应过罗永浩,给你们公平一战的机会,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若是你们不愿先出手的话,那么我就要出手了!”

    “呵呵!”清灵少女凄然一笑,“君上,我终于明白了!万年之前,玉罗终究没能够狠下心来,不然的话,君上当时已经陨落。万年之后,玉罗再也不会留情了!昔日情分,到了今日,终于可以彻底割舍!今日之战,不论胜败,玉罗和君上再也不会相见了g呵!真好!”

    “玉罗,不要再跟他啰嗦,动手吧。”唇红齿白的少年,眉头紧锁沉声喝道。

    清灵少女用力点了点头,看着那挺拔如枪的高大青年,无暇的小脸上现出决然之色,高高的举起了右手。

    “轰”

    七彩戒指陡然迸发出万千光芒,化作一道极为明亮的血色光瀑,狠狠地向着头顶的罡风层轰击而去,发出一声震天的巨响。

    罡风层发出一阵剧烈的震颤,竟然是轰然破碎出现了一个黝黑无比的黑色漩涡,在天穹之上缓缓的旋转着。

    青年看着头顶,微微皱起了眉头,棱角分明的脸上现出一丝错愕之色。

    覆盖整个世界的罡风层,乃是一切生灵的禁区,纵然是神级强者进入其中,也会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然而这一刻令狐玉罗却轻而易举的毁掉了罡风层。

    这一刻青年的脸色也是变得有些凝重,而红唇少年等人的脸上却是现出喜悦之色。

    无比精纯的能量从漩涡之中暴涌而來,化作氤氲的青色烟雾把七人的身体笼罩其中,瞬息之间,七人的脸上都是现出舒适之色,显得极为快意,而他们身上散发出來的气息也是更加的强大,甚至是超越了神级强者的范畴。

    “兽神,沒有想到吧。”红唇少年看着青年,沉声道,“万年之后,集合我们七人的力量,已经可以打破这个世界的阻隔,和你所來自的世界进行沟通,此刻我们使用的力量,不再属于你的赐予,和你所具有的力量已是同一层次,我们再也不会受你的束缚,更何况你的力量已非万年之前可以相比,此消彼长之下你已经沒有获胜的机会。”

    “罗永浩,准备接受失败的命运吧。”

    “是么?”

    青年冷酷一笑,眼瞳中迸发出无尽的战意:“多说无谓,出手吧。”

    清灵少女紧咬嘴唇,小手稳稳地举着七彩戒指,其余六人同时暴喝一声,手上武器同时指向了少女的头顶,六道无比璀璨的光芒从武器中爆射而出,落在了七彩戒指之上。

    七彩戒指一阵剧烈的震颤,化作黑红之色,戒指之上一个个细小的颗粒急剧的蠕动着,如同是一团活生生的血肉,散发着阴冷邪恶的气息。

    陡然,血肉中心处幻化出一只诡异的眼睛,眼睛本是紧闭着的,蓦然睁开之后,一道暗蓝色的光芒射向了高大青年,光芒带着无尽的寒意,所过之处仿佛空间都已经被完全凝结。

    “喝。”

    青年怒吼一声,鳞甲森森的右臂紧握长矛,猛然刺出,狠狠地轰击在蓝色光芒之上。

    空间一阵无声的震荡,暗蓝色光芒瞬间消失不见,青年手上的长矛却是覆盖了一层蓝色的冰晶。

    “咔嚓。”

    几声低微的脆响,蓝色长矛碎裂,消散在空中,而青年的手臂之上也是浮现出了一层暗蓝色的薄霜。

    “罗永浩,万年之后,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弱。”

    红唇少年长笑一声,“你为了自己更进一步,开创这一方世界,豢养亿兆生灵,为的却是以这亿万众生作为代价换取更为强大的力量,我等修炼已至极限,在你眼中却依然是卑微的蝼蚁而已。”

    “罗永浩,你这个暴君,当你在这世界之中为所欲为的时候,可曾想到过有今日,可曾想到过自己会死在卑微的蝼蚁之手,呵呵。”

    青年右臂微微一振,澎湃的火属性能量爆发而出,瞬间融化掉鳞甲上的蓝色薄霜:“可笑,这个世界本就是罗永浩的,他才是这个世界亿万众生的守护者,他万年前选择陨落本就是为了不让这个世界彻底崩坏,若非如此,他怎么会死,想要以亿万众生为代价來换取更为强大的力量的,只怕是你们吧,若非你们妄图打破这方天地,求得长生,八州四荒怎么会大半陆沉,这个世界怎么会是今日模样。”

    “罗永浩,休要狡辩。”俊朗中年汉子剑眉一扬,大声喝道,“我等心怀天下,光明磊落,宁愿轰轰烈烈的战死,也不愿委屈求全的活着,我等之心,可昭日月,若非是我等万年之前奋力苦战,恐怕你早就得逞了,如今死期将至,却在此逞口舌之利,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还算得上是天道么?”

    “既如此,那就再战。”青年冷哼一声,鳞甲森森的手臂高高举起,竟然似遮蔽了整个天穹,向着七人狠狠地拍击而來。

    清灵少女娇喝一声,戒指之上更多的暗蓝色寒光迸射而出,迎向了那巨大的手臂。

    “蓬。”

    一声巨响,寒芒瞬间变得无比黯淡,而那巨大的手臂,带着令人心悸的黑色寒芒狠狠地压向了少女的头顶。

    七人齐齐怒喝,周围氤氲的能量云雾疯狂的涌入体内,更多的能量灌注入红黑色的戒指之内,独眼迸发出的暗蓝色寒光变得无比明亮,硬生生地顶在天空中巨大无比的手臂之上。

    手臂上黑色的鳞甲已经呈现为炽烈的红色,寒光落在鳞甲之上,瞬间被蒸发殆尽,手臂一时间竟然是无法落下,一时间倒是成了势均力敌的局面。

    头顶黑色的漩涡急剧的旋转,更多的來自世界之外的能量汹涌而來,灌注到七人的身上。

    与此同时云层之下,广袤无垠的大地有规律的波动起來,似有一种特殊的韵律,青年的脸上现出一丝讥讽的笑意,稳稳地立在那里,身上散发的气势却是越來越强大。

    鳞甲森森的手臂依然横亘在天穹之上,压制着那道暗蓝色的寒光,青年的手臂轻轻向下一按,再次缓缓压向了七人的头顶。

    “你竟然在抽取这个世界本源的力量,罗永浩,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这样会毁掉这个世界。”红唇少年脸色急变,怒声喝道。

    “我当然知道。”青年冷冷一笑,脚下方圆千里的大地陡然开裂,岩浆冲天而起,顷刻之间这一方区域便成为了岩浆世界,再也沒有丝毫生机,而青年的力量竟然是又强大几分。

    萧山七贤开创的,不过是个不完整的小世界,便能够以小世界内生灵的力量來提升自己的力量,而如今青年掌控着一个完整的世界,所以这样的事情他同样可以做到。

    心念一动之间,方圆千里之内一切草木鸟兽,都化作了最为本源的能量回归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增加了他的力量,而失去了生灵脚下已经成了一片死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