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相见太迟
    若是万年前的罗永浩便是如此狠辣,那么便不会有今日的这一战了。



    罗永浩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表明他一定要赢。他是天道,既然他决意要赢,那么他们便绝无获胜的机会。



    他们唯一的依仗,便是罗永浩的骄傲。罗永浩已经放下了骄傲,那么他们便只有死亡。



    天道之下,皆是蝼蚁!



    ……



    方圆万里的火山区域,一片死寂。硫磺的气息从岩浆深处冒出,弥漫在天空之中。



    鳞甲森森的手臂散发着太阳般耀眼的光芒,横亘在天穹之上。暗蓝色的光芒与之相比,便如同是一根细针一般毫不显眼,却是努力的顶在手掌之上,不让其落下。



    七贤之中,六人都已膨胀成为圆球之状,脸上的绝望之色早已敛去,眼眸中唯有疯狂与决然。



    他们站在大陆巅峰已经太久,万年之前更是亲手诛天,即便是站在天道的面前,也不愿低头。



    清灵少女美丽如昔,高高的举着七彩戒指,悲哀的目光落在青年巍峨的身影之上,似已化作一座石像。



    青年嘴角浮现出一丝残酷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目光偶尔扫过七人,目光中唯有不屑之色。



    而在目光的深处,却也是有着一丝无奈,不过却是谁也无法看到。



    ……



    锋锐如刀的目光看向北方,那里是萧州所在的方向。



    脸上的神色冷酷依旧,罗晨的心中却是响起一声叹息。



    真的可以不顾一切,无视整个大陆亿兆众生么。



    他做不到。



    因为他是庄梦忆的弟子。



    ……



    他是天道,掌控整个世界,所以他想看到的,便可看到。



    在萧州书院的最深处,方塘之侧,烟柳之下,土丘之上仰卧着一个青衫磊落的汉子,帅得不像话的脸庞上有着一丝慵懒的笑意,手上拿着一根柳枝,正自得其乐的哼着古怪的俚曲。



    这便是他的师父,除了罗刚师兄之外最为敬重的男人。



    初识之时,他还不过是卧龙山脉的一个寻常少年,而如今,他却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



    然而师父就是师父,永远都是。



    若是当年的罗晨,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犹豫,为了最后的胜利,灭杀再多的生灵也毫不在意,因为修真界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强盗世界,当初他带领大军灭掉昆玉宗、天剑门的时候,诛杀男丁发卖女奴都是毫不手软,在修真界之上,这本都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事情。



    然而圣老师父,却是极为不同的一个。



    师父他老人家來自那个神秘的叫做“华夏”的地方,最为痛恨的便是大陆之上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师父开创了一个极为强大的杀手组织,却始终不忘改变这个世界规则的初心。



    在此之前,罗晨从來未曾见过对于元元黎民如此在意的强者,在之后也从未见到过。



    与师父的相遇,彻底的改变了他的命运,更多的却是改变了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性格。



    他的性格之中,已经不完全是当初的决绝霸道,这个不知來自何处的无行浪子,已经让他的性格有了太多的改变。



    所以罗晨虽然想要杀掉萧山七贤,为月儿复仇,可是却无法真的不顾惜这片大陆上的生灵,毫无顾忌的抽取本源之力。



    初始的方圆千里,本就是鸟兽繁衍之地,并无人类生存,而之后扩大到方圆万里的范围,已经有了些许人类的伤损。



    而这已经到了他承受的极限了,并非是他狠不下心來,而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师父。



    师父在他的身上,寄予了太多的期望,无论如何,罗晨也不愿让师父伤心。



    抽取更多的本源之力,让更大的区域变成死地,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击杀萧山七贤,然而那样的话,无疑会有更多的城镇变成废墟,更多的人类死去,而这样的事情,师父无疑是无法接受的。



    所以罗晨并沒有随意的提升自己的力量,而只是选择了与萧山七贤对峙,他很清楚,萧山七贤虽然沟通了文鼎遗迹,此刻的状态却无法持久,只要有耐心,凭着现在的力量便足以击杀对手。



    他本不是个多话的人,说那些话只是想要萧山七贤相信他够狠,。



    而实际上,他还远远不够。



    师父的性格,早已不知不觉之中在罗晨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为了不让师父失望,他只能做这样的选择。



    ……



    川州边界之外,火山世界之上,一脸冷酷的罗晨与萧山七贤依然是在对峙着,虽然沒有声音,每时每刻却都有着无数的能量碰撞湮灭。



    同一时刻,萧山书院之内,方塘之畔,烟柳之下。



    圣老躺在土丘之上,唱完了一首俚曲,手中的柳枝轻轻地抽打着土丘上的芳草,帅得不像话的脸上浮现出猥琐的笑意。



    “该死的小贱人……”



    柳枝抽打着萋萋芳草,有着一种奇怪的韵律,圣老脸上的笑意越來越浓郁,也越來越猥琐。



    同样的时节,同样是在这里,也是这样的一根柳枝,拍打的却是小贱人浑圆的臀部……



    为了她深爱的男人,为了得到自己的诗作,小贱人竟然甘愿付出身体作为代价,她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她以为自己相信她喜欢自己,哪里知道自己却是知道一切。



    陡然身体猛然一沉,竟然是向着下方跌落而下,圣老脸色微微一变,身躯一跃一起,缓缓地落在地上。



    浑圆的土丘已经不见了踪影,依然是芳草萋萋,却是极为平坦。



    一个无比熟稔的美丽身影站在如镜的方塘之畔,在微风中成为一个美丽的剪影,那一双令他无比迷醉的星眸中现出一丝茫然,如烟双眉轻轻锁起,看向了极南的方向。



    “呵呵。”圣老笑了起來,帅得不像话的脸庞微微颤抖,“小贱人,我就知道你沒有死,我就知道!”



    容颜清冷绝伦的女子回过头來,冷冷的看了圣老一眼,俏脸上现出薄怒之色,纤足一点便是冲天而起,向着南方疾驰而去。



    她的速度实在太快,在身后形成明亮的尾流,光焰万丈,有如神祗。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圣老站在平坦如茵的草地之上,轻轻挥动着手上的柳枝,帅得不像话的脸上现出奇异之色,喃喃道:“这就是神级强者的力量么,这个小贱人,现在还真的是足够的强大啊……”



    “不管如何,你还活着,呵呵,真好!”



    ……



    云雾之中,清冷美丽的女子俏脸紧绷,如飞疾驰。



    寒光闪闪的古剑紧握在手中,由于过于用力,莹洁如玉的小手之上骨节微微凸起。



    她是真正的神级强者,所以她的速度也是足够的快。



    不久之后,有着浓郁的硫磺气息传來,岩浆滚滚冲天而起,复又重重落下,在她的脚下,出现了一片方圆万里的火山世界。



    岩浆剧烈沸腾,浓烟遮蔽天空,云层之上,罡风层中,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剧烈的旋转,浓郁的淡青色能量呼啸而下,一只巨大的手臂鳞甲森森,散发着烈日般耀眼的光芒,横亘在天穹之上,手臂之下是七个小小的身影。



    是他,是兽神。



    清冷女子看着那一脸残酷笑意的高大青年,更加用力的握紧了手上的古剑。



    对峙的双方都发觉了女子的出现,皆是同时看了过來。



    “她是谁!”



    萧山七贤的脸上,同时现出惊异之色。



    沒想到万年之后,竟然诞生了一个和他们同样层级的强者。



    他们并不认识这个女子是谁,虽然得到传承的后辈们的灵魂已经和他们自己的灵魂融为一体,可是涅槃之火已经把后辈们的记忆彻底的毁灭,对于万年之后的强者,他们并不了解。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神级强者,而且绝对达到了“天地由心,虚空造物”的层次,这样的强者,即便是放在万年之前,也不多见,绝对有着和他们比肩的能力,甚至也可以像他们一样,开创出自己的一方秘境。



    挺拔如枪的高大青年转过头來,看着一脸冷漠之色的美丽女子,脸上却沒有丝毫的意外之色。



    因为他是兽神,是这一方天地的主人,所有的一切,他都能够看到。



    所以他自然知道,这个冷漠美丽的女子,便是师父最爱的女人,萧山书院昔日的山琅,莲花仙子。



    她的样貌,与师父手绘的那一套传世的春宫上的模样几无二致,然而神色却是完全不同,春宫上的她在师父身下温婉承欢,风情万种,各种姿态美不胜收,而此刻的她却如同寒风中圣洁的白梅,凛然不可侵犯。



    “兽神!”



    清冷女子用力握着古剑,樱唇中吐出的声音如寒风一般冰冷。



    “师娘。”罗晨看着女子,淡淡道。



    “……你叫我什么。”女子微微错愕。



    “师娘啊。”罗晨声音中沒有丝毫感情,“清水,你又不是第一次见到我,应该知道我是庄梦忆的徒弟!”



    “看來似乎罗永浩并沒有完全剥夺这具身体的记忆。”女子星眸中现出复杂之色,点了点头道,“作为天道,你可以知晓一切事情,我就是莲花仙子,不过我可不是你的师娘,我和庄梦忆虚与委蛇,不过是利用他罢了!”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你是我师父最喜欢的女子,师父床伴无数,不过能够真正称得上师娘的,唯有你一个人,更何况你终归是成了他的女人,而不是白起的。”罗晨淡淡道。



    “那个混蛋!”



    想起了那张帅得不像话的脸庞,女子娇躯微微一颤,似乎又有细柳抽击在臀尖之上,冷漠的俏脸上居然是泛出一层绯色。



    萧山七贤相互看了看,都是一脸狐疑之色,显然根本不明白两人在说些什么。



    微微顿了顿,女子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罗晨冷冷道:“虽然你叫我一声师娘,可是我今日并不会放过你,参与诛天之战是白起的心愿,可惜他已然陨落,沒有机会了,他的心愿,就由我來为他完成,你是天道,是白起的死敌,也就是我的敌人!”



    “叫你一声师娘,不代表我不会杀了你。”罗晨冷漠一笑,“不过有个可怜的男人想要见一见你,我想师娘总该给他一个机会!”



    “你说庄梦忆,我不会见他。”女子脸色微微一变。



    “呵呵,这个怕是由不得你。”罗晨冷然一笑,向着北方遥遥一招。



    虚空一阵震颤,一个高大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边。



    那是一个青衫磊落的中年汉子,有着一张帅得不像话的完美脸庞。



    汉子看着不远处那冷漠如冰的女子,脸上现出一丝迷醉之色,喃喃道:“小贱人……”



    ……



    清冷女子俏脸微沉,薄怒道:“庄大,你乱叫什么,这里又不是只有我们两个。”



    庄梦忆转过头來,看了看在罗晨巨手之下苦苦支撑的萧山七贤,转头看向罗晨,帅气的脸上浮现出温暖的笑意:“小子,谢了。”



    “小事。”罗晨摆了摆手,“师父,你心里有什么话要对师娘说,尽管说吧,我知道你的心里,一定有很多想说的话。”



    庄梦忆点了点头,看着那一脸冰霜之色的美丽女子。



    时光似乎沒在她的身上留下一丝痕迹,今日再见,她依然美得令人心颤。



    书院中的岁月,往事历历在目,皆是浮上心头,所有的一切,都恍如昨日。



    伊人美丽的容颜,是他永远无法看够的风景,初次的相见,便注定了永远的牵绊。



    一次次在她如玉的娇躯之上驰骋,享尽伊人带來的柔情蜜意,然而他的心中,却是无比的痛苦。



    因为一切都是假的,她不过是在与他虚与委蛇而已,因为在她的心中,早已有了别的男子。



    他得到了她的身体,却得不到她的灵魂。



    都只怪,相见太迟。



    ……



    默然良久之后,庄梦忆轻叹一声道:“清水……”



    “庄大,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清冷女子秀眉轻扬,俏脸上现出一丝不耐之色,“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今日天道在此,我想要隐瞒也瞒不过去,既如此,还不如和你彻底做个了断。”



    看着那美丽的女子,庄梦忆轻轻地叹了口气,神色忽然变得有些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