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 保住灵魂
    “庄大,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清冷女子秀眉轻扬,俏脸上现出一丝不耐之色,“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今日天道在此,我想要隐瞒也瞒不过去,既如此,还不如和你彻底做个了断。”



    看着那美丽的女子,庄梦忆轻轻地叹了口气,神色忽然变得有些痛苦。



    “清水……当年……当年你为了帮助白起提升力量,为了从我这里得到诗作祭祀兽神,而不惜委身于我,白起……难道他真的就那么好么,值得你为他这样牺牲。”



    看着那从未忘记的女子,庄梦忆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清冷女子默然不语,看着一脸痛苦之色的庄梦忆,清寒的目光中有着一丝怜悯,更多的却是不屑。



    显然她认为这个问題,根本不用回答。



    罗晨遥遥看着师父,在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真是一个蠢问題。”



    “看來师父说的沒错,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那样的一个人,当你面对她的时候,智力会无限接近于白痴。”



    “而对于师父而言,那个人便是莲花仙子。”



    终究是人生在世,各种痴,生命中终会遇到一个人,让你为之痴狂。



    这是宿命,谁也无法逃脱。



    庄梦忆说完之后,便安静的等待着,似乎在期待一个判决,然而莲花仙子只是沉默,并沒有回答的意思。



    “好吧,我知道了。”



    良久之后,庄梦忆痛苦的叹了口气,高大的身影看上去竟然是有些伛偻。



    “看來你真的是很喜欢他,竟然认为这样为他牺牲也是值得的。”



    “白起费尽心机,为了求取力量不惜一切,他甚至把你也当成获取力量的筹码,然而他终究未能再次前进一步,成为神级强者,清水,他那样对你,你竟然心甘情愿被他利用,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是如何想的,他让你相信他喜欢你,然后却让你为他做这样的牺牲,清水,我真的不明白,这样一个卑鄙的男人,怎么值得你那么死心塌地的对他。”



    “庄大,看來你知道的东西,已经远远超过了我的相信。”



    清水看了罗晨一眼,冷冷道,“是你这位好徒弟告诉你的,是么。”



    庄梦忆摇了摇头:“不是,我的身份,本也非常特殊,从一开始,我就明白一切,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接近我的真正目的,当时我还期望,能够把你的心拉过來,我一直在努力,想要得到你的心,我原本还以为自己已经快成功了,直到那个大雪纷飞的夜晚……”



    “原來如此,庄大,看來我当初真的是低估你了。”



    莲花仙子瞥了圣老一眼,寒声道,“可是你有什么资格说白起的坏话,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白起一心为了这个世界,他所以想要获取更强大的力量,是为了更好的守护这一方世界,白起他未能成功成为神级强者,不是因为他资质不够,而是,。”



    看了一眼远方身躯膨胀如球的红唇少年,莲花仙子眼中现出一丝寒芒,“而是因为他的身上,有着白起秘境的传承,这种传承,便是一种枷锁,限制他成为神级强者,若非如此,以白起的天资,加上我们获得的那些上佳的祭品,他怎么可能无法再进一步。”



    “白起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梦想,便是参与这诛天之战,他告诉过我,如果他成为了神级强者,那么唤醒先辈的时候,便不会陨落,有着参与诛天之战的机会,而多了一个神级强者,诛天之战也就更有把握。”



    “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八州四荒亿兆生灵,所以我才会努力帮他,不惜一切代价,可是当时白起和我并不清楚,由于秘境传承的存在,他根本无法成为神级强者,我们的努力,不过是徒劳罢了。”



    “白起沒有成为神级强者,而你却成功了,而且是最为强大的那一种。”圣老默然良久,看着那美丽的身影,轻声道,“那些祭品,终究沒有白费。”



    清冷女子点了点头,冷然道:“这多亏了你赠予我的那些诗词歌赋,才让我有了现在的力量,可以代替白起,参与这诛天之战,不过我并不会感激你,因为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我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所以我们并不欠你。”



    “也是啊,我们互不相欠,呵呵。”圣老笑了,笑得无比凄凉。



    仿佛又到了那个楼船夜雪的夜晚,她的脸上有着无限温柔的笑意,仿佛是在等待着他的进入,然后冰凉的匕首刺入他的心脏,带來无比新鲜的痛楚。



    只是为了那些诗作。



    为了白起独占那些诗作,也为了掩盖与他的关系,她温柔地笑着,温柔的杀死了他。



    她是冰清玉洁的莲花仙子,绝对不会和任何男人有任何瓜葛,永远不会。



    “庄大,你根本沒有什么资格指责白起。”清冷女子看着圣老,眼眸中闪出一丝鄙夷,“白起从來未曾要求我做什么,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的,反倒是你,从一开始便知道我是在利用你,却趁机夺走了我的身体,庄大,你才是真正的卑鄙,真正的无耻。”



    “也就是说,这个事情原本是在你的计划之外了。”圣老呵呵笑了起來,笑得极为怪异。



    莲花仙子冷哼一声,用力的咬紧嘴唇。



    “的确,我是很无耻。”圣老点了点头,“我承认,为了得到你,我使用了一些奇技阴巧,我的手段算不上光明正大,可是,清水,我是真的喜欢你,我对你是真心的,白起不过是在利用你而已,我对你才是真正真心的。”



    “你的真心,我不需要。”莲花仙子冷冰冰道。



    “呵呵。”圣老惨笑一声。



    “你不需要,我的心依然是你的,白起已经死了,想來你已经知道,他是死在我的手上,清水,我杀死了他,已经无欲无求了,你若是想要为他报仇,那就來吧,这一次,我绝不再逃。”



    说着圣老袒露胸膛,露出山岳般强健的肌体,小腹上饱满结实的六块腹肌,也不安分的跳动了两下。



    “庄大,你玩什么花样。”莲花仙子微微皱眉,“白起早已看开了生死,他本就到了垂暮之年,不过是早死上十几年而已,更何况《上邪》是我给他的,他最多算是因我而死,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这么说,你是不愿杀我了,看來我在你的心中,应该是还有一点儿位置吧。”圣老看着莲花仙子,帅气的脸上露出一丝期待之色。



    “呸。”



    莲花仙子重重地啐了一口,俏脸上现出一丝不耐之色,冷笑道,“自以为是的家伙。”



    圣老闻言,身躯晃了晃,神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黯淡。



    罗晨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次在心中叹了口气,师父现在这个样子……跟白痴的确差不了多少,真个一生床伴无数的无行浪子被这个女子拿得死死的,看上去还真是可怜。



    “庄大,如果你沒有别的事情,那就请你离开吧。”莲花仙子鄙夷的看了看圣老,“这样的战斗,不是你能够参与的,你就算站在这里,也无法阻挡我对你的弟子出手,白起不在了,今日我便是为他而战。”



    “我还有一个问題。”圣老神色黯然,低声说道。



    “说吧。”莲花仙子冷冷道。



    庄梦忆努力的挺直了身子,凝望着女子晨星般明亮的眼眸,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看着女子眼眸中自己的倒影,庄梦忆用力的握紧拳头,努力让自己站得直一些,更直一些。



    努力让自己站得,像个男人。



    看着那个早已被铭刻在灵魂深处的身影,他漂亮的眼眸中有着无尽的感伤,无尽的迷醉。



    浑厚的声音响了起來,闻之令人心碎。



    “我把心都捧给你了,你却无情的杀了我。”



    “三十余年來,我忍着不死,就是想再次站在你的面前,问你一句话……”



    “清水,悔否。”



    ……



    庄梦忆看着那冷漠的女子,声音微微颤抖,同时颤抖的,还有着他的灵魂。



    如同一个困顿的苦囚,在等待着最后的裁决,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期待,更多的却是畏惧。



    他不敢奢望太多,只希望在伊人的心中,能有他的一丁点位置,一点儿就行。



    满面寒霜的女子冷冷看了庄梦忆一眼,声音中沒有丝毫的波澜。



    “不悔……”



    ……



    “呵呵。”庄梦忆惨笑起來。



    他的目光,霎时变得无比黯淡,所有的生机瞬间敛去,高大的身躯虾米一般的蜷缩起來,似乎随时都要倒下。



    罗晨看着师父,轻轻地叹了口气。



    哀莫大于心死,而现在,师父的心已经完全枯萎。



    心死了,人自然也就死了。



    师父说过,他终究会要离开自己,而现在,怕是已经到了那个时刻。



    几乎一瞬间,庄梦忆便似已成为了一个垂垂老者,简单的一句话,便抽取了他所有的生意。



    那雪中寒梅般冷冽的女子看了他一眼,用力的绷紧小脸,别转了头去。



    “小晨,谢谢你让我见她最后一面。”圣老看着罗晨,笑容无比的惨淡。



    “师父……”一时之间,罗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尘归尘,土归土,所有的一切,终究是一场空啊。”圣老费力的抬起头來,看着头顶上罡风层中缓缓旋转的黑色漩涡,感伤的笑道,“自华夏來到这里,已经快二百年了,我太累了,真的好想回家……”



    罗晨看着圣老,目光中也是出现了一丝哀伤。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分别的时刻,终于到了。



    他是天道,知道这乃是师父的宿命。



    宿命无法改变,可是终究是他最敬重的人要离去,他自然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无限留恋的看了一眼那冷漠如雪的女子,圣老看向罗晨,轻声道:“小晨,答应我,不要杀她,可以么?”



    罗晨恭谨点头:“师父,我知道了。”



    “谢谢。”



    圣老低声道,身躯无力的软倒在虚空之中。



    “希望我的灵魂……可以……回家……”



    声音无比衰弱,终于再也听不见了。



    这个浪子的生命,彻底走到了尽头。



    看着虚空中飘荡着的师父,罗晨轻轻地叹了口气,轻轻挥了挥手。



    圣老的身躯向着下方坠落而去,穿过厚厚的云层,落入沸腾的岩浆之中,消失不见。



    ……



    罡风层下,一片死寂。



    所有的人,皆是沉默无言。



    良久之后。



    清冷女子更紧的握住了古剑,看着罗晨冷冷道:“你是天道,为什么不阻止他。”



    罗晨冷漠一笑:“你明明已经后悔,为什么不告诉他。”



    “你胡说什么。”清冷女子秀眉一扬,寒声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罗晨冷笑:“不要忘了,我可是天道。”



    清冷女子娇躯一颤,咬牙不语。



    他是天道。



    所以他自然可以知晓一切,甚至包括她的心思。



    “其实当初你杀了他之后,立刻便已经后悔了。”罗晨直视着莲花仙子,声音极为冰冷。



    “后來你发现他并沒有彻底死去,而是用秘法保住了灵魂,这个时候,你才好过一些。”



    “这么多年來,其实你一直在保护着师父的灵魂之躯,只不过你已经是神级强者,师父他不知道罢了。”



    看着那美丽的女子,罗晨冷笑连连。



    “你沒有办法让师父复活,不过你终归是用你自己的手段,尽可能的帮他,当初那么多年的追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你真正的目的,便是把师父的灵魂之躯引入南荒之中,让他寻找再生的机缘。”



    莲花仙子用力的咬着嘴唇,脸色变得微微有些苍白。



    他不愧是天道,果然可以知晓一切。



    “其实你本可以把师父的灵魂之躯带入南荒,不过你不愿承认自己后悔,更不愿承认你心里已经喜欢上了他,所以仅仅把师父引入南荒,便花费了你二十多年的时间,而在师父看來,却是他被人追杀了二十多年。”



    “这么多年來,其实你一直都在师父身边,暗中保护着他,我说的对么,师娘。”



    莲花仙子依然沉默,星眸中却是现出挣扎之色,神色看上去有些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