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本该无敌
    “这么多年來,其实你一直都在师父身边,暗中保护着他,我说的对么,师娘。”



    莲花仙子依然沉默,星眸中却是现出挣扎之色,神色看上去有些痛苦。



    “师父楼船赋诗,名动天下,不久之后,你就传出了离世的消息,第一次看到那套传世的春宫之时,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思念师父而郁郁而终,现在我才知道,你假装离世是为了有足够的时间來保护师父的灵魂之躯。”



    “你假装离世,却传出了那套春宫,让世人知道了师父和你的关系,你或许不愿承认,可是你的做法,分明就是对于师父和你关系的一种纪念。”



    “你‘离世’之时,是躺在白起的怀里。”罗晨看着脸色苍白如雪的清冷女子,冷笑道,“白起根本不知道你沒有死,更不知道你早已成为了神级强者,他当时哭得那么伤心,你却无动于衷,师娘,这两个男人在你的心里,谁轻谁重,岂不是一目了然。”



    “你别说了。”莲花仙子娇躯微颤,蓦然尖叫起來。



    “你假装离世,是为了摆脱萧山书院的俗务,有更多的保护师父的时间。”



    罗晨冷笑一声,继续道,“之后你就一直跟在师父身边,不曾离开,你把他引入南荒之中,是为了帮他寻找恢复肉身的机缘,因为传说之中,四荒之中皆有惊天宝物,而南荒更是兽神的归墟之地。”



    “师父当年遇到我时,连控魂秘境的一位寻常强者也会畏惧,他忍着不死,就是想要有朝一日再次站到你的面前,问你一声悔否,他哪里知道,一直有一位神级强者在他的身边保护着他。”



    “师父当时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不过终归是有些端倪的,那几件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怪事,现在我才知道,都是和你有关。”



    看着莲花仙子,罗晨冷笑道:“师娘,说起來我还真要感谢你,有些事情若不是你,我还真要抱憾终生。”



    莲花仙子咬牙。



    “我在乾远郡的时候,误伤了自己的侍女金云霞,我亲手把她葬在桂花树下,再回去的时候却找不到了她的尸体。”



    “与天剑门决战,萧芝瑞为我挡了一剑,我原本把她葬在城外栖霞铁卫墓地之中,可是不久之后再去,她的尸体也是不翼而飞。”



    “而最后一个因为而死的女子,乃是钟蕊,而当她的尸体也是不翼而飞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感到惊讶了……”



    罗晨看着莲花仙子,冷笑道:“金云霞,钟蕊,萧芝瑞……师娘,你救了她们,我想我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



    “你不用谢我,我救了她们,是因为觉得她们很可怜。”莲花仙子咬了咬牙,寒声道,“喜欢上你的女子,就跟那些喜欢上庄梦忆的女子一样可怜,而且我自己也要开创秘境,她们都是不错的弟子……”



    “不管怎么说,她们能够活下來,都是因为你的缘故。”罗晨淡漠道,“师娘,你救她们的原因,也说明了你本就是喜欢师父的,你不愿承认,只不过是你不愿相信而已,师父本是个花心滥情的人,你不愿付出真心,是害怕遭受和别的女子一样的遭遇。”



    “你胡说。”莲花仙子娇躯一颤,寒声道,“我最喜欢的就是白起,一直都是。”



    “那么你为何要救我师父。”罗晨冷笑。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莲花仙子喃喃道,目光极为复杂,俏脸上现出痛苦之色。



    “身为神级强者,却无法看清自己的本心,说到底你依然还是个蠢女人罢了。”罗晨毫不留情的道。



    莲花仙子用力的咬紧红唇,神色更加的痛苦。



    “你保护了师父这么多年,直到师父和我找到了圣主大殿,师父重新拥有了肉身,你才离去。”



    “然而你无法放下心中的愧疚,无法面对师父,所以为了逃避,便想要学万年前的萧山七贤,以身化为秘境。”



    “师娘,当年你是何等的骄傲,然而却甘愿成为师父的女人,难道真的是因为那些诗词歌赋么,你若是不是因为喜欢师父,岂肯让他碰上一次,若是你真的喜欢的是白起,又岂能如此。”



    “师父杀死白起,你却沒有丝毫责备的意思,若是你真的喜欢的是白起,又岂能如此。”



    “师娘,不要在自欺欺人了,你喜欢的是师父,师父喜欢的是你,你们本该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儿,然而由于你自己不清不楚,结果这一切都被你断送了。”



    “你是神级强者,可是你更是一个蠢女人。”



    “师父如今已经死了,师娘,罗晨现在也想问你一句,悔否。”



    ……



    声音冰寒,句句诛心。



    那寒梅般冷冽的女子僵立在那里,脸色苍白如雪,神色无比痛苦。



    有些事情,她自己并不明白,然而对面的男子,乃是天道,知晓一切。



    所以他的话,她根本无从辩驳,这一刻,她便如同透明的一般,被他彻底看透。



    默然良久之后,女子惨然一笑。



    “我是个蠢女人,我宁愿糊涂,我宁愿一直糊涂下去,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明白了这些,又有什么用,他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这么说,你承认了。”罗晨冷然一笑。



    莲花仙子用力点头,看向了脚下的火山世界,那个男人的身影,却早已看不见了。



    ……



    罡风层下,莲花仙子泪飞如雨。



    这个美丽而骄傲的女子,第一次在世人面前露出了自己软弱的一面。



    罗晨看着女子不停抖动的双肩,神色依旧淡漠。



    “你能救他的。”她忽然看向罗晨,微微泛红的眼眸现出一丝祈求之色,“你是天道,你一定能让他在活过來,对么!”



    罗晨默然不语。



    “一定是这样。”女子连声道,“他可是你的师父,你怎么可能看着他死去,这个世界都是你的,你肯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罗晨微微摇头,看向了脚下的火山世界:“已经太迟了,心死之人,谁也无法让他复活,师父的灵魂,已经消散了!”



    清冷女子娇躯一颤,更多的泪水涌了出來,嘶声道:“该死的小子,你是天道,知晓?br/>-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磺校阄裁床辉绲闳梦抑牢蚁不兜氖撬阄裁床幌雀嫠咦笪蚁不兜氖撬髅鞑挥盟赖模阄裁纯醋潘廊ィ裁匆膊蛔觯 ?lt;/p>

    “有些事情……多年以前都已注定。”罗晨低沉道,“纵然是我,也无法改变宿命!”



    天道有常,万物有恒,一方世界的运转,自有规律。



    虽然依然不知道华夏在哪里,可是罗晨却已经明白,师父的家乡不是修真界的某个角落,而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对于这个罗永浩开创的世界而言,师父便是一个外來者,将会受到这个世界的排斥,这是一个世界维持自身体系的本能反应,纵然是罗晨,也无法强行扭转。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终究会要离开这个世界,师父这样的存在,出现在修真界之上便是一个意外,而今日,便是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刻。



    “什么宿命,狗屁。”莲花仙子握紧古剑,恨声道,“借口,都是借口,枉你师父那样对你,你竟然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天道无情,当真是天道无情,呵呵!”



    罗晨淡漠一笑,沒有说话。



    用力的拭去眼角的泪水,莲花仙子看着罗晨,眼瞳中有着无尽的恨意:“我自糊涂,你却偏生要让我清楚,你明明知晓一切,却看着庄大死去,该死的小子,纵然你叫我一百声师娘,今天我也不会放过你,不管是为了白起,还是为了庄大,我都要杀了你!”



    “……”罗晨脸皮抖了抖,“为了我师父也就罢了,白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莲花仙子俏脸紧绷,不再说话,身躯一闪便是落到了萧山七贤身侧,淡青色的能量似乎又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呼啸着涌入她的身体。



    白起几人相互看了看,脸上都是现出赞叹之色,不愧是和他们实力相近的神级强者,战斗的本能果然强大。



    六人的身体再次略微膨胀了些,身躯之上甚至出现了细细的裂痕,显然为了压制罗晨,他们已经不顾一切。



    更多的能量注入七彩戒指之内,独眼之中迸发出的暗蓝色光芒猛然一亮,狠狠地轰击在罗晨的手臂之上,鳞甲森森的手臂原本亮如烈日,此刻却瞬间黯淡下來,上面再次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冰甲。



    而与此同时,莲花仙子俏脸上满是恨意,古剑猛然一挥,一道黯淡无光的剑芒向着罗晨巨大的手臂切割而去。



    她和白起关系极为密切,自然知道诛天之战的要点,兽神的力量來自这条手臂,这是唯一的命门,只要毁掉了这条手臂,兽神便将再次陨落。



    “不可理喻。”罗晨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了脚下的大地。



    方圆万里之外,已经是人烟稠密的地区,那里有着大量的一层宗门,人口超过百万的大城比比皆是。



    之前他抽取了方圆万里之内的本源之力,恰好与萧山七贤的力量平分秋色,这是他的世界,他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所以这些本源之力生生不息,循环往复,不会有半点消耗。



    而萧山七贤的能量來自于文鼎遗迹,他们的能量每时每刻都在损耗,文鼎遗迹早已不是人类世界,这些能量來自哪里罗晨很是清楚,所以他知道这些能量本就是极为有限的。



    只要坚持下去,萧山七贤就一定会失败,而他也用不着再损伤更多的生灵。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而如今,却又加上了一个莲花仙子,另外一个堪比萧山七贤的神级强者。



    靠着之前吸收的本源之力,已经无法与之抗衡了。



    要想战胜他们,其实是最为简单的事情,只要让更大的区域变成死地就好,提升了自己的力量,杀死七贤乃是轻而易举。



    看着那些人烟稠密的大城,罗晨踌躇了一下,终于是摇了摇头。



    师父已经死了,可他还是师父。



    若是他还活着,肯定不愿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他并沒有被逼到墙角,一切尚在掌握之中,所以这种时候,罗晨绝对不愿违背师父的意愿。



    ……



    黯淡无光的剑芒割裂空间,落在罗晨的手臂之上。



    罗晨闷哼一声,手臂之上鳞甲破碎,金色的血液飚飞而出,如雨一般落下。



    白起几人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令狐玉罗更加用力的咬紧了红唇,莲花仙子娇喝一声,又是一道剑芒飞了过來。



    罗晨冷笑一声,身躯微微一颤,竟然是从七人的面前消失了,那横亘天穹之上的巨大手臂,也是同时不见了踪影。



    他是兽神,这是他的世界,他的地盘。



    与萧山七贤一旦开始便无法脱身不同,他要战就战,要离开就离开。



    莲花仙子的出现,已经打破了双方之间的力量平衡。



    若是罗永浩,宁肯战死也绝对不会逃避。



    可是他不是罗永浩,他是罗晨。



    他在意的,只是最终的胜利,只有胜利才是有意义的,至于其他的,都是虚妄。



    “嗯!”



    白起几人怔了怔,脸色都是有些奇异。



    兽神竟然溜了。



    双方尚未分出胜负,他竟然是离开了战场。



    虽然己方这边多了一位神级强者,可是白起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罗晨要溜走。



    他们获胜的唯一依仗,是兽神的骄傲,而显而易见,兽神已经放下了骄傲。



    放下了骄傲的兽神,本就该是无敌的。



    他想要提升力量,只需要动用更多的本源之力,只需要灭杀更多的生灵。



    这本是一件最为简单的事情,就像他们为了苏醒,而杀死秘境之内所有人类一样。



    只要兽神这么做,來再做的神级强者也是无用。



    然而兽神却是选择了离开。



    “呵呵。”令狐玉罗轻轻一笑,星眸中泪光闪烁。



    膨胀如球的六人都是看向了她,目光中满是疑惑之色。



    看着罗晨消失的方向,令狐玉罗咬了咬牙,泪水终于是流了下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