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7章 不躲不避
    这是罗晨第一次利用吞天噬地术吞噬人的灵魂,他的心中情不自禁地生起一抹罪恶感,可是一想到乡邻全被欧阳府的人击杀,罪恶感便即释然,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血债需用血来偿,欧阳府因与他结怨,屠杀一村无辜老小,他们就应该为他们的行为,付出血的代价。



    罗晨吞噬此间房舍修炼者的灵魂后,无声无息地奔进了房间中,取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割破床上修炼者的喉结,殷红的鲜血,喷涌如注。



    噬宗的修炼建立在无数生灵灵魂的基础上,至邪无比,一旦泄露,必定会成为天下公敌,罗晨现在还很弱小,他可不想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掩饰被吞噬他人灵魂的事实。



    看着鲜血的喷涌,罗晨似乎受到了无形的刺激,变得更加的激奋,手指醮血,在墙壁上写下了一行大字:杀我一村,屠你一族,往日的雷万钧已经死去,现在只有复仇使者罗晨。



    夜色灰蒙,大地宁静,万物沉寂。



    一场血腥的报复,在夜色中悄然展开。



    罗晨就像一名鬼吏,收割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而且还是一些注定要在静绍城不凡的修炼者的生命。



    “铛——”



    巨大悠长的钟声突然响起,在静绍城上空飞扬,这是欧阳府摧促弟子晨起的钟声。



    罗晨又割破了一名欧阳府弟子的喉结,这才悄然潜出欧阳府。



    这一次的行动,一共击杀了三十三名欧阳府最核心的弟子,如果用中州大陆的标准来衡量,欧阳府付出的代价,已经超过他们击杀村民很多倍。



    但这对罗晨来说,仅是开始,从今往后,他会如魔鬼一般,时不时来欧阳府转上一番,讨还血债,他要让他们生活在无尽恐惧中,直到这个家族彻底从静绍城消失……



    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天地灰蒙,整个静绍城,还很静谧。



    欧阳府,宗人苑。



    一面留有血字的墙前,站着七名中年男子,都满脸悲愤,恨得咬牙切齿。



    整个宗人苑,居住着四十八人,乃欧阳府最核心的弟子,是未来最骨干的力量,却在一夜间,被击杀三十三人,差点全军覆没,这对欧阳府来说,是致使的打击,即使他们如今他们还能继续保持现在的势力,将来也必定会下滑,甚至有可能沦为静绍城的二流修炼势力。



    欧阳府家主欧阳博望脸色阴沉,双眼喷火,紧握着拳头,身体都在颤抖。



    他恨,恨潜入欧阳府,击杀三十三名核心弟子的罗晨。



    他悔,悔他们不该迁怒村民,招惹来可怕的报复,致使欧阳府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噗——”



    欧阳博望恼恨至极,气得咳血。



    “宗主,请节哀。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你还是下令,追杀这天杀的恶贼吧!”其中一人疾声说道。



    欧阳博望无奈地摇了摇头,凄然一笑:“我管他雷万钧还是罗晨,这杂碎,早已逃跑,想要追到他,谈何容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到这里,微顿,欧阳博望神色一狠,阴沉着声音说道:“放出话去,半个月后的晚上,我们欧阳府要将那些被杀村民挫骨扬灰,并请巫族进行最恶毒的诅咒,让他们的亡魂受尽最痛苦的折磨,永世不得超生。”



    “宗主,这怎么可以?请巫族出手,会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且,若放话出去,我们被罗晨击杀弟子的事情,也会传扬出去,招人笑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迟早会传扬出去。按我吩咐去做便是。罗晨为那些村民,既然敢夜闯我府,杀我们弟子,说明他对那些贱民很有感情。现在我们放出消息,若被他知道,他必会自投罗网。这杂碎不简单,绝不能让他活下去,要不然,我们欧阳府将永无宁日,甚至真有可能被他灭族。”欧阳博望杀气腾腾地说道。



    欧阳博望的话音落地,余下之人均是认同,齐声应道:“是,家主。”



    欧阳府三十三名弟子被杀的事情,被他们刻意放出,这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般,被快速传播,引发静绍城前所未有的轰动。



    一个小小的村中少年,不到一月时间,居然两次对欧阳府弟子下杀手,这次更是胆大包天,竟敢夜闯欧阳府,击杀他们三十三名弟子,让无数人热血沸腾。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罗晨是在找死,不过他们却都将他诩为少年英雄。



    欧阳府何其强大?就是静绍城数一数二的高手,也不敢跟他们为敌,如今却是被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击杀数十人,这是何等的胆色,何等的霸气?



    只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欧阳府居然会邀请巫族,对被杀的村民亡魂进行诅咒,这即让他们难以置信,也让他们变色。



    巫族乃上古巫妖的遗脉,分散在中州大陆的穷山恶水间,神秘而又邪恶,不仅拥有令人防不胜防、生不如死的害人手段,还有各种对付亡魂的可怕方法。



    巫族的存在,就是异邪的代表,连强者都不敢得罪他们,如今欧阳府却是请巫族出手,这确实是大手笔。



    很显然,欧阳府是想利用巫族对被杀村民亡魂的恶毒诅咒,逼罗晨现身,然后将其击杀。



    罗晨两次击杀欧阳府的弟子,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壮举,欧阳府为了逼他现身,邀巫族出手,也是一件挑动众人神经的举动。



    一时之间,静绍城所有人都在猜测,到时罗晨到底会不会现身,这也让他们对半个月后的到来,充满了无尽的期待。



    因为他们都很想看看,罗晨面对如此明显的圈套,是不是还敢露面,也很想看到,这个胆敢跟欧阳府为敌的村中少年,到底是何许人也。



    这些消息,直接传进了还在静绍城购买生活必须品的罗晨耳中,对此,他心中冷笑,丝毫无惧。



    回到万魂山,罗晨先行炼化了吞噬的三十三名欧阳府弟子的灵魂,他能分明地感觉到自己精神力的提升。



    只不过吞天噬地术太过另类,不算正统修炼法,罗晨亦不算踏入真正的修炼途,根本就无法知道,自己对三十三名欧阳府弟子灵魂的炼化,提升了多少武力,可是精神力明显的提升,依旧让他欣喜若狂。



    因为精神力的提升,就是吞天噬地术的精进,意味着他能吞噬相对较强的生灵灵魂,也能让他更容易骚扰别人的神魂,趁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击杀。



    彻底的炼化所有的灵魂后,罗晨才回到掩隐在绝壁上的洞中。



    时间一晃,就是半月过去。



    明月悬挂西空,银辉洒落大地,亮敞如白昼。



    变成废墟的村庄周围,到处都挤满了人,足有数万之众,人声鼎沸,嘈杂无比。



    埋葬乡民尸骨的地方,围着十余名欧阳府弟子,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柄锄头。



    乡民埋骨地的旁边,架着一处祭坛,长宽高都约有三丈,并不是很大,却流转着一股神秘而又邪恶的气息。



    在祭坛的中间,傲立着一名脸色苍白的少年,满脸阴鸷,浑身都透发着阴邪之气,望着前方的人群,如狮俯视群羊,有种高高在上的倨傲。



    “都这个时候了,罗晨还没现身,看来他也怕死,不敢来了。”



    “如此明显的圈套,就是笨蛋也知道,明知是送死,他不会前来,倒也在情理之中。”



    “唉,看来只要遇到真正的危险,人还是会先求自保,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早知道他不会出现,我就不来凑这个热闹,在家睡觉多好。”



    混迹在人群中的罗晨,听着这样的话,并没有多言,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容。



    “时间到,动手——”



    祭坛上的巫族少年,突然开口,声音并不是很大,却能穿透喧哗的声音,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带着无比阴邪的气息,使很多人的身体都情不自禁的颤抖。



    巫族少年的话音落地,嘈杂的场面,瞬间安静,恢复了夜空的宁静。



    十余名手执锄头的欧阳府弟子,没有任何的迟疑,立马就挥起手中的锄头开挖。



    “轰——”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人群中闪出,眨眼间便已飞至当场,身体尚未落定,就是一声巨响,血肉四溅,一名欧阳府弟子竟是被爆碎身体。



    众人沸腾。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面对如此明显的圈套,罗晨还会现身,这跟送死何异?



    不过所有人都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眼见罗晨现身,他们无比振奋,双眼怔怔地看着现场,可是他们却无法看清来人的模样。



    因为罗晨的速度太快了,快得他们都看不清他的身影。



    “轰轰轰……”



    巨响声连不迭响起,罗晨身若电闪,身形所到,便有一名欧阳府弟子被轰爆身体,化作殷红的血肉,飞洒大地。



    祭坛之上的巫族少年,冷冷地看着那血腥的杀戮,没有露出任何的异色,也没有任何的阻止。



    罗晨速度极快,即使明白过来的欧阳府弟子在飞逃,却也被他快速的轰杀,片刻之后,十余名欧阳府弟子,都已经变成了满地的血肉,命丧当场。



    “大胆狂徒,居然敢坏我法事,速速给我自尽当场。”巫族少年看着罗晨,满脸倨傲,冷沉着声音说道。



    罗晨望向祭坛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上的阴邪少年,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邪邪的笑容:“你尚未铸成大错,我可以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滚。”



    众人震惊,而后就是如滔天巨浪般的哗然。



    罗晨虽然是笑嘻嘻地说着这话,言语中却是有种无形的霸气,也有种无形的威势。



    这可是巫族的少年啊!



    巫族,是何等可怕的存在?他们所到之处,即便是强者,也不敢招惹,甚至还会去奉承,可眼前这个小小的少年,居然敢这般跟巫族的少年说话。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初生牛犊不畏虎?



    巫族少年,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他也不由得愣怔,只不过瞬间就醒悟过来,双眼寒光乍射,冷冽如刀,紧紧地盯着罗晨:“你将因为你的无礼,后悔莫及。”



    “你也会因为你的选择,后悔莫及。”罗晨斜看着巫族少年说道。



    众人震骇。



    这分明就是欧阳府的一个圈套,目的就是要引罗晨现身,将他击杀,可是正主还没上场,他却跟比欧阳府还要可怕不知多少倍的巫族少年针锋相对,霸气得一踏糊涂。



    众人终于明白,罗晨为何敢跟欧阳府为敌,他连巫族都不惧,欧阳府跟巫族比起来,算个屁。



    “去死吧!”



    巫族少年气极,阴森森的怒吼声中,挥起手中的骷髅法杖,一道凌厉的黑气,径直向罗晨袭杀而去。



    罗晨拔地而起,避开那道攻击的同时,疾如闪电般飞向祭坛。



    “轰——”



    他的身形极快,那道凌厉的黑气刚刚击中地面,罗晨已飞落祭坛。



    “来得好——”



    冷喝声中,巫族少年向前疾蹿,骷髅法杖横扫,裹挟着无尽的威势,劈向罗晨脑袋。



    罗晨冷冷地站在当场,对巫族少年的攻击,竟是无视,不躲不避。



    众人骇然。



    他这是想要干什么?难道要用脑袋,硬接巫族少年一击?亦或是,祭坛之上,有巫族少年的手段,已影响到罗晨,让他不能动弹?



    祭坛并不大,巫族少年的行动迅捷如豹,众人骇然之际,骷髅法杖就已攻至,距离罗晨的脑袋不足一尺。



    眼见罗晨就要丧身巫族少年手下,围观之人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



    毕竟,巫族对于所有人来说,历来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如今终于看到罗晨,无惧巫族的存在,他们感情的天枰已经倾向于他,自是不想看到他落败,而且还败得如此的干脆。



    就在众人心剧跳时,站着不动的罗晨,竟是以无比迅捷的速度矮身,避过骷髅法杖雷霆一击的同时,人又站了起来,右手疾出,死死地掐住了巫族少年的颈项。



    矮身、直起、出手,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到让人看不清,当最后的场面彻底的呈现眼前,众皆哗然,所有人都不由得沸腾,惊呼的声音,响彻云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