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不敢骗你
    “砰砰砰……”



    双方的攻击,连绵不绝,巨响声接连不断地响起。



    罗晨力量略弱,每次的轰击,都能逼退他一步,可是他却凶猛得像只发狂的野兽,退步的瞬间,又会疾速的扑上。



    两人的攻击,无任何技巧可言,但是众人却看得心中振奋,热血沸腾。



    罗晨只有十五六岁,是一个小小的少年,竟是有这般强大的力量,能跟欧阳博朗这样的高手硬撼,放眼天下,也没有几人能做到。



    而且罗晨猛得一踏糊涂,每次的攻击,都让他退步,嘴角都在溢血,他却没有任何的退缩,疯狂的扑击而上,这撩动了所有人的心弦,生怕罗晨,会不敌欧阳博望的轰击,被重伤当场,成为他们的俘虏,落到巫族的手中。



    可是罗晨每次都是那么生猛,让众人心惊,他们又很想看看,这个小小的少年,到底能坚持多久。



    欧阳博朗眼见罗晨嘴角溢血,心中暗喜,甚至暗骂这是个傻鸟,力量的硬撼明明不敌自己,还像疯狗一样跟他力拼,如此下去,必能把他耗得精疲力尽,生擒于他。



    两人的力撼,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在不断地持续。



    原本每次的硬撼,都能逼退罗晨,现在他却保持住了身形,两人屹立当场,如山岳对峙,只有那手中的武器,展开着无比狂暴的轰击。



    众人震惊。



    罗晨的表现,彪悍得无以伦比,竟是扭转了原本的劣势。



    欧阳博朗更是骇然,因为罗晨的攻击,自始自终,都强大如常,无丝毫力殆,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而他的实力,却是在不断地被消耗。



    欧阳博望醒悟,想要跟罗晨拉开距离,可是他却像狗皮膏药,死死的粘着他,根本就不给他机会脱身,只能继续跟他全力硬撼。



    “天啊,他不是修炼者,仅是依仗肉身的力量,在跟欧阳博朗对攻。”一名老者终于看出了名堂,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呼。



    一语激起千层浪,引爆全场。



    “真的不是修炼者,只是以肉身的力量跟欧阳博望对攻,这小子的肉身,也太可怕了吧!”



    “我看到了什么?难道这是错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仅凭肉身的力量,居然在此跟欧阳博望力拼,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啊!”



    “他不仅肉身强大,速度也很快,绝不亚于高手,他到底是何来历?竟能造就出如此恐怖的肉身。”



    “我特么的这些年的修炼,简直是在白费工夫。欧阳博望可是五阶炼神返虚境的高手,仅以肉身的力量,就能跟他硬撼,现在还占了上风,这还让人活不活啊?”



    各种情绪,在人群中漫延,只不过他们,都有着同样的震惊。



    此役之后,不论成败,罗晨必能名动天下,成为传奇。



    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到极点的事情,仅凭肉身的力量,居然就能跟五阶炼神返虚境的高手力拼而不败,这彻底颠覆了人们固有的认知,冲击无数人的心灵。



    更何况,仅凭肉身力量跟欧阳博望力拼的少年,还是如此年轻,恐怕整个中州大陆,跟他同龄的惊才绝世的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炼者,也不过如此吧!



    如此强大的肉身,如此极限的速度,难怪这少年敢与欧阳府为敌,无惧巫族,他确实拥有不凡的底蕴。



    慢慢的,场中形势逆转,罗晨肉身力量的攻击,竟是占尽上风,每次的力拼,都让欧阳博望退步。



    欧阳博朗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惊恐。



    罗晨也能分明地看到欧阳博朗紧握阔斧的双手在颤抖,满脸恐慌,眼见如此,他立马就施展吞天噬地术,对欧阳博朗的精神进行干扰。



    恐慌,乃精神受到刺激后的反应,越是恐慌,精神受到的冲击越大,吞天噬地术就能乘虚而入,扰乱神魂,只要他有任何的失神,就是击杀他的最好时机。



    “一起上,围杀他。”欧阳博望惊声疾呼。



    包围在外的欧阳府弟子得令,没有任何的迟疑,全部都向罗晨奔杀而来。



    与此同时,吞天噬地术发挥作用,惊恐的欧阳博朗行动微滞,罗晨抓住时机,法杖骷髅头直接轰击在他的脑袋上。



    “轰——”



    重响声中,血肉溅射,欧阳博朗的脑袋,竟是被强悍的力量爆碎。



    欧阳府的副家主,就这般被击杀,众皆震惊,全都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就连那些围杀向罗晨的欧阳府弟子,也已止步,骇然无比地看着那嘴里溢血的少年。



    罗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邪恶而又残酷的冷笑,身形电闪,开始轰杀余下的欧阳府弟子。



    “轰轰轰……”



    巨响声不断,罗晨身形所到,就有一名欧阳府弟子被爆碎脑袋,他们在他肉身力量的狂暴攻击下,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再加上他迅捷如电的速度,欧阳府弟子的奔逃,也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数十欧阳府弟子,悉数被击杀,罗晨不再耽搁,疾速飞蹿向万魂山。



    直到此时,围观的人才清醒过来,他们震惊到了极点,漫山遍野,都被嘈杂的声音充斥,可是罗晨,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罗晨受创不轻,他现在只想回到万魂山中,安静的休养,奔行的速度,虽然很快,身形却有些踉跄,奔行的时候,还咳出了一口鲜血。



    就在这时,三道人影飞奔而至,包围罗晨的同时,他们无任何言语,就齐齐地向他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罗晨心惊。



    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三名修炼者,先前必定在围观的人群中,知道他仅有肉身的力量,所以他们绝不会给他近身的机会,只会以修炼法攻击他。



    如此一来,别说他现在身受重伤,就是没有受伤,他们也能用修炼法把他活生生的耗死。



    而且,前来的三名修炼者,只有浓浓的杀意,并无恨意,很显然,他们并非欧阳府的弟子。



    “你们是何人?为何要阻杀我?”罗晨利用极限的速度,躺避着三人攻击的时候,怒声喝问道。



    三名修炼者没有说话,回答罗晨的只有绵绵不断的狂暴攻击。



    罗晨愤怒:“既然你们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冷寒的怒吼声落,自罗晨右手的衣袖中,立马闪现道道银芒,向前方的一名修炼者铺天盖地的射去。



    那道道银芒,细若发丝,快如光速,在空中拖出长长的尾影,刚一出手,前方的那名修炼者,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扑倒在地,不断地抽搐。



    另两名修炼者骇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罗晨的身上,还藏着这么可怕的暗器,转身就逃。



    罗晨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邪恶而又残酷的冷笑,右手一挥,衣袖中又射出满天的银芒,向另一名修炼者铺天盖地的射去,然后他就不管不顾,身形电闪,追向第三名修炼者。



    罗晨不是莽夫,明明知道欧阳府请巫族出手,是逼他现身的圈套,他还敢前来,这绝不是因为他有足够的信心,能跟静绍城数一数二的修炼势力为敌,而是因为他有保命的手段。



    右手衣袖中,暗藏的暗器,就是他保命的手段之一,也是那少年记忆中的爷爷送给他保命的利器之一。



    毕竟,爷爷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敢让他进入凶险万分的万魂山,那也是因为他给了少年保命的利器。



    这些东西,就是爷爷让少年,在万魂山遇到不敌的强大生灵时使用。



    只是老人家都没有想到,这些东西还没有用来对付万魂山中强大的生灵,却是用在了想要趁机击杀少年的修炼者身上。



    向前追击一阵,罗晨发现自己受到的创伤,因为快速的追踪,变得越来越重,他不再迟疑,右手再次挥动,一片纤细如发的银芒,又一次奔射向前方的疾逃的修炼者。



    只不过这次一次的银芒,并不如先前那般铺天盖地,只是形成了一片很小的范围。



    银芒疾若光速,无声无息,根本就不是那名修炼者的速度所能比,那片银芒刹那即至,径直穿透最后一名修炼者的下半身。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那名修炼者直接扑倒在地,也许是因为生命受到威胁,他双手刨着地面,惊恐无比地向前爬着。



    罗晨冷酷一笑,径直飞落当场,手中的骷髅法杖飞起,击在他的右臂上,直接将他的右手臂,齐肘轰断,骷髅法杖顺势而回,最后横在了他的头上。



    那名修炼者凄厉惨叫,在这宁静的密林,显得无比的突兀,无比的凄凉,闻之都令人心酸。



    “说,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阻杀我?”罗晨沉声喝问道。



    “这……还用问吗……你杀我……欧阳府近百……弟子……我们岂会……让你活着……”那名修炼者颤声说道。



    罗晨冷笑:“把我当成白痴吗?一群鼠辈,想要杀我,居然还藏头露尾,甚至嫁祸给欧阳府。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就让你尝尝小爷的手段。”



    阴冷的话音落地,罗晨挥起手中的骷髅法杖,轰击在那名修炼者的左手手背上,他的手背瞬间血肉模糊,也让他发出了更加凄厉的惨叫。



    罗晨只动用了一点点力量,并没有毁掉他的左手。



    因为他要慢慢的折磨他,直到他肯道出实情。



    这些人明明想要杀他,罗晨可不想到最后,连想要杀他的人的身份都弄不清楚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



    从小就跟野兽厮杀,让罗晨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越会蛰伏暗处的野兽,越是可怕,所以跟仇敌相处,一定要尽量把自己置身暗处,让敌人在明处,这样对付起来就会容易得多。



    “说还是不说?”



    “我……说的都是……实话……”



    “砰——”



    这一次,罗晨轰碎了那名修炼者的手掌,然后就不再理会他,快速地奔袭周围,掰断着大树的枯枝。



    没要多久,那名修炼者扑倒之地的旁边,就多了一堆枯柴。



    罗晨来到当场,引燃一堆枯草,放了一堆柴在上前,待火烧旺后,他直接就把那名修炼者的双脚,放进了火中。



    那名修炼者的下肢,虽然被毫针的射伤,无法行走,却一点也不影响知觉,双腿在熊熊燃烧的大火中烧烤,让他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快……拖我出去……我说……”那名修炼者疾声痛呼。



    罗晨残酷冷笑,一把将他的双腿从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拖了出来:“记住,别说假话,如若不然,我还有很多的手段,折磨你。”



    “我……不敢说假话。其实,我们是熊府的弟子。”



    罗晨怔愕。



    欧阳府跟熊府是静绍城数一数二的修炼势力,两大家族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不分上下,他倒是真想不通,自己何时把这熊府也给得罪了。



    “我跟熊府素无仇怨,你们为何要杀我?听说熊府跟欧阳府,向来不和,明争暗斗,应该不会为欧阳府出头才对,这是何道理?”罗晨皱眉问道。



    “罗公子,还记得你们……第一次击杀欧阳府弟子时,有一名……被你们斩掉……一条手臂,最后逃脱的人吗?”



    罗晨恍然:“他是你们熊府的弟子?”



    “嗯,他是我们家主之子。”



    “如此说来,杀我乡邻者,你们熊府也有份?”罗晨寒声问道。



    那名修炼者身体微颤,连不迭摇头:“没有。我们熊府中人赶到,欧阳府的人,早就杀光了他们。”



    “真的?”



    “我……不敢骗你。”



    “前来杀我,是你们家主的意思?”



    “不是。”



    罗晨冷笑:“含糊其辞,必有隐情,既然你不肯说,我自己查便是。哼哼,熊府,看来你们是想步欧阳府后尘啊!我罗晨说话,向来算数,如你老老实实回答,我还会饶你一命,可惜,你没有抓住机会,那就别怪我无情。”



    那名修炼者惊恐至极:“罗公子,我说的句句属实,你……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罗晨又把他的双腿,扔进了火中。



    “罗公子,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实话实说。”



    “机会,稍纵即逝,没有抓住便没有了。你把我当白痴,就得付出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