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只能靠你自己
    那名修炼者惊恐至极:“罗公子,我说的句句属实,你……啊——”



    他的话还未说完,罗晨又把他的双腿,扔进了火中。



    “罗公子,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实话实说。”



    “机会,稍纵即逝,没有抓住便没有了。你把我当白痴,就得付出代价。”



    阴森森地说着话的时候,罗晨快速动手,把一旁的枯柴,全部堆在了那名修炼者的身上,任由熊熊燃烧的烈火漫延,无视他惊恐的求饶,身形电闪,疾速地向万魂山奔回,只留下那在烈火中凄厉惨叫的修炼者。



    ……



    一座巨大恢宏的城池,静静地横亘在皓月银辉中,到处都是雄伟的建筑物,鳞次栉比,一眼望不到边际。



    在城池最中心的地段,却是有一片废墟,面积广袤,足有十余里方圆,一些残存的建筑物,耸立废墟中,还能依稀看到曾经的辉煌。



    一道人影,掩隐在废墟间,快速的飞奔着,最后来到了废墟中间的一座山峦上。



    这座山峦,里许方圆,古树林立,也许是因为没有建筑物的缘故,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巨树成林,葱翠一片。



    那道人影,飞身上了山峦巅的一颗最大的古树上,掩隐在茂密的绿叶间,环首四望。



    他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着粗布衣裳,满脸悲伤,透过枝叶缝隙四望的双眼,有泪花闪烁,身体都在轻轻地颤抖。



    广袤的废墟,被周围雄伟的建筑物映衬,显得无比的荒凉,清冷月辉中,竟有蒙蒙气息奔涌,让这片废墟的角角落落,斥满怨气。



    那怨气似乎被神秘的力量禁锢,只能疯狂的奔涌在一定的范围,似乎想要挣脱束缚,却又无能为力。



    当然,这些东西,非寻常人能看透。



    白发老者的双眼,终于流出了泪水,在满是沟壑的脸上,无声漫延,沧桑交织悲伤,更显凄凉。



    “天还是那天,地还是那地,曾经的辉煌,却湮灭在这不变的天地间。到底是什么存在,能血洗此地,屠灭高手,斩尽强者,让雄视一方的家族殒落至此?到底是何等的仇恨,连逝者的亡魂都不放过,让此地变成可怕的魂狱。”



    老者低沉着声音喃喃自语,语气中斥满无尽的悲伤,也有无奈,还有明显的恐惧。



    自语声落,白发老者飞落,径直跪在了地上,对着前方,磕起了响头,老泪奔涌得更加厉害,迷蒙了他的双眼。



    “恩主,老奴没有辜负你的重托,少主现在很好,一切都在按你的计划进行。相信不久的将来,少主必定会崛起世间。老奴亦会继续督导鞭策少主,让他心存善念,尽量不让他走上不归路。”



    老者跪在地上,泪眼看着前方,低沉着声音说完,便即起身,掩隐着身心,小心翼翼地潜行出广袤的废墟。



    一战成名,罗晨的名字,不仅在静绍城所有人的嘴里流传,也在以静绍城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快速的漫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前面两次击杀欧阳府弟子,众人仅是听闻,可第三次的行动,却是数万人亲眼目睹,他以纯肉身的力量,轰杀巫族的少年天骄,还击杀欧阳博朗及欧阳府数十高手,这足以让他名动天下,成为传奇。



    因为罗晨以一条独特的路,颠覆了世人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



    十五六岁的年纪,仅是肉身的力量,便能击杀欧阳博朗这样的修炼者,跟他前去围杀罗晨的一众欧阳府高手,在他的面前,更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其宰杀。



    这对于所有的修炼者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震撼,这甚至让很多人的心中,都有了别样的念头,也想要尝试纯肉身力量的追逐。



    欧阳府,议事厅,坐着十余人,这次参会的不仅有欧阳府的高层,还有很少出世的老一辈高手。



    他们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阴沉,还十分的忧心,甚至有分明的恐惧。



    特别是数名老者,他们的双眼都怔怔地盯着欧阳博望,看得他心中发毛。



    “家主,你为了个不肖的逆子,就给欧阳府惹来天大的风波,让我府损失惨重,还因此得罪巫族,你是不是想让欧阳府,彻底的毁在你的手中啊?”一名头发胡须皆白的老者,阴寒着声音问道。



    欧阳博望虽坐在高处,可是老者阴寒的话语声中,他的身体却在颤抖,因为这个名叫欧阳峰的老者,是欧阳府身份地位最高的存在,实力高深莫测,连欧阳府众人都不清楚他的实力达到了什么境界。



    “太祖请息怒。这件事情,我确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且我也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欧阳博望唯唯喏喏地说道。



    欧阳峰冷冷地看着欧阳博望,并没有说话,整个议事厅,都陷入了无声的沉默,针落可闻,气氛凝重到了极点。



    所有人都看着欧阳峰,眼前的老祖,乃欧阳府最强大的存在,是他们心中的神,向来都不过问家族的事情,今日现身,即是逼不得已,恐怕也带来了他的决定,以此来让欧阳府尽量避过一场厄难。



    因为巫族少年的被杀,必定会震怒巫族的那位大能,迁怒欧阳府,他的存在,跟罗晨比起来,绝对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没得比。



    “唉——”良久之后,欧阳峰喟然一叹,低沉着声音说道:“罗晨不可怕,想要对付他,又何必急功近利,请巫族插手?如今,苍井公子被杀,欧阳府被他拖下水,这已经成为不可改变的事实,说什么也再无用。此事,是你惹出来的,就应该你去承担主要责任,只可惜了我们一族,从此要成为巫族的附属。你的家主之位,暂且保留,现在你立马动身,前往巫族住地,向他们请罪。记住,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都毫不犹豫的答应。”



    “是,太祖。”



    欧阳峰无奈地摇了摇头,径直起身,缓缓地向大厅外走去,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落寞,似乎在这个瞬间,苍老得像个普通人。



    余下之人,跟着离去,片刻后,议事大厅,就只剩下欧阳博望一人。



    眼见所有人离去,欧阳博望这才靠坐在了椅子上,他在这个瞬间,也变得无比的颓废。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他呕气?让欧阳府沦落至此,把自己逼上绝路。罗晨,小小少年而已,在短短的月余时间,就把我逼到这般地步,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欧阳博望满脸悔意地喃喃自语。



    熊府,家主别苑。



    熊光启一个人独坐厅中,满脸的焦急,不时地望向大门外。



    终于,一道人影,飞奔进了大厅。



    熊光启身体一振,不等来人说话,就急迫地问道:“光明,如何?”



    “回禀家主,已找到他们的下落。三人全被击杀。”熊光明低沉着声音答道。



    熊光启身体颤抖,满脸骇然:“他们是怎么死的?”



    “其中两人,被纤细如发的毫针射杀,另一人,是被活活烧死。”



    熊光启脸色大变,更是惊恐:“如此说来,罗晨逼供过了。真没有想到,他如此厉害,身受重伤,尚能击杀我们家族的三大高手。看来,我们也招惹了这个瘟神。光明,吩咐下去,从今天开始,熊府进入戒严状态,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要加派人手巡逻。”熊光启低声吩咐。



    “是,家主。”



    熊光明恭应一声,就飞奔出了大厅,只留下满脸惊恐的熊光启一人。



    ……



    罗晨回到万魂山,恢复着自己受创的身体。



    所幸的是,罗晨早就淬炼出了强大的肉身,再加上他自己寻找的药物调理,身体的创伤,恢复得十分快速。



    罗晨能击杀欧阳博朗,吞天噬地术功不可没,他算是又一次尝到了甜头,所以他对吞天噬地术的修炼,更加沉溺,不断地吞噬着噬魂山生灵的灵魂,强大自身。



    当然,这种所谓的强大,罗晨只知道是精神力的强大,根本就不知道对灵魂的炼化,是不是也已经让他拥有了武力。



    山中无甲子,罗晨独居万魂山中,丝毫也感觉不到枯乏寂寞,时间对他们来说,飞一般流逝。



    眨眼间,又是月余过去。



    这一天深夜,罗晨跟陈双刚刚入眼,洞口就传来窸窣的声音。



    罗晨蓦地惊醒,就要冲上去阻击,当那道人影飞进洞中,他那比狗还敏锐的嗅觉,立马就嗅到了熟悉无比的味道。



    “爷爷,你回来了?怎么把陈双姐姐也带来了?”罗晨惊喜地问道。



    融合记忆后,罗晨对少年的爷爷就有所怀疑,果然,这老头子果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平日里蔫不拉叽,老态龙钟的模样,今天却是直接飞身到了这隐藏的绝壁之上的洞中,露出了狐狸尾巴。



    陈双,在很小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爷爷从哪里带回来的,人是个美人胚子,可惜的是双腿残废了。



    罗晨问话的时候,心中腹诽。



    洞中,有天光射入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虽然有些昏暗,却能依稀看清来人,是一名白发苍苍、精神矍铄的老者。



    罗大佑瞪了罗晨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怎么,我回来你是不是很失望?让你不敢再胡作非为?”



    陈双也见到罗晨,惊喜不已,可是听到罗大佑这般说法,立马就满脸迷惑:“爷爷,罗晨哪有胡作非为啊?”



    罗大佑微愕,心念电闪,瞬间就明白,敢情这小子在外面闹翻了天,陈双还不知道。



    “双儿,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罗晨,带着双儿,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罗大佑想到乡邻的惨死,情绪也变得有些低落,轻声说道。



    罗晨很清楚自己闯下的大祸,哪敢带着陈双跟爷爷一起离开这里,那无异于送死。



    毕竟,罗晨得罪的不仅是欧阳府,连熊府也得罪了,还有那邪异的巫族:“爷爷,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啊?要不我们就呆在万魂山中?这里很安静,无人敢进,即适合我跟陈双姐姐的修炼,又不用去跟一些不喜欢的人打交道。”罗晨笑着说道。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做任何事之前,都尽量要想到后果。”罗大佑趁机教育罗晨。



    严格说来,罗晨之所以敢跟得罪巫族,就是依仗万魂山这道天然屏障,如果离开这里,被巫族追踪到,他还真没有把握,跟他们为敌。



    纵是如此,罗晨却也不以为意,没脸没皮地笑着说道:“爷爷,看来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已经清楚。俗话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我们就呆在这里吧!”



    “有危就有机,既然你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那就利用他们,来好好的磨砺你。”说到这里,罗大佑轻轻一叹:“如今,也确实该让你出世了。”



    “爷爷,我既然敢惹事,就不会怕事。不过,你有心让我出世,我又惹了天大的麻烦,那你是不是应该传我修炼法,让我拥有一定的实力之后,再让我出世呢?”罗晨借机讲条件,想让罗大佑传他修炼法。



    “罗晨,我没有资格教你修炼法。想要修炼,你只能靠你自己。”



    罗晨茫然。



    陈双亦迷惑,原本还仅仅是迷惑罗晨到底惹了什么天大的麻烦,现在又对罗大佑的话感到很迷惑。



    “爷爷,你这是何意?难道你想让我拜入他人门下?”罗晨皱眉问道。



    罗大佑微笑着摇了摇头:“别说在静绍城,就是数万里西域,都没人有资格教你。罗晨,你体内隐藏传承,只有肉身的力量,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启动。这就是我让你一直苦苦淬炼肉身的原因。你体内隐藏的传承,异常高深,其中的修炼法,在市面上几乎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据我观察,你肉身的力量,已经临近启动传承的境地。为了迎接这一天的到来,我已经为你做好了最周全的安排,所以你现在只有跟我走,才能继续淬炼你的肉身,早日开启你体内隐藏的传承。”



    这话玄之又玄,甚至让两个年轻人难以置信,可是罗大佑的话音刚刚落地,罗晨就直接抱起了陈双,急急地说道:“爷爷,快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