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 当然是现在
    “砰——”



    法杖击碎那道剑气,罗晨的身体没有任何凝滞,依旧向前疾速飞奔,速度快到大多数人看不清的地步,身破虚空,卷起劲风,呼呼作响。



    铁戈达色变,快速向后飞退的时候,手中长剑连连挥动,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不断地劈向罗晨,希望能将他斩杀当场。



    可是他的攻击,被罗晨轻松化解,甚至不能对他疾奔的身形,造成丝毫的影响。



    罗晨肉身的速度,快到极致,远远超过铁戈达,这让他心惊胆颤,连绵不绝的剑气,快速的劈出,他现在已经无心杀掉罗晨,只想用剑气来阻挡他奔行如豹的身体,寻机逃离。



    可是他的攻击,在罗晨的面前,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对他无丝毫影响,更惶论阻止他的疾奔?



    围观的众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罗晨大半年前的一战,他们无缘得见,只能听他人诉说,此刻看到罗晨展现出来的恐怖的肉身力量,都看得瞠目结舌。



    “砰——”



    罗晨又化解了一道剑气,人已奔至铁戈达的近前,不待法杖去势用老,便顺势劈出,直接击中了铁戈达的胸膛,将他击飞了出去,嘴里喷血,洒落街道。



    攻击铁戈达的这道力量,罗晨只用了一成不到,所以他并没有将他直接轰杀。



    铁戈达受重创的身体刚刚落地,罗晨如影随形,也已经飞落当场,将手中的骷髅法杖横在了他的头上。



    言语的诉说,虽然很多,可是整个过程,却发生得极快,让围观的众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交出你的空间法宝。”罗晨笑着说道,活像一个贼眉鼠眼的强盗。



    铁戈达恶狠狠地看着罗晨,冷冷地说道:“小贼,别太过分。须知,你所踏足的大地,都属于我铁家。”



    罗晨冷笑,骷髅法杖疾起,猛击铁戈达的右肩,将他的右手臂硬生生轰断,让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空间法宝,可以呈现出任何的形态,罗晨可没有特殊的嗜好,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摸来摸去,这也是他没有轰杀铁戈达的原因:“交出空间法宝。”罗晨沉声说道。



    铁戈达惊恐至极,他终于明白,传说非虚,眼前这个小小的少年,真的无惧一切,根本就不在乎他是不是黄集城城主之子。



    “我……可以给你空间法宝,但你不能杀我。”铁戈达很清楚,罗晨无惧他的身份,为了保命,只能跟他讲条件。



    毕竟,只朋留得性命,他日才能报仇。



    罗晨一脸不屑地看着铁戈达:“就你这样的怂货,居然也想杀我,简直是对我的侮辱。看来你平日里,仗着自己的身份,骄横惯了,才会目空一切。好,只要你乖乖的交出空间法宝,我便饶你一命。”



    铁戈达羞愤无比,可是生命就掌控在罗晨的手中,他只能隐忍,伸出左手,从颈项中取下了一条项链,交到了罗晨手中。



    保住性命,所有的羞辱,他日才可以向罗晨连本带利讨回。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这是铁戈达心中的打算。



    罗晨从铁戈达手中,取过那条项链,按照早先开启的传承之法,用神魂感应,项链中确实暗藏空间,里面还放着一些东西,果然是一件不错的空间法宝。



    铁戈达不愧为黄集城城主之子,小小年纪,居然就有价值不菲的空间法宝,这让罗晨惊喜。



    “身上可还有其他宝贝?”罗晨眉飞色舞地问道。



    铁戈达愕然,片刻后,就连不迭摇头:“所有的东西,都在空间法宝中,身上已无宝贝。”



    “谅你也不敢骗我。”说着话的时候,罗晨又扬起了手中的骷髅法杖。



    “你不是说不杀我的吗?”铁戈达惊恐疾呼。



    罗晨嘴角微翘,露出了一抹邪恶的微笑:“放心,我罗晨说话,绝对算话,肯定不会杀你。不过,你刚才想要杀我,若就这般放过你,日后恐怕谁都会来杀我,然后又来跟我讨价还价。所以,为了震慑他人,也为了不给你日后报复我的机会,我要废掉你的四肢。”



    微笑着说完,罗晨不再给铁戈达说话的机会,手中的法杖连连挥动,轰碎了他的左手及双腿,让他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



    场面暴力血腥,看得众人心颤,特别是罗晨,还笑嘻嘻地做着这样的事情,那笑容落在众人的眼中,无异于魔鬼的微笑,即使笑得很灿烂,此刻看来也很狰狞。



    他,简直就是一个凶残的魔头啊!



    老者一行人后怕,也暗中庆幸。



    幸亏罗晨跟他们做了交易,要不然的话,他们就算不会全军覆没,绝大多数的人,恐怕也已经惨死在他的手中。



    因为他刚才所表现出来的肉身力量,真的很强大,肉身的速度,也非他们可比。



    庆幸过后,老者他们又很惶恐,这家伙如此记仇,刚才他们想要将他活捉,赚取欧阳府高额赏金,到时候他该不会秋后算帐吧?



    越是这么想,他们越是心惊,因为以罗晨的表现,这种可能性很大,毕竟,这家伙貌似还是个财迷,收拾完他们,他还能独到一万枚元丹,甚至还能趁机洗劫他们。



    “老前辈,我们赶快去欧阳府领奖。”就在老者一行人心惊之时,罗晨已经从地上拾起那柄长剑,顺便还抹了几把血在脸上跟身上,造成受伤的假象。



    众人狂晕,这骗人的手段,尼玛也太专业了吧?



    罗晨此刻却很欣喜,脸上布满了灿烂的笑容。



    人生的第一桶金,便是宝剑与空间法宝,及法宝中的一些东西,这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啊!



    老者一行人听着罗晨的说法,看着他灿烂的笑脸,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变得更加的骇然。



    也许是看出了他们心中所虑,罗晨又笑着说道:“老前辈,别担心,我不会为难你们。当然,如果你们不跟我合作,就不存在合作的说法,那就另当别论了。”



    老者一行人心颤,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罗公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送上门的赏金,我们岂会不要?走,去欧阳府领取赏金。”老者说完,就向前飞奔,跟着他的人,立马就跟上,罗晨也笑嘻嘻地跟在他们身后飞奔。



    欧阳府,高大门楣前宽阔的广场上,站着十余人,罗晨站在他们的中间。



    在他们身后的大街上,围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人是不断汇集过来的,他们几乎都听说了罗晨跟老者一行人的交易,现在罗晨在他们的眼中,已非那霸气得一踏糊涂的少年,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他们都想要看看,欧阳府的人是不是被他们蒙骗,给他们赏金。



    要知道,那可是一万枚元丹,是一笔很大的赏金。



    很快,以欧阳博望为首的欧阳府高层,就已经飞奔而至。



    眼见罗晨夹杂在来人之中,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们看着他的眼神,都快要喷出火来,个个都恨得直咬牙。



    “欧阳家主,罗晨我们已经活捉过来,还请你们按照约定,给我们一万枚元丹的悬赏金。”老者上前,向欧阳博望抱了一拳,道。



    欧阳博望回了一礼:“兄台,先把人交给我们吧!”



    “这怎么能行?活捉罗晨,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且他很厉害,要是在交接的过程中,让他跑掉,你们又不认帐,我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老者坚定地说道。



    前来看热闹的人心跳,因为罗晨跟老者一行人合伙,能不能骗到钱,就看欧阳博望的决定了。



    而且,此刻的罗晨,那沾染血渍的脸上,还有分明的愤怒与痛苦的神色,将他的不甘与伤痛,表现得十分的逼真。



    众人想笑,又不敢笑,生怕他们的表现,惹起欧阳博望的怀疑,要是罗晨骗不到钱,迁怒到他们的头上,那可就真是无妄之灾了。



    欧阳博望双眼望向罗晨,微微沉吟了片刻,便即点了点头:“好,依你就是。兄台,你随我们的人进去取赏金。领完赏金,再将他交给我们吧!”



    “多谢欧阳家主。”老者行了一礼,就跟着欧阳府的一名高层,走进了欧阳府中。



    众人发愣,这尼玛真的要被罗晨骗七千枚元丹啊!



    没过多久,老者就跟那名欧阳府高层,飞奔出了大门,他的手上,还提着一大一小两个包裹,想来里面就是元丹。



    老者径直来到一行人前,压低声音问道:“罗公子,何时给你元丹?”



    罗晨脸上悲愤与痛苦的神色释然,满布灿烂的笑容,挤出人群,来到老者的面前:“当然是现在。”



    老者可没有罗晨的脸皮厚,明明是骗人,还敢骗得如此的明目张胆,他的老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直接就把手中的大包裹递给了罗晨,二话不说,就飞奔进了人群,余下的人也急急地跟着蹿进了人群。



    欧阳府眼见这等情形,个个变色,特别是欧阳博望,更是愤怒:“一群贼子,居然敢欺骗我们欧阳府……”



    “哈哈哈……”欧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阳博望话未落地,罗晨将手中包裹背在背上的同时,纵声长笑起来,打断了欧阳博望的话:“欧阳博望,就你这样的智商,还当欧阳府的家主,如此看来,就算你们欧阳府不会被我灭掉,恐怕也要在你的手中沦落。”罗晨哂笑地说道。



    欧阳博望气得身体颤抖:“小贼,你说什么?”



    “怎么,事实就摆在你眼前,难道你还不肯承认你的智商低?别忘了,我现在就站在你欧阳府门前,而且还是他们把我带来此地,难不成这还不算是他们把我活捉?”



    欧阳博望气极,脸都变得通红起来,这确实算得上是把他活捉至此,不过他们当面瓜分赏金,这又是明摆摆的圈套啊!



    最让欧阳博望抓狂的还是,他竟然无法反驳。



    众人腹诽:这家伙也太无耻了,明明就是他跟人串通,骗欧阳府赏金,居然还说得如此振振有词。



    “把他给我包围起来,今天一定要活捉他,将他交给巫族处置。”片刻后,欧阳博望厉吼。



    厉吼声落,欧阳府门前的数十人奔出,快速地把罗晨包围在了中间。



    众人越来越迷惑,他们都不知道罗晨所为何来,欧阳府高额悬赏要活捉他,他居然还会自动送上门来。



    毕竟,这里不是曾经的山野,而是欧阳府,这里是欧阳府的根基所在,他们所有的高手,尽聚于此,甚至还有老一辈高手坐镇。



    静绍城所有人都清楚,欧阳府还有一位存世数百年的老祖,恐怕已经位列强者,罗晨至此,不是找死吗?



    众人心中如此揣度,罗晨却是满脸淡然,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无丝毫畏惧。



    “欧阳博望,你杀我乡邻,此仇不共戴天。这些人不够看,让你们族中高手,尽数出来吧!我也好为乡邻血债,讨要些利息。”罗晨脸上的笑脸尽敛,寒声说道。



    此刻,罗晨气势威武,身上有着浓浓杀气,跟先前的嘻皮笑脸,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让围观的众人都不由得为之心颤。



    欧阳博望冷笑:“对付你,这些人足矣。罗晨,我们的恩怨,今天必定要有个了结。”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罗晨冷语声落,眼望西南方,满脸悲愤,低沉着声音说道:“诸位乡邻,请你们看好,现在我就为你们讨还些血债。”



    罗晨的脸上,斥满了无尽的悲伤,语气中也有着浓浓的愧疚,这样的言语,落在众人的耳中,心中都不由得为之发酸。



    眼前这个小小的少年,真是一个复杂的人,对于那些被杀的乡邻,有着浓浓的情意,可是对付起他的敌人来,却是强势霸道,凶残至极,像个十足的魔头。



    罗晨话音落地,众人正感慨时,他身形电闪,手执刚刚从铁戈达处夺来的利剑,开始发动攻击。



    他的速度快到极至,身在虚空,拖出一道长长的长影,手中的利剑,也幻起一片寒芒。



    就在罗晨发动攻击的同时,包围他的数十名欧阳府弟子,也齐齐地向他扑杀过去,快速的缩小了包围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