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要活捉
    他的速度快到极至,身在虚空,拖出一道长长的长影,手中的利剑,也幻起一片寒芒。



    就在罗晨发动攻击的同时,包围他的数十名欧阳府弟子,也齐齐地向他扑杀过去,快速的缩小了包围圈。



    也不知罗晨实力太过于强大,还是这些欧阳府弟子太弱小,罗晨被他们包围在中间,丝毫无恙,他手中的长剑,疾若闪电地狂扫,鲜血喷洒,脑袋、断手、残腿不断跌落地面,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响彻这片天地。



    场面相当血腥,气氛相当凄凉,很多围观的人都不忍再看,闭上了双眼。



    殷红的鲜血,在眼前喷洒,浓浓的血腥气,直贯鼻翼,罗晨心中,变得无比振奋,手中的长剑,被他挥劈得更加的迅捷。



    一众欧阳府弟子,在罗晨狂暴的攻击之下,就像一个个西瓜,被快速劈斩,近身的攻击,让那喷涌的鲜血,洒满了他的全身,他此刻就像是一个浴血而战的魔头。



    欧阳府的高层,都怔怔地站在大门处,看着门下弟子的身体,被锋利的长剑劈斩着,他们满脸的悲愤,却无人出手。



    这很古怪,却无人注意,因为围欢的人群,心软者都闭上了双眼,即使还在观战的人,也被罗晨猛如虎的凶威震慑,看着那一个个活生生的人,被罗晨像切西瓜一样劈斩。



    而且,那一个个欧阳府弟子,似乎着了魔,丝毫不顾罗晨的凶猛,他们还在疯狂地向他扑击,展开着苍白无力的攻击。



    罗晨受到殷红鲜血与那浓浓血腥气的刺激,越杀越兴奋,越杀越解恨,身体腾挪闪移,避开着欧阳府弟子的同时,手中长剑上下翻飞,四下横扫,让健全的人残缺,使残缺的人身亡。



    纵是如此,罗晨也保持着自己的清醒,他很快就发现不对头。



    因为围杀他的欧阳府弟子,都很弱小,并非欧阳府的高手,这让他迷惑。



    最让罗晨疑惑的还是,欧阳府的数名高层,一直都静静地站在门口,虽然悲愤,却无人出手,眼睁睁地看着他斩杀门下弟子。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何会有如此反常的表现?



    难道就因为这些弟子,并非欧阳府的高手,他们就能漠视他们的被杀?



    罗晨继续疯狂攻击的时候,心中闪过无数的念头,面对欧阳府一众高层反常的举动,他的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



    事出反常必有妖,罗晨暗觉不妙,长剑的攻击,变得更加的迅捷,想要杀光众人,暂离此地。



    欧阳府数名高层,也许察觉到了罗晨的心思,他们身形电闪,分散四周,把罗晨包围在了中间,却依旧未出手,任由他在场中逞凶。



    直到此刻,观战的人才发现异常,他们也对欧阳府高层的举动,充满了疑惑。



    罗晨身为当事人,心中有所感,眼见欧阳府高层如此反常的行为,不再有任何的迟疑,双足蹬地,放弃了最后的击杀,想要飞身而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刚刚飞身而起,数名欧阳府的高层,腾身飞空,依旧对罗晨形成严密的包围,他们的脸上,都布满了焦急的神色。



    就在这时,欧阳府门前的场地上,突然腾起血雾,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将罗晨笼罩,让这里瞬间斥满滔天的诡怖气息,使得围观众人,身体都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与此同时,原本晴朗的天空,乌云盖顶,瞬间而至,使天地失色,而且罗晨的身体,也被一股阴森浩瀚的力量笼罩,让他的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悸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



    罗晨心中惊惧,想要挣脱阴森浩瀚力量对身体的笼罩,却是发现已然不及,他已被阴森的力量彻底的束缚。



    乌云蔽日,天地暗沉,欧阳府门前偌大的广场,被血雾笼罩,可以隐约看到罗晨,在血雾弥漫的高空挣扎,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众人震骇。



    偌大广场,突生邪异,天地变色,皆缘于此。



    这是何其可怕的手段!



    须知,天地骤然变色,属异相,预示着极其可怕的事情发生,此乃亘古不变的天道法则。



    为了对付一个小小的少年,欧阳府竟是使出惊天手段,这绝对是惊世骇俗的举动。



    只是众人怎么也想不通,欧阳府中,到底是何人,拥有如此诡邪的手段,连天地都为之变色,他们甚至都在怀疑,这种可怕手段的背后,恐怕并非对付罗晨。



    殷红血雾中,欧阳府数名高层,亦悬飞空中,依旧将他包围。



    他们的脸色,都很冷酷,寒光乍射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罗晨,杀气浓郁。



    可是,他们却是想杀而不敢杀,似乎畏惧着什么。



    殷红的血雾,在空中激荡奔涌,一道落寞的身影,从欧阳府缓缓走出。



    血雾腾腾,只能勉强看清出来的是一名老者,脸色苍白无血色,被殷红的血雾映衬出了无比瘆人的白,整个人的身体,都透发着阴邪之气。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着,不急不缓,却有龙行虎步之姿,就像是天地间的主宰,神秘而又邪恶,阴森强大。



    罗晨看着缓步前行的苍白老者,每向前走一步,他就能感觉到笼罩身体的力量,会巨大几分。



    那老者似乎已经融入这片血雾腾腾的小天地,成为这片天地的主宰,可以控制一切,也能改变一切。



    罗晨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拽在了老者的手中,他所有的挣扎,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强悍的肉身,此刻已无用武之地。



    老者还在前行,一步又一步,苍白的脸庞,始终都没有神色的变化,即使是步伐,自始至终也没有改变。



    终于,他走到了幸存的几名欧阳府弟子身前,原本机械前行的身躯止步,右手抬起,拂袖而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血雾弥漫的天地中,骤然刮起了呼啸的阴风,血雾如同滔天的巨浪,奔涌得更加迅捷,幸存的几名欧阳府弟子,身体爆碎,化作了细碎的血肉,四下溅射,让血雾的色泽浓郁了几分,笼罩罗晨的力量,又激增了很多,差点要碾碎这片血雾天地的一切。



    所幸的是,罗晨淬炼出了强大的肉身,这种肉身的淬炼,增强了罗晨四肢百骸,血脉内脏,要不然,他还真的没有办法,承受如此可怕的力量,早已被其重伤。



    老者抬首望向空中,眼见罗晨无恙,脸上终于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这是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情绪的波动。



    “肉身果然不凡,居然能扛住老夫的魔血法诀。”老者缓缓说道,声音森冷阴邪,众人闻之颤抖,就连血雾中的数名欧阳府高层,也在颤抖,反倒是罗晨,没受到多少影响。



    老者的神色,又是微微一变:“精神力与肉身同样强大,真是难得。只可惜,击杀少主,与我巫族为敌,断送了大好前程。少年,你可知罪?”老者最后冷声问道。



    “哈哈哈……”罗晨纵声大笑,笑声破出血雾,传到远方,他脸上无惧,笑得很张狂。



    众人震服,如此时刻,罗晨居然还无丝毫畏惧,这需要何等胆色,才能达到这般境界啊!



    甚至有不少人惭愧,一个小小的少年,跟巫族的老者真面对峙,尚且无惧,他们只是远远地看着,居然都会畏惧得身体发颤,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大笑声落,罗晨冷冷地望向地上站着的老者,沉声说道:“你家少主,想要杀我,难道要我站着任他击杀,不能反抗?罪?这是何罪?老东西,别把巫族太当回事,小爷我还真不在乎。有什么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我倒是很想看看,你跟欧阳府高层狼狈为奸,在此为我设下的魔血法诀,到底有多厉害。”



    魔血法诀所滋生的力量,非常诡异,明明不是很强大,却能将罗晨死死束缚,无法挣脱。



    所以罗晨很清楚,就算魔血法诀的力量,继续加大,也只能束缚他的肉身,不可能伤害他。



    而且,此刻的情形对罗晨来说,那就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就算老者真要将他镇杀,他也绝不能输了气势。



    这就是所谓的死也要死得英雄,死得霸气。



    更何况,罗晨从小就淬炼身体,深深的明白,压力越大,越容易激发身体的潜能,创造奇迹,现在他用言语,刺激老者发动更可怕的攻击,就是想要激发体内潜力,作最后的拼搏,也许真能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为,罗晨能淬炼出如此强大的肉身,就是不断地激发着身体的潜能,这也让他明白,看似脆弱的肉身,其实隐藏着难以想像的潜力。



    “大胆,居然敢对苍井文君老前辈无礼,就是杀你千百次,也不足以抵其罪。”欧阳博望怒吼。



    罗晨斜看着欧阳博望,轻蔑地说道:“你自己喜欢当巫族的狗,可不要把这样的意愿,强加在小爷的身上。看来,你不仅是巫族的狗,还是一条忠心耿耿的老狗,居然牺牲门下弟子的生命,来助这老东西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施展魔血法诀,你还真是条吃屎的老狗。如果我是你,就天天缩在狗窝,绝不出来丢人现眼。”



    他的话不仅轻蔑,还十分刻薄,让欧阳府数名高层的脸,都变得通红无比。



    罗晨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这脸还真是被他打得啪啪响。



    “巫族神威,压盖苍天,所到之处,谁敢不尊?小杂碎,你这是找死。”欧阳博望虽然满脸通红,却是不迭时机的拍马屁。



    如今的欧阳府,因为罗晨击杀巫族少年,被其所累,成为巫族的附属,要绝对的遵从于他们,越能得到巫族的信任,他们的日子才会越好过,即使是丢尽十八代祖宗的脸,欧阳博望也会抓住机会拍马屁。



    “哈哈哈……真是一条不知羞耻的老狗,天下苍生,谁不知道,巫族乃异邪之族,居然能被你说出神威二字,你想让我吐吗?真不知道你父母是不是健在,如果他们真的健在,还有一点廉耻心的话,估计都恨不得在把你生下来的时候,直接扔进茅坑。”罗晨刻薄地大笑着说道。



    苍井文君一直都冷冷地看着罗晨跟欧阳博望的言语争锋,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动攻击,就像是个旁观者。



    “小杂碎,我要杀了你。”欧阳博望气极,怒吼声中,向罗晨疾奔而去,人至近前,手中的长剑,以无比迅捷的速度,猛劈向他。



    生命受到威胁,罗晨拼尽了所有的力量,想要挣脱诡怖力量的束缚,迎击欧阳博望的攻击。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欧阳博望的身体,却是横飞了出去,口中喷血,殷红的鲜血,一路洒落在血雾中,瞬间融入,变成了血雾。



    罗晨心惊。



    苍井文君是这片天地的主宰,很显然,这是他出手,动用魔血法诀的力量,将欧阳博望击飞了出去。



    他一直都静静地站在地面,身体未有任何动弹,就能将欧阳博望轰击出去,如果他真要击杀罗晨,此刻的他,恐怕早就已经变成了亡魂。



    苍井文君果然不愧为巫族的高手,已非曾经的巫族少年可比,此次被他用魔血法诀困住,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砰——”



    欧阳博望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嘴里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满脸的惊恐,身体都在颤抖。



    “欧阳博望,主人下过命令,要活捉此贼子。你好大的狗胆,竟是想要将他击杀,难道你想要欧阳府,就此湮灭吗?”苍井文君满脸阴沉,寒声喝问。



    欧阳博望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好不容易站起来的身体,又跪在了地上,颤声说道:“使者请息怒。这小杂碎对您不敬,我气极攻心,才会……做下傻事。”



    老者冷哼,没再说话,欧阳博望满脸惶恐地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嘎嘎嘎……果然是条狗,连这老东西都说你是狗胆。欧阳博望,你如此痛恨小爷,那就像条疯狗,对着小爷狂吠几声吧!”罗晨哂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