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欧冶山庄
    老者冷哼,没再说话,欧阳博望满脸惶恐地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嘎嘎嘎……果然是条狗,连这老东西都说你是狗胆。欧阳博望,你如此痛恨小爷,那就像条疯狗,对着小爷狂吠几声吧!”罗晨哂笑着说道。



    “小子,我家主人,只说将你活捉回去,并无其他交待。哼,你休要得意,老夫现在就毁你四肢,将你废掉。”



    苍井文君阴森森的话音落地,空中的血雾,不断地向罗晨涌去,最后竟是呈现出四只巨大的血手,紧缚着他的四肢。



    笼罩全身的力量,突地变弱,可血色大手的力量却是变得无比强大,欲要捏碎罗晨的手足。



    血色大手的力量,重如山岳,似能碾碎一切,阴森而又诡怖,罗晨的四肢,滋生出了钻心的剧痛,脸上暴出了青筋,额头上渗出了如珠的冷汗,顺着脸颊滴落。



    魔血法诀不愧为能令天地变色的阴邪之术,滋生出来的力量果然强大,瞬间就已经超越了罗晨肉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力量。



    苍井文君仰望天空,眼见罗晨的四肢,并没有被血色大手捏碎,这虽然让他吃惊,可他却满脸冷漠。



    因为罗晨的表情,已经说明情况,只要继续持续下去,他的四肢,必被血色大手捏碎,筋骨断碎,就此被废。



    众人怔怔地望着空中的情景,他们终于见识到了巫族高手的手段,看来巫族之所以能横行于中州大陆,连强者都不敢招惹,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所有人几乎都在为罗晨可惜,他若不与巫族为敌,以他目前的成就,日后注定不凡,如今却是因为得罪巫族,要殒落于此。



    欧阳府数名高层,都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眼前这个将欧阳府逼上绝路的小小少年,终于落在巫族使者的手中,只要他被老者带回他们的住地,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痛苦折磨,即使身死,亡魂也将饱受煎熬。



    欧阳府的数名高层,暂扫先前的阴霾,心中斥满无尽的惬意与畅快。



    罗晨则很郁闷。



    他刚刚才在来欧阳府前,断掉了黄集城城主之子的四肢,此刻就要遭受同样的命运,报应来得也太快了点吧?



    只不过罗晨的心中,却有着无比坚定的信念,不到最后,绝不会妥协,他要作最后的抗争。



    曾经的日子,不管是跟野兽或是强大的生灵搏杀,还是身体的地狱式淬炼,罗晨都是这样走过来的,不到最后时刻,绝不认输。



    不见棺材不掉泪,是一种固执,可罗晨却认为,身为堂堂男儿,见了棺材也绝不能掉泪。



    血手紧缚着四肢,钻心的剧痛,让人疯狂,罗晨能听到体内的骨骼在咯吱作响,似乎随时都会被捏碎,但他仍然在拼命的挣扎。



    只不过力量在不断地加重,肉身的折磨,似乎已经临近崩溃的边缘,罗晨的努力,依旧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这种令天地变色的魔血法诀,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真可怕到了极点,此刻的罗晨,就好像惊天骇浪中的纸船,即将被浪涛湮灭。



    就在这时,罗晨的体内,居然奔涌出一股怪异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漫延全身,将那紧缚他四肢的血色振退,只是在空中形成了虚握之姿,形成了阻隔之势。



    罗晨震惊。



    因为他很清楚,这绝不是被激发出来的肉身潜力,而是一种真实的力量,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力量。



    只不过罗晨已经无暇多虑,当血手被力量阻隔,不再对他的四肢产生作用,他拼尽所有的全力,挥起了手中的长剑,斩向虚握在他右手上的血手。



    “轰——”



    长剑疾扫血手,惊天巨响声中,那殷红的血手爆碎,化作了血雾,跟周围的血雾快速的融合。



    众皆震惊。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如此时刻,罗晨居然还能反击。



    “轰轰轰……”



    罗晨手中的长剑翻飞,另外三只血手都被轰碎。



    苍井文君难以置信,相比于众人,他更是震惊,因为他很清楚魔血法诀的威力,别说是罗晨这种小小的少年,就是普通的强者,也难以对抗。



    场中的变化,太过于突兀,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罗晨执剑疾飞,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杀向苍井文君。



    他的人飞奔空中,就好像雄鹰,扑杀向野兔。



    苍井文君色变,空中的血雾,疾速凝聚,竟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化作了山岳般大的血色巨人,足有数十米粗的双手,一起扫向罗晨。



    罗晨体内,还斥满突然滋生的力量,这种力量似乎是能克制魔血法诀,眼见那壮大的双手,齐齐地扫向自己,他并没有任何的躲避,依旧向前疾速飞奔。



    这不仅仅是要对巨大血人的身躯进行攻击,还因为距离血人的胸膛越近,他巨大血手的攻击,就会在胸前形成真空地带,可以很好的避过强大无比的一击。



    这也是罗晨与野兽及强大生灵搏杀,磨砺出来的一种精准计算,这种精准的计算,再加上果断的行动,让他曾经避开了很多的生死危险。



    众人看得分明,眼见那如山岳般血人,巨大的双手齐齐拍向罗晨,他不仅不避,居然还拼命向前疾行,他们都为之心惊。



    因为如此情况,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选择躲避,绝不会继续向前疾冲,前去送死。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白驹过隙间,就在众人为之心惊之际,血人巨大的双手,已经拍击在一起。



    “轰——”



    巨响如奔雷,震荡浩瀚天际,大地颤抖,周围的房屋,随之倒塌,漫天飞舞的尘土中,夹杂着细碎的血肉,距离较近的人群,瞬间被杀足有百余人。



    这仅仅是血手巨人双手拍巨的余波,就拥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让围观的众人胆寒,修炼者以最快的速度飞退,普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通的百姓,也在街道上慌乱的疾奔,场面变得无比混乱嘈杂。



    虽然罗晨体内奔涌出来的力量,能阻隔魔血法诀的攻击力,可是他的身体,依旧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让他向前奔行的速度更快,却也让他咳出了一口鲜血。



    可想而知,罗晨若直接被血色巨人的双手拂中,就算他的身体,拥有怪异力量的保护,恐怕也要被拍碎身体。



    说来话长,可事情却发生在白驹过隙之间,巨大的轰响,刚刚响起,罗晨就已经临近血色巨人的脑膛,他无暇顾及身体受到的创伤,疾挥长剑,拼尽最大的力量,直接横扫血色巨人的胸膛。



    “轰——”



    长剑扫中血色巨人的胸膛,就是一声惊天巨响,他的上半截身躯,直接爆碎,化作漫天的血雾,与空中的血雾相融。



    罗晨施展出了肉身最极限的速度,快到极致,巨大的爆碎声中,血色巨人的上半身,尚未完全消散,他就已经奔突了出来,径直袭杀向苍井文君。



    苍井文君是魔血法诀的施展者,魔血法诀能持续运作,皆由他在操控,所以只有杀了他,这可怕的魔血法诀,才能真正的被瓦解。



    可是就在罗晨奔向苍井文君之时,他又感觉到了一股滂沱的力量,从上而下,笼罩着他的身体袭来,来势凶猛,有种不可抵挡的威能。



    罗晨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打算,抬首而望,原来是那血色巨人没有被爆碎的下身,再次向他发动了攻击。



    它的攻击很简单,却诡怖到了极点。



    血色巨人是在空中凝聚成形,此刻它的下半身,依旧还飘浮于虚空中,即使上半身已经爆碎,却也不影响它的攻击,只见他抬起巨大的右脚,正向地面狂暴的踩来,而且它的那殷红若血的巨大脚掌,还在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扩大,压盖虚空,就算罗晨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脱出它脚掌的范围。



    魔血法诀的攻击,真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血色脚掌的袭来,速度快到极致,罗晨刚刚看清,双眼所及的范围,就只有一片殷红的血色,那血色的脚掌,压盖而至,将他硬生生地向地面踩去。



    围观的众人,眼见这一幕,全都骇然,他们不仅惊惧于魔血法诀的可怕,也为罗晨惋惜。



    十六七岁年纪,就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在静绍城闹出天大的风波,若能好好的活下去,将来注定不凡,如今却是殒落在了巫族高手的手中。



    少年天骄又如何,只要没有成长起来,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也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无数人可惜,无数人哀叹,只因那少年天骄,胆敢叫板连强者都不敢招惹的巫族,帮人类长了一次脸,同为人族,他们情感的天枰自是倾向于罗晨。



    “砰——”



    血色脚掌,踩入地面,陷进去足有十余米,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大地剧烈颤动,犹如发生了大地震一般。



    很多人的双眼,都已经闭上,虽然他们没有看到罗晨被踩得粉身碎骨的血腥一面,可是他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们却能意想到那种场面。



    “嘎嘎嘎……”苍井文君阴森大笑,脸上即有不屑,又斥满了得意的神色:“卑贱的人族而已,居然也敢跟我们巫族为敌,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使者,主人……想要抓活的啊!”就在苍井文君说着话的时候,欧阳博望颤声提醒。



    苍井文君脸上的笑意,戛然而止,适才他见到罗晨,居然能轰碎血色巨人的上半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袭来,害怕他将他击杀,这才全力镇压,却是把主人的吩咐给忘了,此刻被欧阳博望提醒,也让他惊惧万分。



    片刻后,那巨大血人的下半身与笼罩偌大广场的血雾瞬间消失,压顶的乌云直接消散,天地又变成了朗朗晴空,若不是偌大的广场,铺满了残肢碎体,附近的建筑物倒塌了一大片,废墟上还杂参着一些血肉,都让人很难想像刚才发生过那么恐怖的事情。



    苍井文君似乎极其畏惧他的主人,散掉魔血法诀的瞬间,身形闪动,直接就来到了被血色脚掌踩出的巨大深坑前。



    苍井文君的身体,刚刚飞落在坑边,坑中骤然射出一道人影,长剑疾搠,雷声轰鸣,一道剑气,径直劈斩向他的脑袋。



    只不过那道人影,罩着苍井文君劈出一道剑气后,就不管不顾,向一侧斜飞了出去,眨眼间就已经蹿入了人群,湮没在了人海之中。



    与此同时,那道剑气,虽然被苍井文君躲过了致使的攻击,却是斩落掉了他的右手臂,让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居然没死,刚刚从我面前奔过。”一个人难以置信地说道。



    原本沉静的大地,瞬间沸腾,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面对如此可怕的攻击,那用花岗岩铺就的广场,都被踩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罗晨居然还能逃脱……



    欧冶山庄,一处幽深的院落。



    厅堂中,浑身是血的罗晨,正盘膝在地面上。



    罗大佑坐在一旁,精光湛湛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罗晨,似乎是想要把他给看透一般。



    时间在无声的宁静中,缓缓的流逝,也不知过了多久,闭目盘膝地面的罗晨,终于睁开了双眼。



    “爷爷,你给我吞服的丹药,可真不错,如此严重的创伤,这才刚刚炼化完丹药,就好得差不多了,简直可以称之为救命灵丹。你还有没有,多给我几颗呗!”罗晨站起身来,笑呵呵地说道。



    罗大佑没好气地瞪了罗晨一眼:“你当这样的丹药,是大黄豆吗?你小子知不知道,就你刚才吞服的丹药,要耗费我多少心血才能炼制出一颗来?”



    罗晨咧嘴憨笑,还不断地搔脑袋,那傻傻的模样,要是被外人看到,估计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这家伙会是那个杀伐果断的少年天骄。



    “罗晨,此前不久,静绍城瞬间乌云盖顶,而且我还分明地看到,欧阳府所坐落的方向,有阴森诡怖的气息乱蹿,很显然,这是巫族高手施展的可怕手段,按道理而言,你不可能逃出来才对。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脱身的?”罗大佑笑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