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记住你的教导
    “罗晨,此前不久,静绍城瞬间乌云盖顶,而且我还分明地看到,欧阳府所坐落的方向,有阴森诡怖的气息乱蹿,很显然,这是巫族高手施展的可怕手段,按道理而言,你不可能逃出来才对。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脱身的?”罗大佑笑问道。



    罗晨震惊,怔怔地看着罗大佑,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爷爷,你到底是不是我爷爷啊?如果不知道我遇险,也就罢了,明明知道我遇险,居然也不去救我,难道你就不怕我真的死在巫族的人手中吗?”



    “既然我已经准备放手,让你出去磨练,自是不会再插手你的事情。中州大陆,实力为尊,真正的强者,几乎都是在无尽的凶险中磨练出来的,若你遇除,我便帮你,这会让你形成一种依赖思想,对你日后的修炼,十分不利,让你很难强大,以你的个性,若无强大的实力,迟早也会被人杀死,我又岂会帮你?”罗大佑不冷不热地说道,一脸的平静。



    罗晨无语,看来从今往后,还真是什么都要靠自己。



    而且,仔细想来,从小到大,自他开始淬炼肉身以来,所有的事情,也几乎都是在靠自己,很显然,这是爷爷从小就已经打定的主意。



    不过罗晨很快就想通了,爷爷是深藏不露的强者,如果他从小就给他撑腰,给他出头,恐怕他就不是现在的他,很有可能变成欧阳正雄一样的人,依仗爷爷这颗大树,到处欺压弱小,成为一个纨绔子弟。



    “爷爷,我懂了。”罗晨点了点头,一脸坚毅地说道。



    罗大佑欣慰的笑了笑:“天生,赶快把你如何脱险的事情,跟我细细道来。”



    “好的,爷爷。”罗晨轻应了一声,立马就眉飞色舞地说起自己在静绍城的英勇事迹,双手还不时的比划着。



    罗大佑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多少情绪的变化,即使说到最凶险的地方,他也神色如常。



    “爷爷,事情就是这样。有一点,我怎么也想不通,被魔血法诀困住,我明明已经彻底的处于了劣势,就相当于是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可是我的体内,为什么会突然涌出一股力量,将魔血法诀的力量阻隔在外呢?若不是如此,恐怕就是有一万个我,也不够魔血法诀的镇杀啊!”



    罗大佑微笑着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万物生灵,以人体最为繁复玄奥,谁也不能将人的身体,研究透彻,所以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体,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异事。如果你真想要了解其中的原因,恐怕也只有你这个当事者,去慢慢的探究,谁也不可能帮助到你。”



    眼见罗大佑也不能给自己解释,罗晨倒也不纠缠,从身上取出一根做工讲究的项链:“爷爷,这是我从黄集城城主之子手中,搜括到的空间法宝,你帮我把里面的灵魂印记抹掉,我也好血祭此空间法宝,为我所用。”



    罗晨现在的实力,距离抹去空间法宝的灵魂印记还很远,只能求助于罗大佑。



    罗大佑没有多说,直接就从罗晨的手中,接过了那根项链,轻轻一扬,项链就悬飞在了空中,他的右手轻轻拂过项链,从项链中,立马就渗出一抹血色,消散于空中。



    罗晨很清楚,项链中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灵魂印记,已经被罗大佑抹去,立马就欢天喜地地将飞悬空中的项链取在了手中。



    “罗晨,你去忙你自己的吧!”罗大佑微笑着说道。



    罗晨现在最想看的还是空间法宝中,到底还有些什么东西,听到爷爷这么说,他跟他行了一礼,就欢天喜地地奔出了厅堂。



    看着罗晨像个孩子一样,屁颠屁颠地飞奔出去,罗大佑原本平静的脸上,立马就变得无比复杂起来,有担忧、有惊恐、有不安、也有无奈……



    “难道那件东西,真的是可怕的魔物?”罗大佑喃喃自语声落,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房间中,罗晨正在清点着自己的战利品,满脸的激奋。



    那小小的桌子上,放着不少的东西,有装着丹药的药瓶,有一些金银,还有一个半人高的坛子,里面装着的是半坛子元丹,估计有万余枚,还有个被绸布包裹的东西。



    这是罗晨人生的第一桶金,其收成让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首先不要说空间法宝与那柄宝剑的价值,仅仅是空间法宝中的这些东西,都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最后,罗晨放光的双眼,落在了那个绸布包裹的东西上。



    包装得如此的精细,难道是不错的修炼法?虽然我有特殊的传承,不可随便修炼别的法,如果这修炼法很不错的话,我也可以给陈双姐姐修炼啊!就算陈双姐姐不适合修炼,拿出去卖肯定也能卖不少的钱。



    罗晨心中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已经将那件物什,取在了手中,怀着心中的振奋,快速地将外面的绸布揭开。



    第一层绸布揭开,里面还有一层绸布,揭开第二层,还有第三层。



    看着包裹得如此精细,罗晨愈发振奋,心中也变得更加的激奋。



    揭开第三层绸布,出现在罗晨面前的,是一本崭新的书籍,书皮上面没有字,他立马就迫不急待地翻开了书皮。



    可是当罗晨翻开书皮后,他的脸立马就变得无比通红起来。



    原来这并不是什么修炼法,第一页就是一对画得栩栩如生的男女,一丝不挂地抱在一起,还有文字的注解,那露骨的画面,简直能让人热血沸腾得流鼻血。



    这个禽兽啊!居然把这样的书当宝贝,太让人鄙视了。



    心中虽然在骂,罗晨的双眼,却是怔怔地看着那第一页的画面,然后他又情不自禁地翻开了第二页。



    这么做,我岂不是也成了禽兽?禽兽就禽兽吧!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是禽兽。



    罗晨脸红心跳地翻着那本书籍,越看心跳得越快,最后都有点气促起来,口水都流出来了。



    盘根错节、玄瞑鹏翥、吟猿抱树……



    每一页的画面都是一丝不挂的男女,展开着各式的动作,画面极其粗俗,却配合着很唯美的招式字称,罗晨看得都快要痴狂了。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翻看完整本书,罗晨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身体难受得要命,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也有一种无比迫切的渴望,脑海中浮现书中画面的时候,他都情不自禁地把那个男人幻想成了自己。



    心绪不宁,胡思乱想,这是本超级邪书啊!我要把他给烧了。



    罗晨想到这里,就准备要把书给烧了,可又满心的不舍。



    我连吞天噬地术这样的至邪功法都练了,还怕这种邪书?那我简直就是在丢噬宗的脸。



    心中有了这样的念头,罗晨似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快速地拿起床上的绸布,小心翼翼地包裹起来,那样子绝对就像是在对待他最珍藏的东西。



    把所有的东西,又扔进了空间法宝,罗晨强摄心神,待自己心绪平复后,这才走出房间,到欧冶山庄后山的阵法中,开始修炼起来……



    傍晚,天地暗沉。



    清幽的小院,一侧的房间,亮着灯光。



    罗晨三人,围坐在一张桌前用着餐,他只是埋头刨着饭,似乎已经无视桌上的几样小菜。



    “罗晨,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吃饭,怎么连菜都不夹一筷子?”陈双笑着说话的时候,帮罗晨夹了一筷子菜。



    “啊,陈双姐姐,你……别给我夹菜,我自己会夹。”罗晨有些慌乱地说道,却是连看都不敢看陈双一眼。



    现在罗晨在心中诅咒那个该死的黄集城城主之子,没事收藏那种邪书干嘛,搞得他现在看到陈双姐姐,都会忍不住乱想,可是这又让他有一种很强烈的罪恶感。



    毕竟,陈双姐姐是罗晨心中的逆鳞,他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如今他自己却是在这里对她想入非非,那他还是人吗?



    只不过陈双姐姐真的很漂亮,比那书中的女人还要漂亮很多,只要他看一眼,就会忍不住乱想,这让他矛盾到了极点。



    也许正是因为那本邪书的影响,罗晨到现在才发现,陈双姐姐是个超级美女。



    “罗晨,你该不会是被打坏了脑子吧?”罗大佑也发现罗晨的不对劲,很是吃惊地问道。



    “打坏脑子?爷爷,罗晨被谁打了?”罗大佑的话音刚落,陈双也很吃惊地问道。



    罗晨跟罗大佑,都不想陈双知道,罗晨在外面的事情,听到她这般说法,罗大佑才意识到说漏了嘴,他跟罗晨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摇头:“没有。”



    “爷爷,罗晨,你们有事瞒我?”



    “双儿,我们怎么会有事瞒着你呢?既然你要问,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我揍了罗晨,不小心打中了他脑袋,所以才会这么说。”罗大佑解释道。



    陈双释然,反正爷爷没有少揍过罗晨,只是没有想到,爷爷居然会打中他脑袋:“罗晨,你没事吧?”



    罗晨连不迭摇头:“陈双姐姐,别担心我,我没事。那个……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罗晨说完,就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冲出了房间,逃命似的离开了……



    烈日中空,罗晨盘膝在地面,沐浴着毒辣的阳光,修炼着乾坤大挪移。



    罗大佑也盘膝在不远处修炼着,他这也是为了更好的指导罗晨修炼。



    虽然罗大佑说过,他没有资格教罗晨修炼,可是他却有资格,帮罗晨解惑,能很好的指点他。



    突然,罗大佑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凌厉的寒芒:“罗晨,麻烦终于找上门来了。”他低沉着声音说道。



    罗晨听到罗大佑的说话声,也睁开了双眼,满脸疑惑:“爷爷,什么麻烦找上门来了?”



    “正有大队人马,向欧冶山庄行来,估计都是来找你的。”罗大佑一脸平静地说道。



    罗晨心惊:“爷爷,不可能吧?我从静绍城逃回来的时候,十分的小心,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我的行踪才对,他们怎么可能知道我藏身在欧冶山庄?”



    “你被巫族高手,施以邪法对付,身上沾染了这种气息,他们必能通过这种气息寻到你。”



    “啊?那怎么办?巫族最可怕的地方,不仅会对付与他们为敌之人,还会对付其身边人,我……岂不是要连累欧冶山庄,连累你跟陈双姐姐吗?”



    罗晨自己无惧,可是爷爷跟陈双,都是他至亲之人,他宁愿自己死,也绝不想看到他们有事。



    罗大佑微微一笑:“就凭他们,也配与我为敌?罗晨,这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爷爷虽然不是无敌,但是就凭西域内的巫族,还奈何不了欧冶山庄。我还是那句话,这是磨练你的机会,他们既然寻来此地,那你应战就是。记住,在欧冶山庄之外,不管你的情况有多凶险,我都不会出手。所以说,若真是不敌,就退回欧冶山庄。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有的时候,退缩并不代表怯弱,而是一种明智的抉择,可以暂避锋芒,待自己强大后再出击。当然,真正的男人,应该不惧艰险,勇往直前,不到万不得已,就绝不能妥协,这也是真正的强者,应该拥有的一种气势。”



    “爷爷,我记住你的教导了。”罗晨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脸坚毅地说道,说着话的时候,他已经站起身来,望向欧冶山庄的大门外,双眼中绽放着渴望的光芒。



    这就是罗晨,骨子里似乎就有一种好战的因子,在从前,他很喜欢跟凶猛的野兽与强大的生灵生死搏杀,如今,他已经出世,又很喜欢跟修炼者决战。



    ……



    欧冶山庄之外,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奔行而来,足有百余人之多,看他们飞奔的速度,个个的实力都很不凡。



    罗晨一个人坐在欧冶山庄的大门处的石阶上,冷冷地看着他们的到来。



    整个欧冶山庄,鸦雀无声,似乎就只有罗晨一人。



    百余人,很快就来到了欧冶山庄门前偌大的广场上,他们眼见这奇怪的一幕,都不由得有些发懵,特别是望向欧冶山庄的时候,甚至有一种隐隐的不安之感,似乎在欧冶山庄中,隐藏着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