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8章 惊骇至极
    铁算盘心中惊骇至极,很想放弃拼斗,可是罗晨却如影随形,死死的缠着他不放,根本就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他到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个小小的少年,确有过人之处,并非浪得虚名,刚才他的信心满满,此刻想来,还真是他自己,给了他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光。



    铁三分眼见自己的儿子,被罗晨死死相逼,处于了绝对的劣势,他同样骇然,可是现场还有静绍城的两大家族在旁,他却也不好出手相救。



    “咣——”



    “砰——”



    长剑交击一起的瞬间,铁算盘身形后退,罗晨瞅准机会,同时踹出一脚,踢中他的胸膛,将他踹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一路挥洒。



    铁算盘被踢飞,罗晨也跟着向前蹿出,身形跟他保持一致,却没再对他下杀手。



    铁三分惊骇至极,再也顾不得颜面,身形电闪,动若脱兔,疾速的向前奔袭,想要从罗晨的手中,救出自己的儿子。



    “砰——”



    可是他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铁算盘的身体,重重的摔落在欧冶山庄的大门前,罗晨的长剑,就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休要伤我儿子。”铁三分止步,满脸惊恐的疾呼。



    铁三分虽然不止一个儿子,可是铁算盘的天赋,却是最高,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希望,所以他对这个儿子,最是疼爱重视,要是就此被罗晨击杀,对他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



    罗晨的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十分的灿烂,他回首过来,望向铁三分,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过,小爷很公道,你儿子刚才说要打得我满地找牙,断我四肢,割我舌头,既然你想让我放过他,那你就自己打落你满口牙,割掉你的舌头,然后断掉你的四肢吧!”



    “你别太过分。”铁三分怒声吼道。



    “嘎嘎嘎……这话你也有脸说?到底是老子过分,还是你们过分?你们城主府的人,想要杀我,老子只是断他四肢,并没有要他的命,这已经是一种恩情。如今,你们三大家族联手而来,想要一起对付我,还想要血洗欧冶山庄,老子依旧抱着仁慈的态度,没有杀他,你特么的居然还说老子过分?难道在你们这些大家族的面前,别人就只能站着让你们欺凌击杀,只要反抗,就是过分吗?”



    断人四肢,这会让人生不如死,罗晨居然说自己仁慈,让众人都凛然,因为他们都没有办法,接受他的这种仁慈。



    罗晨说完,脸色一寒,如刀的双眼,冷冷地看着铁三分:“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想让你儿子,被我打落满口牙,斩断四肢,割掉石头,还是你来替他?”



    “小兄弟,有话好好说,千万别激动。要不这样,你放过我儿子,我带着我的人离去,不与你为难?而且,我还保证,不让他们血洗欧冶山庄,如何?”



    儿子的性命,掌据在了罗晨的手中,铁三分不得不服软,他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保住铁算盘。



    罗晨冷笑,斜睨着双眼,缓缓扫过三大家族百余人,很是不屑地说道:“连老子这一关都过不了,就凭你们这帮废物,也有资格血洗欧冶山庄?”



    那满满的不屑,有着一种莫名的威势,还有满满的自信,这让众人的心中,都不由得为之悚然,因为这似乎已经应证他们先前,从欧冶山庄所感觉到的那种隐隐的不安。



    难道欧冶山庄之内,真的藏着一股很可怕的势力?



    如果真是如此,他们为何又会让罗晨独自应敌,整个欧冶山庄,都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呢?



    众人的心中,在快速的衡量,面对眼前所看到的事实,他们最终还是认为,这只是因为罗晨的霸气说出的大话,曾经不起眼的欧冶山庄,只是惧怕三大家族来袭,全都躲了起来,不敢露面。



    “啊——”



    就在众人心中揣度之时,一声凄厉的惨叫,让他们惊醒,罗晨已经挥起他手中的长剑,斩断了铁算盘的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手臂,殷红的鲜血喷涌如注。



    “不要——”铁三分满脸惊恐的疾呼。



    罗晨手中的长剑,又横在了铁算盘的脖子上,笑嘻嘻地看着铁三分,道:“怎么,你想替他?如果真是这样,小爷成全你。现在你可以少断一臂。”



    “小兄弟,有话好说,只要你肯放过我儿子,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罗晨冷笑,没有说话,长剑疾挥,一片寒光闪过,铁算盘的另一条手臂,也被他齐肩劈断。



    “爹爹,救我——”铁算盘满脸绝望,双眼看着铁三分,痛声疾呼,惊恐到了极点。



    铁算盘双手被斩,形同废人,有再高的修炼天赋,也已经没有多大的用处,可是他毕竟是铁三分的儿子,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听着他凄厉的呼救,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铁三分心中悔极,不该打如意算盘,居然让儿子出战罗晨,可是后悔已无用:“罗晨,难道你真想要欧冶山庄,被杀得鸡犬不留吗?”铁三分咬牙切齿地问道。



    就在铁三分说着话的时候,罗晨手中的长剑,竟是直接伸进铁算盘的嘴里,倏地搅动,殷红的鲜血,立马就从他嘴里涌出,凄厉的惨叫,戛然而止,他一剑搅碎了他的舌头,右脚抬起,猛踩他的嘴巴,然后又踩在他的胸膛上,手中的长剑,连连挥动,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断了他的四肢。



    铁木扬四肢被斩,鲜血喷涌如注,他嘴里吐出的鲜血,杂渗着腥红的血肉,那正是他被搅乱的舌头,还吐出了颗颗森白的牙齿。



    场面相当的血腥,让众人心惊,而且他们无不胆寒,内心深处,对罗晨产生了巨大的恐惧。



    铁算盘刚才说过,要打得罗晨满地找牙,要割掉他的舌头,还要斩断他的四肢,把他践踏在脚下,此刻,却是全都应在了他自己的身上,众人看着这样的情形,几乎都想到了他们自己的下场。



    “畜生,老子要杀了你。”



    铁三分咆哮,手中的长剑,罩着罗晨劈斩过来,空中奔出道道森寒的剑气,铺天盖地地向罗晨奔射过去。



    果然不愧为城主府的高手,狂怒出击,所表现出来的攻击力,就已经非罗晨先前所有的敌人可比。



    罗晨不敢大意,手中长剑,疾地挥起,空中立马就有雷鸣轰响声,他的身前,出现了一片剑芒,犹似一面银盾。



    “砰砰砰……”



    道道剑气,击中罗晨身前的剑芒,巨响声中,剑芒骤散,又恢复成了一柄长剑,罗晨的身体,却也在不断地后退,最后一屁股,坐在了门前的石阶上。



    铁三分的全力一击,当真强大,罗晨强悍的肉身,都有些承受不住,握剑的右手,虎口开裂,已经渗出鲜血,他的嘴角,也溢出了血渍。



    只不过一招之间,他就已经受到重创。



    “小畜生,伤我爱子,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断。”铁三分怒声咆哮,须发皆张,让他的整个人,也变得无比恐怖起来。



    咆哮声落,铁三分又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准备再次向罗晨,发动狂暴的攻击。



    “大人息怒,请别伤他性命。巫族使者,要我们活捉罗晨。你只要断他四肢,割掉他的舌头,踩落他满口牙就是。把他交给巫族使者,巫族必会让他经受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亡魂也会饱受无尽的煎熬,永世不得超生。要是你直接杀了他,不仅无法向巫族使者交差,还让他死得太痛快,一点也不值啊!”欧阳博望害怕铁三分直接杀掉罗晨,疾声提醒。



    欧阳博望的提醒,让狂怒的铁三分,蓦地清醒过来:“把他交给巫族,确实更能解恨。小杂碎,你就准备接受巫族的折磨吧!”铁三分恨声说道。



    罗晨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冷冷一笑,沉声说道:“想要老子被巫族折磨,那还得看你有没有这样的本事。”



    众人冷笑。



    虽然所有人,先前都因为罗晨的凶残而胆寒,可是当他们看到,铁三分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记攻击,就将他重创,都很清楚,他在铁三分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他必定会被铁三分重伤活捉,只要他落在巫族的手中,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折磨,即使身死,亡魂也要受尽煎熬,永世不得超生。



    这是他最终的宿命,面对一个将有悲惨宿命的人,所有人自是不会再有任何的畏惧。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大人实力超群,神威盖世,你在他的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居然还说出这样的大话,你是不是想要笑死我们啊!哈哈哈……”熊光启说完,立马就大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大笑。



    他们的笑,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振奋,特别是城主府的高手,大笑中更是带着轻蔑与不屑,让人生厌。



    罗晨执剑而立,身体如标杆,脸上没有任何的畏惧,冷冽如刀的双眼,缓缓地扫视着那些大笑的人群,很多人被他那如刀的眼神扫视,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不敢再继续笑下去。



    因为罗晨此时,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在看着一群羔羊,他们在他的眼中,似乎根本就不堪一击,只能任他宰杀一般。



    “抓住时间笑,这是你们当中,很多人最后的机会。今天,老子要大开杀戒。”罗晨冷寒着声音,杀气腾腾地说道。



    众人皆惊,包括铁三分。



    罗晨就算再狂妄,却也不是白痴,此时此刻,他居然还能说出这般话。



    难道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还有足够的实力,对抗铁三分,甚至还能对他们进行疯狂的屠杀?



    不过他们很快就想明白了,他只不过才十六七岁,就算他拥有绝世的天赋,从娘胎中开始修炼,即使他走的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也绝不可能比铁三分还要强大。



    “小杂碎,大人何其强大?放眼数万里西域,也是屈指可数的高手,只不过侥幸胜过几次,你就真当你无敌了?哼,大人片刻间就能灭了你,你有何能耐大开刹戒?”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狗,大爷们就站在这里,有本事就来杀我们啊?哈哈哈……就凭你,也配说什么大开杀戒?反正大人也只会活捉你,把你交给巫族,你就瞪大你的狗眼,看着大爷们如何在欧冶山庄大开杀戒吧!不过我们不会全部杀光,因为我们要将年轻的女人留下,犒劳自己,摧残至死。”



    “嘎嘎嘎……”



    “啊哈哈……”



    最后,所有人都张狂的大笑起来。



    就在他们的大笑声中,罗晨身形电闪,直接袭杀向铁三分。



    铁三分冷笑,静静地站在当场,等着罗晨的到来。



    想要活捉罗晨,最好的方法,就是近身的博击,既然他要送上门来,铁三分自是乐意。



    罗晨施展出了肉身最极限的速度,眨眼即至,手中的长剑,在空中抡挥出一片寒芒,横扫向铁三分的胸膛,剑破虚空,声音尖锐无比。



    铁三分也已经挥起手中的长剑,迎向罗晨狂暴的攻击。



    可是就在长剑,即将交击的瞬间,罗晨剑势一沉,就避开了直面的一击,身体也在这个瞬间猛地一矮,从铁三分的剑下闪过,来到了他的身后。



    罗晨淬炼出了强大的肉身,却也让他的肉身,拥有极大的韧性,灵活到了极点,他蹿至铁三分身后的同时,人未返身,长剑就又劈向了铁三分。



    铁三分身为城主府的副城主,实力高强,经历过很多的生死大战,罗晨的攻击虽快,他却也不慢,听到身后响起的利剑破空声,也向后挥出长剑,迎向罗晨的攻击。



    两者实力的差距,彼此都已经很清楚,若是只有力量硬撼,罗晨会以最快的速度,处于劣势,手中的长剑,甚至有可能被直接轰飞,眼见铁三分长剑,迎击而来,剑势未老,就已经改变了方向,从另一个角度,劈向铁三分的身体。



    罗晨攻击的变化很快,铁三分的反应也很敏捷,剑势骤变,依旧迎向了罗晨长剑的攻击,而且他在这个瞬间,已经转过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