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 名满西域
    就在这时,从门外进来几人,他们原本还在有说有笑,看到眼前的一幕,神色都为之大变,快速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



    罗晨双眼如电,将几人的反应,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之所以会离去,并不是因为他在这里杀人,而是因为看到了他,这让他生疑,眼见他们要走,他立马就怒声喝止。



    进来的一共七名男子,听到罗晨的怒吼,他们的身体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都满脸惊恐地回过身来:“罗公子,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啊!”



    罗公子?



    这三个字入耳,再联想到眼前少年杀伐的果断,很多人立马就想到了西域最近声名最盛的少年天骄罗晨。



    特别是白衣男子的四名同伴,他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原来是遇到了这个家伙,难怪他会如此干脆利索的杀人,人家连族巫都不惧,又岂会怕他们?



    四人在这个瞬间全部震惊,原本他们还打算一起出手,击杀眼前的少年,此刻想到了他的身份,他们再也不敢有这样的打算,一个个变得心惊胆颤,生怕这个少年狂徒,会把他们一起给干掉。



    “你们是欧阳府的弟子,还是熊府的弟子?”眼见对方一眼就认出自己,而且看到自己还齐齐色变,转身就想要离开,罗晨立马就想到了他们的身份,冷声问道。



    七人胆寒,脸色变得更加骇然:“不……敢有瞒罗公子,我们都是……熊府弟子。不过……我们当初都在族中修炼,并没有前去击杀你的乡邻。”



    众人看着眼前一幕,愈发的震惊,他们直到现在才明白,盛名之下无虚士,眼前这少年果然凶残,小小年纪,居然就有如此凶威,让几名静绍城修炼者见到他就跑。



    “此话当真?”罗晨冷问。



    那名回答的熊府弟子,听到罗晨如此问,脸上露出一抹惊喜的神色,连不迭点头:“当然是真的。我们的年纪都不大,天赋尚可,被熊府重点栽培,一般的行动,还真不会派我们出去。”



    罗晨修炼吞天噬地术,对生灵的灵魂拥有无比敏锐的感应能力,那名熊府弟子回答之际,他的双眼一直都在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样子他们应该都没有说谎。



    况且,熊府弟子突然来此,应该也是准备前往妖兽山脉历练,而妖兽山脉,实力至少要达到炼神返虚境才有资格进去历练,眼前的七人,看样子也就三四十岁模样,种种迹像表明,他们还真是熊府天赋很高的弟子。



    “你们当中,可有熊府的本脉弟子?”



    七人齐齐摇头。



    “冤有头,债有主,我虽然立誓,要灭掉熊府跟欧阳府,却也不想滥杀。现在给你们两条路,自断一臂,就此脱离熊府,活;不自断一臂,还想继续留在熊府,死。”罗晨阴森森地说道。



    七人色变,迟疑了片刻,齐齐向罗晨抱拳:“谢谢罗公子开恩。”



    话音落地,七名熊府弟子,各自抽出随身武器自断一臂,跟罗晨告别一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才返身奔出客栈。



    这是何等的凶威,只是简单的言语,就能令七人同时自断一臂,而且他们还无丝毫怨恨,甚至心怀感激,这让众人都难以置信。



    毕竟,关于罗晨的事情,他们都只是耳闻,从未亲眼见过,让他们没有那种真实的感觉。



    白衣男子的四名同伴,看到眼前的一幕,更是骇然,浑身直冒冷汗,他们都惊恐无比地看着罗晨,紧握着武器,生怕他会突然向他们发动攻击。



    “留下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然后滚蛋。”罗晨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嘻嘻地说道。



    四人听到罗晨这样的话,不敢有任何的迟疑,立马就将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乖乖的放在了一旁。



    “罗公子,他……是我们家主之子,能否让我们带走他的尸体?”其中一名男子,战战惊惊地问道。



    罗晨没有回答,直接就在白衣男子的尸体上搜刮起来。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这尼玛的,也太不要脸了吧?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干起这样的勾当。



    “这废物活着的时候,让人讨厌,死了依旧让人讨厌,我也不想让他的尸体在这里碍眼,带走他的尸体滚吧!”罗晨搜刮完后,微笑而语,说着话的时候,又笑意盈盈地将四人放在一旁的东西,慢慢的装进他的空间法宝。



    四人如获大赦,二话不说,抬起白衣男子的无首尸体,提着他的脑袋,就快速地奔出了客栈的大厅……



    翌日,清晨。



    太阳还没有升起,东方的天际,布满了若血的朝霞。



    妖兽山脉,雾霭缭绕,被朝霞映染,缚上了一层炫丽的色彩,显得愈发的神秘,也给人一种愈发可怕的感觉,似乎在那烟雾笼罩的密林,随时都会蹿出可怕的生灵,发动可怕的攻击。



    罗晨跟在一众修炼者中,浩浩荡荡地向妖兽山脉进发,心中振奋,激动不已。



    这是他独自远行,也是他第一次历练,他对此次的妖兽山脉之行,充满向往,似乎嗅到了珍贵药材的芳香,看到了难得的天材地宝,猎杀了珍贵的生灵……



    就在这时,东南方向,飞奔着数十道身影,疾速而来。



    众人只是侧首看了看,就没有理会,继续前行。



    “罗公子,快跑。金家的人来了,必定是来找你寻仇。”昨晚那名劝罗晨让坐,让他跟他们同桌的女孩,突然奔到罗晨的身边,很是焦急地说道。



    那女孩似乎很怕被所谓的金家来人发现她通风报信,说完又急急地奔回到了他们一行人当中,只是用焦急的眼神,看着罗晨。



    这是女孩的好意,罗晨心领,对着女孩感激的笑了笑,却是依旧不紧不慢地跟着众人,继续向妖兽山脉进发。



    女孩眼见罗晨并没有跑,最后却也只能无奈的苦笑,眼前这家伙,连巫族都无惧,又岂会害怕金家的人?看来,倒是她自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在这里瞎着急了。



    数十道人影,来速很快,没要多久,就已经飞奔至此,在人群上空奔行,四下里寻找。



    “师弟,就是他,杀了师兄。”一个男人大声说道,正是昨天两男两女中的一人。



    随着这声音的落地,数十道人影,齐齐飞落,将罗晨包围在了中间,其他的修炼者,快速的飞退,腾出了一片偌大的空地。



    所有的修炼者止步,全都围了过来,远远地看着热闹。



    在罗晨的面前,站着一名年轻男子,跟昨晚被杀的白衣男子有几分神似,双眼阴寒,冷冷地盯着罗晨:“你就是罗晨?”男子冷声问道。



    罗晨微笑着点头:“不错,我就是罗晨。”



    “不知死活的蠢货,有点本领,就不知天高地厚,不仅在静绍城横行,还敢与巫族为敌,离开静绍城,又在外面行凶,杀我哥哥,你真以为你无敌吗?”



    罗晨无奈地摇头,冷哂道:“如此智商,还想与我为敌,真是一种耻辱,我不屑跟你动手,带着你的人,滚蛋吧!”



    “哼哼,真是好笑。自己是个十足的蠢货,居然还如此说我,你的脸皮还真厚。”



    “哈哈哈……”罗晨纵声大笑:“出道以来,我确实很霸道,还跟你这种懦夫不敢招惹的巫族为敌,可是只有智商稍微正常的人都知道,我杀的人,都是想要对我不利之人,即使是巫族,亦是如此,但这绝不能称之为横行。你连横行的意思都搞不清楚,就乱扣在我的头上,我看你不仅没有智商,还是个白痴。哦,对了,别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像你这种无胆鼠辈,只会欺凌弱小,遇到比你强大的,就会退避,你可千万不要把这种自以为是到令人恶心的聪明,强加在我的头上。因为,我对这种欺软怕硬的聪明不屑。”



    那男子愕然,一时之间,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原本还想用言语凌辱一番罗晨,却被罗晨反讽,弄得哑口无言,这让男子的心中更加愤恨。



    那男子的言下之意,确实是想要说罗晨愚蠢至极,不知天高地厚,四处树敌,还招惹连强者都不敢招惹的巫族,这就是找死,可是罗晨却把这种谁都会以为是找死的愚蠢行为,说成是一种胆量,还说他是欺软怕硬的懦夫,即使谁都知道这是一种歪理,可谁要是被他如此说,恐怕也会无语,因为再继续争论,只会让他更像个欺软怕硬的懦夫。



    “哼,好一个怜牙俐齿的狗贼,就是不知道你的实力,是不是也跟你嘴巴一样厉害。”过了好一会儿,那男子才冷声说出这样的话。



    “看来你的智商,还真是有问题。明明就是欺软怕硬的无胆狗贼,摆在眼前的是事实胜于雄辩的事实,居然还说我伶牙俐齿,我看你不仅无胆,还很无耻啊!”罗晨冷哂道。



    尼玛,这还不是伶牙俐齿?



    罗晨所有的行为,明明就是那种找死的愚蠢行为,却被他说出了这样一番让人难以反驳的道理,如果这都不是伶牙俐齿,估计这个世上就没有伶牙俐齿的人了。



    一群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人狂晕,甚至都在想,以后若真与这小子为敌,千万不能废话,直接上去就开干,要不然的话,就算最后把他击败,也必定会让自己受辱。



    因为,这小子太过于伶牙俐齿,明明就是歪理,却被他歪得很有道理。



    “好一个事实胜于雄辩。现在我金月半就让你知道,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也只不过是废才。”



    金月半的话音落地,手中立马就多了一柄金锏,在若血的朝霞中,锏身流动着金灿灿的光芒,极是璀璨。



    罗晨双眼放光,仅仅是这武器,就足以说明,眼前这家伙,要比他哥哥的油水足很多。



    同一时间,罗晨的心中,还闪过了一个很卑劣的念头,更是让他双眼放贼光。



    只不过金月半金锏入手的瞬间,就已经向罗晨发动了攻击,根本就不容许他在这里瞎想,他身形一闪,直接就避开了一道金光的轰击。



    闪避的同时,罗晨顺势向前疾奔,将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最极限的境界。



    如今的罗晨,名满西域,谁都知道他肉身的恐怖,金月半自然也有数,可不想让罗晨近身,被他死死的缠住,手腕一动,金镜斜搠而出,摧动最强大的武力,化作数十道金光,向罗晨铺天盖地的射去。



    罗晨无惧,挥动手中的长剑,以引雷剑法在身前施展出一片寒芒,形成一面剑盾,护住他的身体,而且空中随之响起轰轰雷鸣声,竟是有着一种撼动天地的威势。



    这种剑术的施展,还加快了罗晨的速度,剑盾在身前开道,让他以更快的速度,向金月半靠近,在空中拖出了一道长长的残影。



    说时迟,那时快,白驹过隙之间,金芒与引雷剑法施展出来的剑盾,就交击在了空中。



    “轰轰轰……”



    声如重雷,在空中连不迭响起,跟剑盾交击的金芒消散,剑盾瓦解,没有交击的金芒,从罗晨身体的周围如流星般划过,奔袭向他的后方。



    就在那如重雷的巨响声中,手执重锏的金月半竟是向地面仰倒,身形极快的罗晨,随之飞落他的身旁,手中的长剑,直接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哕——”



    与此同时,罗晨喷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金月半的实力,比他哥哥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儿,适才的一记硬撼,直接就让罗晨受创,握剑的右手的虎口,也有殷红的鲜血,顺着剑柄漫延。



    场中的情形很诡异,所有人都不知道,明明处于优势的金月半,为何会突然扑倒,只不过当他们看到他的下半身,有点点鲜血渗出,他们就已经明白,罗晨动用了可怕的暗器。



    这让众人都很震惊,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金月半就已经被伤倒在地,这只能说明,罗晨身上的暗器极是可怕,这让一些实力超强的修炼者都直冒冷汗,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罗晨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们,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