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身外之物
    场中的情形很诡异,所有人都不知道,明明处于优势的金月半,为何会突然扑倒,只不过当他们看到他的下半身,有点点鲜血渗出,他们就已经明白,罗晨动用了可怕的暗器。



    这让众人都很震惊,整个过程,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金月半就已经被伤倒在地,这只能说明,罗晨身上的暗器极是可怕,这让一些实力超强的修炼者都直冒冷汗,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罗晨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他们,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你……卑鄙无耻,居然用暗器伤我。如果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不出三招,你必败无疑。”金月半咬牙切齿地说道。



    不仅是金月半,前来的数十名金家弟子,个个都是咬牙切齿,就连围观的不少人,也一脸鄙夷地看着罗晨。



    罗晨露出满口雪白的牙齿微笑,笑得很灿烂,似乎用暗器伤人,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无耻,而是光明正大的事情一般。



    事实上,罗晨也确实有这样的心理,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身上的暗器当暗器,而是当成保命的利器,所以在他的心中,他也从来不把身上的暗器叫暗器,只是被他光面堂皇地叫成利器。



    “成王败寇,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成的过程,根本就不重要,败的下场,却很悲惨。你败于我手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说什么也没用。嘿嘿嘿……现在我倒是要好好想想,要怎么来杀死你这个失败者。”罗晨笑嘻嘻地说道。



    金月半冷笑:“小杂碎,别得意得太早,如果你知道了我的身份,给你一百个胆,也不敢杀我。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我还能让你死得痛快点。”



    罗晨可不是笨蛋,他现在名动西域,这其实跟他的实力,关系并不大,反倒是他无惧一切的胆量,占了很大的因素,金月半估计也知道这样的事实,现在却依旧在他的面前,有如此表现,这只能说明,金月半的身份,还真有可能会高得出奇,或者说,他背后的势力,要比西域的巫族还要可怕。



    “哦?不知你是什么身份呢?”罗晨饶有兴趣地笑问道。



    罗晨的问话声落,满脸痛苦的金月半,脸上竟是露出了无比自豪的神色:“说出来吓死你。二十年前,我有幸进入天一宗,五年前,还有幸成了天一宗内门弟子。”



    此话落地,周围围观的修炼者,一片哗然,无不震惊,甚至有很多修炼者的脸上,还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静绍城只不过是一个小地方,先前的十几年岁月,罗晨连静绍城都很少涉足,即使后面出世,他也在刻苦的修炼,极少了解修炼界的事情,所以对罗晨来说,能把西域的修炼势力弄清楚就不错了,他还真没有听说过天一宗。



    只不过看着周围人的反应,罗晨也很清楚,天一宗必定不俗,绝非西域巫族可比。



    “呃,原来是天一宗内门弟子啊!”罗晨嘴里喃喃道。



    金月半眉飞色舞,更是得意,可是罗晨后面的话,却是差点没让他吐血:“天一宗是个什么玩意儿?很厉害吗?”



    这话出口,围观者再次哗然,因为罗晨的语气与神情,似乎就是在调侃天一宗,甚至还有分明的轻视。



    “你……好胆,竟敢蔑视天一宗,真是找死。天一宗身为八大正道宗门之一,声威浩荡,被无数修炼者尊重,连强者都要尊崇,绝世强者都要礼敬……”



    “啪啪啪……”



    就在金月半愤愤不平地说着话的时候,罗晨左手成掌,左右开弓,就是几个耳光,重重地落在他的脸上,打得他满脸浮肿,嘴里吐血,还被打落了十几颗牙齿。



    众人震惊,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罗晨竟然真的敢无视天一宗,掌嘴天一宗内门弟子,这无异于就是在打道元道的脸啊!



    疯子,这家伙一定是个疯子,无惧西域巫族也就罢了,居然还无惧天一宗。



    天一宗乃八大正道宗门之一,传承自上古时期,漫长岁月,虽然经历过很多劫难,几度沉浮,却依旧屹立不倒,近千年来,更是人才济济,高手如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云,强者众多,甚至还有不出世的人物,徘徊在成神的大门前,这样的宗门,别说是西域的巫族,就是中州大陆最强大的巫族,也难以匹及。



    可是罗晨却依旧无惧,掌嘴天一宗内门弟子,还表现出了明显的轻慢,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威风啊!



    但是更多的人,却认为罗晨愚蠢,这是在找死。



    金月半被罗晨打得口鼻溢血,脸都被他自己的血染红,当罗晨罢手,他的双眼还直冒金星。



    “罗公子,有话好说,休要动怒。”随金月半一起前来的一名老者,向前迈出一步,对罗晨抱了抱拳,很是恭敬地说道。



    罗晨的表现,说明他根本就没被天一宗威慑,而金月半是寻仇而来,其目的就是想要击杀罗晨,以他的个性而言,金月半必定难逃一死。



    金家老者,自然也明白这样的道理,金月半是金家天赋极高的子弟,又是天一宗内门弟子,前途一片光明,将来注定不凡,会给金家带来无尽荣耀,也会让金家更辉煌,所以即使老者对罗晨恨得磨牙,为了保住金月半,也不得不低声下气。



    罗晨冷笑:“你们不都是想要杀我,为昨天那个被我杀的废物报仇吗?真是好笑,明明想要杀我,现在被我制服了一人,居然又摆出这样一幅嘴脸,说什么有话好说。既然你想有话好说,那为什么一开始,不跟我有话好说呢?”



    老者被罗晨说得满脸的尴尬,有些无言以对,可是看着被他踩在脚下的金月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道:“罗公子,你这又是何必呢?振恩乃我们金家的血脉子弟,又是天一宗内门弟子,如果你杀了他,不仅是与我金家为敌,天一宗也必定不会放过你……”



    “啊——”



    老者话未说完,罗晨就扬起手中的长剑,直接将金月半的右腿齐膝斩断,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老者满脸惊恐地闭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生怕激怒罗晨,直接将金月半给杀了。



    “威胁,你接着威胁。”罗晨看着老者,满脸戏谑地说道。



    老者差点没有气得吐血,却又不敢有明显的反应,连不迭摇头:“罗公子,休要误会,老夫并没有威胁你的意思。”



    “看来,你们金家人的种真有问题,搞得一个个都很弱智。老鬼,想要让金月半活命,就把你们所有人身上值钱的东西,搜集起来给我。记住,要一件不留,谁敢藏私,我就断他一臂。”



    尼玛,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家伙居然又要公然大洗劫?金家人还真是倒霉,昨天才被罗晨洗劫一次,今天又要被他洗劫。



    围观的人群,有不少人昨天看到过罗晨的行为,眼见罗晨又故计重施,一个个都忍不住这般腹诽。



    “罗公子,这……”老者为难,正要说话,就看到罗晨横在金月半脖子上的长剑,已经刺破他的肌肤,有殷红的鲜血渗出:“罗公子别乱来,老夫现在就依你所言。”



    老者很是慌乱地说完,立马就沉声说道:“所有人,都拿出身上值钱的东西,谁敢藏私,绝不轻饶。”



    有了老者的吩咐,包围着罗晨的金家弟子,不敢有任何的迟疑,纷纷取出他们身上值钱的东西。



    “啊——”



    罗晨手中的长剑,直接刺入金月半的手臂,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让他又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老者眼见罗晨行凶,脸上也露出了无比愤怒的神色:“罗公子,你……这是何意?”



    “你们这帮子蠢货,难道还不明白我的话?空间法宝,价值不菲,本就很值钱,你们居然只是取出空间法宝里面的东西,却不肯交出空间法宝,若是再如此,我手中的剑就绝不是刺入他的手臂,将会直接斩落他的脑袋。”罗晨笑意盈盈地说道。



    前来的数十名金家弟子,目的就是想要到妖兽山脉历练,顺便去撞祥瑞异相所代表的机缘,他们都是金家的核心弟子,为了这次的历练,做足了充分的准备,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现在被罗晨用金月半的生命威胁,要交出所有值钱的东西,这对他们来说,将是一笔巨大的损失,只不过相比于金月半来说,这种损失还是值得的。



    众人再也不敢藏私,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到了老者的手中,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



    罗晨满意地点了点头,也没有歇着,从金月半的手中,粗暴地抢过金锏,又开始搜刮起他身上的东西来。



    金月半磨牙,满脸的悲愤,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报仇不成反被辱,甚至还把天一宗的脸都给丢尽了,这件事情,牵涉甚大,必定会被快速的传扬出去,他日回到宗门,就算不被宗门责罚,这件事情恐怕也会让宗门对他不满,不会再重视他。



    金月半现在都恨不得吃罗晨的肉,喝他的血,将他千刀万剐,可是自己的生命,就握在他的手中,他还真不敢惹怒他,招来杀身之祸。



    看热闹的修炼者,都是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有鄙夷、有震惊、有佩服、有羡慕……



    罗晨用暗器伤人,被很多人不耻,现在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的洗劫,这让很多人更加鄙夷他,只不过他的胆量,又不得不让人佩服,看着数十名金家弟子,将他们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到老者手中,被他扔进空间法宝,那就是一笔笔财富的积累,这又让他们羡慕。



    很快,老者就收集完了数十名金家弟子身上值钱的东西。



    场面一下子就变得有点搞笑,原本包围罗晨的金家弟子,手中个个都拿着武器,现在却是没有了一件武器,分散四周,比看热闹的人还要像是在看热闹。



    毕竟,武器也是很值钱的东西啊!



    “把你的空间法宝,悬飞到他的面前,我要验货。”罗晨眉开眼笑地说道。



    “这怎么行呢?如果我把东西交给你,你不守信用,将他杀了,或是继续重伤他,那我们最后,岂不是要人财两空?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哈哈哈……老鬼,你们这么多人把我包围,要是我真跟你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最后人财两空的必定是我吧!估计我还有可能把小命给搭上。这样,你把东西给我,然后你们全部撤走,远离此地,我以人格担保,绝不杀他,也不再伤害他,如何?”罗晨大笑。



    人格?



    众人心中闪过这两个字,围观者有些好笑,金家弟子却是心沉,因为他们真不相信,这个公然洗劫的家伙还有人格可言。



    “罗公子,你是不是把老夫当成三岁小孩了?”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钱财在我眼中,犹如粪土。嘿嘿嘿……这家伙居然想要杀我,还是杀死他比较实际,至少能让我有报仇雪恨的快乐。”



    听着这话,围观者无不鄙视。



    这家伙也忒不要脸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他都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洗劫,居然还说视钱财为粪土,这话要是靠得住,母猪肯定都会上树。



    风清云淡的话语声落,长剑锋利的刃口,再一次划入金月半的脖子,力度相比于上一次更大,殷红的鲜血瞬间就冒了出来,顺着剑身滴落。



    金月半对于金家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老者见状,脸色变得无比骇然,急声说道:“罗公子住手,我……答应你。”



    罗晨停止右手的力道,让那锋利的剑刃,依旧留在被划破的肌肤里:“我的耐性有限。赶快把你的空间法宝,悬飞过来,我要验货。”



    金月半又急又恨,还心惊胆颤,这已经是罗晨第二次,把长剑划进他的脖子,差点结果他的性命,他可不想老者再在这里跟罗晨纠结,让他又体会那种生命将逝的恐惧。



    老者同样心惊胆颤,眼前这个名动西域的少年,果然如传说一样,霸气得一踏糊涂,他可不敢再跟他纠缠,立马就将自己的空间法宝,悬飞到了罗晨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