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独自历练
    金月半又急又恨,还心惊胆颤,这已经是罗晨第二次,把长剑划进他的脖子,差点结果他的性命,他可不想老者再在这里跟罗晨纠结,让他又体会那种生命将逝的恐惧。



    老者同样心惊胆颤,眼前这个名动西域的少年,果然如传说一样,霸气得一踏糊涂,他可不敢再跟他纠缠,立马就将自己的空间法宝,悬飞到了罗晨的面前。



    接过空间法宝,罗晨检验了一番,里面有着不少的东西,连空间法宝都有六七件,这让他差点高兴得跳起来。



    检验完毕,将那空间法宝,扔进了自己的空间法宝中,罗晨这才不耐烦地说道:“赶快滚,滚得越远越好。我就在这里看着,要是发现你们敢来追击我,先前的约定,自然失效,即使你们给了我所有的财物,我依旧会杀了他。”



    老者恨得直磨牙,却是不敢有任何违逆,带着数十名金家弟子,就向来路奔回。



    数十名金家弟子前来的时候,浩浩荡荡,气势汹汹,可是他们飞离而去,即使速度依旧很快,落在众人眼中,却是有些灰遛遛。



    最郁闷的莫过于金月半,因为他天赋出众,从小就倍受关注,在金家被长辈爱护,受同辈拥戴,进入天一宗,虽然没有了族中的光环,可是行走在外面,有天一宗弟子的身份,却依旧会被其他的修炼者礼敬,特别是成为内门弟子后,每走一地,更会被其他的修炼者尊为上宾。



    可是,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都因为他为哥哥报仇,被眼前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粉碎,让他有一种无尽的悲愤,也有无尽的失落。



    直到现在,金月半才明白,曾经的光环与荣耀,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是那么的脆弱,最让他不甘的,还是被这么个小小的少年折辱。



    看着金家数十名弟子远去的身影,罗晨一把就将金月半扔在了地上,又把他踩在了脚下,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的灿烂,这落在金月半的眼中,就像锋利的刀子在割他的心,让他屈辱而又悲愤。



    “你……欺人太甚……”金月半咬牙切齿地说道。



    罗晨依旧保持着他灿烂的笑容:“我就欺人太甚了,你咬我啊?”



    “噗——”



    金月半本就受到重创,此刻又气极攻心,心中郁结难解,直接就被气得喷血:“我乃天一宗内门弟子,你如此辱我,就是辱天一宗,我的师门绝不会放过你。”金月半愤愤地说道。



    “天一宗又如何?看你的尿性,天一宗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八大正道宗门之一又如何?难道其门下弟子,想要杀人,还要让人家乖乖的站着被杀,只要反抗,就是在侮辱天一宗,就是在与天一宗为敌?不知所谓的玩意儿,小爷才不怕他们。”



    这话出口,让众人瞠目结舌,再次被这小子的霸气震惊,他还真是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说啊!



    不过很多人的心中,却也是解恨不已,因为像天一宗这样的大宗门,还真如罗晨所说,只不过一般人不敢反抗,也不敢驳斥而已。



    这就是实力为尊的世界带来的无奈,也是生活在这种世界的生灵的悲哀。



    “咯咯咯……”



    脆笑声在人群中响起,虽然还没有见到人,可是这笑声听在耳中,却让人心旷神怡,闻之若天籁,而且那笑声中,还有种让人心颤的媚惑,使男人的心中,会情不自禁地为之躁动。



    笑声入耳,罗晨立马就知道这是谁在笑,脸色立马就布满了怒意,如寒星闪烁的双眼,望向了笑声传出的方向。



    适才围观的众人,他们的目光都被罗晨近乎无耻的洗劫行为吸引,那荡人心魄的脆笑声响起,所有人的双眼,都不由得望向了笑声来的地方。



    就在那如天籁般的媚人笑声中,一名少女款款走出,身着一袭火红色长裙,让她好像被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裹缚,**半露,那如羊脂玉般的雪肤,被火红的长裙映衬,绽放着更加诱人的色泽,犹似火焰奶酪,都让人恨不得伸出舌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去慢慢的品味。



    她的腰间,束缚着一条紫色腰带,将她纤细的腰肢,完美的呈现了出来,她的款款前行,似迎风摆扭,走出了无尽的风情。



    所有的人几乎都在这个瞬间痴迷,即使是女子也不例外,因为那真的是一道极美的风景,特别是她脸上的媚笑,不仅让她风情万种,而且还让她热情似火,让所有人的心都为之融化,如沐春风。



    只有罗晨脸色冷沉,还有明显的怒意,因为这个女子,就是让他有了平生第一次奇耻大辱的家伙,他听到她笑声的时候,就已经紧守自己的心神。



    吃一堑长一智,罗晨再也不会让自己,在女人的面前吃亏,更何况眼前这女子,还让他自己脱光光,抱着大树乱拱,想想都让他感觉到丢人。



    “说得好,说得真好。天一宗又如何?天一宗就能横行霸道?小心肝儿,你可真霸气,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女子看着罗晨,媚笑着说道。



    众人惊醒,眼见女孩对罗晨说出这样的话,很多男人的脸上,都布满了羡慕嫉妒恨的神色。



    罗晨却是一脸的冷然,白了那女孩一眼:“滚远点,别妨碍小爷做正事。”罗晨没好气地斥道。



    女孩微愕,脸上闪过一抹吃惊的神色,似乎没有想到,这才短短的一天多时间,罗晨就能抵挡她的媚惑:“枉人家天天想着你,挂着你,做梦都在念着你,好不容易见到你,却是如此对我,难道你不知道,这会伤透我的心吗?”女孩满脸忧伤地说道,双眼中都有泪水闪烁,楚楚可怜的样子,看了都让人心痛。



    罗晨狂晕,这家伙简直太会演戏了,明明就是在耍他,居然说得跟真的似的,似乎是要告诉所有人,他是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对不起她一般。



    “小爷用人格保证过,不会再杀你,也不会伤你,现在小爷就兑现承诺。不过你记住了,若想再来找小爷麻烦,落在我的手中,绝不饶你狗命。”罗晨不理会那女子,对着被他踩在脚下的金月半,笑嘻嘻地说道。



    罗晨的心情真的很不错,这一次的洗劫,让他收获破丰,而且,他也不想为了这么个玩意儿,就去把自己的人格给卖掉,自是不会失言。



    “小心肝儿,有没有搞错,你居然不杀他?这跟你的性格不合啊!”女子有些吃惊地说完,又轻轻地点了点头,恍然地说道:“不过也对,反正说大话,又不会死。这家伙是天一宗的内门弟子,杀了他,就是跟天一宗结下生死大仇,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别说是整个天一宗,就是天一宗一个三流弟子,都能轻松杀掉你,如果我是你,也不会杀他。”



    女孩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却是一种无形的撺掇,众人听到她这样的说法,双眼都不由得紧盯在了罗晨的身上,因为以他们想来,罗晨天不怕地不怕,听到女孩这样的话,还真有可能直接杀掉金月半。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罗晨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女孩,问道:“怎么,天一宗跟你有仇,自己不想动手,就来激我杀他?”



    “咯咯咯……”女孩笑得花枝乱颤,那身体似乎都活了一般,勾魂摄魄,让人有一种想要将其揽入怀中,疯狂摧残的冲动:“小心肝儿,不瞒你说,我还真是看不惯天一宗的道貌岸然。要不,你就当帮我一个忙,把他给杀了。只要你肯帮这个忙,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哦!”



    声音柔弱似水,脸上妩媚无边,身体轻微的扭动,再加上最后的言语及眉目的含情,似乎就是在向罗晨传递着渴求的信息,看得周围不少的男人,嘴角都溢出了口水。



    罗晨却依旧不为所动,保持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一个垃圾玩意儿,还真不配我牺牲自己的人格来杀。要杀你自己杀,反正他双脚被废,又逃不掉。而且,我也不想帮你的忙,更不想让你满足我的任何要求。”



    “怎么,你连我的话都敢不听?”女孩媚笑着问道。



    罗晨翻白眼:“你当你真是天仙下凡,我一定会听你的话吗?”



    “小心肝儿,莫非你皮又痒痒了?想要让我帮你松皮?”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这话入耳,罗晨的心立马就慌了。



    尼玛,这是要暴露自己被她打屁股的节奏啊!如果这事被传扬出去,日后他还有什么脸见人?



    “哇靠,那些家伙又杀回来了。扯呼——”



    罗晨惊呼的同时,身形闪动,直接就向妖兽山脉疾冲过去,只不过眨眼间,就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



    众人惊愕,望向前方,别说是人,连鬼影都没有看到,他们立马就明白,罗晨是找了个借口逃跑。



    这让众人都很惊奇,霸气得一踏糊涂的罗晨,居然会害怕这个娇柔妩媚的绝色美女,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而且罗晨还是听了女孩最后的话,才找理由逃跑,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女孩看着罗晨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径直转身,也向一侧飞奔而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只在当场留下了淡雅的芳香……



    妖兽山脉,古树成林,杂草丛生,即使太阳悬空,走在其中,也让人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最让罗晨吃惊的还是,他刚刚涉足妖兽山脉,心就会情不自禁的悸动。



    心中的这种悸动,仅仅是种感觉而已,罗晨也说不出道不明,不过这种感觉,却是罗晨在生死磨练中磨砺出来的,曾经很多次,正是因为这种感觉救过他的命。



    所以说,这种敏锐的感觉,对罗晨来说,就是一种危险的信号。



    罗晨不断地向妖兽山脉行进,原本他还以为,心中之所以会有悸动,让他产生危机感,仅仅是因为在自己的周围,暗藏着凶险,可是不管他前进多远,也不管他如何曲线奔行,心中的悸动,却是始终存在。



    很显然,这种危险遍布在一个很广袤的地域,罗晨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让他的心中也变得无比的惊异。



    罗晨甚至感觉到,他似乎闯进了一个可怕的阴谋之中。



    这让罗晨很不安,也让他心中很好奇,所以他一路迂回的奔行,最后又奔出了妖兽山脉,令他惊奇的一幕发生,当他迈出妖兽山脉,心中悸动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来,在妖兽山脉,还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即将发生的事情,绝不仅仅是针对罗晨,而是针对这种危险气氛漫延的整个妖兽山脉地域内的所有历练者,甚至是所有的生灵。



    罗晨短短的十余年生涯,淬肉身,斗野兽,杀生灵,经历过很多凶险,是个极具冒险精神的人,虽然有了这样的感觉,他依旧没有退缩,再次奔进了妖兽山脉。



    眨眼间,罗晨进入妖兽山脉,就已经三天时间,他行进了至少有千余里的距离,那种心中的悸动,却是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所以在这三天时间里,罗晨并没有让自己跟任何修炼者及生灵接触,因为他很清楚,这种心中的悸动,必将让他经历平生最凶险的事情,想要保住性命,就一定要万分小心,步步为营。



    毕竟,罗晨是独自在妖兽山脉历练,并不像其他的历练者一般,结队而来。



    这一天下午,罗晨小心翼翼地穿梭在茂盛的丛林中。



    “不许哭,要不然,就宰了他们。”突然,罗晨敏锐的双耳,听到这样的冷斥声,也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个女孩哽咽的声音。



    罗晨止步,仔细聆听,不知道在那密林深处,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嘿嘿……美女其实这是件很享受的事情,当我的枪进入你的体内摩擦,你肯定会舒服死。所以,你根本就不用哭。”依旧是那男人的声音,猥琐地笑着说道。



    罗晨怎么也算是超级邪书的资深收藏者,这话听在他耳中,他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再有任何的迟疑,就悄然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