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认定事实
    “梦大哥,自从踏入妖兽山脉,我就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感,老是感觉在妖兽山脉,会有大劫发生。所以,我劝你们,速速离去,别在此逗留。过一段时间,再前来此地历练吧!”



    梦凌空兄妹,听到这话,齐齐变色,他们似乎也知道一些事情。



    罗晨看到他们的反应,心中更是疑惑:“梦大哥,有什么不妥吗?”



    “罗晨,你不是外人,我就不隐瞒你。前来此地历练之时,祖父亲自嘱咐过我们,若发现不对,就速离妖兽山脉。据祖父说,他曾经在妖兽山脉得到过一块残缺的龟壳,上面还写有八字,乃火皇遗迹,惊天杀局。火皇是人类始祖之一,按道理而言,不可能在此布下杀局,估计事实的真相,应该刻印在余下的龟壳上。所以,在妖兽山脉还真有可能暗藏着可怕的阴谋,先前的瑞祥,有可能就是引人入局而设。当然,这也真有可能是火皇遗迹再现的征兆。先前,我们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来此历练,甚至有些不相信祖父的嘱咐,现在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一种吻合的迹象。”



    罗晨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而且,他在生死历练中磨砺出来的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骗过他,所以他对那片残缺龟壳的留字,还真有些相信了。



    “我的感觉,一向都很准,如今又有这样的发现,还真说明妖兽山脉,有可能被布下了惊天的杀局。梦大哥,你们是准备离开,还是准备留下来呢?”



    “妖兽山脉,越是深处,越是凶险。如果真有火皇留下的神迹,估计也在最深处。以我们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办法涉足,最多也就是在我们实力段能承受的范围内历练,绝不敢深入。所以,火皇的神迹,注定跟我们无缘,与其留下来白白的牺牲,还不如离去。当然,现在还没有太多的迹象表明,妖兽山脉是不是被人布下了杀局,我们还会在这里历练一段时间,看看情形再说。天生,你呢?”



    罗晨微微一笑,道:“我也是走一步看一步,现在说不好。而且,我心中的不安,现在还很轻微,相信距离真正的危险,还有一段时间,我也想在妖兽山脉再历练一段时间再说。毕竟,妖兽山脉的天地灵气,比外界要浓郁得多,在这里修炼确实能更好的强大。”



    “既然如此,那这段时间,我们就一起历练吧!彼此也好有个照应。罗晨,如何?”



    罗晨笑着点头:“这样也好。”



    ……



    罗晨成为了梦家弟子的临时成员,跟他们一起历练,仔细地观察着妖兽山脉的变化,却是没有任何的异常,整个妖兽山脉,就像沉睡万载的雄狮,依旧静静地盘卧在天地间。



    这一天夜里,一行八人,在一颗数人合抱的古树上休息,其中两名梦家弟子,正在小心翼翼地戒备着。



    “不好,有生灵来袭,大家小心。”罗晨突然惊醒,低沉着声音说道。



    在这样的地域,随时都有可能遭遇生命的危险,即使睡觉,精神都会处于戒备的状态,罗晨刚刚出声,所有人就醒了过来,纷纷取出武器,执于手中,小心戒备着。



    “唰唰唰……”



    片刻后,周围就响起这样的声音,而且那声音有些杂乱,也越来越大,可以预见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数量很多,来速很快。



    眨眼间,罗晨他们所立之地的树下,就闪过数十道白影,齐齐地环围树下。



    前来的生灵,跟家猫差不多大小,长得却像是老鼠,浑身雪白,尖嘴之上,露出四颗闪烁着森冷寒光的牙齿,上下各两颗,犹似四柄锋利的尖刀。



    众人看清,不由得都倒吸凉气。



    这是白貂鼠,以速度见长,来去如电,它们锋利的牙齿,可以轻松的咬断坚硬的玄金,别说一下子出现数十只,就是遇到一只,也会让人头痛。



    数十只白貂鼠刚刚至此,它们就在慌乱地四下奔蹿,不少的白貂鼠,都已经在地上抽搐。



    原来是罗晨直接动用了暗器,对它们进行了果断的杀伐。



    此地是茂盛的密林,近四十只闪鼠结伴而来,它们的攻击一起,绝不亚于数十名虚实相生境修炼者,在这样的时刻,罗晨可不会去心疼自己保命的利器。



    疾速的袭杀,近四十只白貂鼠,被杀了二十几只,只有十几只避过。



    “吱吱吱……”



    余下的十余只白貂鼠,发出了尖锐的吱叫,又从密林中奔射了出来,身体在空中,拖出十余道白影,径直向树上的八人,奔袭而来。



    八人骇急,不敢有任何大意,齐齐地挥动手中的武器,摧使武力,发动了最狂暴的攻击,阻止白貂鼠的近身。



    白貂鼠奔袭如电,速度极快,身形在空中闪移,拖出了很漂亮的白色弧线,躲避着他们的攻击,同时在向前极速逼近。



    “啊——”



    “啊——”



    两声凄厉的惨叫,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倾刻间,就有两人被白貂鼠咬穿了喉咙,跌落地面,殷红的鲜血的从那咬穿的喉咙处奔涌,他们的身体不断地抽搐,眼看是活不成了。



    罗晨心惊,虽然这些白貂鼠对他来说,根本就造不成多大的威胁,可是他却很清楚,它们对余下几人,将会是致命的威胁。



    这个瞬间,罗晨已经将自己肉身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斩杀了两只白貂鼠。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名同行再次被白貂鼠咬中喉咙,从树上跌落,情况已经万分危急,余下的四人,随时都有可能被白貂鼠全部袭杀,让罗晨变得无比焦急。



    白貂鼠以速度见长,身形灵巧,生性凶残,罗晨动用暗器,袭杀它们数十同伴,让它们变得更加的疯狂,只不过瞬息之间,就有三人被它们袭杀。



    余下五人,惊骇无比,全都挥动着手中的武器,攻击着向他们疯狂奔袭的白貂鼠,特别是罗晨,更是将自己的攻击,施展到了极尽,又连斩三只白貂鼠。



    “啊——”



    又一名梦家弟子被咬中喉咙,凄厉惨叫的瞬间,向地面跌落。



    四人都是同样的死法,他们的惨叫,只能在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短的时间内发生,随着殷红的鲜血,从喉咙伤处奔涌出来,他们就不能再惨叫,只能在地上痛苦的抽搐,等待生命的结束。



    眼见又有一人被杀,罗晨更加的焦急,却是无力回天,让他悲愤而又无奈。



    跟梦家弟子结队历练,罗晨跟他们结下了友谊,视他们为朋友,当他们是战友,可是面对白貂鼠的疯狂奔袭,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他的面前痛苦的死去。



    “唆唆唆……”



    “噗噗噗……”



    宁静的夜空,突然传来尖锐的破空之声,紧接着就是白貂鼠跌落地面的声音。



    原来是有人出手,将余下的白貂鼠全部袭杀。



    “咯咯咯……”



    清脆的笑声从密林中传来,清脆婉转,动听如天籁,透露着一股媚人心神的诱惑,能让男人情不自禁的躁动,想入非非。



    脆笑声中,阴暗的密林,闪出一道火红色的魅影,来人正是让罗晨头痛的妩媚少女,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三名骚情澎湃的女子,其中一人,罗晨认得,他当初被妩媚少女迷惑,抱着大树乱拱,这名女子就在一旁看着。



    如果仅仅是妩媚少女,罗晨还能坦然,可是突然多了一个见证人,这让他感觉就像是被当众给拔光了一般,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只不过现在却不是骄情的时候,眼见危险解除,罗晨立马就焦急地向活下来的三人问道:“你们怎么样?”



    三人满脸悲怆,轻轻摇头,梦凌空低沉着声音答道:“罗晨,我们没事。”



    话虽如此,罗晨却是看到,三人身上,都有不同的伤势,特别是梦丽音,左手衣袖,被咬去了一大块,伤口中正在喷血。



    罗晨快速地从自己的空间法宝中,取出疗伤丹药:“丽音,快吞下。”



    梦丽音轻轻点头,接过罗晨手中的丹药,径直服下,然后他又给了另外两人一颗丹药,让他们服下。



    “小心肝儿,你太让我伤心了。把人家都那样了,现在看到我,竟是不理不睬,一心想着别人,特别对那那位姐姐更是关心。难道,你要想抛弃我,跟这位姑娘双宿双栖吗?”妩媚少女噘着樱唇,缓缓而语,幽怨至极,似乎罗晨真的把她给那样了,又移情别恋一般。



    妩媚少女话音落地,梦丽音原本有些苍白的粉脸,立马就红霞纷飞,变得无比的羞涩。



    罗晨磨牙,如果不是因为那家伙比他强大太多,他绝对会出手,虽谈不上恨,也不至于伤害她,但他定要将她也脱光光,然后绑在大树上,打她屁股。



    “姑娘,你……别乱说,我……跟罗公子没什么。那个……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们出手相救,我们必定会凶多吉少。”梦丽音很羞涩,可是想到刚刚死掉的四名师兄,她又很悲伤。



    死人对妩媚少女来说,似乎算不得什么,或许,死的四人跟她没关系,根本就不能让她有什么反应,她没笑没肺地笑着,只是没有了那种妩媚的风情,此刻的她,笑得很纯也很圣洁,虽然依旧是那么的好看,却不会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再让男人浮想翩翩。



    “姐姐,你们七人仅剩三人,还都受伤,若再在妖兽山脉逗留,必定很凶险,你跟你的师兄,赶快离去吧!”少女微笑着说道。



    梦丽音轻轻地点了点头,悲伤地说道:“谢谢妹妹提醒,明天天亮,我们就结束历练,带着四位师兄的尸体,离开妖兽山脉,回归家族。”



    眼见妩媚少女喊自己姐姐,梦丽音也改口,这个瞬间,更多了几分亲近的感觉。



    “其实,按道理而言,姐姐应该喊我姐姐哦!”妩媚少女狡黠地笑着说道。



    此刻的少女,没有了那种浓浓的风尘味,不仅清纯,而且俏皮可爱,让梦丽音看着都有点喜欢,心中的悲痛不由得释然了几分,她微愣了愣:“妹妹为何这般说?”



    “道理很简单啊!如果按年龄,你比我大一点,我应该喊你姐姐。可是,我先跟这小子有关系,你又在我后面,若按这个来说,你是不是应该喊我姐姐呢?”



    罗晨听到这话,意动不已,要是能娶两个美女当老婆,肯定会很幸福,也会爽歪歪。



    这也是那本超级邪书对罗晨的影响,因为里面每幅图画的男女,都各有不同,这也是他百看不厌的原因之一,也让他似乎有了一种不同美女不同味道的感觉。



    只不过片刻后,罗晨就已清醒,暗恼自己不够坚定,居然听了妩媚少女的几句话,就在这里乱想,若她再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还不知道下次会抱着什么东西乱拱。



    “妹妹,别胡说啊,我……跟罗公子,真没什么。”梦丽音慌乱地说道。



    “丽音,别理她。还有,以后离她远点,要不然你会被她带坏的。”罗晨没好气地说道。



    “小心肝儿,莫非皮又痒痒了,想要我帮你松松皮?”



    这句话虽然是被妩媚少女第二次说出,可是对罗晨来说,却依旧如重雷轰顶,轰得他心惊胆颤,让他立马就像蔫了的茄子,乖乖的缩在了一边。



    一定要找机会,把她也给脱光光,绑在树上抽打她的屁股,要是她再敢用这事来威胁,大不了大家都不要脸了,把彼此丢人的事情都张扬出去。罗晨心道。



    梦丽音心中疑惑,罗晨天不怕地不怕,霸气得一踏糊涂,为什么眼前这个美得令人心醉的妹妹,每次一说这样话,他就安分老实了呢?



    难道她真的是他的人了?



    心念至此,梦丽音几乎瞬间就认定这是事实。



    毕竟,罗晨当初救下她后,居然直接就去抓她的胸,眼前的这个绝色美女,能让无数男人心动,他自是更能抵挡她的魅力。



    想到这里,梦丽音的心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她很想鄙夷罗晨,可是又鄙夷不起来,甚至还有种失落的感觉……



    清晨。



    整个妖兽山脉,都被浓雾笼罩,灰蒙蒙一片。



    密林中,一行人已经用过早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