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脸色难看
    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修炼者来说,几乎都不会在同一时间,施展出三种不同的修炼法,这不仅会分心,给敌人可乘之机,而且还会分散力量,使攻击威力减弱,所以罗晨手足并用,三种不同的技法同时施展,这对众人来说,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轰——”



    强大的攻击力,碰撞出了实质的攻击波,将地面击出了一个大坑,杂草伴随着泥屑,四下飞溅。



    青年愣怔。



    据他得到的情报,罗晨并不是很强大,当初之所以能轻易击败金月半,就是因为他动用了暗器,可是他却轻松地挡住了他的攻击,这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难道这小贼,当初故意隐藏了实力?



    青年怎会知道,罗晨在短短的数月时间,实力从七阶炼气化神境,突破最极尽的九阶炼气化神境,又突飞猛进地达到了三阶炼神返虚境,更何况,罗晨现在还是雷霆系列技法同时施展,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短短的数月时间,实力有这样的精进,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就是传说的承在,要是这样的事实,被修炼者知道,必定能引起大轰动。



    “小崽子,就这点斤两,也在小爷的面前张狂,你爹娘知道你这么菜吗?”罗晨嘻皮笑脸地问道。



    罗晨微笑而语,声音不仅不凌厉,还很和谐,可是这话听到青年的耳中,却是差点没有把他气得吐血。



    这是极度的轻慢,这是天大的侮辱,青年气得直磨牙,恶狠狠瞪着罗晨的双眼,凶光湛湛。



    他没有说话,挥动手中的长剑,直接以凌厉的攻击法来回答。



    罗晨斜看着青年微笑,依旧用同样的方法,阻击青年强悍的攻击。



    两方攻击力的对轰,依旧如上次一样,被罗晨那能引发重雷轰鸣的攻击,轻松的化解。



    青年不甘心,眼前只不过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居然就能轻松的化解他的攻击,这让他愤怒,不断地轰击出一记强过一记的攻击。



    罗晨依旧挥剑、劈拳、迈腿,用近乎单一的动作,迎击青年的攻击。



    青年愈发心惊,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攻击力虽然在不断地加大,可是罗晨的迎击力,却也在不断地加强,表现出了一种遇强则强的罕有境界。



    这就是罗晨想要的效果,因为此种实战的对决,也在加大他对雷霆系列技法的领悟,亦在加大他表现出来的攻击威力。



    雷霆系列技法,当真神奇,罗晨得到了亲身的感悟,让他对这套系列法,变得更加的喜欢,同时也在加剧他心中的好奇,使他更想知道,是何种逆天的存在,可以在他的体内隐藏如此神奇的传承。



    突然,罗晨分明地感应到,青年的精神力,透发出了可怕的凶气,那是怒极之后,生就的痛恨与杀意,还有一股可怕的狠劲。



    感应到这种精神的瞬间,青年直接就将长剑,高举过顶,沉声厉喝:“八连杀——”



    厉喝声中,高举过顶的长剑,向下劈斩,一道如匹的攻击力,罩着罗晨的身体,劈击而来。



    那道剑光,脱出长剑,芒光长达百余米,如同爆布向下疾速的垂落,而且紧随其后,又生出了一道如匹的剑气,稍微倾斜,亦向下轰击。



    罗晨色变,八连杀生成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浩瀚的力量,尖锐的破空声,振耳欲聋,直上九霄,方圆数十里,皆能听到,不管是中年男子一行人,还是余下的天一宗弟子,都已经有人受不了尖锐的破空声,捂住了双耳。



    八连杀乃天一宗炼神返虚境杀技之一,施展此招,几乎会消耗掉修炼者所有的实力,若不能将敌人瞬间斩杀,也就意味着自己会落在敌人手中。



    青年是五阶炼神返虚境高手,原本他还认为,罗晨天赋再好,也不可能超越他的境界,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必能轻松将他击败,可是一番较量下来,却是让他越战越心惊,从始至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都没有占到丝毫优势,眼见罗晨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小少年,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天大的侮辱,所以他才会突然动用八连杀。



    八连杀,施展而出,青年的脸上,露出了冷冽而又残酷的笑容,在他看来,罗晨根本就不可能抵挡他竭尽全力施展出来的八连杀,他必定要丧命在他的杀招下。



    如匹的剑气,夹杂着无尽的威势,向地面轰击而下,而且还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道接一道的滋生,如蒲葵叶自行分散,将一片偌大的地域,都笼罩其中,以罗晨的速度,根本就无法逃脱八连杀的轰击范围。



    这是必杀的技能,狂猛霸道,让罗晨都不由得心惊胆颤。



    面对这种可怕的攻击,奔逃已经无用,全力迎击,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吼——”



    罗晨怒吼,不躲不避,凝聚最强大的力量,冲天而起,迎向当头斩下的剑气,右手劈斩威力最巨大的引雷剑法,左手轰出最为刚猛的雷霆拳术,脚踩雷霆步代。



    尖锐的破空声,参杂进重雷轰鸣声,让这片天地,都在为之颤抖,所有人都怔怔地盯着场中的对决,中年男子一方,脸色惶恐,全为罗晨捏了一把冷汗,十余名天一宗弟子,脸上则是露出了志得意满的冷笑,在他们的眼中,罗晨已经变成了死人。



    八连杀,乃天一宗炼神返虚境弟子适合修炼的杀招,连先天高手都不敢直撄其锋,罗晨小小年纪,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强到哪里去,绝不可能跟八连杀硬撼。



    “轰——”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白驹过隙之间,罗晨如雷霆般的攻击力,跟八连杀硬碰空中,强大的攻击波,将地面轰出了更大的深坑,如匹的剑气,随之消失,罗晨也向地面斜斜飞落,嘴里喷血,在空中洒落,犹如盛开的红玫瑰,凄凉艳美。



    “砰——”



    罗晨的身体,最后重重的摔落草地,地面直接被他的身体,砸出了一个人形深坑,他的人也随之沉陷入草地之中。



    “哈哈哈……胆敢犯我天一宗威严者,必诛!将他拖出来,碎尸万断。”虽然武力的耗尽,让青年没有了什么行动能力,可是看到罗晨身亡,却让他无比振奋,很是张狂地大笑着说道,最后还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青年的命令声落,立马就有两名天一宗弟子疾速奔出,飞落到了罗晨身体陷落人形深坑前。



    两名天一宗弟子,刚刚飞落在人形深坑前,只见道道如丝般的银芒射中,径直射中两名天一宗弟子,他们连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向地面仰倒。



    与此同时,人道人影,从地面蹿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落到了青年的身旁,空中划过一片寒芒,一柄长剑,就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罗晨居然没死——



    众人心惊。



    特别是天一宗弟子,他们的脸上,更是变得无比惊骇,这不仅是因为青年落在了罗晨的手中,还因为他们很清楚八连杀的威力,罗晨在此杀招的攻击下不死,这是所有天一宗弟子,都不敢想像的事情。



    中年汉子一行人,脸上却是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喜,只不过很快就被他们压抑了下去,他们可不敢在天一宗弟子的面前,有如此明显的表情,惹天一宗不满。



    罗晨站在青年的身后,手中的长剑,横在他的脖子上,满脸苍白,嘴里不断地溢血,刚刚落定,他的左手中,就出现了一把丹药,不断地往嘴里塞着,和着他自己的鲜血咀嚼,那样子相当的凶残,也让一群人无语。



    这家伙不仅天不怕地不怕,惹别人不敢惹的存在,霸气得一踏糊涂,个性十足,此刻连吃疗伤丹药,都是如此的凶残,估计他是第一个用自己的鲜血咀嚼吞服丹药的人,又开创了一个先例。



    其实罗晨也不想这么做,只不过现在他面对着一群天一宗弟子,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炼化丹药,只有咀嚼吞服,才会让药效发挥得更快。



    适才的轰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声势浩大,惊动了周围的历练者,在这片草地的周围,又围聚了几批人。



    青年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原本还想击杀罗晨,以此来惩罚他对宗门的不敬,顺便也可以立功,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连八连杀都施展了,居然也没有将他击杀,现在还落在了他的手中。



    最让青年难以接受的还是,周围居然围来了不少的历练者,当众出丑,无异于被罗晨当众打脸。



    “大胆贼子,居然敢杀我天一宗弟子,你万死都不能赎罪……”



    “砰——”



    青年说着话的时候,罗晨将左手中最后一把丹药,塞进了嘴里,然后直接就紧握成拳,一拳轰击在他的左脸颊上,让他喷血,还吐出了十几颗牙齿。



    “砰——”



    “砰——”



    紧接着,罗晨踢出两脚,踢断了青年的两只腿,让他直接就跪倒在了地上,又伸出一脚,把他给重重地踩在了脚下。



    众人看得心惊胆颤。



    这可是天一宗弟子啊!如此行为,不仅是在折辱这名青年,还是在侮辱天一宗,这种仇恨,将会比直接杀了青年还要大,会引来天一宗更加疯狂的追杀。



    就在众人看得心惊胆颤的时候,还在不断咀嚼着丹药的罗晨,又开始在青年的身上,搜刮起来,每看到一样好东西,那苍白的脸上,还会露出灿烂的笑容,看得众人脑门直冒黑线。



    罗晨似乎是一个洗劫的高手,三下两下就将青年洗劫得一干二净,他又拽着他的身体,径直飞落到了另两名天一宗弟子的尸体旁,又开始搜刮起来。



    众人狂晕,全被罗晨的行为,雷得里焦外嫩,他们一生,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极品的家伙,或者说是不要脸的人。



    这倒是很正常,虽然罗晨名动西域,可是妖兽山脉,乃中州大陆著名的历练地之一,前来此地历练的修炼者来自四面八方,五湖四海,西域对他们来说,都很渺小,他们不知道罗晨,再正常不过了。



    依旧对罗晨形成包围圈的天一宗弟子,看着罗晨的行为,个个都恨得磨牙,却是因为他们的领头人,生死掌握在他的手中,敢怒不敢言,只是怔怔地看着罗晨,只要他稍有不怠,随时都准备给他致命一击。



    只可惜,罗晨洗劫出了经验,即使他在行劫,却也把被他踢断双腿的青年,拽在身边,长剑始终横在他的脖子上,根本就不给天一宗弟子机会。



    被惊动而奔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围观的人群,差不多有百来人了,只不过后来的人,有些搞不清前因后果,只当这里一场历练者之间普通的纠纷,甚至都不知道正被罗晨洗劫的是天一宗弟子。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天一宗弟子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特别是那个被罗晨死死掌控在手中的青年,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堂堂的天一宗弟子,不仅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制服,还被他像条死狗一样拖来拖去,这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此刻的罗晨,状态却是在快速的恢复,这不仅仅是那些被他当成米饭嚼服的疗伤丹药的功劳,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炼化了万年罗生根,让他的身体发生了质变,在这种重伤的情况下,对天地灵气无形的吸收,也变得更加的迅捷,在自行的恢复着他身体受到的伤害。



    很快,罗晨就已经洗劫完毕,他站起身来,再次让那名青年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冷声说道:“向我求饶。”



    这个情形,怎会如此熟悉?这不正是他在对付罗晨之前,说过的话吗?



    青年本就屈辱得想要死去,又见罗晨说出此话,就好比又是一个大大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愤怒至极,恶狠狠地瞪着罗晨,沉声说道:“就是死,我也不会向你求饶。”



    青年的话音落地,罗晨露出满口白牙,笑得十分的灿烂,只不过这笑,落在青年的眼中,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