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2章 胡说八道
    好比又是一个大大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愤怒至极,恶狠狠地瞪着罗晨,沉声说道:“就是死,我也不会向你求饶。”



    青年的话音落地,罗晨露出满口白牙,笑得十分的灿烂,只不过这笑,落在青年的眼中,让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直接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既然你刚才想要打得我跪地求饶,现在我已经让你跪地,若不能让你求饶,那就是对不起自己啊!”



    笑嘻嘻地说笑,罗晨就开始猛踢地上跪着的青年,而且他还是针对性的猛踢,每一脚下去,都会踢断他一根肋骨。



    “小贼,如此辱我天一宗,他日你必定惨死在我天一宗门人手中。”青年痛声疾呼。



    这样的疾呼,让后来的围观者,齐齐色变,几乎都目瞪口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无耻而又凶残的少年,对付的居然是天一宗。



    很多人此刻甚至都在怀疑,被狂踢的青年,是在扯虎皮拉大旗,用天一宗的名头来吓唬凶残的少年。



    罗晨一边猛踢一边笑着说道:“你们天一宗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可笑啊?原本想要辱我,现在被我制服,难道就因为你是天一宗弟子,我便得隐忍,就不能辱你了吗?没用的东西,若你不是天一宗弟子,我看你还敢不敢如此蛮横。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哈哈哈……如此下去,就算不死,估计也会变成一个超级残废吧!”



    听到凶残少年这般说法,原本心中怀疑的修炼者,立马就明白,这并不是那青年扯虎皮拉大旗,他们居然真是天一宗弟子。



    十几名天一宗弟子,将他包围,场中两死一伤,被重伤的青年,还被凶残少年如此对待,这让众人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们真不敢相信,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胆敢跟天一宗为敌,还如此凶残的折辱那名天一宗弟子。



    “你们还愣着干嘛?一起动手,杀了他。”青年倒也够狠,被罗晨踢断了十余根肋骨,都没有哼一声,此刻居然还能下达这样的命令。



    青年的话音落地,一众天一宗弟子,不再有任何的迟疑,全部向罗晨疯狂的奔扑过来。



    罗晨冷笑,直接就将地上的青年,抓在了手中,提着他的身体,就向一名天一宗弟子疾冲过去。



    他的速度极快,眨眼即至,近到那名天一宗弟子的身前,抡起青年的身体,当成武器,迎击向那名天一宗弟子的攻击。



    那名天一宗弟子万万没有想到,罗晨如此无耻,居然用自己同门的身体来阻击他的攻击,这让他骇然,急急地停止了攻击,生怕伤害到青年,背负戮杀同门的罪名。



    可是就在他收势的瞬间,罗晨却是趁机向前蹿出,身形迅捷,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斩首。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三观碎了一地,这也太无耻了,居然把那青年当成武器,阻击其同门的攻击,利用其同门的不忍,来化解他的攻击。



    这也就罢了,他居然还会趁机下杀手。



    余下的天一宗弟子,看到眼前一幕,齐地变色,他们再次飞退,依旧对罗晨形成包围圈,却是不敢再攻击他,甚至害怕被这个疯子追击,步刚才那名同门的后尘。



    罗晨把青年像小鸡一般拧在手中,脸上笑嘻嘻:“嘿嘿嘿……来,继续来围攻我。我很想看看,天一宗门人相残的局面。”



    众人全都被罗晨的无耻,彻底震懵。



    见过不要脸的,就是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用天一宗弟子当武器,以此来威胁天一宗的其他弟子,虽然大家对此用心,都心知肚明,罗晨闷在心里无耻也就罢了,居然还要点明,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无耻似的。



    “无耻小贼,可恶至极,居然做出此等事情,难道你认为我堂堂正道无人吗?”一名中年男子,飞落当场,阴寒着声音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随着男子的飞落,罗晨从他的身上,立马就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气势,对他造成了一种无形的威压,即使是周围的众人,在这个瞬间,无不震惊,情不自禁地后退,有的人只退了一步,有的人却是连退了好几步。



    这是真正的强者在无数的生死历练中,磨砺出来的强者之气,罗晨虽然脸色平静如常,心中却是震惊无比,他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遭遇强者,还对他有敌意,听其语气,甚至把他当成了邪魔外道,若他真动手,就是一根手指头,也能把他给轻松的戳死。



    这尼玛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



    围观众人皆已明白,来人是强者,心惊胆颤地看着场中的情形,他们都想要看看这名正道强者,会如何对付眼前的少年,也很想看看那少年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可是当他们看到罗晨丝毫无惧,满脸平静,依旧凝立当场,让他们难以置信,无不震惊,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他可是强者,那种强者气息,是在无尽的凶残与杀戮中磨砺出来的,这家伙居然都无丝毫反应,他的精神力得有多大啊?



    “正道?听你的语气,难道还认为我是邪道不成?”罗晨冷声反问道。



    太霸气了,在强者的面前,不仅不惧,居然还用这样的语气,问出这样的话。



    众人震服,同时也明白,这凶残的少年,为何会无惧天一宗,敢如此折辱天一宗弟子。



    虽然天一宗高手如云,强者众多,甚至还有一只脚跨进道门的存在,可是他们毕竟是个整体,没有亲临现场,根本就无法跟一个现身当场的强者相比。



    中年男子的脸上,也闪过一抹惊色,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居然会无惧他透发出来的强者之气,即使他真的害怕,没有表现出来,这依旧让人心惊。



    “哦?难道你不是邪道中人?”中年男子饶有兴趣地问道。



    罗晨冷冷一笑:“我只不过是一个边缘修炼者而已,换句话说,我没有资格成为正道中人,也没有资格成为邪道中人。那自是不可以以正邪而论。”



    中州大陆,历来都有正邪两道的区分,只不过这正邪两道,都是以大势力为首,然后又有很多的修炼势力或是修炼者,依附于这些大势力,所以对于很多修炼者来说,他们就像孤魂野鬼,根本就没有正邪的划分。



    或者说,很多人没有资格,加入正邪两道的大势力。当然,也有人不屑加入正邪两道。



    “哼——”中年男子冷哼:“以你之行为,已经跟邪道无异。乖乖的放下他,自废一身修为,我可饶你一命。”中年男子强势而又霸道地说道。



    众人震惊。



    他们惊的不是中年男子的强势与霸道,因为真正的强者,有这样的资格,也有这样的底蕴,他们震惊的是,中年男子居然让眼前这凶残的少年,自废修为。



    毕竟,以十六七岁的年纪,能跟天一宗到此历练的弟子对决,还让他们两死一伤,这足以说明他的天赋卓绝,是惊才绝世之辈,就此废掉,足以让任何人为之惋惜。



    “哈哈哈……”罗晨纵声长笑,让众人震愕,中年男子也有些莫名其妙,眉头都不由得紧蹙起来:“什么玩意儿,居然让我自废修为,自断修炼命途,你配吗?”罗晨斜眼看着中年男子,极是不屑地问道。



    语气冷冽,言语霸道,让众人的震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这小子未免也太霸道了吧?面对一个实实在在的强者,不仅不敬,居然还说出这等话来,这不是找死吗?



    中年男子更是震怒:“小贼,你还真是狂妄至极啊!居然敢对我如此不敬。哼,本还想饶你一命,现在你却是没有了这样的机会。”



    “既然你不怕殒落,那就来吧!用一个高手的生命,换取一个强者的陪葬,倒也不亏。”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罗晨阴冷的话音落地,手中长剑一挥,直接就将青年斩首,如注的鲜血,喷溅了他一身,当他将青年的无首尸体,扔在地上后,浑身是血,如标杆般直立当场,活像一个好战狂魔,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霸气,让众人心颤。



    这是一个怎样的少年啊?仅仅是高手的实力,居然就能表现出这样的威势,让他们心颤,这对众人来说,绝对是一件难以想像的事情。



    中年男子同样心惊,这个瞬间,他的心居然也为之颤抖,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真正的强者,都是从生死与杀戮中走过来的,生平经历过无数的凶险,中年男子此刻竟是被罗晨的气势所迫,还有了不祥的预感,这让他很清楚,眼前的少年,绝非狂妄之语,他极有可能拥有跟他同归于尽的本钱。



    这个少年到底是何身份?小小年纪,为何会有如此逆天的表现?



    中年男子心中愈发的惊恐,甚至很后悔出面,把自己置身于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不杀他,肯定会让众人笑话,可是杀他,又极有可能因为这少年身上所隐藏的秘密跟他同归于尽,还有可能惹出他身后的势力,连累他的宗门甚至是家人。



    “你是那个宗门的弟子?又是何人门下?若有交情,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我可不计较你的不敬之罪。”中年男子沉声问道。



    罗晨哂笑,翻着白眼说道:“就凭你,也配跟我的师父有交情?废话少说,要动手就快点动手。若真要跟你做鱼死网破之争,你必死无疑,小爷却还有小许活命机会,仔细算来,我占尽便宜。嘿嘿嘿……就算我真死在你手中,有你陪葬,已经很赚,而且这还只是开始,后面还会有更多的人,给我陪葬,那我就更是死而无憾了。”



    罗晨越是这样表现,中年男子越是心惊,现在他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没事来管这档子闲事干嘛?



    眼前这家伙,只用十七八岁模样,就敢跟天一宗叫板,而且他看起来,绝不是白痴蠢货,要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底蕴,他又岂会跟天一宗为敌呢?



    罗晨的表现强势至极,丝毫不惧,心中却是惊恐不安。



    虽然罗晨离开欧冶山庄之时,爷爷教过他激发身体潜能之法,可以在关键时候启用,发挥惊天威能,跟敌人作鱼死网破的抗争,此法启用,绝对能击杀眼前的强者,可是他自己也会被那神秘的惊天潜能反噬,存活的机会渺小至极,他自是不想冒这样的险。



    所以罗晨现在也只能尽量表现出自己的强势,用这种真假参半的话来震慑他,只有让他越畏惧,他才越忌讳跟他动手,才有可能避免启用身体的神秘潜能,不用去经历那九死一生的凶险。



    “秦前辈,千万别听他胡说八道。此贼姓雷名天生,只不过西域静绍城的一名修炼者,从小就跟他爷爷一起长大,身边还有一个双腿残废的女孩,并无背景可言。”一名天一宗弟子恭敬地说道。



    罗晨心中惊极,即因为自己的身世被人喝破,也因为天一宗居然会去查他的底细,如果他们会无耻到用爷爷跟陈双姐姐来威胁他,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不过,罗晨很快就释然,首先不要说,爷爷自己就拥有强大的底蕴,就算没有,身为八大正道宗门的天一宗,也绝不可能如此做,即使他们道貌岸然,也不可能。



    毕竟,伪君子只有彻底的被揭露,才会被人知道是伪君子,在没有被彻底揭露之前,他们一定会尽量把自己装成君子,天一宗身为八大正道宗门,自是不可能做出让天下人不耻的行为。



    听到天一宗弟子这样的说法,秦道攀心念电闪,也开始思虑起来。



    以天一宗的实力,想要查一个人的背景,还真是手到擒拿的事情,既然眼前这个叫罗晨的少年,敢跟天一宗为敌,他们肯定会先查查他的背景,所以天一宗弟子的话,绝对可信。



    难道他适才透发出来的那种令人心颤的气势,只不过是因为他天生就拥有成为强者的潜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