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看得无语
    以天一宗的实力,想要查一个人的背景,还真是手到擒拿的事情,既然眼前这个叫罗晨的少年,敢跟天一宗为敌,他们肯定会先查查他的背景,所以天一宗弟子的话,绝对可信。



    难道他适才透发出来的那种令人心颤的气势,只不过是因为他天生就拥有成为强者的潜能?



    这样的存在,在中州大陆虽然极少,却不是没有,而且由于是天生就拥有的强者潜能,如果这种潜能被激发出来,会比通过磨砺出来的强者气势,更加的让人震撼,秦道攀闪过这样的念头,立马就认同了。



    “小贼,你还真是奸诈,居然想要用这种可笑的方法,来让我不敢击杀你,难道你真认为,这对我有用吗?”



    秦道攀庆幸自己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不敢动手的表现,此刻有了笃定的认为,他立马就用这样的言语,来彻底让自己变得强势,以免别人真看出他也怕了。



    堂堂的强者,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威胁,要是这样的事情露底,必定会被世人嘲笑。



    罗晨郁闷,都恨不得冲出去,一剑将那多嘴的天一宗弟子斩杀当场,好不容易才让眼前这个强者畏惧,却是被那家伙几句话就摧毁。



    难道,今天注定要命殒于此?



    这个瞬间,罗晨的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陈双姐姐跟爷爷两人,对他们突然多了无尽的思念。



    不能死,绝不能死,我要活下来,照顾陈双姐姐,孝顺爷爷,我还要报仇,我要一步步强大,揭开自己身体隐藏的秘密。罗晨的心中,变得无比的坚定。



    有了无尽的信念,罗晨的身体,站得更直,手中的长剑,握得更紧,那种令人心颤的气势,再次透发出来:“废话少说,要战就战吧!小爷今天定要让你死不瞑目。”



    罗晨的气势,让秦道攀心颤得更加厉害,只不过他已经认定,这是他身上透发的一种先天就存在的强者气息,自是不会再惧。



    而且,秦道攀很清楚,但凡先天就拥有强者气息的存在,将来必定不凡,如今他已经得罪了罗晨,那就更不能坐由他成长下去,为自己的日后,树下这种可怕的敌人。



    “哼哼,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省得你日后墮入邪道,危害天下。”



    冷哼声中,自秦道攀的身上,透发出淡淡的蓝色,迅速扩散,盖顶虚空,淡蓝色漫延的空间,似乎已经形成了另一片天地。



    这是强者实力的表现,刹那间,罗晨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浩瀚无比的力量笼罩,似乎要将他的身体直接给碾碎一般。



    修炼者引气入体,在未达到虚实相生的境界前,修炼的是肉身跟气,追逐的还是本身力量,待突破虚实相生之后,身体却会发生难以想像的改变,超脱肉身凡胎,在体内生就根基,埋下成神的种子,成为真正的强者,一步步接近道门,窥探天地大道。



    强者,历经生死的劫难,肉身会遭受天地灾劫的洗礼,是场可怕的磨难,却也是一种涅槃之后的重生。



    故此,即使是初初突破虚实相生境,成为强者的存在,他们的实力,也要比最巅峰的先天高手,强大很多。



    罗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少年,只有十七八岁模样,此刻却是跟强者对决,周围围观的人,无不为他惋惜,如此惊艳的少年天骄,就要殒落此地,想想都心疼。



    可是,他们依旧在罗晨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畏惧,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上,有股浩荡的战意,就像一尊好战的战神。



    这是一种罕有的气势,无数人,一生都不得见,今天他们却是在一个小小的少年身上看到。



    最让众人震惊的还是,罗晨的脸上,挂着阴冷的笑容,凶狠而又冷酷。



    秦道攀的心,都在为之颤抖,他直面罗晨,能感觉到滔天的恨意,还有那肆虐的杀气。



    生死仇恨已成,绝不能让这个可怕的少年天骄活下去,一定要将他斩杀,永绝后患。&l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t;/p>

    秦道攀杀意绝决,右手成掌,手中多了一柄淡蓝色的巨剑,那是以实力,凝生而成。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残酷而又不屑:“在强者的面前,即使是最巅峰的先天高手,也只不过是蝼蚁。小贼,你将为你的狂妄,付出生命的代价,你的惊艳绝世,注定只能是昙花一现。”



    “即使是死,今天我也必定要留下惊世的传奇,名动天下。我要向世人证明,高手不可小觑,强者胆敢狂妄,照样灭杀。”罗晨冷言以对。



    现场皆是到此历练的先天高手,罗晨霸气无边的气势,让他们震颤,冷声而说的话语,让他们沸腾,无不激奋。



    高手不可小觑,强者胆敢狂妄,照样灭杀,即使这只是空语,也让他们沸腾,因为他现在代表的是他们这个层次的修炼者,说出了他们不敢说的话。



    “死到临头,还牙尖嘴利,我现在就当众,破灭你的大话,去死吧!”



    怒吼声中,秦道攀手中的淡蓝色巨剑,被他脱手飞出,直接向罗晨斩去。



    巨剑横空,威势凌厉,浩荡出无穷力量,那片小小的天地,淡蓝色在疯狂的奔涌,如果不是被秦道攀,以实力阻隔成了一片坚固的天地,必定能让周遭的所有,遭受无妄之灾。



    罗晨在这个瞬间,感觉到笼罩他身体的力量,变得更加的巨大,特别是那道巨剑产生的威能,更是让他心中翻涌,直接溢出一口鲜血。



    可是他却没有动,依旧冷冷地站在当场,在做最后的准备,要启用肉身的神秘潜能,将那强者一举击杀。



    因为身体神秘的潜能,持续作用的时间越短,对他身体反噬的伤害就会越小,只有如此,他才能拥有更多的活命机会。



    他不想死,身体隐藏的秘密,还没有任何的知晓,双腿不便的陈双姐姐,需要他的照料,年迈的爷爷,也等着他去孝顺,他一定要让自己活下去。



    “轰——”



    就在这个瞬间,从天空射下一道如匹的粉红光芒,破入形成一片小天地的淡蓝色光芒,跟那柄淡蓝色的巨剑,轰击一起,直接将其粉碎。



    淡蓝色光芒形成的小天地依旧,恐怖浩瀚的力量波动,并没有对周围造成任何的影响,只有罗晨,被力量波动侵袭,又喷出了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一道俏丽的身影,如闪电般破入淡蓝色的光芒之中,飞落在了罗晨的身前,阻在了他跟秦道攀的中间。



    来人是一名女子,身材高挑,罗晨看不清她的模样,却能从她的身上,看到一份妖娆,还嗅到自她身上透发出来的清香,让他心旷神怡,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感觉。



    “咯咯咯……”女人脆声长笑,妖娆的身体,都在轻轻地颤动,周围的人群,双眼无不放光芒,有的甚至还在咽着口水。



    罗晨瞬间就已经明白,所来的女子,必定是柳清霁的门人,也只有她们,会对男人有无限的媚惑。



    望向身后,罗晨立马就看到了远处,站着数名女子,柳清霁跟尹佳悦,就在其中,她们都很愤怒地看着他。



    罗晨头痛,虽然突然出现的女子,在关键的时候出手,让他避免了鱼死网破的凶险,可是他很清楚,即使眼前这个实力高绝的女子,真的把他救下,他也必定要落入她们的手中,还不知道柳清霁跟尹佳悦会怎么对付他。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至少现在他拥有了更大的活命机会。



    “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少年,居然会惊动八大正道宗门的两大宗门。天一宗也就罢了,毕竟都只不过是些炼神返虚境的高手而已。可是你们乾阳派,也太不是东西了吧?身为强者的秦道攀秦大英雄将然会对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亲自痛下杀手,难道你就不怕丢人?”女子的声音,跟柳清霁她们一样动听,同样妩媚惑人。



    秦道攀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的神色,却是瞬间就被他敛去,冷冷一笑,沉声说道:“此贼他日必定墮入邪道,为了不让他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日后,为祸天下,将他击杀,有何不可?林婉儿,莫非你们妙华宫,想要保他?”



    也许是听到了妙华宫三字,围观的人群,瞬间就躁动起来,有不少人的脸上,甚至出现了无比殷切的神色,对这妙华宫,似乎向往已久。



    眼前的情形,罗晨倒是很理解,他现在终于明白,柳清霁她们为何有那么媚人的气质,即使他不知道妙华宫是什么样的存在,仅听其名,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毕竟,那本超级邪书,所有的画面,最主题的思想,就是男女的欢爱,被称之为合欢之道。



    “保他又如何?你有意见?”林婉儿微笑着问道。



    秦道攀愕然,他很清楚林婉儿的底细,乃邪道赫赫有名的高手,虽然他们从未战过,他却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她的对手,再加上妙华宫,还有门人相随,若真要一战,他会吃大亏:“近百年来,正邪两道,向来相安无事,我也不想因为这么个小少年,就打破这种平静的局面,既然你要保他,我也就不必再追究。”



    “哈哈哈……”秦道攀的话音落地,罗晨立马就大笑起来:“好一个秦大英雄啊!先前还口口声声说,怕我墮入邪道,祸害天下,才要将我斩杀。现在真正的邪道高手来了,正是你除邪卫道的好机会,却是要当缩头乌龟。当缩头乌龟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说出这样的话,来保留已经被你扔在地上践踏的脸面,怎么连脸都不红呢?见过不要脸的,我还真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既然你想要当缩头乌龟,就赶快滚吧!”



    秦道攀被罗晨喝破心事,愤怒无比,气得直咬牙,甚至无比悔恨,不该跟他啰嗦,应该一上来就把他给灭杀,也就不用有这样的尴尬了。



    林婉儿同样气恼,秦道攀怕她,她又何尝不怕秦道攀,真要在此对决,后果难以预料,随便出点差错,就有可能影响她们的行动,现在倒好,这个家伙,居然利用她来对付秦道攀,早知道是这样,不管柳清霁如何央求,打死她也不会出头。



    这家伙,果然奸滑无耻啊!



    “小贼,你说什么?我会怕她?”秦道攀怒吼。



    “傻瓜也知道你怕不怕她,还用我说吗?”罗晨冷哂。



    “既然如此,那就一战。林婉儿,跟我放手一搏吧!”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若是不战,他们自身不仅会被正邪两道耻笑,甚至会让各自的宗门蒙羞,所以,彼此的决战,已经不可避免:“战就战,怕你不成?”



    “等等——”罗晨疾呼:“你们都是实力浩瀚无边的强者,难道还要拉我这个小喽啰陪葬?前辈,既然你要救我,那就救到底呗!再说,我跟你算是同一战线,你实力高强,我心景仰,肯定能打败这个无耻的秦大英雄,最后要是他说是我们联手,你才能取胜,那不是要辱没你的飒爽英姿吗?”



    尼玛,这货果然不是好东西,明明怕死,还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样一番话,即给自己脱身找理由,又还践踏秦道攀,给林婉儿拉仇恨。



    一群人看得无语,全都鄙视罗晨。



    林婉儿虽然依旧是媚笑连连,心中却是恨不得把这白眼儿狼狂殴一顿,转身就挥出一脚,罗晨只觉屁股的某处剧痛,整个人直接就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摔落在了柳清霁他们面前。



    罗晨捂着火辣辣的屁股,狼狈的站起来,心里直犯嘀咕,这妙华宫的女人,怎么喜欢踢男人这里,真是变态。



    心中虽然不爽,罗晨却是望向场中,对着林婉儿大喊:“前辈加油,干死无耻秦道攀,为邪道长脸,为妙华宫增光。”



    围欢众人,差点没有晕倒,这家伙无耻到了极点,有的人甚至在低声的咒骂这货缺德。



    “啊——”



    罗晨话音刚落,柳清霁就在他的手臂上,恶狠狠的拧了一下,痛得他尖叫。



    “你有没有良心,我师叔救你一命,你居然还摆她一道?我师叔无事尚好,要是她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