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满天泥石
    围欢众人,差点没有晕倒,这家伙无耻到了极点,有的人甚至在低声的咒骂这货缺德。



    “啊——”



    罗晨话音刚落,柳清霁就在他的手臂上,恶狠狠的拧了一下,痛得他尖叫。



    “你有没有良心,我师叔救你一命,你居然还摆她一道?我师叔无事尚好,要是她有事,看我怎么收拾你?”柳清霁柳眉倒竖,恶狠狠地说道,她身后的一群女人,也是双眼喷火,看她们的样子,似乎都恨不得要把罗晨给狂殴一顿。



    罗晨脸皮贼厚,对着柳清霁灿烂的笑着:“不知道别瞎说,很快你就知道,我到底摆了谁一道。”



    柳清霁愕然:“你……想干什么?”



    罗晨神色一沉,冷冽如刀的双眼,望向场中的秦道攀,阴森森地说道:“我要秦道攀死——”



    柳清霁被罗晨突然冒出来的杀气,弄得打了个寒颤,只不过她才不会相信,罗晨会有方法击杀秦道攀,挥起一脚,又踢在罗晨正火辣辣的地方,直接就把他踢倒在了地上,让他发出了更加凄厉的惨叫,额头上直冒冷汗。



    这妙华宫的女人,绝对变态,一个人一脚命中男人这种地方,还可以说是巧合,两个都一脚命中,那就只能说她们变态了。



    想到这些,罗晨立马就想到当初被柳清霁抽打屁股的事情,他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远离这群变态的女人,她们似乎都独好男人的屁股啊!



    “就凭你,也配杀强者?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你该不会认为你身藏的暗器,连强者都能击杀吧?”柳清霁叉着小蛮腰,没好气地说道。



    柳清霁说这话,倒是没有瞧不起罗晨的意思,而是一种事实的陈述,就罗晨身上的暗器,想要击杀强者,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罗晨郁闷极了,捂着那痛得他直冒冷汗的屁股,又狼狈地爬了起来,双眼望向了场中,而且他的左手,继续死死地捂住火辣辣的痛处,以防再被这么来一下,要不然的话,即使他肉身强大,估计也不能站起来。



    毕竟,那里是无法淬炼的死穴啊啊啊……



    秦道攀以实力形成的小天地,突然消失,天地清明,恢复到了原本的状态,跟林婉儿对峙当场,两人都凝立如山,散发出强者的气息,让众人心颤,实力不强或是精神力弱小的历练者,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纵是如此,围观的百余历练者,却也不敢有任何的耽搁,疾速地四下飞退,那些天一宗弟子,连被杀的三名同门的尸体都顾不上,也在快速退去。



    这是强者的对决,看他们的架势,都准备全力拼击,并不会将各自的攻击力,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如果不撤离当场,他们攻击的余波,都足以将他们轻松灭杀。



    所幸的是,两大强者都因为当场有他们不敢或是不想杀的存在,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在给周围人足够的时间,安全退离。



    罗晨也捂着自己的屁股,跟着飞退,他本想远离妙华宫的弟子,却是被柳清霁看出心思,在她的示意之下,八名妙华宫弟子,全部围在他的周围,根本就不给他远离她们的机会。



    妙华宫门人,大多数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即使不漂亮,也妩媚妖娆,媚惑男人心,此刻罗晨被她们环绕,大有被群花簇拥之势,飞退的不少男人都是羡慕嫉妒恨。



    罗晨却是没有半点幸福感,头痛不已,因为一众妙华宫弟子,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善。



    一个柳清霁,就足够罗晨喝一壶了,此刻被八人环围,她们想要收拾他,绝对是插翅难逃。



    众人足足地飞退了七八里的路程,这才停了下来,各自找到适合的地方落脚,全都望向那片偌大草地对峙的两人。



    即使已经相隔数里,众人依旧能感觉到那可怕的强者气息,仍然让他们的心在微微的颤抖。



    罗晨跟八名妙华宫弟子,全都飞落在一颗数人合抱的古树上,她们依旧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将他包围在中间,特别是柳清霁跟尹佳悦,更是直接将他夹在了中间。



    “秦道攀,准备好了吗?”林婉儿微笑着问道,远远看去,她依旧妩媚妖娆,如果不是知道他们即将决战,都会让人认为她们是朋友,猥琐的男人甚至都会情不自禁地认为,这是夫妻之间的床话,林婉儿是在问秦道攀可不可以上了。



    尼玛,这是正邪两道的强者对决吗?都这种时候了,还卖弄风骚啊!这妙华宫的门人,也太让人无语了吧!罗晨心道。



    还好,秦道攀非常正常,此刻他的身上,透发出了更加浓郁的强者气息,战意澎湃,让人心跳加剧。



    秦道攀此刻透发出来的威势,已经超越了直面罗晨之时的无数倍。



    毕竟,罗晨只不过是高手,即使秦道攀被他震撼到,他却也没有资格,让他浩荡出这样的气势,唯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真正的激发他强者应有的气息与威势。



    “来吧!”秦道攀沉喝声落,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柄被淡蓝色气息萦绕的九环大刀,让他的气势,变得更加的浓郁,战意更加澎湃。



    林婉儿妩媚一笑,手中也多了一条萦绕着淡红气息的绸巾,极是光洁,绸巾表面都能隐隐地看到周围景色的影像,柔柔软软,就像一条丝巾。



    秦道攀不再迟疑,九环大刀疾挥,一道淡蓝色的光芒脱出,奔袭向林婉儿。



    那是以实力摧发的刀气,横扫而出,虚空扭曲,似乎要将虚空破碎,强悍的力量,刮地十余米,大地颤抖,泥土和着巨石,将杂草湮灭,似乎只有那泥土在奔涌。



    瞬间的出手,就展现这样的威势,看得众人瞠目结舌。



    罗晨在这个瞬间,热血沸腾,对这种境界的实力,充满了渴望,心中同时也变得无比的好奇。



    离开藏剑山脉的时候,罗大佑传了罗晨秘法,可以激发体内神秘的潜能,即使是巅峰强者,都能将其灭杀,眼前的两大强者,距离巅峰的状态,显然距离遥远,那他体内暗藏的神秘潜能,到底会强大到何种地步呢?



    如果体内暗藏的神秘潜能,真的可以击杀巅峰强者,那他体内,所隐藏的又是什么样的神秘潜能呢?



    而且罗晨甚至在隐隐中感觉到,爷爷之所以不让他以武入道,而是走一条淬炼肉身的独特之路,似乎就是因为他体内的神秘潜能。



    毕竟,神秘潜能的激发与启用,足以击杀强者,那就说明神秘潜能强大无匹,而肉身将会是这种神秘潜能的载体,如果没有强悍的肉身,这种神秘潜能一旦被激发,肉身肯定无法承受,必会直接被神秘潜能的强大力量爆碎身体。



    所有的疑惑,都在罗晨的脑海中电闪而过,根本就不允许他去细想,这也不是他想就能想通的,所以他的双眼,依旧紧盯着两大强者对决的现场。



    强大的力量,刮地十余米,泥土巨石狂涌,犹似可怕的泥石流,向林婉儿压盖而去,此刻的她,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就好比是巨浪中的一页纸船,随时都会被巨浪覆灭。



    距离甚远,众人本就看不清林婉儿的模样,再加上满天泥石的掩隐,阻隔了她前方围观者的视线,都以为她已经被满天奔涌的泥石湮没。



    罗晨炼化了万年罗生根,身体本就跟大自然融为一体,拥有无比敏锐的视觉能力,他的双眼,死死的凝注在两大强者对决的当场,能对那里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绸巾斜挎香肩,紧握手中,林婉儿凝立于当场,依旧是那么的美,只不过脸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妩媚,变得非常的凝重,强者气息浓郁,身上透发出了蓬勃的战意。



    漫天的泥石,向林婉儿的身体压盖而来,距离她的身体,已经不足五米,就在这个瞬间,她的身体猛地一抖,自她的身上,透发出了淡红色的气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弥漫,如同飓风席卷的残云,向前奔涌而出,那满天的泥石,直接就被她的实力摧动,反向涌回。



    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如云层奔涌的泥石,反向袭回,全都变得瞠目结舌,难以置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信。



    强者的力量,竟是如此的浩瀚,这个瞬间,不管多么出众的修炼者,都感觉到自身的渺小,强者在他们的心中,就如同横空而立的天神,俯瞰众生。



    林婉儿身形突起,蹿向前方,她身体透发出来的强者力量,变得更加的狂暴,满天的泥石,以最迅捷的速度,向前翻涌,威势巨大,似乎要碾碎那片天地一般。



    强者的力量,在无形中对碰,泥石的翻涌,压盖天地,巨大的声音,自那片对决地发出,如重重奔雷狂啸,浩荡四方,直上九霄,很多的围观者,受不了这种气势,身体颤抖,脸色苍白,可是他们依旧紧盯着场中的对决,不想错失观看强者的激战。



    秦道攀色变,魁梧的身躯,也奔涌出了淡蓝色的力量,手执九环大刀,迎向那反涌而回的泥石。



    满天泥石,受到两大强者强悍力量的作用,止住奔涌,齐齐地向中间挤压。



    那里的虚空在扭曲,满天的泥石,被强大的力量,狂暴的碾压向中间,只能向两头涌出,飞射出数里远,终于落在了地面,形成了两座山丘。



    空中没有了泥石的奔涌,只有强者力量的充斥,两大强者的实力,呈现出两种不同的色泽,一方淡蓝,一方淡红,交接于空中,力量的硬感,浩荡出实质的攻击波,以两色交接之地为中心,迅速地扩散向四方,威压天地。



    实质的攻击波,再次作用于地面,刮地十余米,卷起满天的泥石,八方奔涌,压盖向远方。



    众人的视力,再次被泥石阻隔,在他们的眼中,只有如巨浪翻涌的泥石,再也看不到正邪两道强者的身影。



    只有罗晨,还能清楚地看到泥石中的两人。



    他们都浩荡出了强者的力量,在空中对峙,彼此的身体,悬飞于空中,衣衫猎猎,头发向后飞扬,强者气息,浩荡四方,战意激扬。



    两大强者,实力的施展,荡出了两种色泽,淡蓝淡红交接一起,形成了明显的隔断层,激荡出强大的攻击余波。



    那淡红色的气息,在缓缓地向前递进,碾压着淡蓝色的气息,秦道攀的身体,也在微微后退,他的脸上,闪烁着惶恐的神色,额头上冒出了如珠的冷汗。



    很显然,林婉儿强于秦道攀。



    秦道攀手中的长剑,疾速地向前搠出,以实力凝生成一只淡蓝色的贲张着巨嘴的虎头。



    “嗷——”



    惊天的虎啸,让大地颤抖得更加厉害,那只淡蓝色虎头,奔突向前,径直飞射向林婉儿。



    林婉儿冷冷一笑,右手挥动,手中的绸巾,突地向前奔出,刚勇无比,再也不似先前那么柔软。



    “砰——”



    绸巾击中巨嘴贲张的淡蓝色虎头,在空中爆碎,淡蓝色彩四散,其色泽虽然很淡,却依旧如烟花般璀璨。



    就在那虎头炸开的瞬间,一道纤细的寒芒划过如流星般划过虚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入林婉儿右侧的香肩,原本刚猛的绸巾,瞬间疲软,垂落了下来。



    不好,这畜生居然用暗器伤人。罗晨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满脸的骇然。



    与此同时,秦道攀的脸上,闪过一抹残酷的冷笑,九环大刀再次疾搠而出,又是一只贲张巨口的虎头成形,发出一声惊天虎啸,向林婉儿狂暴的奔袭而去。



    林婉儿不管怎么说,也救了罗晨一命,眼见她被秦道攀以暗器所伤,还要趁机将她击杀,他骇急之时,板砖已经入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他扔了出去。



    两大强者的对决,已被强大余波刮起的泥石掩隐其中,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状况,柳清霁担心罗晨趁机逃跑,所以她更多的注意力,凝注在了他的身上,突然看到那家伙,手里出现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板砖,抡起就向数里开外的激战现场扔去,差点没让她跌下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