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冰洁圣女
    两大强者的对决,已被强大余波刮起的泥石掩隐其中,其他人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状况,柳清霁担心罗晨趁机逃跑,所以她更多的注意力,凝注在了他的身上,突然看到那家伙,手里出现一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板砖,抡起就向数里开外的激战现场扔去,差点没让她跌下树去。



    这小子也太无知了吧?就算他肉身强大,有足够力量把板砖扔到两大强者激战的现场,也绝对突破不了那如巨浪奔涌的泥石层,就算能破入泥石层,也不可能突破强大的攻击余波。



    退一万步讲,就算这一切都不是障碍,如此远的距离,他扔出的砖砖,能准确无误的砸中秦道攀?



    柳清霁被罗晨的行为,弄得无语,明媚的双眼,怔怔地看着他,就像看怪物一样,反倒没有去留意其他。



    围观的历练者,大多数的目光,都凝注在两大强者对决的现场,所有的心神,也被强者所表现出来的威势所震撼,自然也没有人注意这边的情况,反倒是妙华宫一行人,看到了罗晨扔出了不知名的玩意,在空中拖出了一道长长的残影,如流星般划破虚空,奔袭向数里开外的激战现场。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白驹过隙间,罗晨扔出板砖的瞬间,就以肉身最极限的速度,向两大强者对决的地方奔行了出去。



    正无语的柳清霁,眼见罗晨突然冲向前方,脸色大变,疾声呼道:“回来,那是强者对决的地方,即使是攻击的余波,也能轻松绞碎你的身体。”



    可是罗晨根本就没有止步,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方冲去。



    罗晨的双眼,依旧在紧紧地盯着强者对决之地,他自己都没有把握,板砖可以破入其中,命中秦道攀。



    只不过罗晨的心中,有一个惊天的计划,他必须要疯狂一搏。



    “轰——”



    扔出板砖,疾冲向前,几乎是一气呵成,就在罗晨向前疾冲的时候,秦道攀第二次以实力生就的淡蓝色虎头,已经撞击在淡红色光晕之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响,贲张着巨口的虎头,破入淡红色的光芒,直接奔袭向林婉儿。



    淡红色的光晕,是林婉儿实力的表现,受到虎头的冲击,为之一弱,那淡蓝色的光晕,趁机向前碾压,林婉儿随之后退,喷出了一口鲜血,淡蓝色的虎头,距离她已经不足十米。



    情况已经凶险到了极点,罗晨心中焦急,激发了肉身的潜力,向前奔行的速度,又快了几分,他的身体,奔突于空中,已经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尾影。



    林婉儿不愧为强者,直到此际,依旧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莹白如玉的左手成掌,猛地拍出,一道淡红色的巨掌,迎击向那淡蓝色的虎头。



    “轰——”



    淡红色的巨掌,与淡蓝色的虎头交击于空中,瞬间炸碎,爆发出了更大的响声,大地颤抖得更加厉害,淡红淡蓝两色四散,绚烂如烟花。



    林婉儿虽然一掌拍碎了秦道攀以实力凝生而成的虎头,可是她自身的攻击力,再次受到冲击,这一记对轰,又发生在她的实力范围内,自身受到的冲击更大,她的身体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飞退,嘴里不断咳血,淡红色的光芒,产生着剧烈的波动。



    秦道攀实力凝生而成的淡蓝色光晕,却是在疯狂的碾压向前,林婉儿随时都有可能命丧当场。



    “砰——”



    就在这个瞬间,疾速飞射的板砖,轻松的突破了如巨浪奔涌的泥石层,破入了强大的攻击波,准确无误地拍在了秦道攀的头上,鲜血奔涌,脑袋开花,直接向地面跌落,淡蓝色的光晕随之消失,如巨浪奔涌的泥石,向前奔出了些许,纷纷落地。



    林婉儿此刻的身体,也已经跌落地面,她受创极重,脸色苍白无血色,满脸疑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由不得她多想,直接扔了颗丹药到嘴里,就盘膝当场调息起来。



    激战结束,撼动天地的声响消失,大地又恢复了宁静,两大强者对决的当场,周围堆起了高高的泥石,形成了偌大的盆地,他们身在其中,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t;

    罗晨还在极速地向当场飞奔,一道灰朴朴的残影,从那高高的泥石堆上飞出,向罗晨疾射而去,他并没有任何的停滞,依旧在向前奔行,斗息之间,就已经跟那道灰朴朴的残影交接在一起,被他一手抄过,残影消失。



    罗晨还不想暴露自己是板砖大盗的事实,板砖刚刚入手,就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



    自始至终,罗晨的身形,都没有任何的停止,依旧在向当场疾冲。



    妙华宫弟子,心忧林婉儿,此刻也不再有任何的耽搁,以最快的速度,向当场飞奔而来,她们的奔行,落在了余下围观者的眼中,全都跟着向当场奔行过来。



    所有人都想看看,两大强者的对决,到底谁输谁赢,更多的人,在向前飞奔的时候,更是直接飞射向高空,只有这样,才能第一时间,看到泥石壁垒之中的情形。



    罗晨速度极快,此刻已经飞越过高高的泥石,来到了当场,直接落在了秦道攀的身旁,狂暴地施展着吞天噬地术。



    强者灵魂,就是罗晨想要疯狂一搏的东西,只要能吞噬秦道攀的灵魂,将其炼化,将让他的实力与精神力,得到不敢想像的提升。



    秦道攀头破血流,静静地躺在当场,并没有被直接拍死,而是被拍晕了过去。



    罗晨暗喜,他真没有想到,面对强者,板砖居然都能跟他配合得如此的完美,他现在真不知道,那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板砖,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如此神奇。



    通过前面不断拍晕劫掠者的摸索,罗晨很清楚,被拍晕过去的修炼者,精神力才会处于积弱的状态,比处于熟睡的时候,还要弱上很多,可是让他有些吃惊的是,他居然没能瞬间吞噬秦道攀的灵魂。



    果然不愧为强者,即使处于昏迷的状态,其灵魂都不能快速的吞噬。



    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一个不小心,罗晨是噬宗弟子的事实,估计就要暴露,这让他的心中有些焦急,右手中却也紧握了一柄长剑。



    只要吞噬掉秦道攀的强者灵魂,他就会直接斩断他的脑袋,不给任何人查探的机会。



    时间缓缓的流逝,妙华宫的弟子,已经奔到当场,只不过她们全都奔向了林婉儿,并没有理会罗晨。



    罗晨一边狂暴地施展着吞天噬地术,为了掩饰自己的行为,他手中的长剑,已经斜斜的举起,嘴里还在阴寒着声音说道:“居然想要杀我,今天不论你是死是活,我都要让你身首异处。”



    就在罗晨说着话的时候,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秦道攀的眼皮动了动,双眼居然睁开了,满脸惊恐地看着罗晨,而且身体也抬了起来。



    难道要失败?



    这绝不是罗晨想要的结果,就在他心中惶恐的瞬间,一股灵力,直接没入他的身体,满脸惊恐的秦道攀,面目立马就变得痴呆起来。



    罗晨很清楚,之所以会在这个瞬间,将秦道攀的灵魂吞噬,完全是因为他清醒过来的瞬间,看到了他扬起的长剑,心中恐惧,才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按捺住心中的惊喜,罗晨快速镇封吞噬的强者灵魂,手中的长剑挥落,一汪鲜血喷涌如注,秦道攀的脑袋,直接被他斩落,直到现在,他都还圆睁着双眼。



    虽然斩落了秦道攀的脑袋,可是他脸部的表情,依旧能看出木纳的表情,罗晨上前一步,阴森森地说道:“想要杀我,死也不让你死得舒坦。”



    阴冷的话语声中,他抬起一脚,就以最狂暴的力量,踩向了秦道攀的脑袋,他的头直接被踩碎。



    此刻周围已经有不少的历练者飞扑到了那高高的泥石之上,空中也有不少的人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他们全都瞠目结舌,被罗晨的凶残行为震惊。



    或者说,他们更震惊的还是罗晨,会趁着秦道攀被重伤的机会,将他击杀。



    秦道攀可是强者,是乾阳派的第一天才,也是乾阳派最骨干的力量,他要是直接被妙华宫的门人击杀还无所谓,毕竟他们是正邪两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大势力,可是他只被重伤,并未死去,罗晨却是趁他病要他命,这种因果,自然就会转嫁到他的身上,必定会让乾阳派震怒,引起他们疯狂的追杀。



    “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



    就在众人震惊的时候,罗晨发出了兴奋的呐喊,先是把秦道攀跌落一旁的九环大刀,捡起来扔进了空间法宝,然后就在他的无首尸体上,搜刮了起来,让众人无语。



    不过很多人都已经见识过罗晨的无耻,要是他现在不无耻,反而会让人难以置信。



    柳清霁看得直皱眉头,这小子惹了天大的麻烦,居然没有一点惹麻烦的觉悟,俯下身体,对秦道攀的尸体洗劫,撅着的屁股似乎跟他的人一样兴奋,在那里晃啊晃,她真恨不得冲过去,对着他的屁股恶狠狠的来一脚,把他给飞出去……



    “公子,请住手。”



    就在罗晨俯着身体,兴奋地搜刮着秦道攀的无首尸体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高空传来。



    她的声音很轻,却是如同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极是动听,无怒、无嗔、无责、无恼,听在耳中,似乎没有任何情绪,却有一种涤人心灵的感觉。



    罗晨抬首而望,只见一名白衣少女,悬空而立,明眸皓齿,柳眉弯弯,琼鼻巧立,樱唇红润,满脸平静,如果不是她的白衣与满头的秀发,在随风飞扬,都会给人一种静若止水的感觉。



    纵是如此,她依旧是那么的超凡脱俗,浑身透发着圣洁的气质,好似九天仙子临凡尘,不食人间烟火。



    白衣少女太过圣洁,围观众人都仰首而望,虽然她绝美出尘,无论男女,他们的脸上却无半点不良之色,反而显得虔诚,甚至有膜拜之姿。



    “为何让我住手?”罗晨皱眉,疑惑地问道。



    “人死若灯灭,无论他生前如何,也不论他与你有何恩怨,一切皆该了结。他即已死,你何以还要如此?”白衣少女缓缓而语,依旧是那么的平静,没有情绪的波动。



    罗晨剑眉紧拧,愣愣地看了那白衣少女片刻:“神经病——”吐出这三个字,他不再理会,又开始搜刮起来。



    他确实把那白衣少女当成了神经病,真不认同她的观点,要是把人杀了,什么都了结,甚至连他们身上的好东西,都不理不睬,除了泄恨,不就少了一种乐趣吗?而且,这绝对是一种愚蠢至极的做法。



    众人愣怔,片刻后,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怒色,对罗晨的行为不满,可是他们却不敢多言。



    毕竟,罗晨天不怕地不怕,凶残而又无耻,甚至可以说是无法无天,他们可不敢得罪他,招惹麻烦。



    “大胆狂徒,竟然敢对冰洁圣女无礼,可恶至极。”天一宗一名弟子,很是愤怒地吼道。



    罗晨斜眼看着那名天一宗弟子,冷冷道:“若不服,下来一战便是。我最喜欢别人为我的财富,添砖加瓦。”



    言语轻慢,意思明显,就是在说,你敢下来一战,必定杀你,然后洗劫你的所有。



    那名天一宗弟子愕然,连他们一行人中最强的门人,都死在这无耻小贼的手中,他还真不敢跟他一战。



    “不敢战,就别像疯狗一样乱叫,自取其辱。”罗晨冷冷地说完,继续搜刮。



    高空的冰洁圣女,无奈摇头,纤纤玉手,虚空一张,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秦道攀的无首尸体,直接就向高空飞去。



    罗晨心惊,却没有放弃,左手抓着秦道攀的尸体,跟着飞空而起,右手以最快的速度,在他的尸身上搜刮,看得一群人差点没晕过去。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财迷,完全是要钱不要命的节奏啊!



    “轰——”



    柳清霁突然出手,笼罩秦道攀本的力量,瞬间化解,罗晨只顾着搜刮,跟秦道攀的尸体,一起跌落地面,摔了个灰头土脸,他却没有停止近乎无耻的搜刮行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