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行尸走肉
    罗晨心惊,却没有放弃,左手抓着秦道攀的尸体,跟着飞空而起,右手以最快的速度,在他的尸身上搜刮,看得一群人差点没晕过去。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财迷,完全是要钱不要命的节奏啊!



    “轰——”



    柳清霁突然出手,笼罩秦道攀本的力量,瞬间化解,罗晨只顾着搜刮,跟秦道攀的尸体,一起跌落地面,摔了个灰头土脸,他却没有停止近乎无耻的搜刮行为。



    “喂,出手的时候,也提醒一下啊!你想要摔死我吗?”罗晨加快搜刮的同时,对着柳清霁没好气地斥道。



    秦道攀可是强者,身上的任何东西,都有可能价值不菲,所以即使罗晨,已经搜走他身上的空间法宝,他依旧还在寻找,生怕错失什么宝贝。



    “咯咯咯……”



    柳清霁笑得花枝乱颤,妩媚而又风骚,即使那悬空的圣女,让一群男人心神清宁,却依旧抵不过那实实在在的媚惑,双眼怔怔地看着柳清霁,直咽口水。



    “你是我的小心肝儿,我怎么舍得摔死你?不过我知道,你皮糙肉厚,这么摔法,又岂能伤你?”柳清霁媚声说道,眉目传情,让那些看着他的男人,双眼都露出了狼性光芒,甚至有少人都是羡慕嫉妒恨。



    罗晨白了柳清霁一眼,不再理会她,又埋首仔细地搜索起来。



    “凌冰洁,你不好好呆在御虚宫当你的圣女,跑出来干嘛?莫非你终于耐不过身体的寂寞,想要找个如意郎君,双宿双栖?若真如此,把我的小心肝儿,送给你吧?悄悄地告诉你,他很强硬哦!”柳清霁妖娆的身体,拔地而起,悬飞中空,跟凌冰洁并空而立,坏笑着说道。



    罗晨头痛。



    柳清霁的话,听在别人的耳中,也许听不出什么,毕竟,他自出道以来,一直都很强硬,可是这话听到罗晨的耳中,再加上她脸上的坏笑,他就知道,柳清霁的言下之意,绝不仅仅是说他的行事作风强硬,还是在暗示他的某处地方很强硬,因为他当初被她所惑,不仅脱光光,还把大树当成她乱拱。



    对于那件丢人的事情,罗晨一直都耿耿于怀,听出柳清霁的言下之意,他只想快点搜刮完毕,逃离此地,绝不能跟柳清霁及她的门人,有过多的瓜葛。



    凌冰洁对柳清霁的话,不以为意,依旧是风清云淡的模样,静静地悬飞在空中,并没有说话,清澈的双眼,如夜空中的两颗星辰,凝注在罗晨的身上。



    柳清霁眼见凌冰洁如此,脸上的坏笑,变得更加的浓郁:“凌冰洁,看来你真是动了凡心,看上了我的小心肝儿。不过,他已经是我的人了,若无我的同意,你可不能打他的主意哦!”



    回答柳清霁的,依旧是无声的沉默,凌冰洁根本就不跟她废话。



    高空中的两名女子,都有绝色之貌,一个妖娆妩媚,荡人心魄,一个圣洁出尘,涤洗人心,柳清霁热情似火,凌冰洁宁静若水,众人怔怔地望着高空,心灵跟视觉,都在不断地被冲击,脸色变得无比的复杂。



    罗晨搜刮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时候,也在不时注视着上空,眼见凌冰洁怔怔地盯着自己,他的心中直发毛,根本就不知道她为何如此。



    凌冰洁跟柳清霁,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美女,她们的个性及身上透发出来的气质,就已经注定她们有着两种不同的身份,甚至说明她们是对立的存在,隶属于正邪两道。



    柳清霁是妙华宫门人,在此还有数名同门,甚至有一名强者在场,凌冰洁尚敢现身,足见她有强大的底蕴,而她又是正道中人,罗晨在此击杀天一宗与乾阳派的人,她极有可能出手对付他,罗晨面对这种存在,还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柳清霁眼见凌冰洁,只是怔怔地看着罗晨,并不言语,也失去了调侃她的兴致,只是悬飞于空中,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没再说话。



    罗晨很快就搜刮完毕,这才拽着秦道攀的尸体直起身来,望向那个怔怔看着他的凌冰洁,笑着说道:“凌姑娘,既然你对秦道攀的尸体有兴趣,在下就做个顺水人情,将他的尸体,送给你吧!”



    笑着说完,罗晨直接就将秦道攀的尸体,扔向高空,飞向凌冰洁。



    凌冰洁依旧宁静,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圣洁无瑕,当秦道攀的尸体,飞至她的身前,她一把抓过,其尸体就已经凭空消失,应该被她扔进了空间法宝。



    “小心肝儿,当我不存在吗?居然敢在我的面前,送凌冰洁订情之物,你的皮是不是又痒痒了,想要我帮你松松皮啊?”柳清霁噘着樱桃小嘴,气呼呼地问道。



    一听这话,罗晨情不自禁地心慌,因为柳清霁的言下之意,随时都有可能把他当初丢人的事情说出来的节奏:“这个……柳姑娘真会说笑,只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宰两个天一宗的弟子,送给你。”罗晨陪着笑脸说道。



    听到这话,一众天一宗的弟子的脸立马就黑下来了,在罗晨的嘴里,他们似乎都变成了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他宰割一般。



    “咯咯咯……看来小心肝儿,还是更爱我这个懂风情,解人意的美女,给她一具尸体,当订情之物,却给我两具尸体当订情物,我真是没有白疼你啊!那就杀两个天一宗弟子,把他们的尸体送给我吧!”



    罗晨磨牙,柳清霁嘴里的疼他,直接就让他想到了她耍他的事情,只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面对一群妙华宫的女人,还有把柄抓在她手中,只能暂时屈服。



    “你——”罗晨指着其中一名天一宗弟子:“别乱望,就是你,刚才对着我乱叫的疯狗,出来,与我一战。”



    这小贼果然不能惹,那天一宗弟子刚才只是帮凌冰洁说了一句话,就被他记仇了,现在想要杀人送给柳清霁,直接就点指到他。



    那名天一宗弟子,脸色变得无比尴尬,却是不敢去跟罗晨一战,被周围人齐齐地看着,让他无愤而又愤怒,心惊而又后悔,早知道如此,打死他也不对罗晨乱叫了。



    “公子,休要再行凶,你随我走吧!”凌冰洁缓缓地说道,仍然没有情绪的波动,那声音听在耳中,却还是涤人心灵,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罗晨放下点指天一宗弟子的手,望向高空,冷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然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你被心魔所扰,戾气厚重,杀戮心盛,我要带你回宫,度化于你,把你拉回正途。”凌冰洁圣洁无边,缓缓地说道。



    罗晨冷笑:“但凡修炼者,只有保持本心,才能成就无上实力。哼,想要度化我,毁我本心,断我道途,我岂会跟你走?你死了这条心吧!”



    凌冰洁无奈地摇头,缓缓地说道:“今天,由不得你。”



    她的话,依旧没有情绪的波动,可是短短的六个字从她嘴里吐出,却是有着无尽的威势,甚至有一股战意,澎湃而出,让众人都为之心颤。



    柳清霁听到这话,身形电闪,眨眼间就飞落到了林婉儿盘膝调息之地,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很显然,柳清霁就是想要看罗晨跟凌冰洁一战。



    罗晨此刻也火了,淡蓝光芒闪烁,刚刚才从秦道攀那里洗劫来的九环大刀,就被他握在了手中:“想要毁我本心,断我道途,你还真是痴心妄想。今天,你由不得我,我却也由不得你。”罗晨凝立如山,沉声而语,身上虽然没有战意的澎湃,却又无尽的威势。



    围观者在短短的时间内,心神不断地受到冲击,此刻都有些麻木了。



    纵是如此,他们却也是怔怔地看着场中。



    罗晨也许不知道御虚宫的底细,可是他们却很清楚,御虚宫人数虽然不多,而且全都是女子,可是他们在八道正道宗门之中,地位却是比天一宗还要高,凌冰洁更是御虚宫新一代弟子当中的佼佼者,不到二十岁,就已经获得圣女的封号,是无数正道俊杰心中的女神。



    御虚宫招收弟子的准则,几乎跟妙华宫如出一辙,她们也只会招收万里挑一的天才,凌冰洁能成为御虚宫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自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罗晨也是惊才绝世之辈,强势而又霸气,连强者都无惧,围观者自然也很想看看,他跟凌冰洁一战。



    就在这时,西方的天际,突然绽放出万丈霞光,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是七彩光芒,瑞气腾腾,洒落十方,给天地都缚上了一层七彩色,浩瀚天地,都有一种神秘的波动在流荡。



    妖兽山脉的祥瑞异相再现——



    所有人都在这个瞬间沸腾,百余围观者,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以最快的速度,向西方奔涌而去。



    这意味着大机缘有可能即将出世,风涌来到妖兽山脉的历练者,无不为此而来,凌冰洁微愣了片刻,也不再理会罗晨,身形化作一道白影,瞬间就超越了先前疾奔的人,消失在了璀璨夺目的祥瑞光芒之中。



    盘膝调息的林婉儿,蓦地睁开眼来,虎地起身,绽放着兴奋光芒的双眼,盯着罗晨,沉声说道:“你随我们一起,赶往祥瑞出现之地。”



    罗晨摇头,沉声说道:“我不去,就算去,也不跟你们在一起。”



    “由不得你。”柳清霁冷声说道。



    &nbs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p;   罗晨嘿嘿一笑:“我身由我不由你,想要让我跟你们走,那就一战吧!不过,就算我在你们的面前,不堪一击,也绝对足以拖延你们的行程。就算你们制服我,我也不会遂你们的意,同样可以拖慢你们的速度。”



    林婉儿皱眉,沉吟了片刻,就改变了原本的主意:“这家伙个性太强,强掳他在身边,不仅起不到作用,还有可能被他坏事。随他去吧!我们走。”



    说完,林婉儿的身形,就拔起而起,向西方疾速的飞奔了出去,余下的妙华宫弟子,也不再耽搁,全都紧随其后。



    她们的速度都很快,只不过片刻间,就已经超越了先前奔行的人。



    “柳清霁,洗干净屁股,随时恭候小爷的抽打吧!”罗晨扯着他的破锣嗓子,望着柳清霁一行人远去的身影,摧动武力,大声吼道。



    柳清霁听到罗晨在身后的叫嚣,气得差点没吐血,可是现在有正事要办,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他,只能气呼呼地向前飞奔。



    “清霁,这小混球是不是说错话了啊?”飞奔在柳清霁身旁的尹佳悦笑着说道。



    柳清霁正郁闷,听到尹佳悦这么说,没好气地问道:“那混球说错了什么话?”



    “嘿嘿嘿……我怀疑,他把插字说成了打字。”



    抽……插……



    柳清霁情不自禁地把打换成了插,脑海中闪过这两个字,原本还怒气腾腾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变得无比的羞涩:“师姐,你……坏死了……以后,你……再跟我说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咯咯咯……”



    “哈哈哈……”



    妙华宫众女弟子大笑,在瑞祥满天的浩瀚天穹,留下了一片欢乐。



    只不过柳清霁,却是气得磨牙,把师姐们这种让她难为情的哄笑,全部转变成了对罗晨的痛恨,在心中立誓,只要罗晨落在她手中,她一定要打烂他的屁股。



    ……



    夜深。



    亥时,末。



    浩瀚的妖兽山脉,却是没有了黑夜,霞光万丈,祥瑞满天,七彩色染满大地。



    隐蔽的洞里深处,罗晨盘膝地面,还在炼化秦道攀的灵魂,他的脸上,布满了痛苦的神色,额头上布满如珠的冷汗,盘膝地面的身体,在不断地颤抖,汗水浸透衣裤,盘膝的地面,洇满了一圈水渍。



    强者灵魂,果然强大,罗晨已经炼化近四个时辰,那道灵魂,依旧在做着抗争,若不是他的精神强大,恐怕早就被反噬,灵魂消散,也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终于,灵魂化作气息,被罗晨的身体,彻底的融合吸收,疲惫的精神,瞬间激奋,无力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罗晨睁开双眼,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有着明显的后怕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