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瞎扯蛋
    所幸的是,巨蟒轰击了一下地面之后,就向前疾速的疾出,化作一道长长的残影,消失在了夜空中。



    看着眼前的一幕,罗晨的脸色,惊异到了极点,紧守心神的同时,心中也在闪电般思索。



    刚才看到的情况,太过于诡怖,让人不敢想像,只不过罗晨自己,现在却也在遭遇着同样的情况,所以他相对而言,还能想通一些事情。



    很显然,巨蟒的灵魂,已经被黑气渗入的诡怖力量湮灭,它之所以会突然焕发生机,还表现出了如此强悍的力量,就是因为它已经被诡异力量控制。



    虽然现在对罗晨身体造成无尽痛苦、对他心神进行可怕冲击的诡异力量,并没有灵识的表现,但罗晨很清楚,那诡异的力量,必定拥有自己的灵识,要不然即使这股力量再诡怖,也没有资格去湮灭他的灵魂。



    灵魂乃身体的主宰,是思维的源泉,灵魂湮灭,身体就会变成行尸走肉,跟死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身体若亡,灵魂不灭,却依旧能游荡世间,延续生前的思想,还能步入轮回,转世重生。



    故此,灵魂对于万物生灵来说,不仅是神圣精髓的存在,而且也有天道赋予的秘力,若诡异力量并无灵识,根本就没有能力对灵魂进行冲击,更不要妄谈湮灭灵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黑气又代表着什么?



    难道妖兽山脉的惊天杀局,已经开始,此情此景,就是惊天杀局的一部分?



    罗晨心中闪过这些念头,精神力的凝聚,变得更加的炽盛。



    他绝不能让自己的灵魂被湮灭,让自己的身体被这诡怖的力量控制。



    只不过那黑气,因为久攻不下,变得狂暴起来,笼罩罗晨身体的黑气,变得越来越厚重,奔涌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迅捷,诡异力量的渗入,愈发的快捷,身体承受的痛苦急速加剧,诡异力量对灵魂的冲击,也一波强过一波。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让罗晨难受到了极点,似乎已经临近崩溃的状态。



    再这般下去,罗晨必定要步巨蟒的后尘,这让他的心中,也变得有些焦急起来。



    这个瞬间,罗晨突然想到了魂戒,暗恼自己无知,明明已经足够激发魂戒的魂力,加持己身,居然因为以前从来没有利用过,在这种时刻给忘了。



    罗晨不再迟疑,直接魂戒魂力加持己身的秘法,瞬息之间,他就感觉到自右手食指,有魂力涌出,快速地蹿向他的脑海,让他的精神力被加持,增强不少。



    随着精神力的增加,诡异力量对心神的冲击,让罗晨不再有那种快要崩溃的感觉,只不过他现在能激发的魂戒魂力,还很有限,这般持续下去,依旧会沦陷,这只不过是延长了他的灵魂被诡异力量湮灭的时间而已。



    罗晨心中悲凉到了极点,难道自己的灵魂,真的要被诡异的力量湮灭,身体被其掌控吗?



    突然,原本笼罩罗晨身体的黑气,居然在快速的散退,体内的诡异力量,几乎在同一时间,从他的身体脱出,让他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片刻间,就恢复了正常。



    突然的变故,让罗晨有些懵,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那散退的黑气,如同一团黑云,悬于洞口,凝滞了下来。



    仔细看去,原来是那团黑气,被蒙蒙的气息笼罩。



    那蒙蒙气息非常的淡薄,就好像是一层轻雾,可是却透发着一股浩瀚的气息,似乎澎湃着一股莫名的道韵,振撼人心。



    黑气在蒙蒙气息中疯狂的奔涌,两层不同气息形成的气团,在空中扭曲变形,这是黑气在拼命的挣扎,似乎随时都会突破那层薄薄的蒙蒙气息。



    罗晨看得瞠目结舌,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最让他难以置信的还是,黑气是那么的浓郁,透发着无比阴森诡异的气息,而且量还是那么的大,此刻却是被一层极薄的蒙蒙气息笼罩,将其紧紧地包裹在了里面。



    短短的时间内,罗晨经历了两次难以想像的冲击,他的心中虽然很疑惑,却还保持着自己的清醒,生怕黑气突破那层淡淡的蒙蒙气息,再次攻伐他的灵魂,也害怕那突然出现蒙蒙气息,收拾完黑气后,又来对他不利,所以他直接就向洞里深处飞退。



    毕竟,不管是那黑气还是蒙蒙的气息,对罗晨来说,都是不知名的存在,不管它们最后有什么样的表现,都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想要很好的活下去,他必须逃离。



    可是令罗晨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飞退的同时,那团在虚空扭曲变幻的气层,也跟着他飞退,跟他保持着米许的距离。



    眼见此等情况,罗晨差点没有抓狂,却是没有任何办法,他飞退的身体,突地止住,落在了偌大的洞里中。



    罗晨的止步,非常的突然,可那团气息却也戛然而止,依旧跟罗晨保持着米许的距离。



    适才那洞口,被这团气息遮挡,罗晨无法奔出,此刻来到洞中间,有了很大的空间,他慢慢的转身,绕过那团两色气息,又以无比迅捷的速度,飞射出了洞里,然后转身就向前没命的疾奔,可是那团气息,依旧悬飞于他身前米许,保持着同等的距离,而且他快,它们就快,他慢,它们就慢。



    罗晨吐血,最后索性选择无视,直接就折道西方,向着瑞祥透发之地奔去。



    繁星如棋,缀满夜空。



    妖兽山脉,却是霞光万丈,璀璨而又炫丽,没有了夜的阴沉。



    只不过夜空的繁星,似乎失去了光泽,变得有些暗淡。



    瑞祥再现,所有的历练者,都已经奔赴向妖兽山脉的深处,罗晨疾速地向前飞奔,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甚至连那些强大的生灵,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非常的奇怪,因为大多数的生灵,虽然强大,却灵智未开,它们根本就不会去撞什么机缘。



    如今罗晨所到之处,利用敏锐的听觉与视觉感应与查看,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生灵的存在,整个妖兽山脉似乎变成了一片死地。



    只不过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不是罗晨关心的东西,他只想快点赶到瑞祥笼罩之地,去撞大机缘。



    罗晨现在反倒有点后悔,没有跟妙华宫一行人一起前往,早知道会惹来眼前这两种不知名气息的跟随,还差点被黑气透发出来的诡异力量,湮灭灵魂,他才不会选择先去炼化秦道攀的灵魂。



    毕竟,罗晨炼化秦道攀的灵魂,就是想要提升自己的精神力与实力,有更大的本钱,去跟人家抢机缘,有更大的实力,去面对有可能遇到的敌人,才会拒绝林婉儿的要求,可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如此诡异的事情。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



    烈日中空。



    金灿灿的阳光,映染七色霞光,变得更加的璀璨夺目,看得人眼花。



    繁茂的密林,不少的历练者,都在巨树下休息,三五成群,一堆又一堆,在休息者的周围,都有他们各自的人马在值守。



    这里已经是瑞祥再现地的范围,只不过光芒太过于耀眼,只要置身阳光中,都会让人睁不开眼来,所以绝大多数的修炼者,都选择白天休息,晚上行动。



    此地的瑞祥异象,还真是难得一见。



    罗晨穿梭在这片密林,一路前行,没有其他修炼者的不适。



    万年罗生根,确实不愧为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宝,罗晨身体的质变,不仅让他可以在无形中吸收天地灵气,还让他拥有了敏锐的视觉与听觉能力,那璀璨夺目的七彩霞光,根本就不会让他像别人一样,会被映射得眼花缭乱,睁不开眼来。



    罗晨迈着脚步,大步前行于密林,眉头紧蹙,满脸的迷惑,所到之处,会让一些值守的修炼者警惕,也会惊醒一些休息的修炼者。



    他的身前,那两种不同气息形成的气团还在僵持,黑气想要突破,蒙蒙气却是死死的压制,在虚空中扭曲变形,原本罗晨还以为,其他人会看到这一幕,可是不管他走到那里,别人都只会看向他,并不会露出任何诧异的神色。



    罗晨现在是真的搞不懂,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事情。



    不过,这也让罗晨更加担心,生怕这两种气息,决出胜负,立马就会像先前一般,来对他不利,继续湮灭他的灵魂,控制他的身体。



    突然,罗晨加快了脚步,脸上布满了灿烂的笑容,直接就向一颗繁茂的古树奔去,脸上是那种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的喜悦。



    “快醒来,杀千刀的罗晨来了。”罗晨满脸的喜悦,可是那颗大树下一名值守的修炼者看到他后,却是变得无比的骇然,对着正在休息的同门,疾声惊呼。



    原来,他们正是昨天的那批天一宗弟子。



    随着那名弟子的呼声落地,十余名天一宗弟子全部惊醒,都快速的起身,各自的手中,都多了一柄武器,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用喷火的双眼恶狠狠地看着罗晨。



    罗晨对于他们那明显的敌意,却是丝毫也不在意,脸上依旧挂着灿烂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的笑容,来到他们身前十来米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各位大哥,你们好啊!看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罗晨很是热情地招呼道。



    一群人愕然,全都难以置信。



    这不是做梦吧?凶残的小贼,今天怎么突然转性了?不仅没有半点敌意,居然还如此热情的招呼!



    难道这家伙不是罗晨,只是跟他长得很像而已?



    可是不对啊!穿着还是昨天的穿着,发式还是昨天的发式,就连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也跟昨天一样让人讨厌。



    “罗晨,你……想干什么?”其中一名嘴角有颗痣的天一宗弟子,很是愤怒地喝问道,而且他的脸上,还有着明显的惶恐。



    毕竟,他们当中最强大的门人,都已经被罗晨击杀,而且这小贼的身上,还藏有暗器,要是他想要杀他们,他们还真有可能全军覆没。



    罗晨搔着脑袋憨笑:“这个……小弟我一个在妖兽山脉历练,如今又出现了祥瑞异相,大机缘估计随时都会出现,小弟我人单力薄,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家欺负。所以,我想跟你们临时组个队,你们带着小弟,一起撞机缘,好不?”罗晨最后用央求的语气说道,还满脸的殷切。



    一群人快要疯了。



    罗晨何等凶残,何等霸气,连秦道攀那种赫赫有名的强者都不惧,最后甚至差点跟他硬干,他不去欺负别人就好了,别人欺负他,绝对是自招麻烦,可是他现在却是说出这样的话。



    这尼玛不是瞎扯蛋,完全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节奏吗?



    一众天一宗弟子立马就警惕起来,不知道罗晨想要耍什么花样:“罗晨,你可别太过分。屡犯我天一宗威严不说,昨天还杀了我们三个同门,今天居然又来挑事,就算你真的很厉害,我们也不怕,你若还要在此胡搅蛮缠,为了天一宗威严,我们必定与你生死一战。”还是那名嘴角有痣的天一宗弟子,愤怒地说道。



    罗晨满脸无辜:“哥,我是真心想要让你们带着我一起撞机缘,哪有胡搅蛮缠啊?求求你,就让我跟你们一起吧!”



    这一声哥,叫得有痣青年直打寒颤,愣愣地站在当场,都不知道再说什么。



    罗晨可不是善茬,现在没有惹恼他,他还不会逞凶,要是真的把他给惹火了,那后果肯定会很严重。



    一群天一宗弟子气得直磨牙,却是谁也不敢说话,一个个都愣在当场,双眼喷火地看着罗晨。



    “嘿嘿嘿……既然不说话,就当你们默许了。谢谢各位大哥,带着我一起撞机缘。以后,大家都是同一条战线的人,可一定要彼此照顾哈!啊,好累,先睡一觉再说。”



    罗晨笑着说完,身形一跃,就飞上了天一宗弟子休息的大树上,找了一个很舒适的地方坐了下来,直接就闭上了眼睛,真的开始睡起觉来。



    这尼玛什么事啊?前面还打死打活的罗晨,现在居然要赖在他们身边,一群天一宗弟子无语,全都看着那有痣青年,想要听他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