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 估摸着
    罗晨笑着说完,身形一跃,就飞上了天一宗弟子休息的大树上,找了一个很舒适的地方坐了下来,直接就闭上了眼睛,真的开始睡起觉来。



    这尼玛什么事啊?前面还打死打活的罗晨,现在居然要赖在他们身边,一群天一宗弟子无语,全都看着那有痣青年,想要听他的决定。



    有痣青年觉得自己太悲剧了,身为天一宗内门弟子,平日里不管走到哪里,都被人礼待,现在遇到罗晨这种不要脸的敌人,他却是不敢说任何的狠话,也不敢跟他动手:“我们走。”有痣青年最后郁闷地吼道。



    “哥,面子有的时候,可不是自己挣的,而是别人给的。在走之前,你们可得想清楚啊!”罗晨坐在树杈上,摇晃着双腿,慢悠悠地说道。



    一众天一宗弟子的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可是他们准备迈步的双腿,却也停了下来,因为罗晨的言下之意很明显,他们敢走,他就会收拾他们。



    这让一群人郁闷得要死,抓狂得想杀人,可是在强势的罗晨面前,他们却不敢以身犯险,一个个只能郁闷不已地坐回到当场。



    “这还差不多。赶快休息,晚上行动。”罗晨懒洋洋地说完,又闭上了双眼,开始睡觉。



    时间缓缓的流逝,大树上的罗晨,都已经发出了轻轻地呼噜声,嘴角还流出了梦涎,树下的一群天一宗弟子,却是再也无法入眼,一个个恨得直磨牙。



    有痣青年看着罗晨,睡得香甜无比的模样,脸上闪过一抹阴狠的神色,悄无声息地抬起了右手,满天的寒芒,罩着罗晨的身体,铺天盖地的射去。



    这是有痣青年家族给他的暗器,威力很大,目的就是想要让他在关键时刻,用来保命,此刻眼见罗晨睡着,他直接就想要用来射杀他。



    也不知罗晨是不是在装睡,有痣青年的暗器刚刚射出,他的身形就向后疾飞了出去,避开了那漫天寒芒的射杀。



    “不好,快跑——”有痣青年眼见行动失败,疾呼声中,当先向前冲出,余下的天一宗弟子,也疾地动身,跟在他的身后向前狂奔。



    可是刚刚奔出不到百米,一道人影闪过,直接横在了有痣青年的身前,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来人就一拳把他轰击在了地上。



    来人正是罗晨,将有痣青年轰击在地上的瞬间,右脚跨出,就把他死死地踩在了脚下,扬起手中的木棍,就恶狠狠地打起有痣青年的屁股来,一边打一边叫道:“什么不好学,居然学人用暗器,老子让你不学好,让你不学好……”



    一群天一宗弟子,眼见有痣青年瞬间就被罗晨制服,他们更是不敢动手,一个个满脸惊恐地愣立当场,看着罗晨像打儿子一样打着师兄的屁股,没几下就已经是屁股开花。



    最让天一宗弟子无语的还是,罗晨自己明明是用暗器的高手,可是此刻抽打师兄屁股时的那种愤怒,似乎他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用暗器。



    这尼玛的天杀的小贼,简直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



    太阳西沉,没有阳光映射,七彩霞光虽然璀璨,却很柔和,不会再对修炼者的实力,造成影响,瑞祥浮现的浩瀚山脉,一下子就热闹起来,有不少修炼者在穿梭。



    罗晨跟着十一名天一宗弟子,也穿梭在在茂盛的密林中,想要撞到大机缘。



    有痣青年被罗晨打得屁股开花,皮开肉绽,行动起来很是不便,大大拖慢了一行人的行程,十一名天一宗弟子,都在期望,罗晨会因为他们行程的缓慢,选择独自离去,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他一点也不着急,只是悠闲地跟在他们的身后,还时不时地跟他们勾肩搭背。



    罗晨不逞凶,对这批天一宗弟子来说,那就是最大的喜事,只不过他们都很清楚,罗晨屡犯天一宗威严,先是伤了一名内门弟子,后面又杀了三名内门弟子,已经跟天一宗结下了生死大仇,要是被知道这事的人,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被门下其他的弟子看到他们这样,这对天一宗来说,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他们必定会受到严惩。



    纵是如此,他们也不敢表示不满,因为他们很清楚,被天一宗或是知情者发现,让天一宗丢脸,回到宗门,最多也就是受罚,可是如果跟罗晨硬抗,他们这一行人,估计都要死在他的手中。



    一群天一宗弟子,现在只能在心中诅咒罗晨,同时也在期望,不要遇到知情者,更不要碰到同门中人,只要这个天杀的贼子,跟他们分开,就万事大吉了。



    只不过这群天一宗弟子,绝不会想到,罗晨之所以会跟在他们身边,完全是因为他的身前,那两种只有他能看到的气息,还在不断地僵持,黑色气息无法挣脱,蒙蒙气息似乎也没有办法,湮灭那黑气,这两种存在,太过于诡异,对罗晨来说,就好像是两柄横在他脖子上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杀死他,这群天一宗弟子,只是他想要用来挡灾的。



    因为只要这两种气息,决出胜负,它们任何一方都有可能给他带来不知名的危险,只要身边人数一多,说不定就可以不选择到他的头上,也有可能分散到其他人身上,如此一来,也就能减低他自身的危险。



    所以,这两团气息没有决出胜负,没有在他的眼前消失,只要可以,他就一定会跟在他们身边。



    要不然的话,以罗晨的个性,有痣青年想要用暗器射杀他,他哪还有命活在现在,当场就会被他大卸八块。



    当然,这对于罗晨来说,也是一种冒险的行为,这些天一宗弟子,自己不仅有可能会随时向他动手,还有可能跟他的同门会合,到时候会联手杀他。



    纵是如此,罗晨也只能这么做,因为他奉行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天一宗卑鄙无耻,门下弟子仗着宗门的强势,个个都很高傲,还全都想要将他击杀,到时候两种气息决出胜负,真会对他不利,连累到身边人,就算这群天一宗弟子死光,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至于随时都有可能对他动手的这帮天一宗弟子,罗晨还真不惧怕他们,如今他的精神力,极其强大,即使睡觉,也能分出精神,来注意周边的动静,而且万年罗生根的炼化,让他拥有无比敏锐的视力与听觉能力,薄薄的一层眼皮,已经无法遮挡他的视线,所以即使他闭着双眼,或者是睡着,只要他分出精神力防范,依旧能让他清楚地知道周边的情况。



    “噗——”



    罗晨突然闪身到有痣青年的身旁,一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上,吃痛之下,他情不自禁地向前跳出了一步,满脸痛苦,额头上直冒冷汗。



    “哥,屁股还疼不?”罗晨笑嘻嘻地问道。



    有痣青年恨得直咬牙,却是不敢跟罗晨眼色看:“好……好多了。”有痣青年颤着声音回答道。



    罗晨笑呵呵地点头:“哥,你可千万不要好了伤疤忘了痛,以后一定要学好。暗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特别是在我这种使用暗器的高手面前。”



    有痣青年磨牙,转身就走,也许是害怕罗晨又无声无息地去给他一下,他这次学聪明了,直接闪身到了两名天一宗弟子的身前,用他们的身体作挡箭牌……不对,是挡手牌。



    皓月悬空,一行人漫无目的地在这片地域穿梭了近四个时辰,十余人都围在一堆篝火前,所有人都在啃着干粮,只有有痣青年在烧烤着一腿飞虎肉,罗晨在一旁看着。



    在这样的时刻,其实所有的修炼者,都想要撞机缘,即使吃东西,也只会选择吃干粮,生怕错失撞机缘的机会,一行天一宗弟子,自然也有着如此心思,只不过罗晨,却是不慌不忙,非要让那有痣青年帮他烧烤飞虎肉吃。



    所以偶尔从此地路过的修炼者,看到这一群家伙,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烧烤,都很无语,却也没有打扰他们。



    毕竟,少一批人去撞机缘,他们就多一份机会。



    而且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现在是关键时刻,大机缘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也没有人有心情惹事,即使是一些敌对的人,彼此见面,也都只会擦身而过,最多用眼神恶狠狠地瞪对方几眼,不会在这种关键时刻起争端,以免造成伤亡,或是错失撞机缘的机会。



    “啪——”



    罗晨一巴掌拍在有痣青年的头上:“哥,你会不会烤东西啊?看看你烤的什么玩意儿?”



    “我……真不会烤……”有痣青年郁闷的说道。



    “那你会吃吗?”



    “这个……倒是可以……”



    “啪——”



    罗晨又是一巴掌抡过去:“会吃不会烤,你是头猪吗?教你一个最简单的方法,保持现在这样的高度,以匀速转动,不要停下来,只有这样,火候才能控制好,整只飞虎腿才能保证一起烤熟。”



    有痣青年都快要哭了,他出生在不错的家族,算是含着金钥匙长大,在家族的时候,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幸进入天一宗,也有专门的仆役负责生活起居,他只管好好的修炼就是,而且因为天赋不错,即使出来历练,也有同门做这些事情,现在却是被罗晨当成仆役使唤,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可是面对这凶残的小贼,为了保住小命,他还不敢顶嘴,只能闷头照着罗晨的话做,生怕一个不好,又惹来他一巴掌。



    一侧的密林处,数名女子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个惊得嘴都合不拢来。



    “这混球怎么跟天一宗弟子混在一起了?你看,那个天一宗弟子,还被他当儿子一样教训,居然连吭都不敢吭一声。”尹佳悦抹了一把冷汗,难以置信地说道。



    柳清霁也跟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个死混球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天一宗弟子个个都想要杀他,他送上门不说,还把一批天一宗弟子当成下人使唤。”



    “小小年纪,却有如此气势,将来成长起来,必定是了不得的人物。而且行事不按常理出牌,真不知道他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林婉儿轻轻说道。



    林婉儿的话音落地,尹佳悦的脸上,立马就布满了坏笑:“师叔,要不让这小子,入赘我们妙华宫,嫁给清霁。相信他将来,必定会让我们妙华宫,实力又增长不少。”



    “师姐,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才不要跟这个坏东西有关系。”柳清霁红着脸说道,郁闷得不行。



    “嘿嘿嘿……清霁,我估摸着,这小子对你肯定有意思。你想啊,凡是他的敌人,只要落在他的手中,无不被他击杀,可是唯独对你,却是另一番待遇,老是叫你把屁股洗干净,恭候他的抽打,这可是很难得的事情哦!而且,我老是感觉,他把插说成了打。或者,他很害羞,不好意思明说,才会说抽打吧!”



    尹佳悦的话,立马就让柳清霁想到了这茬儿,她娇羞的脸上,立马就布满了怒意:“该死的混球,今天要不好好教训他一顿,我绝不罢休。”



    气呼呼地说完,柳清霁就直接向那堆篝火疾速的飞奔了出去。



    妙华宫一行弟子,她们所立的范围,被林婉儿以实力镇封,所到之地,都能无声无息,在实力镇封的范围内,就是一个很小的空间,即使说话,也不会被外人听到。



    柳清霁刚飞奔出林婉儿实力镇封的范围,罗晨敏锐的听觉能力,就已经察觉到,而且他很清楚,对方的来速极快,还是直接冲着他来的。



    罗晨心惊,身形爆动,直接就向前飞射了出去,一群天一宗弟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全都一脸的茫然。



    一边向前疾速的飞奔,以此来避过突袭之人有可能发动的攻击,一边回首而望,当罗晨看到怒气冲冲的柳清霁,正向他疾追过来,暗道一声不好,以最极限的速度,向密林中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