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打臀惩戒
    一边向前疾速的飞奔,以此来避过突袭之人有可能发动的攻击,一边回首而望,当罗晨看到怒气冲冲的柳清霁,正向他疾追过来,暗道一声不好,以最极限的速度,向密林中冲去。



    可是就在罗晨看清来人是柳清霁的瞬间,他的胸前一重,一道粉红色的绸布,连带着他的双臂,将他束缚,一股力量传来,直接就将他整个人给拉了回去,重重地摔落篝火旁边的地上,还没有等他爬起来,身形迅捷如电的柳清霁,就已经悬飞于空中,玉手倏点,直接被她封了身上的数处大穴道,再也不能动弹半分。



    “哇塞,原来是柳姑娘啊!不好意思,刚才我还以为是敌人突袭,才会逃跑。看来我们还真有缘,不管走到那里,都能碰到。浩瀚阔土,芸芸众生,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有缘,看来老天爷还真是想让我们做朋友。要是能交到柳姑娘这样的朋友,绝对是三生……不对,绝对是十生有幸,估计连我十八代祖宗,都会以之为荣。”



    罗晨适才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就看清了柳清霁满脸的怒容,知道她是动了真怒,想要当众收拾他,刚刚摔到地上,也顾不得疼痛,就可着劲儿的拉关系拍马屁。



    “小心肝儿,今天怎么变得这么乖,嘴巴这么甜了?”柳清霁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俏立在罗晨的身旁,妩媚地笑着问道。



    “柳姑娘,这可是我的真心话,今天见到你会这么说,明天见到你还是会这么说,以后见到你,都会这么说。”



    “哦?是吗?你还真是健忘啊!昨天才扯着破啰嗓子鬼嚎,叫我把屁股洗干净,随时恭候你的抽打,那声音叫得可大了,恨不得天下人都听到一般,而且十分的难听,我现在都还言犹在耳呢!”



    柳清霁还是满脸的媚笑,妩媚无边,身姿妖娆,看得一群天一宗弟子眼睛发直,不断地暗咽口水。



    “啊?柳姑娘,你一定是听错了。像你这种娇滴滴的美女,连风大了,我都担心你会被风吹走,疼惜还来不及,怎么会这么说呢?”



    罗晨脸皮贼厚,说着这话的时候,十分的顺溜,连脸都没有红一下。



    “小心肝儿,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一点都不好哦!而且,我最讨厌别人骗我,这种明目张胆的骗,更是让我痛恨呀!看来,今天得好好的驯驯夫了。”



    “噗哧——”



    柳清霁的话音刚刚落地,右手轻轻一挥,罗晨后面的裤子,就化成了碎布,四下纷飞,没有了裤子的遮掩,他能分明地感觉到有股凉意袭来。



    苍天啊,大地啊,难道这次她要当着众人的面,打自己的屁股?若真是如此,那丢人不是要丢到姥姥家去了吗?



    这是绝对不能发生的事情,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堂堂大男人:“柳姑娘,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敢冒犯你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我这一次吧!”罗晨央求。



    对罗晨来说,求饶可比丢人要好得多,现在他也顾不得其他,只能认栽求饶。



    一群天一宗弟子,还真没有想到,罗晨这个霸气十足,连强者都不惧的家伙,居然会向眼前这小妖女求饶。



    这可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不过看到罗晨吃鳖,十一名天一宗弟子心中无不大爽,甚至在心中祈祷,柳清霁别手软,一定要好好的打一顿他的屁股,最好是能将他杀掉,这样就彻底省心了。



    “小心肝儿,不听话就一定要罚哦!我驯夫,向来都不会手软,只有这样,才能驯出听话的夫君。”



    柳清霁媚笑着说完,右手虚空一抓,一颗大树上的树枝,应声而断,直接飞到了她的手上,轻轻一抖,树枝上的树叶,就全部脱落,扬起手上的树枝,就恶狠狠地抽打起罗晨的屁股来。



    她下手很重,每一次抽打,罗晨都能感觉到剧痛,而且还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在漫延,很显然,他现在已经是屁股开花。



    罗晨差点没有抓狂,自己就这么被一个小女人,当众抽打屁股,这可比上一次还要丢人,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现在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最让他郁闷的是,即使满腔怒火,还不敢乱骂,要不然,只会惹来柳清霁更大的愤怒,还不知道她会怎么编排他。



    十一名天一宗弟子,看着眼前的一幕,全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即使柳清霁此刻,依旧是那么的妩媚,那么的妖娆,那么的荡人心魄,他们的眼神中,却也多了一抹崇拜的神色。



    毕竟,罗晨在他们的心中,就像一座大山压着,让他们喘不过气来,特别是今天,被这家伙赖上之后,更是对他们呼来喝去,堂堂的天一宗弟子,似乎是他的奴役,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此刻,看着罗晨被打得屁股开花,自是会让他们大快人心。



    特别是有痣青年,更是舒畅,他自己不仅想要杀掉罗晨,还想把他的屁股打烂,只不过他不敢,现在有柳清霁代劳,她在他心中的形象大增,几乎比冰洁圣女的形象还要高大,甚至已经取代了她的位置,成为了他心中的女神。



    “小心肝儿,你都不叫一下,怎么老是让我感觉,这次的驯夫行动很失败呢?难道你想尝试一下我其他的驯夫手段?”



    罗晨磨牙,同时也心颤,因为他很清楚,柳清霁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天知道她还会怎么编排自己:“啊……痛死我了……柳姑娘……我知错了……噢……好痛……”为了不被柳清霁用另样的方法折磨,罗晨立马就配合着惨叫起来。



    这一次,不仅是一群天一宗弟子直抹冷汗,就连一旁站着的妙华宫门人也直抹冷汗。



    这脸皮得多厚,人得多无耻,才能有如此的表现啊!



    同时,这也给了众人一种错觉,他们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被打得屁股开花,皮开肉绽的家伙,就是那个杀代果断,霸气得一踏糊涂的罗晨。



    “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小心肝儿,记住这次的教训了吗?”柳清霁住手,站在罗晨的面前,叉着小蛮腰问道,像个女王。



    “柳姑娘,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足够我记一生一世啊!”罗晨哭丧着脸说道。



    “咯咯咯……”柳清霁很是畅快地大笑,那妖娆的身体,都在随之颤动,荡出了无尽的风情,给人一种想要冲上前去辣手摧花的冲动:“记住就好。小心肝儿,以后可一定要听话哦!”



    “听话,绝对听话。”罗晨连不迭说道。



    柳清霁满意地点头,玉指虚空挥动,直接就解开了罗晨身上的穴道。



    罗晨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从空间法宝中取了一条裤子,连带着那一半还勉强遮着上半身的裤子,直接就套在了身上,然后手中就多了一把丹药,不断地住嘴里塞,嚼得噗哧噗哧的,就好像在吃大蚕豆。



    现在唯一让罗晨庆幸的就是,整个过程,除了天一宗跟妙华宫两派人看到外,还没有修炼者从此经过。



    “小心肝儿,你自己小心点,我们走了哦!”



    柳清霁妩笑着说完,就与妙华宫一行人飞身而去。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罗晨磨牙,心中也在狠下决心,一定要快速的强大,只要能打得过柳清霁,至少能保证不再被她打屁股,还有机会将她给脱光光,把她也打得屁股开花,皮开肉绽。



    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



    直到妙华宫一行人,彻底的消失在眼中,罗晨这才回首过来,望向那一群脸上还洋溢着爽快笑意的天一宗弟子,森冷的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缓缓扫过,看得他们心中直颤,有的人还能止住笑意,有的人因为刚才的情景太搞笑,也他们心中很舒畅,即使被罗晨用森冷的目光扫过,他们脸上的笑容还是忍不住洋溢。



    “怎么,你们想要让我杀人灭口?”罗晨冷冷问道。



    这话入耳,众人心惊,无不骇然,全都一脸惶恐地摇头,那几个脸上还洋溢着笑容的家伙,笑容终于没有了,被惊恐的神色取代。



    罗晨自出道以来,所到之处,都霸气得一踏糊涂,强硬至极,今天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确实是一种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辱,所以罗晨的冷问,还真让他们清醒了过来,绝对有可能被他杀人灭口。



    谁叫他们看到了这一幕啊!



    “不想死的话,全都给我脱掉裤子,趴在地上。”罗晨一改刚才的森冷,笑嘻嘻地说道。



    “你……想干嘛?”其中一名天一宗弟子,颤着声音问道。



    罗晨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看你们刚才笑得那么畅快,那么兴奋,现在给你们来点痛苦,领悟一下快乐之后的痛苦,也算是对人生来个感悟吧!当然,大家现在算是同一战线的人,这也算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然我享受了一次被打屁股的快乐,你们当然也应该享受同样的快乐啊!”



    这尼玛什么逻辑?



    一群天一宗弟子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打死他们也不会笑啊!



    “这……不同,你是被美女打,可是……我们现在却要被你打。”一名天一宗弟子不甘地说道,语气中还真有妒嫉的味道,因为整个过程,柳清霁真的像在驯夫,要是她能这么对他,他还真愿意被她打。



    罗晨皱眉:“怎么,你有意见?”



    “我……没意见……”那名天一宗弟子,立马就蔫了,低着头说道。



    罗晨嘿嘿一笑,道:“打你们其实是想给你们活命的机会。毕竟,我打了你们,也算是掌握了你们的把柄,不怕被你们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当然,你们可以硬气,不让我打。只不过……谁不让我打,不让我抓住把柄,那我就只能灭口了。”罗晨笑意盈盈地说道。



    话音落地,十一名天一宗弟子,二话不说,一字排开,将裤子脱到膝盖处,最后全都趴在了地上。



    罗晨从地上拾起刚才柳清霁抽打他屁股的树枝,飞落在那一字排开的天一宗弟子身后,扬起手中的树枝,就逐一抽打起来。



    当天晚上,这片瑞祥笼罩的浩瀚地域,就出现了一道奇特而又怪异的风景,十二个男人,都很不利索地在密林中穿梭,走路的姿势,好像一群鸭子,一拐一拐的……



    瑞祥压盖苍穹,浩瀚无边,七彩色斥满天地,广袤无垠。



    密林中,十二名男子缓缓前行,有十一人走路不利索,一步一拐,脸上还布满了痛苦的神色,其中一人,却是时而欢奔,时而飞跃树梢,眺望远方。



    他们,就是罗晨一行人。



    十一名天一宗弟子,被罗晨威胁着打了一顿屁股,伤势未见好转,他自己现在却是活蹦乱跳,看得这群天一宗弟子直磨牙,却是敢怒不敢言。



    同时,他们也很纳闷儿,小妖女打罗晨时,毫不留情,被打得皮开肉绽,这才个多时辰,他就跟没事人似的。



    即使他把丹药当饭吃,应该也不会好得这么快吧!



    毕竟,那只不过是皮外伤,罗晨也不可能吃很太好的丹药。



    这些天一宗弟子,自是不知道,罗晨炼化了万年罗生根,身体质变,别说可以无形的吸收天地灵气,就算不能吸收,他受到的伤害,也会快速的恢复。



    “唉——”



    罗晨刚刚飞跃到一颗数人合抱的古树树梢,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虚无飘渺,似在耳边响起,又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还像是从四面八方发出,古远沧桑,好似穿越了无尽的岁月,跨越了历史的长河,直至现在才传到这里,听在耳中,更是给人带来莫名的情绪,有无奈、有悲悯、有不甘、有愤懑、有忧伤……



    叹息声落,罗晨心中情不自禁地震颤,仔细聆听,叹息声却如时间的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又走向了久远的未来。



    罗晨飞落地面,看向十一名天一宗弟子,他们还在一拐一拐的前行,脸上除了痛苦的神色,什么也没有,这让他无比的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