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血溅当场
    叹息声落,罗晨心中情不自禁地震颤,仔细聆听,叹息声却如时间的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似乎又走向了久远的未来。



    罗晨飞落地面,看向十一名天一宗弟子,他们还在一拐一拐的前行,脸上除了痛苦的神色,什么也没有,这让他无比的疑惑。



    “刚才你们有没有听到一声叹息啊?”罗晨皱着眉头问道。



    众人皆愕,全都茫然地看着罗晨,而后一起摇头。



    怎会如此?



    那一声叹息,罗晨听得分明,心绪直到此刻,还非常复杂,这群天一宗弟子,为何没有听到?



    罗晨心中疑惑无比,身形一跃,又飞到了树梢,环首四望,除了满天的七彩色,并无异常。



    突然,罗晨的身体,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满脸惊骇。



    这个瞬间,他心中的悸动竟是变得无比狂暴,危险的气息,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似乎要将他吞噬一般。



    这已经不仅仅是感觉,而是被一股实实在在的气息笼罩,令人灵魂都会情不自禁的颤抖。



    望向地面的十一名天一宗弟子,他们亦是如此,已经停止了前行,站在当场,身体如筛糠般颤抖,惊惶至极。



    罗晨紧守心神,已经平静,仔细去感悟那骤现的气息,竟是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却又很陌生,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到底在什么地方,感应到过这样的气息。



    难道这是机缘即将现世的征兆?亦或是意味着惊天杀局已经到来?



    “小心,有危险。”前方的密林深处,传来沉声厉吼,声震九霄,威严凛然,听在耳中,让人肃然起敬,也使人心神振奋。



    “大家当心,大机缘极有可能出世,必须共同进退,以整个宗门的力量抢夺。”



    “好诡怖的气息,让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凶险,机缘跟大劫相伴,我们一定要万分当心。”



    ……



    实力达到炼神返虚境,修炼者就能称之为高手,但凡高手,都会走出各自的势力,到外面经历生死历练,在凶险中存长,这会让他们的感应变得更加敏锐。



    骤现的诡怖气息,已经让很多人感觉到凶险,周围有人在厉声而语,用言语警示,同样也用他们的厉吼,给予同行信心,让他们心神振作,不被诡怖的气息所扰。



    地面的一行天一宗弟子,也已清醒,虽然依旧满脸惊恐,可是他们却也展形了相应的行动,背靠着背,环立一起,手中紧握着武器,警惕地看着四方。



    罗晨傲立于树梢,还在四下眺望,想要看清,那诡异的气息,到底缘自于何方。



    而且一直悬空在罗晨身前米许的两种僵持的气息,此刻也疯狂的对峙起来,在他的面前扭曲变形,就好像云层幻化,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



    罗晨无视它们,依旧在运目四望,眺望远方,那诡异的气息,是从四面八方涌来,而且越来越浓郁,越来越滂沱。



    片刻后,东方的天际,黑气奔涌,向前疾速的席卷而来,黑气所到之处,七彩瑞光竟是直接被碾压吞噬,黑气与祥瑞交接面的后面,就是无尽的漆黑。



    黑气漫天,如滔天巨浪,滚滚向前,虽然无声无息,却有天崩地裂之势,浩荡出无边的阴森与诡怖。



    罗晨终于明白,他感应到那股气息之后,为何会有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因为他曾经,跟类似的黑气接近过,只是刚才的那种气息,是漫天黑气向前腾腾奔涌时,摧生出来的气息,又跟曾经的黑气透发出来的气息不同。



    火皇遗迹,惊天杀局,每个字在罗晨的脑海闪过,每一个字都似重雷轰击,震颤着他的心神。



    很显然,惊天杀局,已经开始,火皇遗迹,也将出世。



    只是不知,这惊天的杀局,跟火皇的神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到底有着什么联系?



    难道真的是这位人类的始祖之一,在妖兽山脉布下了惊天的杀局吗?



    斗息间,脑海中闪过无数疑惑,却是无从应证,罗晨也没有时间去思索,只是傲立于树梢,紧守着心神,直面那似万马奔腾而来的黑气。



    此时此刻,那无边的黑气,如飓风卷动云层,向前压盖而来,速度快到极致,任何的奔逃,都已经无用,只有正面迎击,尚可争一丝生机。



    说时迟,那时快,罗晨刚刚看到东方天际压盖而来的黑气,他所在之地,就已经的如墨的黑气吞噬,变成了无边的黑暗。



    这个瞬间,罗晨的身体颤抖,灵魂悸动,心跳加快,额头上冒出了豆粒般大的冷汗,那阴森而又诡怖的气息,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让他有种无法对抗的无力感,更让他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无尽天地中的一粒尘埃,渺小到可以忽略的地步。



    黑气所到,留下的就是无边的黑暗,天地浮现的祥瑞,被黑气狂暴的碾碎,周围都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罗晨傲立于树梢,在漆黑如墨的环境中,他的双眼依旧视若白昼,还能看清周围里许方圆的情景,地上的十一名天一宗弟子,被黑气席卷而过,全都已经躺倒在地上,再无半点声息,满脸惊恐,竟是齐地死去。



    漫天的黑气,当真阴森诡怖到了极点,只是无声无息的席卷而过,竟是将十一名天一宗弟子,全部惊死。



    罗晨身上直冒冷汗,后怕不已,若他不是精神力强大,估计此刻,已经跟地上的十一名天一宗弟子一样。



    杀局已起,无声无息的黑气,仅仅是一番席卷,就必定会让这片浩瀚的地域,尸横遍野。



    黑气如同决堤的洪水,还在疯狂地向前奔涌,璀璨的祥瑞,被风卷落叶般压盖碾碎,无边的黑暗,还在迅速的扩张,看其架势,似乎是要让整个妖兽山脉,都沉浸在阴森诡异的黑气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火皇的神迹在何方,惊天的杀局是谁布下,适才那一声叹息,又是何人发出?



    这已经超越了罗晨的认知范围,他想不通也悟不透,即然被卷进了这惊天的杀局中,那就只能奋起反抗,杀出自己的生机。



    火皇遗迹,与惊天杀局并存,既然杀局已起,那就说明火皇遗迹既将出世,大机缘也会随之而来,机遇将与危险并存。



    无尽的黑暗中,慢慢的亮起了点点光晕,那是夜明珠透发出来的光亮,只不过黑气的笼罩,形成了一种质的阻隔,很难透发出来。



    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以最快的速度,奔袭向最近的光晕处。



    所幸的是,行动不受束缚,依旧能奔袭如常,片刻间,他就已经飞落光亮透发之地。



    这是一个不小的团队,有二十余人,只不过地上躺倒了十余人,还有七人未死,他们无不惊恐,眼见罗晨突然飞落他们的面前,每人都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各位,我并无敌意。如今,妖兽山脉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所有人都有可能葬身于此,我们现在必须团结,共同面对危险。在下前来此地,是想跟你们一起,以最快的速度,联合未死的修炼者,一起来迎接未知的凶险,以此来谋得一线生机。”罗晨沉声说道。



    罗晨只有十七八岁模样,年纪很小,脸上甚至还有未脱的稚气,可是此刻说起话来,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威势,七名修炼者,都放松了手中的武器。



    “公子所言极是,老夫一生,经历过无数的生死,却也从未遇到过如今天这般诡异凶险的事情,看来想要活命,就只能集结更多更大的力量,共同对抗可怕的凶险。”一行人当中的一名老者,点头赞同,他们快速地将地上的尸体拾起,扔进空间法宝之后,就与罗晨一起,寻往有光晕的地方。



    “轰轰轰……”



    东方的天际,传来隐约的轰响声,正在向前逼近,犹如万马铁蹄,踏地疾行,让大地都在颤抖。



    &nbs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很显然,惊天杀局的第二波血洗,又将来临。



    第一波黑气的席卷,袭杀的几乎都是弱小的修炼者,这次的血洗,应该是针对强大的修炼者,也将会更加的可怕。



    妖兽山脉,瑞祥尽去,已经被无尽的黑气笼罩,到处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气氛也显得无比的阴森,无比的诡怖。



    黑气漫天奔涌,浩瀚苍穹,也已经被黑气压盖,看不到月亮,看不到星星,也看不到云层,黑气笼罩的广袤地域,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片黑暗的天地。



    “轰轰轰……”



    东方的巨响声越来越大,大地颤抖得越来越厉害,而且还透发着越来越浓郁的凶威。



    百余人,以夜明珠照明,疾速地飞奔于空中,所到之处,只要看到光晕,他们就会飞落,联合他们一起加入,让这个队伍在不断地加大。



    这是一个临时组成的队伍,已经不论正邪,不论身份,他们都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团结一致,共同面对即将到来的凶险,以此来谋得一线生机。



    经过黑气的席卷,得幸存活的修炼者,都已经清楚,这是可怕的大劫,别说是他们,就是强者都极有可能,殒落于此。



    漆黑的天空,终于有了微微的亮光,东方的天际,可以看到隐隐约约的朝霞,也能看到黑气中,**着更加浓郁的黑气,向前滚滚而来,那应该就是踏动大地的凶物摧动出来的。



    时间缓缓的流逝,太阳终于升起,有了阳光的映照,被黑气笼罩的浩瀚天地,虽然灰暗,却已经能看出很远,所有的修炼者,都收掉了用来照明的夜明珠。



    此时,这只临时组成的队伍,已经有两百余人,疾速地飞行于空中,浩浩荡荡,虽然显得很狼狈,每个人的脸上也有惊恐的神色,却也有一股莫名的威势。



    就在这时,从前方的密林,突然蹿出百余人,阻住了这两百多人的去路,那百余人是以一名灰发老者为首,他的身上透发着一股可怕的气息,那是强者之气。



    罗晨奔行在人群的前方,眼见对方的人马之中,居然有强者的存在,心中大喜,立马就大声说道:“前辈,两队联手,共抗即将到来的大劫吧!”



    说着话的时候,罗晨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近处,跟前方的百余人,飞悬于高空。



    直到此刻,罗晨才发现,老者的脸色无比的阴沉,看着他的双眼,更是透发着凶光:“小贼,知道老夫是何许人吗?”老者寒声喝问道。



    罗晨心中一凛,微愣了愣,立马就笑着说道:“看前辈对在下的敌意,应该是天一宗门人吧?”



    “哼,知道就好。老夫正是天一宗长老王世充,你屡犯我天一宗威严,先伤我天一宗弟子,后又击杀我们三名门人,今天,必定让你血溅当场。”王世充怒声说道。



    罗晨丝毫不惧,依旧笑嘻嘻:“前辈,何必这么小气呢?现在是非常时期,所有的事情都应该非常处理,我们还是先把私人恩怨放到一边,等渡过大劫后,再来了结恩怨不迟啊!”



    王世充斜睨了罗晨一眼,很是不屑地冷哼一声,并没有理会他,精光湛湛的双眼,直接横扫过他身后的人群,看得他们都不由得微微变色,生怕王世充因为对罗晨的痛恨,迁怒到他们的头上,将他们全部击杀。



    “这件事情,与你们无关,识相的话,就乖乖的在一旁看着,等老夫将这小贼击杀,你们便能加入我们,共同面对即将到来的凶险。若谁敢出手帮他,杀无敕。”



    身后的一群人,都只不过是为了谋得一线生机,共抗大劫临时组队,他们才不会为了罗晨跟天一宗为敌,而且前面的一群人中,还有强者的存在,若能跟他们联手,这个临时组成的团队,将会更加强大,更有能力与即将到来的大劫对抗,拥有更多的活命机会。



    “我们跟这恶贼并无半分瓜葛,又岂会为了他与天一宗为敌?前辈,后面的凶物越来越近,你还是赶快将此恶贼击杀,我们也好继续前行,跟更多的人联手,与身后的凶物对抗。”罗晨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很是迫急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