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3章 惊天杀局
    这是怎样一个少年啊?小小年纪,面对满天凶物的来袭,居然还能如此冷静,那姿势那神态,甚至还有一种俯瞰众生之姿。



    王世充在这个瞬间,也发现自己所立的地势,让他的气势处于了劣势,身形一闪,也飞到了高空,跟罗晨平行对峙。



    “活了一把年纪,居然还这般无知,你个棒槌。”罗晨哂笑着说道。



    这直接就出乎了王世充的预料,让他发懵。



    难道这小贼真的不怕死?面对满天凶物的来袭,居然一点也不惧,不仅不向他妥协,还如此的强势。



    地面形成防御体系的数千修炼者也都难以置信,他们还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小的少年,直到此刻,还如此的霸气,甚至还在继续侮辱王世充。



    天一宗堂堂的长老,正道赫赫有名的强者,居然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骂成棒槌,这……也太尼玛逆天了吧!



    片刻后,王世充就清醒过来,气得脸红脖子粗:“小贼,你……真是不知好歹,我好心给你活命的机会,居然还如此辱我。”



    罗晨冷笑:“老狗,别把小爷当三岁小孩好不?你们天一宗,难道盛产蠢货吗?而且,还盛产无耻的蠢货。”



    “你……你……”王世充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你?老棒槌,估计你现在都还不明白,你自己蠢在哪里,就让小爷来点破你吧!第一,你让我过去,就是因为你没有办法抓到我,想让我自投罗网,如果我被凶物击杀还好,不被它们击杀,最后你肯定会直接把我抓起来,将我以残暴的方式击杀,这是你最愚蠢的地方。至于第二点,还算不上愚蠢,因为只有小爷这么聪明的人,能想明白。知道为什么吗?”



    王世充倒是很想问问为什么,只不过这样的情况,他要是问为什么,那简直就是在向世人承认,他是个老棒槌,所以他也只是铁青着脸恶狠狠地瞪着罗晨,一言不发。



    罗晨眼见王世充不说话,呵呵笑着说道:“你们数千人一起防御,准备对抗凶物的来袭,这是巨大的目的,等那些凶物来至近前,肯定会疯狂的攻击你们,有了你们这么多人当诱饵,小爷一人,只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应该就不会有事,完全可以在一旁看大戏。”



    罗晨的话说得很有道理,此话一出,众皆清醒,数千人都用喷火的眼光看着他。



    这小贼太无耻了,让数千人做饵,已经很不地道,若他闷在心理,也能让人平衡点,可是他不仅说出来,居然还说要在一旁看大戏,这让数千人都感觉到很憋屈。



    不过也有很多人后悔,早知道也学这小贼,远远地跟在人群的背后,当凶物来袭之时,完全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那就不用跟凶物以死相拼了。



    王世充肠子都悔青了,原本还想利用凶物来袭的机会,让罗晨求饶,即能挽回一些颜面,又能趁机将他控制,然后直接将他击杀,现在倒好,却是被这小贼给实实在在的羞辱了一回,这可比先前的侮辱性的叫嚣,还要打脸啊!



    毕竟,罗晨此刻,确实表现出了超常的智慧,所说的话都极有道理,此刻还被他点破,那就是在告诉所有的人,他在罗晨的面前,是个地地道道的老棒槌,无异于自取其辱。



    王世充现在都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几个耳光。



    “小贼,你还真是无耻,居然让天下英雄给你当饵。你这种无耻之徒,若不将你击杀,他日必定祸害天下。你给老夫等着,若不杀你,老夫誓不为人。”



    “老狗,别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好不?我无耻,但不掩饰,你无耻,却还要装成一幅正气凛然的模样,你是不是想要恶心死我啊?况且,我并没有目的性的让他们当饵,这只不过是条件使然,我所说的也只不过是事实的陈述。只不过嘛,说出来有点让人不爽而已。呵呵,其实,这也应该感谢你,早先我想要跟你们一起,你却是想要杀我,把我逼了出来,才让我有了这么好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机会。”



    说到这里,罗晨嘿嘿一笑:“老狗,我看你还真应该把老鸟给切掉,别当男人了,反正你就是那种即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货。哇塞,凶物越来越近,小爷也不想看到你那张让人恶心的蛤蟆脸,我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吧!”



    罗晨说完,直接就向前方飞去,最后落在一颗参天大树上,找了个很舒服的地方坐下来,悠闲地吃起东西来,笑意盈盈地看着前方数千人形成的防御团队,看得他们所有人都羡慕嫉妒恨。



    “呼呼呼……”



    漫天的凶物,已经来到十余里开外,那是各种强大的飞行生灵,有展翅击天、遮盖里许天空的巨大枭鹰,也有拳头般大小的刀雀。



    无数的飞行生灵,压盖苍穹,铺天盖地,就像快速移动的厚重乌云,即使还在数十里开外,就已经产生了飓风,吹拂地面的植被,参天的古树都在随风摇曳。



    数千修炼者,个个都握紧手中的武器,怔怔地看着那些飞行而至的生灵,不敢有任何大意,如临大敌。



    罗晨依旧坐在大树的树杈上,在悠闲地吃着东西,双腿还在空中晃来晃去,一幅很是舒畅的模样,可是他的心中,却很惊恐。



    如此众多的飞行生灵,罗晨还是第一次看到,虽然并不是所有的飞行生灵都很强大,但也不乏强大的飞行生灵,即使那数千修炼者,已经做好了准备,最后的胜利却也非常难说。



    只要飞行生灵至此,向所有的修炼者发动攻击,必将是一场血战。



    而且,罗晨还真没有把握,可以避过这些飞行生灵的攻击。



    毕竟,数量太多了,所有的飞行生灵至此,若全部袭杀那些修炼者,还真没有那么多的地方,供它们一起攻击,估计还会有无数飞行生灵等在外围攻击,它们只要一发现他,极有可能分出一部分来袭杀他,到时候他独自一人,应战的数量,必定非常的庞大,有可能会达到数百只甚至是数千只。



    当然,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因为罗晨现在,已经利用万年罗生根的特性,让自己化生成了大自然的一部分,只不过他的形体,有点独特而已。



    很快,所有的飞行生灵,就已经奔袭而至,从上空飞过,直接向那数千修炼者铺天盖地的奔袭而去,眨眼间,便飞行到了他们的上空,然后直接就向他们发动扑击。



    如同乌云盖天穹的飞行生灵,只留下了一部分,其余的飞行生灵,在继续向前方飞奔,数千修炼者的上空,留下了约莫十余万飞行生灵,以他们为中心,四周到底都是飞行生灵,将他们死死的掩盖在了中间。



    那些飞行生灵的攻击,直接而又狂暴,并没有太多的花样,都是疯狂的扑击,此起彼落,攻伐有序,配合无比的默契,似乎受过严格的训练。



    罗晨远远的看着,心中疑惑不已,他怎么也想不通,所有的飞行生灵,放弃了它们自身的攻击优势,已经让人生疑,现在还有这么完美的配合,更让人难以置信。



    “轰轰轰……”



    “呼呼呼……”



    “啊啊啊……”



    攻伐声、振翅声、惨叫声,参杂一起,显得无比的喧哗,无比的热闹,也显得十分的凄惨。



    东方的天际,那一直没有停息的踏地声,还在响起,依旧在不断靠近,望向东方,除了有相对浓郁的黑色气息,在满天的黑气中滚滚向前,依旧看不到踏地前行的凶物。



    这是惊天杀局的启动,对这片地域所有的修炼者,甚至有可能包括到此撞机缘的灵智生灵,进行着血洗,攻伐井然有序,先是黑气的席卷,解决一大部分实力较弱的修炼者,第二波的攻击,应该就是以飞行生灵为主,再次对余下的修炼者进行血洗,那些踏地而来的凶物,应该是惊天杀局的第三波杀伐。



    除了这三波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伐之外,应该还有可怕的杀伐,会继续对这片地域的修炼者血洗。



    每一波的攻击,都会造成无尽的杀戮,十分可怕,而且根据已知的杀伐,这种有序的血洗,却也一波强大过一波。



    罗晨心颤,他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会在妖兽山脉,布下如此恐怖的杀局,也不知道,这些强大的生灵,为何会全部听令于他,成为他杀戮的工具。



    仅仅是第一波的血洗,恐怕就已经让这片地域中的修炼者,死亡了近三分之二,若是一波又一波的疯狂杀戮继续下去,能幸存下来的修炼者,百人当中恐怕也无一人。



    前方的战团,还在疯狂的持续,漫天的飞行生灵,已经少了许多,不再密密麻麻,变得有些稀疏,透过缝隙,望向里面,到处都是一些残肢碎体,有飞行生灵的,也有修炼者的,场面相当的血腥,以修炼者所在的地域为中心,周围的地面,已经被殷红的鲜血染红,空中飘扬着浓浓的血腥气。



    所有的飞行生灵,依旧在此起彼伏的冲击那些修炼者,它们的攻击,依旧是那么的井然有序,并没有因为前面的飞行生来被击杀,而有任何的退缩,甚至整个过程,它们都没有发出任何的鸣叫,即使是那还在地上扑腾,并没有死去的飞行生灵,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反倒是一些身体残缺的修炼者,在无比凄厉的惨叫。



    修炼者在拼命的反击,空中刀光剑影,纵横交错,让罗晨难以置信的是,那些飞行身形,奔扑其间,即使被他们击中,却也不能对它们造成伤害,当它们扑击到他们的身前,近身的攻击,他们手中的武器,才能伤到那些飞行生灵。



    而且,飞行生灵悍不畏死,不管它们是被斩去了利抓,还是被斩去了羽翅,只要它们还有行动的能力,就会继续疯狂的攻击修炼者,特别是一只猫头鹤,都被斩去了半边脑袋,它的利爪,依旧抓进了那名修炼者的胸膛,掏出了他的内脏,它才跌落地面扑腾,凶残而又诡怖,血腥到了极点。



    罗晨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惊恐,所有的飞行生灵,似乎都要比平常要强大很多倍,这让他立马就想到了那条被黑气笼罩的巨蟒。



    天,这些飞行生灵,也跟那巨蟒一样,被湮灭了灵魂,它们都被黑气渗进的诡异气息控制,变成了杀人的工具。



    越是明白惊天杀局的布局,罗晨越是惊恐,他越来越明白,布下杀局的存在极是可怕,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违逆对抗的存在。



    罗晨自己被黑气笼罩过,差点被湮灭灵魂,也成为那个在妖兽山脉布下惊天杀局之人的杀人工具。



    这太可怕了,可怕到常人不能理解,也不敢相信的地步。



    罗晨心颤,不寒而栗,身体直冒冷汗。



    火皇遗迹,惊天杀局,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要不然的话,如此可怕的存在,也不会大费周章地在此布下如此惊天的杀局。



    那个布局者,又是何等的存在,居然能散发出滔天的黑气,可以控制无数的生灵?



    布下杀局者,必定拥有通天的手段,而且还视天下苍生为草芥,仅仅是这里的杀局,为此付出生命的生灵,将会不计其数,被诛杀的修炼者,估计也要以数十万计。



    整个妖兽山脉,无数的生灵,只是布下杀局者的棋子,只是被他湮灭灵魂之后,用来杀人的工具,就算没有被他控制的生灵,也只会成为被他猎杀的对象。



    罗晨有一种无力感,也有一种被当成猎物的感觉,这是罗晨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情绪。



    这是无比凄惨的事实,也是无比悲凉的事情,罗晨不甘,他不甘成为这惊天杀局的猎物,也很痛恨那个视万物苍生为草芥的布局者。



    心有不甘,让罗晨变得无比振奋,满脸坚毅,双眼透发凶光,浑身杀气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