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有些后怕
    这是无比凄惨的事实,也是无比悲凉的事情,罗晨不甘,他不甘成为这惊天杀局的猎物,也很痛恨那个视万物苍生为草芥的布局者。



    心有不甘,让罗晨变得无比振奋,满脸坚毅,双眼透发凶光,浑身杀气腾腾。



    不管那个布下杀局者多么的可怕,多么的恐怖,罗晨都要奋起反抗,即使他只是那布局者的猎物,他也要尽一切努力反击,为自己争取一丝生机。



    前方修炼者与飞行生灵的激战,还在不断的持续,身后凶物踏地的声音,依旧还在响起,大地震颤,它们距离此地,已经越来越近。



    数千修炼者,还有百余人在浴血而战,原本铺天盖地的飞行生灵,也已经不多。



    修炼者的脚下,是厚厚的尸体,那片大地,已经被鲜血染红。



    尚还在激战的修炼者,全都受伤,特别是那唯一的强者王世充,可能是因为他的攻击力,对飞行生灵造成了太大的杀戮,现在他还被数十飞行生灵疯狂而又凶残的扑击。



    余下的修炼者,扑击他们的飞行生灵,已经不多,大多数都只有几只在扑击他们,而且每被杀去一只,就会少一只。



    王世充持着一柄透发着淡绿光芒的巨刃,疯狂的还击,不断的轰击出道道淡绿色的攻击力,却依旧不能将飞行生灵击杀,只会把它们击飞,然后它们又会疯狂的扑击。



    他的身上,覆满殷红的鲜血,他的左手,已经不知去向,他的身上,到处都布满了伤口,正在孱孱地流着鲜血。



    罗晨依旧坐在大树杈上,看着眼前的攻击,他没有任何的行到动。



    因为罗晨很清楚,前方的所有人,都不值得他出手,就算他现在救了他们,当他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们也只会袖手旁观,甚至还有可能落井下石。



    为值得付出的人付出,这是一种回报,为不值得付出的人付出,那就是***,罗晨不会让自己当***。



    况且,那些还在奋力反击人当中,还极有可能是天一宗的弟子,如果真的帮了他们,那不就是给他们杀他的机会吗?



    飞行生灵越来越少,仅剩的修炼者,也在不断地倒地,现在还能迎战的,不足百人。



    罗晨一脸平静地看着远方的激战,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无比的冷沉,双眼透发出了凶光,浑身杀气腾腾。



    对于强大的敌人,罗晨可不会讲究什么迂腐的原则,他只会做趁他病要他命的事情,以绝后患。



    时机成熟,罗晨身形电闪,飞奔向那片屠戮地,冷冽如刀的双眼,已经紧紧地盯上了王世充。



    王世充不愧为强者,虽然身受重伤,可是他的攻击,依旧迅捷威猛,只不过片刻间,围攻他的数只飞行生灵,就被他悉数斩杀。



    罗晨的奔速也很快,此刻已经飞奔到距离王世充不足百丈的地方,右手一扬,阴沉的天空中,就是数十道寒芒射出,罩着王世充的身体,铺天盖地地射去。



    王世充怒极,手中长剑疾搠而出,立马就生就一道如幕墙般的淡绿色光芒,迎向数十道寒芒奔去。



    与此同时,王世充身形电闪,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奔向罗晨。



    先前,罗晨不断地叫嚣侮辱王世充,后来飞行生灵来袭,又把他骂成老棒槌,在王世充的心中,罗晨比飞行生灵还要可恨,他都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此刻这小贼居然还想利用他身受重伤之际,将他击杀,这让他变得更加的愤怒,所以连身上的伤也顾不得,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将罗晨杀掉再说。



    王世充刚刚向罗晨追击过去,他就以无比迅捷的速度飞退,蹿进了不远处的密林。



    “轰——”



    数十枚如发丝般细小的银针,跟那如幕的淡绿色光芒,交击空中,一声巨响,所有的银针,就已经被淡绿光幕强大的力量反弹了出去。



    王世充恨罗晨入骨,身破虚空,以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快的速度追向罗晨消失的方向。



    眨眼间,王世充距离密林就不足百米,就在这个瞬间,罗晨突然蹿行出来,又罩着他的身体,射出了数十枚银针。



    王世充万万没有想到,罗晨会如此大胆,居然近距离用暗器射杀他,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竟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只不过王世充不管怎么说,也是强者,是从无数的凶险中历练出来的,罗晨不按常理出牌的行动,虽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却也能轻松的反击。



    王世充的心中,甚至觉得罗晨可笑,居然想用这样的方式,用暗器将他击杀,难道在他的眼中,强者就是如此无能吗?



    心中闪过这种念头,王世充左手一挥,一道淡绿色大掌,在空中成形,向地面压盖而下,不仅将那数十枚暗器笼罩其中,罗晨也置身在了巨大的淡绿色手掌之下。



    随着王世充的出手,一股浩瀚的力量,自空中压落,地面的树木枝叶,都在随之折断,攻击未至,所透发出来的力量,都是那么的巨大。



    罗晨当然也不会让自己,直接被强者的攻击力击中,脚踩雷霆步法,以他现在最极限的速度,向一侧斜飞了出去。



    “轰——”



    那一只巨大的淡黄色手掌,击中地面,轰出一个十余米方圆的手形深坑,数颗古树都已经不见了踪影,被强大的掌力粉碎,变成了齑粉,沉陷在那巨大的手形深坑中。



    空中的王世充,却是有了让人难以置信的反应,他手中的长剑,已经跌落地面,身体凝立于空中,竟是没有再对罗晨发动攻击。



    幸存的数十人,看着眼前的一幕,全都一脸的迷惑,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瞬间,罗晨的手中,突然多了一块灰朴朴的东西,再次奔袭向王世充。



    那灰朴朴的东西,速度快到极点,恐怕除了身为强者的王世充能看清是何东西外,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看清它的真面目。



    事实上,有幸存活下来的数十名修炼者,他们确实只看到空中,划过一道灰影,向王世充奔袭而去,至于那灰色的物体是什么,他们还真没有看清。



    王世充心中震惊至极,罗晨的表现,又一次冲击了他的心灵,他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居然就是令妖兽山脉很多劫掠者闻风丧胆的板砖大盗。



    而且,自那块板砖被罗晨极速的扔了出来,王世充就感觉到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那种力量的透发,甚至要超越普通强者的实力。



    强者的双手,无不沾满鲜血,他们都是在无尽的生死历练中走出来的,强者的感应极是敏锐,他们也在凶险中磨砺出了应战能力,罗晨扔出板砖的瞬间,王世充身形一闪,就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横移了出去。



    可是令王世充没有想到的是,那块原本还在直线奔行的板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又向他追袭而来。



    这是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啊!



    “砰——”



    板砖的奔袭速度,太过敏捷,眨眼即至,直接轰击王世充的双腿,巨响声中,血肉横飞,他的双腿被强大的力量爆碎,化作细碎的血肉,四下飞溅。



    “啊——”



    王世充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身体再也无法飞行,向地面跌落。



    幸存的数十名修炼者,看得瞠目结舌,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



    王世充可是天一宗的长老,正道赫赫有名的强者,其实力比秦道攀还要强大,其声名比秦道攀还要隆盛,他的身体一直都在释放着实力,被淡绿色的光芒萦绕,以自己的实力,形成了防御的力量壁垒,可是他却接二连三的出现异常,先是手中的长剑掉落,左右手都耷拉了下来,现在他的双腿,居然又被直接爆碎。



    这一切的异常,都是罗晨造成,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天赋就算再好,能成为先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天高手就已经很逆天,就算他真是先天高手,即使王世充身受重伤,他的实力应该也不足以粉碎王世充以实力形成的力量壁垒才对。



    可是,这一切都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罗晨不仅让王世充的双手失去了行动能力,还在这倾刻间,爆碎了他的双腿,这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



    幸存的数十名修炼者,他们的双眼都紧紧地凝注在那一道飞向罗晨的灰影,想要看清那是什么宝贝,可是罗晨却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抄过那块板砖,就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



    王世充的身体,刚刚跌落地面,罗晨就飞身而至,落在了他的身旁,脸上布满了灿烂的微笑:“强者,不过如此。哼,居然想要杀我,小爷今天就把你这个强者,活活打死。”



    话音落地,罗晨立马就对王世充拳打脚踢起来。



    “小贼,士可杀不可辱,你如此折辱我,就是对天一宗不敬,他日,我天一宗必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堂堂强者,居然被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拳打脚踢,这对王世充来说,是生平最大的耻震,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可是双手被暗器所伤,双腿被板砖轰碎,全身经脉皆损,他就是想要自尽当场,都不可能,现在也只能对着罗晨,目眦欲裂的怒吼。



    “聒噪——”



    罗晨冷斥声中,一拳就击在王世充的脑袋上,将他打晕了过去,然后继续对他拳打脚踢,看他这样的节奏,完全是想要把王世充给打死。



    幸存的修炼者无不骇然,他们现在看罗晨就像在看魔头一般。



    这个少年,简直太可怕了,行事霸道凶残,即使是强者,因为想要杀他,眼见就要死在他手中,他居然还要用这种方法,将其折辱至死。



    他们自是不知道,罗晨在这种时刻,还这么多事,其目的就是想要利用至邪的吞天噬地术,吞噬王世充的强者灵魂,以此来提升他的实力与精神力。



    吞天噬地术虽然是至邪魔功,却是神奇无比,罗晨吞噬强者秦道攀的灵魂,吞噬炼化之后,让他的实力飙升,精神力猛进,所以即使吞噬炼化强者灵魂,会有很大的风险,可是面对巨大的好处,罗晨却也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



    “砰砰砰……”



    王世充已经被罗晨一拳打晕,静静地躺在地上,可是他对他的拳打脚踢,却是没有丝毫的留情,每一拳每一脚下去,都会响起巨大的声音,甚至可以听到骨头被踢断的闷响,而且在拳打脚踢的时候,罗晨还没有忘记对王世充的洗劫。



    幸存下来的修炼者,瞠目结舌地看着罗晨疯狂的行为,他们被震撼得晕天黑地,同时也为王世充不值,正道赫赫有名的强者,居然因为想要击杀罗晨,被是被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甚至连死都不放过,这对他来说,还真是天大的悲剧。



    幸存者当中,其实也有天一宗弟子,可是罗晨身藏连强者都能击杀的暗器,他们可不敢冒头找死,只能在心中恶毒的诅咒。



    其实,罗晨现在也有些后怕。



    罗晨蹿进密林,表面上看来,是想要躲避王世充的追杀,在所有人想来,他应该已经逃到了密林深处,可是他却突然从消失之地蹿出来,这必定会让所有人难以置信,其实也包括王世充,即使他是强者,也定能让他措手不及,再加上他又放出暗器,王世充在自然而然的情况下,就会反击,很难有其他的思虑,所以在这样的时刻,只要将自己从秦道攀那里搜刮的暗器,参杂在那满天的银针中,同时射出,定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当然,罗晨所面对的是强者,这样的行动,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要稍有纰漏,死的就必定会是他。



    所幸的是,一切都在按罗晨的意愿进行,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



    “轰轰轰……”



    大地颤动,似乎要地震一般,东方的天际,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强大生灵,如惊涛骇浪般滚滚而来,所到之处,密林被摧毁,山地被踏平,天空中除了腾腾的黑气,还扬起了漫天的尘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