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无耻小人
    特别被罗晨打了耳光,一脚踢飞出去的少年,更是胆颤心惊,后怕不已,能从罗晨的手中,捡回一条性命,绝对是万幸。



    “小爷耐心有限,不想死就带着你们的人,滚下山去。”罗晨沉声说道。



    “罗……罗公子息怒,我……我们现在就到山下。”



    其中一人应了一声,上方的密林中,就奔出了十余人,带着那名青年,快速地向下飞奔而去。



    罗晨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冷笑不已,然后又抬首,望向远处的杨延昭,很是温和地笑着说道:“大叔,让你们的人,占据他们刚才的位置。”



    “是,罗公子。”



    杨延昭应了一声,立马就招呼周围的人马,占领了先前那批人所占据的位置,他自己却是来到了罗晨身边:“罗公子,你……要跟我们在一起吗?”



    罗晨微笑着摇头:“这是可怕的大劫,地势的占据,其实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不管身处哪里,都会凶多吉少,想要活命,恐怕也只能奋起反抗。大叔,带着你们的人,好好的抗争吧!”



    “谢谢罗公子提醒,我会的。”



    “大叔,此处为何会聚集这么多的人马呢?虽然可怕的凶物,从四面八方踏地而来,可是周围却依旧还有大片的地域,也不乏比这里好的地势,所有人都聚于此地,还真是让人奇怪,难道有人组织他们来此?”罗晨皱着眉头,很是疑惑地问道。



    “据有的人说,当黑气来袭,漫天的瑞祥,都被快速的碾压破碎,只有此处,僵持了近两个时辰。有人揣测,这里不仅有可能是机缘出世的重地,也有可能暗藏对抗大劫的气机。先前这里只有少数人马占领,后来奔涌至此的修炼者,看到这里人多,也自然而然的加入了进来,最后更是成了众矢之地,几乎全都涌到了这里。”



    罗晨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大叔,那你们自己当心,我到处去转转看。”



    “嗯。罗公子,你也当心点。”



    罗晨微笑着点了点头,就继续向山上走去。



    如果杨延昭所言属实,这里是瑞祥最后湮灭之地,确实有可能是火皇遗迹现世的关键地,可是罗晨也很清楚,这里也必定是惊天杀局的核心地,他真不知道,最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状态。



    只不过有危就有机,所有的修炼者,步入这惊天的杀局,无不是为了即将出世的机缘而来,包括罗晨自己,亦是如此,所以不管最后会如何,此地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更何况,踏地而来的凶物,早就已经对妖兽山脉,形成了包围圈,它们的包围圈在不断地缩小,形成包围圈的宽度,也必定在不断的加大,别说是普通的修炼者,就是强者也不可能突围出去,这里既然有可能是火皇遗迹现世的关键地,说不定还有可能暗藏生机。



    罗晨缓缓地向前行,依旧有人阻止他,只不过他不想再生枝节,遇到阻止,闪身就向山上疾奔,那些修炼者眼见追不到,或者已经脱离了他们所占据的范围,也就随他而去。



    他很快就向山上,奔行了数里的路程,已经接近峰顶,现在反而没有人理会他的到来。



    很显然,下面的那些修炼者,就跟看家狗差不多,进入真正的核心地,又因为他们是很强大的修炼势力,反倒不屑再跟他这么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起争端。



    “快看,无耻小人罗晨——”



    罗晨刚刚踏足一片草地,立马就听到这样的惊呼声,片刻后,数十道人影闪出,直接就把他包围在了中间。



    奔袭出来的数十人,全都恶狠狠地看着罗晨,个个都很愤怒,杀气腾腾,看着他们对自己的仇视,罗晨很清楚,他们应该都是天一宗门人。



    眼前的这些天一宗弟子,有很多都还身有重伤,其中好几人,看着都很眼熟,好像就是先前跟在王世充身边的天一宗弟子。



    不过他们当中,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没有强者的存在,这倒是让罗晨有些好奇,面对如此大的机缘,天一宗难道就只派了王世充一个强者?



    “尉迟师弟,他……就是趁着正一长老身受重伤,用暗器废去长老四肢,将他活活打死的罗晨,你……可一定要将他击杀,为正一长老报仇雪恨,以正我们天一宗威严啊!”其中一名失去左手的中年男子,看着一名白衣少年,很是愤恨而又悲怆地说道。



    白衣少年很年轻,二十岁不到的样子,静立如山,面容俊郎,神情威严,冷冷地看着罗晨,身上浩荡着一股可怕的气势,先前因为他年轻,罗晨还没有怎么在意,此刻才注意到他。



    罗晨自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年轻的对手,即使是强者,他也遭遇过两次,可是眼前的少年,身上浩荡出来的气势,却是比强者还要可怕。



    而且,看样子他就是这里所有天一宗弟子的领头人,由此可见,他有不俗的实力,在天一宗内也有奇高的身份,应该跟柳清霁及凌冰洁一样,都是惊才绝世的少年天骄。



    罗晨有些羡慕,出身在大势力的少年天骄,就是不一样,有宗门为后盾,可以得享很多的修炼资源,天赋加上资源的堆积,会让他们更加的不俗。



    与此同时,罗晨也感觉自己遇到了真正的对手,眼前少年的冷静,就已不同于前面遇到的敌人,如果要把柳清霁及凌冰洁算成他的敌人,那他们三人必定难分高下。



    只不过罗晨很清楚,柳清霁虽然让他丢了两次人,那最多也只不过算是恶作剧,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他死,甚至也没有说过要他的命,她根本就算不得是他的敌人,至于凌冰洁,也只是想要带他回御虚宫度化,同样没有说过要他的命,罗晨也还没有把她当成真正的敌人。



    当然,看凌冰洁对他的态度,她极有可能在任何情况下,改变主意,蜕变成触碰罗晨底限的敌人。



    尉迟俊冷冷地看着罗晨,他却是在微笑地看着他,这让他的心中也很吃惊。



    罗晨果然不凡,如传说的那般霸气,居然在他的面前,都没有半点的畏惧,甚至还笑意盈盈。



    尉迟俊是惊世的天才,天生就拥有强者之气,而且十分的明显,他的这种气息的透发,即使是后天练就的强者,都会为之惊惧。



    “制服他,断他四肢,然后把他扔出此山,并昭告所有人,不许对他施以援手,我要让他在凶物的踩踏之下,粉身碎骨,也要让他在临死之前,感受无尽的恐惧。”尉迟俊终于开口,冷然无情,那种浩荡出来的先天强者之气,变得更加的浓郁。



    “哈哈哈……”罗晨纵声长笑:“何必让他人出手?想让断我四肢,那就亲自一战吧!你是自我出道以来,所遇到的最可怕的敌人,我很想跟你一战。”



    尉迟俊比罗晨大不了多少,这让他体内好战的血液瞬间沸腾,很想跟他一战,也很想看看,天一宗惊世的天才,外加修炼资源的倾注,到底会让他强大到何种地步。



    毕竟,尉迟俊相比于他,就像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大少,而他只不过是一个靠自己成长起来的**丝,他真的很想跟这种少年天骄一决高下。



    “区区八阶炼神返虚境,不配与我动手。”尉迟俊冷然说道。



    尉迟俊的话音落地,包围罗晨的天一宗弟子当中,立马就奔出了两人,一前一后,执着手中的武器,闪电般奔袭向罗晨,人未至,手中的武器,就已经罩着罗晨的身体,发动了最为狂暴的攻击。



    罗晨不仅屡犯天一宗威严,还杀他们弟子,甚至趁着长老王世充身受重伤的时候,用暗哭毁他四肢,最后将他活活打死,这让一众天一宗门人,恨他入骨。



    所以两名天一宗弟子一上来,就对罗晨发动了最凶猛的攻击,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断他四肢,扔出这片山峰。



    就在两名天一宗弟子向罗晨齐齐发动攻击的瞬间,他的身形一闪,就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了原位,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一般。



    与此同时,罗晨右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中不仅多了一柄长剑,疾搠向身后的男子,左手成拳,也向身前之人轰击了出去。



    空中雷声隆隆,夹带着撼动天地的威势,令人心颤。



    这就是雷霆步法、引雷剑法及雷霆拳术结合施展出来的威力。



    闪避、出剑、轰拳,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让人都没有办法反应过来。



    攻击罗晨的两名天一宗弟子,各自后退,慌乱地躲避罗晨的攻势。



    剑术与拳术刚刚施展,势还未尽,罗晨脚踩雷霆步法,又向前疾蹿了出去,追袭向前面的那名天一宗弟子。



    罗晨肉身的速度,本就很快,再配合雷霆步法,他的速度变得更加的迅捷,只见他的身体,在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尾影,白驹过隙之间,人就已经奔至那名天一宗弟子的身前,手中的长剑在空中划出一片寒芒,重雷滚滚,轰响声隆,夹杂着无尽的威势,劈斩向那名天一宗弟子。



    他的速度快到令人眼花,他的攻击强悍到令人心颤,被罗晨追击的天一宗弟子色变,挥动手中的武器,硬着头皮,直接迎击向罗晨劈斩而来的长剑。



    “砰——”



    那名天一宗弟子手中的武器,跟罗晨的长剑,交击一起,巨响声中,他手中的武器竟然脱手挥出,长剑的劈斩,却是没有半点弱势,依旧向他的脑袋斩去。



    长剑在空中划过一片寒芒,鲜血喷涌如注,那名天一宗弟子直接被斩首,他的身体还没有跌落地面,罗晨身形一转,又追袭向身后的天一宗弟子。



    众人看得胆颤心惊,尉迟俊的脸色也是变了又变,他也被罗晨的出手震惊。



    他只不过是八阶炼神返虚境的修炼者,只能算是顶尖高手,向他攻击的两名天一宗弟子,全都是先天高手,虽然业位并不是很高,可是他们在罗晨的面前,却不堪一击,这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罗晨的速度本就很快,身后的天一宗弟子,在他攻击身前男子的时候,又向前疾追了进来,想要跟自己的同门联手一处,一起攻击罗晨,所以当罗晨击杀他身前男子的时候,返身追回的刹那间,他又已经蹿至身后男子的身前,手中的长剑再次在空中,划出一片寒芒,裹挟着隆隆雷声,劈斩向他的脑袋。



    结果都一样,那名天一宗弟子,在罗晨的攻击之下,依旧不堪一击,被直接斩首当场。



    实力的增长,雷霆系列技法的领悟与施展的精深,表现出了超常的实力,连罗晨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罗晨手执长剑,傲立当场,望向尉迟俊,哂笑道:“怎么?难道你还想让你的同门,前来白白的送死吗?”



    尉迟俊冷笑:“实力虽然不俗,可是你依旧,不配与我动手。”



    “嘎嘎嘎……”罗晨纵声长笑:“别忘了,连身为强者的天一宗长老,都死在我手中,若我都不配与你动手,难道你是想要告诉你在场所有的同门,你是天一宗第一,连天一宗的长老级人物,在你的眼中,都狗屁不是吗?”



    这个帽子扣得很大,让尉迟俊色变,如果这样的事情,真被传回宗门,那就意味着他对宗门有大不敬之罪。



    毕竟,罗晨确实把身为强者的长老王世充击杀,如果他继续说,罗晨不配与他动手,那自然有蔑视长老之意。



    “无耻小人,若不是因为正一长老,身受重伤,你乘人之危,用暗器废他四肢,就算有一千个你,也不够他杀,居然还有脸说这话,当真是无耻至极。”



    罗晨现在只想跟尉迟俊一战,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别说废话,速速一战。大家年纪相当,我真想跟你一较高低。”



    “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冷然的话音落地,尉迟俊的手中,立马就多了一柄巨斧。



    那巨斧宽约半米,斧背足有拳头般厚,刃口却很锋利,散发着森森寒芒,给人一种很笨重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