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冰洁圣女
    “小贼,机会已经给过你,既然你不知道珍惜,那就让你看看你所谓的花拳绣腿的威力吧!”



    阴森森的话音落地,笼罩罗晨的巨网,就快速的收缩,产生出了巨大的威力,让虚空都在扭曲,浩荡出隆隆巨响,在高空飞扬。



    围观众人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他们的双眼,全都怔怔地看着天空,想要看看罗晨是如何湮灭在天一宗的绝学之下。



    罗晨虽然言语轻蔑,行动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寒芒形成的巨网,极速收缩的时候,他的身体爆动,也开始了最强悍的反击。



    搠剑、出拳、踢脚,罗晨身体一动,三个动作同时施展,只见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剑气闪烁,拳影幢幢,脚影漫天,纵横交错,溅射八方,那重雷轰隆的声音,竟是压过了巨网破空声,那片虚空,似乎已经变成了雷池重地。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就连尉迟俊都不由得色变。



    很多的人都知道,变幻诀乃天一宗绝学之一,极是高深玄奥,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罗晨在变幻诀的施展下,必死无疑,可是他们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罗晨会有这样的反击,那剑、那拳、那脚,都迸发了隆隆雷音,似乎每一道剑气,每一个拳影,每一只脚影,都参杂着重雷的浩瀚威力。



    很显然,罗晨的修炼法,并不弱于变幻诀,甚至凌驾在这门天一宗的绝学之一。



    巨网在收缩,纵横交错的剑拳脚,也在疾速的奔涌,迎击向巨网,以罗晨为中心,周围的虚空,在剧烈的扭曲,虚空似乎随时都会被两种强悍的力量破碎一般。



    众人看得无比振奋,他们的双眼都透发出了炽热的光芒,眨也不眨,紧紧地凝注在天空中,他们都想要看看,两种绝学的对决,到底谁会更胜一筹。



    “轰——”



    惊天的巨响,爆发于空中,所有以武力摧发出来的形态,在这个瞬间消散,浩荡出实质的攻击波,将大地击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近处的修炼者,被攻击波侵袭,很多人都在向后飞退,甚至有不少人嘴里还在喷血。



    两大少年天骄的对决,竟是浩荡出如此的威力,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要不然也不会有人在近处观看,被那强大的攻击余波侵袭,身受创伤。



    罗晨跟尉迟俊,彼此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两人的身体齐齐地飞退,他们的嘴角,都溢出了鲜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们各自向后飞退了十余米,这才齐齐地稳住身形,身体悬空,如山岳般对峙。



    整个现场,除了攻击余波轰击地面,四下飞溅的泥石掉落地面而发出声音外,再无其他声音,所有人都被眼前两大天骄的对决震撼,全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场中,他们的双眼都绽放着浓浓的光芒,很想看看两大少年天骄后面的表现。



    “噗——”



    罗晨吐出一口嘴里的鲜血,手中的长剑在虚空一挥,满脸振奋地说:“痛快,真痛快。小崽子,使出你所有的绝学,与我放手一战吧!”



    天生的强者气息腾腾而出,激奋的战意澎湃无比,罗晨凶残得像个好战的狂徒,令人心颤,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地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尉迟俊也在心颤。



    罗晨只有十七八岁模样,不仅比尉迟俊还小,实力也有着巨大的差距,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将他重伤,在施展宗门绝学的情况下,甚至还不如前面力撼的效果好,呈现出了旗鼓相当的局面。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尉迟俊心颤的还是,罗晨身上透发出来的天生的强者之气,比他还要浓郁,而且他的那种近乎疯狂的霸气,更是他不能匹及的。



    尉迟俊心中的妒嫉,变得愈发浓郁,特别是此刻当着众人的面,在气势上输了罗晨一筹,让他觉得自己曾经所有的光环,都在这个瞬间被罗晨湮灭,这让他更是痛恨眼前这个凶残得一踏糊涂的少年。



    一定要杀了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只有如此,才能保住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形象,也能永绝后患。



    心念至此,尉迟俊手中的巨斧也虚空一挥,劈出了一道寒芒,阴沉着声音说道:“小贼,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话音落地,巨斧疾速挥起,天空中就布满以实力摧生出来的巨斧,铺天盖地地向罗晨奔袭而去。



    天一宗的底蕴就是足,尉迟俊举手投足间,施展出来的攻击法,都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玄奇,罗晨的双眼绽放出了贪婪的光芒,心中也有了卑劣的想法。



    只要能承受住这次的大劫,活着离开妖兽山脉,就一定要好好的修炼吞天噬地术,让吞天噬地术的修为,可以达到截取神魂的境界,这样就能得到很多难得而又玄奥的修炼法。



    数十柄以实力凝生而成的巨斧,奔袭空中,威势凛然,破空之声轰响,山峰都在轻颤。



    满脸振奋的罗晨,脚踩雷霆步法,右手施展引雷剑法,左手轰出雷霆拳术,也以攻击力凝生出了实质的剑气及拳影,迎击向前,亦有无尽威势。



    “轰——”



    一道攻击力凭空出现,如天河横空,轰击向罗晨跟尉迟俊两人的攻击力,所有的攻击形态,在瞬间消散,实质的攻击波,浩荡八方,扭曲虚空。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惊,罗晨跟尉迟俊更是色变,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突然出现的那道攻击力,威力无匹,他们两人的全力攻击,都被轻松化解。



    由此可见,出手者比他们还要强大很多。



    就在两人心惊之时,一道人影从密林中射出,她身着一袭白衣,清丽脱俗,秀美绝伦,满脸的宁静,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圣洁无边,犹似九天仙女降凡尘。



    来人正是御虚宫圣女凌冰洁。



    罗晨心惊无比,他真没有想到,凌冰洁的实力,会强大到这种境界,他跟尉迟俊的全力轰击,竟能被她轻松的化解。



    “两位公子,大劫已至,凶物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踏碎这坐山峰,你们何必还要在此苦斗?”声音轻缓,清脆悦耳,动听如天籁,听在耳中,让人心神清宁。



    尉迟俊在这个瞬间,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冷傲,脸上还布满了微笑,向凌冰洁抱了一拳,很是恭敬地说道:“冰洁圣女所言极是,只要他不跟我缠斗,我便不再为难他。”



    罗晨正战得兴起,凌冰洁居然跑出来横加阻挠,这让他很是不爽:“凌冰洁,你什么意思啊?小爷好不容易找到对手,正打得起劲,你出来瞎掺和什么?”



    众人震愕。



    冰洁圣女,何许人也?



    她是御虚宫获封的最年轻的圣女,是无数正道俊杰心中不容亵渎的女神,罗晨居然如此叫嚣,轻慢无礼,这让很多正道中人,都愤怒无比,恶狠狠地看着罗晨。



    很多人都很恼怒罗晨对凌冰洁的轻慢与无礼,可是她自己却是满脸的宁静,依旧静若止水:“罗公子,你是聪明人,应该很清楚,在这样的时刻,最应该就是保持最佳的状态,迎接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到来的大劫,只有如此,才能谋得一线生机,你又何必执着于意气之争呢?”凌冰洁轻缓地说道。



    罗晨当然明白这样的道理,只不过他很清楚,因为炼化万年罗生根,他的身体发生了质变,就算受伤,也可以快速的恢复,所以他对于这方面,倒是无惧。



    更何况,他会在此跟天一宗的这名少年天骄决战,除了他很想跟他一战外,更大的原因,也是被逼的。



    “凌冰洁,说话之前,拜托把事情弄清楚好不?你以为我吃饱了撑的,喜欢到处惹事生非吗?小爷可是实在人,从来都不喜欢招惹事非。”



    这话落地,让一群人鄙视,要是你罗晨是实在人,那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找不到不实在的人了。



    凌冰洁秀眉微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对于你们的拼斗,我也只是看到这里打斗,才赶过来,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如今是非常时期,我还是希望罗公子可以先抛弃个人恩怨,共抗这可怕的大劫吧!”



    罗晨没有说话,双眼盯着尉迟俊,贼溜溜地乱转着,看得他心中直发毛,不知道这小贼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片刻之后,罗晨就轻轻地点了点头:“其实我很通情大理,也识大体,凶物随时都有可能来袭,这座山峰的所有生灵,都是一根绳子上栓着的蚂蚱,理应团结一致共抗劫难,绝不应该凶物未至,就在这里自相残杀。只不过,我也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刚才这天一宗的小崽子,居然想要斩我四肢,把我扔出山峰,如果就此罢手,跟我原则冲突,肯定有点不可能。”



    尉迟俊是天一宗高足,修炼天赋惊才绝世,修为一直都是一路高歌猛进,他在整个正道中,都有着赫赫声名,被诩为天才中的天才,在他的心中,一直都认为只有冰洁圣女能配得上他,所以他也免不了俗,把凌冰洁当成了心中的女神,甚至因为凌冰洁喜欢穿一尘不染的白衣,他也被潜移默化,喜欢穿白衣。



    此刻罗晨居然当着凌冰洁的面,叫他小崽子,而且言语轻慢至极,这让他火冒三丈,却是因为凌冰洁的在场,不敢有任何的发作,只能继续隐忍。



    “那你想要怎样,才肯罢手?”凌冰洁神色不变,轻轻地问道。



    罗晨微笑:“年轻人嘛,争的无非就是一口气。只要尉迟俊跟我道歉,说他错了,这件事情我便就此作罢,不再与他为难。”



    刚才尉迟俊说只要罗晨不与他缠头,他就不跟他为难,在无形中踩低了罗晨,此刻罗晨让尉迟俊跟他道歉,他就不跟他为难,在语气与气势上,他自是又胜一筹。



    这个要求一出口,凌冰洁不变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为难起来。



    真正的少年天骄,哪个不是心高气傲?更何况,尉迟俊还是天一宗惊才绝世的少年天骄,那就更不太可能了。



    凌冰洁头大不已,面对罗晨这种死不要脸的家伙,她真的有些束手无策,总不至于在这样的时刻,将他镇压吧?



    “无耻小贼,别太过分?”尉迟俊冷声喝道。



    “凌姑娘,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他不给你面子啊!你应该也很清楚我的个性,这小崽子想要杀我,若不是凌姑娘出面,我必定跟他拼命。现在只是让他道个歉都不行,看来我也只能跟他一战了。嘿嘿嘿……我也可以顺便帮凌姑娘教训他一番,让他以后都不敢不给你面子。”



    尉迟俊差点没有气得吐血,这小贼真是可恶至极,居然当着他的面,在他的女神面前侮辱他不说,居然还中伤他,说他不给她面子。



    天地良心,他可真是给足了凌冰洁的面子。毕竟,他早就已经有了必杀罗晨的决心,想要永绝后患,若不是凌冰洁出面,他现在恐怕已经把这小贼斩杀当场。



    最让尉迟俊抓狂的还是,罗晨的话音落地,凌冰洁明亮的美目,就望向了他,似乎是他真不给她面子,现在希望他能给她面子,向罗晨道歉,先共抗大劫再说。



    “冰洁圣女,不必为难。如今乃非常时期,确实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先把个人恩怨抛弃一边,只有如此,我们才更有实力共抗大劫。为了顾全大局,我愿意给罗晨道歉。”尉迟俊无奈地说道。



    凌冰洁轻轻点头:“尉迟公子不愧为天一宗的杰出弟子,识大体,顾大局,轻个人荣辱,小女子佩服。”



    这话听到尉迟俊的耳中,那就是最大的肯定,所有的不快都烟消云散,还有着满满的幸福感与甜蜜感。



    可是这话听到罗晨耳中,那就变了味,似乎凌冰洁的言下之意,就是在说他不识大体,不懂得顾全大局,只重个人荣辱一般,只不过罗晨不关心这些,他现在只想听到尉迟俊向他道歉。



    罗晨早就看出,尉迟俊在凌冰洁的面前,立马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之所以会妥协,就是想要利用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