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表白
    可是这话听到罗晨耳中,那就变了味,似乎凌冰洁的言下之意,就是在说他不识大体,不懂得顾全大局,只重个人荣辱一般,只不过罗晨不关心这些,他现在只想听到尉迟俊向他道歉。



    罗晨早就看出,尉迟俊在凌冰洁的面前,立马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他之所以会妥协,就是想要利用这一点,来让天一宗惊才绝世的天才给他道歉,这也算是在无形中,给那道貌岸然的天一宗一个大大的耳光。



    “罗公子,我们的恩怨,暂且终止吧!”尉迟俊望向罗晨,低沉着声音说道。



    罗晨眉头一扬,冷声道:“这也算道歉?你有没有常识?所谓的道歉,必须要先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道歉才有用。凌姑娘,看来你的面子,还是不够啊!”



    尉迟俊恨极,却是不得不说道:“对不起,罗公子,是我错了,请你原谅。”说着这话的时候,尉迟俊看罗晨的双眼,闪过一抹阴森冷冽的寒光。



    “罗公子,尉迟公子已经向你道歉,相信你也应该满意了,现在就随我走吧!”凌冰洁轻缓地说道,依旧是一幅风清云淡的模样。



    罗晨斜视凌冰洁:“为什么要跟你走?我的自由我做主,谁也不能左右,包括你。”罗晨冷然说道。



    众人震惊。



    罗晨刚才跟尉迟俊对决,凌冰洁只是随意出手,便化解了他们两人的攻势,这足以说明,她的实力超过两人很多,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还敢在她的面前如此嚣张,语气甚至还那么的轻慢与不敬,这小子真越是霸气得一踏糊涂,大胆得无所畏惧。



    “罗公子,在我的面前,你认为你有得选择吗?”



    凌冰洁缓语,身上却是透发出了天生的强者气息,还有一股不可违逆的威势,令围观者无不心颤。



    罗晨冷笑,满脸戏谑地问道:“怎么,你刚刚才让我跟天一宗这小崽子止战,现在你又想要跟我一战吗?”



    一句话就把凌冰洁给问住,让她的脸上出现了罕有的愕然之色。



    “罗公子,我说过,要带你回御虚宫,度化你的心魔,所以不论现在的情况有多凶险,即使我们最后都走不出妖兽山脉,我也一定要把你带在身边。你的心魔若不除,他日必定墮入魔道,成为祸害天下的魔头,为了天下苍生,我不惜与你一战。”片刻后,凌冰洁就回过神来,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缓缓轻语。



    “哼——”罗晨冷哼:“我也说过,想要毁我本心,断我道途,绝不可能。凌冰洁,我警告你,别惹小爷,要不然你会后悔。”



    罗晨的身上,也透发出了天生的强者之气,浩瀚无边,特别是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伴随着无限的霸气与浓浓的杀气,更是让围观者当中,不少的人情不自禁地后退。



    尉迟俊在一旁看得暗暗心惊,直到此刻,他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罗晨的极尽气势。



    毕竟,刚才罗晨面对尉迟俊的时候,虽然他的这种无形的气势要超过他,却是没有如此的浓郁,此刻面对凌冰洁,似乎又飙升了几分。



    眼前这个比他年纪还要小的少年,仅仅是这种气势,似乎就是那种很罕有的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罕有存在。



    此贼不除,他日必成大患。



    这是尉迟俊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他的双眼变得更加的冷冽,神色也变得更加的阴寒。



    “唉——”凌冰洁一声轻叹,手中就多了一柄拂尘,即使还没有出手,罗晨就分明地感觉到那柄拂尘,透发着一股浩瀚的力量。



    很显然,那拂尘是不俗的武器,仔细看去,拂尘手柄古朴,透发出古远的气息,可是拂尘的尘丝,却根根晶莹,润泽莹亮,手柄与尘丝映衬,竟是有股道韵流淌。



    “为了天下苍生,今天我必将你擒拿。罗公子,请出手吧!”凌冰洁缓语,身上透发出来的气息,似乎已经跟那拂尘的道韵融合一起,让她变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得更加的圣洁出尘,也让她的身上,浩荡出了令人顶礼膜拜的威严。



    罗晨此刻,也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紧守心神,凝聚起所有的精神力,整个人才彻底的从那种威严的气息中挣脱出来,变得无比的振奋,傲立于空中,满脸坚毅而又激奋,战意瞬间澎湃到了极点,有种伫立天地间的大势。



    众人看得心惊胆颤,两人尚未出手,仅仅是气势的对决,就是如此的激烈,压得他们都快要喘不过气来,这两人若不殒落,将来必定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相比于别人,凌冰洁更是心惊,因为她很清楚,她的气势借助了手中的拂尘,而罗晨却是自身浩荡出来的气势,仅从这一点来说,她已经输了一筹。



    明白这一点,凌冰洁的心中,也变得有些无奈,真正的天骄,自身都会蛰伏着一种势,这种势的透发,会给别人造成无形的影响,只要这种人不夭折,最后都会成大器,她的身上有这种势,尉迟俊的身上也有这种势,却都不及罗晨,如果就此将他度化,心性发生改变,这种势会被湮灭,对罗晨来说,确实不是好事,甚至有可能彻底的葬送他的道途。



    只不过罗晨心魔太甚,绝不能放任他这般下去,要不然的话,以他的表现,一旦墮入魔道,必能纵横驰骋,祸害天下,所以为了天下苍生,她必须要将他带回御虚宫,度化于他,就算真的不能将他擒拿,也一定要趁他没有真正崛起之前,将其击杀,永绝后患。



    “咯咯咯……”



    凌冰洁的话音刚刚落地,就传来银铃般的笑声,有一种说不出的气息,媚惑人心,脆笑声中,空中闪过一道火红身影,飞悬到了罗晨的身旁。



    她身体娇弱,火红色的衣裳,轻缚着她的身体,身材玲珑起伏,不仅妩媚动人,还洋溢着浓浓的青春活力,仅仅是那凹凸有致的身躯,便能令男人血脉贲张,邪火沸腾。



    来人正是令罗晨头痛的柳清霁。



    “谁敢欺负我的小心肝儿,便是与我为敌。凌冰洁,你想男人想疯了?我的小心肝儿,明明不愿意跟你走,居然还想强行把他留身边,难道你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吗?”柳清霁媚笑着说道。



    凌冰洁无奈一叹,手中的拂尘,直接就消失,身上透发出来的气势,随之湮灭,整个人在这个瞬间,又犹如死水般宁静。



    柳清霁很难缠,既然这件事情,有她插手,若真要硬带走罗晨,几乎不可能,而且在这种时刻,凌冰洁也不想跟柳清霁大战,所以她在最快的时间做了最好的选择。



    罗晨震惊,他万万没有想到,先前还说必将他擒下的凌冰洁,看到柳清霁出现,居然直接就放弃了,根本就没有半点要战的意思。



    “小心肝儿,我真替你悲哀啊!”柳清霁回首笑看着罗晨,一脸怜悯地说道。



    罗晨愕然,白了柳清霁一眼:“我即没有死,又没有残,活得比谁都好,有什么好悲哀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啦!刚才人家冰洁圣女,完全是一幅霸王硬上弓的模样,看她的架势,完全是那种要强留你在身边,慰藉她的寂寞,可是我却没有想到,她会如此轻易就放手。看来,还是我爱你多一点哦!”柳清霁媚笑着说道。



    “不要脸的妖女,真是找死,居然如此侮辱冰洁圣女。”尉迟俊怒吼,双手成掌,直接轰出,浩瀚的掌力,排山倒海般向前涌来。



    柳清霁纤纤玉手轻轻一扬,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迎击了上去。



    “轰——”



    两股力量撞击于空中,响起一声惊天巨响,实质的攻击波八方奔涌,尉迟俊全力轰出的掌力,被轻松化解,柳清霁随意攻出的力量,却还在向前奔袭。



    尉迟俊色变,身体直射空中,想要避开柳清霁随意挥出的一记攻击力。



    可是令尉迟俊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身体才刚刚蹿向天空,一股巨大的力量,就直接轰击在他的胸膛,让他向后倒飞了出去,嘴里也喷出了一口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殷红的鲜血。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



    那可是天一宗惊才绝世的天才弟子啊,在眼前这个妩媚妖娆的美女面前,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看来她跟凌冰洁,是同一个档次的先天高手。



    罗晨更是骇然,尉迟俊比他实力还要强大,他真没有想到,柳清霁竟是如此随意就将他击败,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紧接着,罗晨又很郁闷,柳清霁跟他年纪相当,却是如此的厉害,他要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她的水平啊!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实力这么强大,他要什么时候才有能力将她制服,然后把她脱光光,抽打她屁股一顿呀!



    这个瞬间,罗晨感觉自己想要从柳清霁的身上找回颜面,是一种遥遥无期的事情,而他又是一个比较性急的人,这让他抓狂不已。



    “小心肝儿,我才帮你收拾了那个想要杀你的小子,你咋一点也不高兴,还愁眉苦脸呢?”柳清霁歪着小脑袋瓜,天真烂漫地问道。



    罗晨连不迭摇头:“唉,不能亲手教训他,我能不愁眉苦脸吗?况且,你……这么出手帮我,让我堂堂男人的脸往哪儿搁?”罗晨随便扯了个理由,郁闷地说道。



    在这样的时刻,罗晨可不敢说实话,要是把柳清霁惹毛了,说不定她会当着千余人的面,来个驯“夫”行动,那他的脸可就丢大了。



    以柳清霁的豪放个性,这种事情她还真有可能会做,甚至会做得很自然。



    “嘿嘿嘿……咱俩谁跟谁,还用得着分这么清楚吗?”柳清霁拍着罗晨的肩膀,人畜无害地笑着说道。



    围观的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所有的男人,都羡慕嫉妒恨,只有罗晨这个当事者,心中直发毛,因为他最清楚这个小妖女的手段了。



    “小心肝儿,冰洁圣女对你有意,她又如此的漂亮,难道你就不对她说点心理话吗?”柳清霁坏笑着问道。



    罗晨心颤。



    尼玛,看这小妖女的节奏,完全是要他说一点亵渎冰洁圣女的话啊!这个……他还真说不出口。



    “柳姑娘,你的智慧,就跟你美貌一样,举世无双,凌姑娘抓我,到底所为何事,你的心中跟明镜似的,又何必在这里耍我呢?”罗晨拍着马屁奉承道。



    柳清霁满脸媚笑:“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如此圣洁美丽的圣女,连同为女人的我都很动心,你能不动心?我又跟其她的女人不一样,你用得着在我的面前口是心非吗?小心肝儿,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最讨厌口是心非的男人啦!现在我给你机会,你可一定要老老实实哦!要不然的话,我可要当众驯夫啦!”



    这话入耳,罗晨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颤,立马就望向凌冰洁,扯着嗓门儿喊道:“冰洁,我喜欢你,我一定一定要娶你。”



    众人皆惊,很多人更是双眼喷火,恶狠狠地看着这个亵渎他们女神的小贼,都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凌冰洁乃御虚宫的圣女,是无数男人眼中的女神,圣洁出尘,不管走到哪里,迎接她的都是近乎虔诚的礼待,从来无人敢如此亵渎她,罗晨突然飙出这样一句话,让她的脸瞬间就变得通红,一直都很宁静的脸上,也布满了怒意,甚至还有浓浓的杀气。



    罗晨看着凌冰洁的反应,这个瞬间,倒是情不自禁的心动,因为此刻的凌冰洁,才像一个正常的美女,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不敢让人亵渎的圣洁。



    而且,罗晨没有一点罪恶感,甚至还有莫名的快意,谁叫她想要毁他本心,断他道途呢?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她大乱方寸,倒也算是个教训,能让他心中平衡一点。



    反倒是身旁这个妩媚漂亮的小妖女,让罗晨有些无从下手,想打打不过,想说她连机会都不会给他,因为她抓住了他的把柄,只要她一个不爽,拉出这个把柄,他就只能乖乖的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