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混球
    反倒是身旁这个妩媚漂亮的小妖女,让罗晨有些无从下手,想打打不过,想说她连机会都不会给他,因为她抓住了他的把柄,只要她一个不爽,拉出这个把柄,他就只能乖乖的闭嘴。



    所以,在罗晨的心中,现在的柳清霁,就是无敌的存在,比强者都还要可怕。



    毕竟,强者要的是他的命,柳清霁却是要让他丢人,命没了就没了,这种丢人的事,就算是死,只要传扬出去,那还是丢人啊!



    “罗晨,本想留你一命,却是不曾想,你竟公然犯我宫忌,今天留你不得。”



    片刻后,凌冰洁就清醒过来,拂尘又已紧握手中,绽放着莹白气息,笼罩着她的身体,圣洁之中,还有一股道韵流淌,气势迫人,战意滔天,威严浩荡,围观的众人,都情不自禁的后退,满脸骇然而又虔诚,那骇然是被浓浓的战意所慑,那虔诚又是被她的圣洁与威严震服。



    此刻的凌冰洁,已经动了杀机,比之先前,气势更加凌厉,而且来得很突然,罗晨都情不自



    “哇哦!圣女生气,惊天动地。只不过,想要杀我小心肝儿,先过我这一关再说吧!”柳清霁微笑着说道。



    话音落地,柳清霁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条粉红色的绸巾,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的妩媚,那么的妖娆,却也浩瀚出了凌厉的气势,战意澎湃。



    罗晨此刻已经清醒过来,心神紧守,悬飞虚空,不再被两名少女的气势所迫,脸上露出了玩味的微笑。



    柳清霁跟凌冰洁,分属于正邪两道,她们各自表现出来的实力,都很强大,应该是实力相当的存在,她们之间的激战,必定是旗鼓相当,而且都乃先天高手,罗晨如今已经是八阶炼神返虚境,算得上是半只脚踏进了虚实相生境,只要好好的观摩她们的决战,定然有所悟,有利于他日后的修为。



    毕竟,他们都是少年天骄,有着共通之处,若能领悟出她们某些修炼的真义,必能引为己用,可以少走一些弯路。



    “轰轰轰……”



    就在这个瞬间,巨响声轰,大地剧烈颤抖,黑气笼罩之中,还有更浓的黑气奔涌而来,远方的天际,尘土漫天,跟黑气映染,遮天蔽日,让原本就很阴沉的天地,变得更加的阴沉。



    所有人色变。



    一直缓步而来的凶物,终于加快速度,从四面八方迅捷的奔涌而来,那毁天灭地的威势,震颤着所有人的灵魂。



    片刻后,所有人四下分散,疾奔各自的占领地,凌冰洁也已经闪身而去,黑气弥漫的天空,就只剩下罗晨跟柳清霁两人。



    “唉,该来的还是来了。著名的历练地,在未来漫长的岁月,将会失去所有的生机,变成不毛之地。”柳清霁无奈地叹息。



    这个瞬间,站在一旁的罗晨,得看不由得有些痴了,此刻的柳清霁,没有了妩媚,也没有了妖娆,是那么的清沌,那么的秀美,有股先天下之悲而悲的忧伤,更是让罗晨看得怦然心动。



    “小心肝儿,我美吗?”长叹声落,柳清霁立马就看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罗晨正怔怔地看着她,又恢复了原本的妩媚,坏笑着问道。



    罗晨蓦地清醒过来,甚至都在认为,他刚才一定是看花眼了:“美是美,不过是臭美。”罗晨没好气地说道。



    “凶物来袭,必将踏碎山河,这是一次可怕的血洗,你跟我走吧!与我们妙华宫弟子,共抗此次的大劫。”柳清霁微笑着说完,就向一侧飞奔而去,身形在空中拖出一道长长的红色魅影。



    罗晨没有迟疑,身形电闪,紧跟在了柳清霁的身后。



    整个山峰都被大势力占领,妙华宫也有一席之地,她们依旧是九人,经历了前面两次的血洗,居然无一人伤亡,这倒是让罗晨有些吃惊。



    罗晨跟妙华宫一行九人,站在一颗参天古树上,眺望着远方,凶物踏地疾行,大地剧颤,整颗大树也是枝叶乱颤,哗哗作响,漫天黑气中的黑气,如决堤的洪水,以势不可挡的势头滚滚而来,扬起的漫天尘土,也在疾速地向前扩散,可以清楚地看到,凶物成形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谁也不知道,掩隐在浓郁黑气与满天尘土之后,到底有多少凶物来袭。



    “小心肝儿,此次大劫,将让数十万里妖兽山脉,沦为劫土,其中生灵,有可能全部丧生于此劫之中,你可有什么未了之心愿吗?”柳清霁就站在罗晨的身旁,微笑着问道,似乎根本就无惧可怕凶物的来袭。



    虽然罗晨早就有心理准备,此刻听到柳清霁这样的问题,心中却也不由得凄凄然,他真的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有做,也有很多无法割舍的牵挂。



    ,如果罗晨就此殒落于妖兽山脉惊天的杀局,年迈的爷爷怎么办?无法行走的陈双姐姐,谁来照顾?还有他曾经立过誓,要灭掉击杀乡邻的两大家族,也将失信于那数十冤魂……



    心中虽然凄然,罗晨却是没有表现出来,他微笑着点头:“当然有啊!”



    “哦?那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呢?”柳清霁笑问道。



    “未能抽打你屁股。”罗晨很认真也很郁闷地说道。



    柳清霁愕然,微愣了愣,瞪着罗晨没好气地说道:“小心肝儿,信不信我趁着凶物还没有来袭之前,再打烂你屁股一次?”



    罗晨白了柳清霁一眼,没有再说话,双眼又开始眺望四方。



    余下的妙华宫弟子,个个神情凝重,都眺望着远方,她们可没有这一对小青年的闲情逸致,根本就不理睬他们的对话。



    柳清霁似乎有些无聊,而且现在也只有罗晨,还满脸的平静,貌似只有他有心情陪她说说话:“小心肝儿,如果这次大难不死,你第一件事情准备做什么?”



    “变卖我洗劫来的所有东西,当土豪,做大户,吃香的,喝辣的,好好的享受人生。”罗晨笑嘻嘻地回答道。



    柳清霁翻白眼:“俗不可耐,难道你就不能有追求一点?”



    罗晨鄙视柳清霁:“我惹了这么多的麻烦,要是这次能活着出去,他们必定会不顾一切的追杀我,随时都有可能被杀。只有好好的享受生活,就算真的会死,那才能不枉此生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哇塞,我还以为你是头蛮牛,只知道横冲直撞,没有想到,你还能认识到这样的处境啊!”



    “切,哥的世界你不懂,别用你的思维来衡量我。如果你真认为我是头蛮牛,那只能说明,你是头笨笨的小母猪。”



    柳清霁现在也不想跟罗晨计较,对他的话丝毫也不在意:“小心肝儿,除了当土豪,做大户享受人生外,你还准备干什么呢?”



    “好好的修炼,强大自己的实力,我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超越你。”



    “哇哦,没有想到,我还成为了你的目标啊!好荣幸耶!”



    罗晨翻白眼:“不超越你,怎么把你脱光光,打你屁屁。”



    “你真小气,怎么老是记着这事呢?难道你就不能记得我的好?”柳清霁媚笑着说道。



    罗晨嗤之以鼻:“不好意思,我还真没有这样的印象。”



    “喂,你们俩有完没完?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在这里扯蛋?”所有人都快要急死了,这两个小年轻居然拉家常,扯野白,让林婉儿无语,回过头来,没好气地说道。



    “前辈,如此大劫,只要是身在妖兽山脉的生灵,无一幸免,就算是急死,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放松点,等着凶物来袭之时,再奋起反抗。”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柳清霁点头:“师叔,我的小心肝儿说得对哦!急是死,不急也是死,那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干着急呢?”



    林婉儿心中暗愧,她堂堂的强者,经历过无数的凶险,心境居然都不能达到此等境界,眼前两个小年青,果然不愧为惊才绝世的少年天骄。



    片刻后,林婉儿的心情,又变得十分的低沉,他们如此的超凡脱俗,能看透无数人都无法看透的事实,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已经不仅仅说明他有绝世的天赋,还有不凡的悟性,如今却是要面对可怕的大劫,九死一生,极有可能殒落于此,这真是可惜。



    林婉儿没有再说话,又回首望向了前方,只不过受到两个小年青的影响,心境发生了莫名的变化,脸上的凝重之色,不由得释然了几分。



    “轰轰轰……”



    凶物踏地,巨声连连,振耳发聩,已经能隐隐约约地看到踏地而来的兽物。



    罗晨跟柳清霁,也不再说话,运目四眺。



    周围都是同样的情景,那浓浓的黑气之后,是连绵成片的凶物,也不知延伸出去有多少里。



    这很正常,因为这些凶物,原本都是妖兽山脉的强大生灵,被黑气渗透的诡怖气息湮灭了灵魂而控制,其数量必定是多不胜数。



    “终于来了,奋起激战吧!”罗晨振奋地大吼,战意澎湃,毫无惧色。



    妙华宫的弟子跟周围地域的修炼者,全都望向罗晨,个个都难以置信,像看白痴一样看他。



    面对那茫茫成片的凶物来袭,他们即心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惊又害怕,还很无奈,个个心情沉重,这小子居然还如此振奋,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即使知道他是霸气的一踏糊涂的罗晨,他们现在的心中,也无不有这样的想法。



    毕竟,这几乎是必死的死局,俗话说,不见棺材不丢泪,其言下之意,也就是说,真正临近死亡的时候,才会让人畏惧,让人害怕,让人胆寒,这家伙面对必死之局,居然还这么振奋,那不是白痴是什么?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可笑,可笑,可笑啊!哈哈哈……”罗晨巨声狂语,哈哈大笑,豪情万丈。



    众人差点没晕死,全都翻白眼鄙视这个疯子,只有罗晨身旁的柳清霁,怔怔地看着身旁这个疯狂的家伙,眼神中多了一抹柔情……



    凶物从四面八方疾速的踏地而来,浩浩荡荡,连绵无边,所到之处,密林尽毁,山脉都被踏碎,气势如虹,天崩地裂。



    大地剧颤,肉眼都能看到,他们所立的山峰在跳动,似乎随时都会崩碎,很多人的身体都在颤抖,满脸惊恐,是那么的无奈而又绝望。



    “列阵——”



    林婉儿一声沉吼,妙华宫九人,立马就向地面飞落,罗晨也跟着飞落地面。



    因为在此之前,林婉儿已经指点了一个范围,让他死守。



    “啊——”突然,柳清霁发出惊叫,刚刚落地的身体,也情不自禁地向前疾射了出去,看得众人色变,满脸的惊恐,都以为柳清霁遇到了什么可怕的突袭,可是当她们望向她的脸时,却又全都疑惑。



    柳清霁完好无损,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满脸通红,正愤怒地看着罗晨。



    “你……这个死混球,打我屁股干嘛?”柳清霁怒声喝问道。



    罗晨笑呵呵地回答道:“收点利息。要不然的话,就是战死,我也会死不瞑目啊!”



    众人狂晕。



    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居然还记挂着这事儿,生死时刻,还如此记仇的家伙,恐怕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也只有罗晨做得出来。



    “你个混球,姑奶奶要收拾你。”



    柳清霁气急,话音落地,就向罗晨冲去,他立马就绕着大树狂奔,以那颗大树为屏障,不让柳清霁追到他。



    一群人差点没有晕过去,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一路货色,凶物已经临近,他们居然还有心情为了屁大点儿……不对,是为了屁股那点儿事纠结。



    “清霁,住手。”林婉儿沉声喝道。



    柳清霁听到林婉儿的喝声,只能停止追击,通红着脸,很委屈地看着林婉儿:“他……把我打得好痛!”



    罗晨躲在树后翻白眼:“这也叫痛啊?你把我打得屁股开花的时候,是那么的爽,那么的快乐,现在你也知道,打屁股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吗?这只是利息,如果我们都能活着出去,迟早有一天,我也要把你打得屁股开花。”罗晨郁闷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