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出来受死
    这是被诡异力量控制的结果,它们的灵魂都已经被湮灭,没有了本性,原本的攻击形态,也应该随着灵魂的湮灭而湮灭,在诡异气息的控制之下,只会横冲直撞。



    这也是它们的弱点。



    当然,这种弱点不能称之为弱点,因为它们被诡异力量控制,身体发生质变,根本就无惧修炼法的攻击,再加上数不胜数的数量,它们就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凶物兵团。



    如潮水般奔涌的凶物,依旧在不断的向前冲来,很多被击倒的凶物,它们没有被消灭在修炼法之下,却是被它们的同伴踩碎身体,变成了肉泥,可是它们依旧没有发生任何的声音,只有那凶物踏地的巨大声响。



    一波又一波的凶物,被誓要死战到底的修炼者轰退,周围的地面,已经被血肉洇染,奔涌而前的凶物,它们的身上也满是殷红的鲜血,浓浓的血腥气弥漫空中。



    纵是如此,它们却也越来越逼近,距离修炼者不足两百米。



    要死,就战死——



    所有的修炼者,都抱着死战的决心,他们悍然无惧,毫不气馁,依旧在狂暴的轰击,越战越勇。



    罗晨跟所有人一样,挥动着从秦道攀那里劫掠来的九环大刀,挥出一道又一道的攻击力,轰击着越来越近的凶物,他满脸的振奋,身上透发着凌厉的气势,还有如烈火般熊熊燃烧的战意。



    近两千名修炼者,已经拧成了一根绳,他们心中,都抱有死战的决心,没有了正邪之分,没有了门弟之见,抛弃仇恨,他们现在是一个整体,比一家人还要亲的团队。



    终于,悍不畏死的凶物,涌进了修炼者的战团,最外面的修炼者,疯狂的迎击,内里的修炼者,不断地对较远处的凶物,继续施展修炼法攻击。



    凶物现在最擅长的就是近身的轰击,冲进战团之后,它们在疯狂的向前奔涌,最外围的修炼者,对它们进行最凶猛的直面攻击,在不断地斩杀凶物,他们却也在快速的被凶物灭杀。



    鲜血染红了大地,战团的外围,残肢碎体,在不断地堆积,有凶物的尸体,也有修炼者的血肉,死战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凶物越来越多,修炼者越来越少,誓要死战的战团越来越小,原本近两千的团队,已经不足千人。



    所有的修炼者,都已经杀红了眼,他们跟凶兽一样,不畏生死,在跟它们血战,抛洒热血,想要在生命的最后,尽可能多的轰杀凶物,发挥生命最后的光辉。



    这是必死的死局,能击杀越多的凶物,对这些从生死中磨砺出来的修炼者来说,是种荣耀,虽死犹荣。



    誓要死战的战团,越来越小,现在已经不足里许,剩下的修炼者,只有五百人不到。



    “杀——”



    惊天厉吼声中,罗晨飞落地面,脚踩雷霆步法,左手轰击着雷霆拳术,右手以刀代剑,施展着引雷剑法,身体腾扭闪移,迅捷灵活,避开着凶物的攻击,轰杀着它们。



    所有的修炼者,眼见罗晨身先士卒,变得愈发的神勇,抗击着身前的凶物。



    鲜血在这片小小的地域,疯狂的喷洒,已经分不轻是凶物的血还是修炼者的血,双方的激战,被推向了巅峰。



    罗晨依仗着身法,直面凶物,越战越勇,越战越激奋,他的身体,已经被殷红的鲜血染洒,浑身殷红,有的时候还会抓住机会,吞一口喷涌如注的鲜血,凶残得一踏糊涂,用这样的方法,来补充自己的体力,同时也是一种刺激,因为那浓浓的血腥味,会实实在在的刺激他,让他变得更加的振奋,产生一种扫平天下敌的雄心。



    “轰——”



    一道乌光从天而降,罩着罗晨的身体轰击,闪身避过,轰击于地面,让大地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这一记可怕的轰击,似乎已经将这座山峰一分为二。



    轰击罗晨的是一条浑身覆满鳞甲的巨蟒,正是罗晨亲眼见过的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条被黑气笼罩的巨蟒,它的实力强大无匹,威力惊人,是以巨尾轰击罗晨。



    他刚刚避过巨蟒的攻击,它的巨尾顺势而起,再次横扫向罗晨,产生了巨大的攻击波,虚空都在扭曲变形,似乎要被破碎一般。



    罗晨色变,身形向上蹿出,手中九环大刀顺势雷霆般劈下,斩向那条巨尾。



    “铿——”



    九环大刀轰击在蟒尾之上,传来巨大的金铁交击声,罗晨的全力一击,居然没有斩断它的尾巴,他的右手甚至还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传来剧痛,虎口开裂,九环大刀差点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罗晨万万没有想到,巨蟒的鳞甲如此坚硬,实力如此强大,心中骇急,身体直射高空,想要避开巨蟒的攻击。



    他的速度很快,巨蟒的速度却是更快,巨尾横空,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裹挟着破碎虚空的威力,以势不可挡的凶威,砸击向罗晨。



    蟒尾横空,来势如电,根本就不是罗晨能躲避的,眼见此等情形,他当机立断,直接将手中的九环大刀,横于身前,阻击巨尾的轰击。



    “砰——”



    巨尾扫中九环大刀的刀面,罗晨力不能扛,刀面沉击胸前,身体传来欲裂的剧痛,飞蹿向身后的人群,口鼻溢血,受到重创。



    “砰——”



    罗晨的身体,撞击在一颗数人合抱的巨树之上,直接将树撞得连根拔起,向后倾倒,他的身体再次遭受重创,几散架,一时之间,让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如此时刻,任何的不妥,那就意味着只有等死,罗晨从空间法宝中,掏出了一把最好的疗伤丹药,扔进嘴里就噗哧噗哧的叫了起来,快速盘膝,调息身体。



    巨蟒的实力,强大无边,所有修炼者的攻击,对它根本无用,他的巨尾横扫于修炼者的人群之中,所到之处,形成了碾压之势,凡被击中的修炼者,无不殒落。



    它挥甩巨尾,一路横扫,攻出一条大道,带领着身后的一群凶物,向战团的腹地奔涌,朝着罗晨而来,看其架势,是非要灭杀罗晨不可。



    罗晨睁着双眼盘膝地面,看着巨蟒疾速前来,即使没有了行动能力,身上也透发着滔天的战意,手中紧握着九环大刀,只要巨蟒杀至,他就要用爷爷教开他的秘法,激发身体暗藏的神秘潜能,与巨蟒死战,作最后的拼死一搏。



    就在这时,天空中骤现瑞祥,七彩光芒自山峰透发而出,破灭黑气,直射苍穹。



    瑞祥的光芒,范围并不是很大,只是笼罩整个山峰,七彩霞光骤现,山峰范围的黑气悉数被湮灭,原本还在逞凶的凶物,瞬间扑倒在地,已经变成了一具具死尸。



    余下的修炼者,仅剩百余人,眼见这样的情影,无不振奋,脸上布满了大难不死的欣喜,也有机缘即将出世的兴奋,他们绽放着浓浓光芒的双眼,都在四下巡望。



    片刻后,前方的峰顶,在那璀璨的瑞祥之中,竟是出现了一道大门,余下的修炼者,振奋至极,全都向那道骤现的大门奔去,速度最快的,只不过在眨眼之间,就已经冲进了大门。



    罗晨也想挣扎着站起来,全身却是好像已经散架了一般,根本就动作不了,心中变得无比的焦急。



    就在这个瞬间,眼前闪过数十道银芒,铺天盖地地向罗晨射来,他看得分明,那是走在最后的尉迟俊射出,他的双眼,还闪烁着阴毒的光芒。



    罗晨震怒,顾不得身体的剧痛,凝聚所有的力量,就地翻滚,这才堪堪避过了暗器的射杀。



    所幸的是,尉迟俊此刻也只顾着进入那道大门,前去寻找机缘,他对着罗晨射出暗器之后,就已经急匆匆地飞奔进那道突然敞开的大门,要不然的话,他再向罗晨射出暗器,他必死无疑。



    “该死的小贼,无耻至极。”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灰头土脸的罗晨抬首而望,居然是林婉儿飞落到了他的身旁。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林婉儿刚刚落地,一双雪白的玉手,就在罗晨的身上,连连的闪动,一股柔和的力量,不断地在那些被点中的穴道上漫延,让他无比的舒坦,身体居然充满了力量。



    这是妙华宫的秘法,以她们独有的实力,刺激穴位,能让重创者暂时恢复,力量甚至要比平日强大。



    “前辈,你对我太好了。放着机缘不寻,却来救我,你就是我的亲娘啊!”罗晨笑呵呵地说道。



    “噗——”



    林婉儿的右手,倏地拍了罗晨的脑袋一下,没好气地说道:“死小子,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不是我不想寻机缘,传言非虚,那道魂门,强者居然真的没有办法突破。”



    俗话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难看不能摸,可是罗晨在这个瞬间,心中却是生起了一种浓浓的亲切感,因为这一拍,透发着一种慈爱,就像母亲对自己的孩子。



    对于罗晨这种从小就没有母亲的人来说,是一种难得的感觉,他在这个瞬间,对林婉儿也生起了无尽的好感。



    “前辈,还有这样的事情吗?难怪妖兽山脉,浮现瑞祥,预示着天大的机缘,却是很少见强者来此。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知道这种事实的?”



    “很多大势力,都是古远的传承,掌握着一些秘辛,而且很多的势力,又会依附那些大势力,他们能知晓这样的事实,并不奇怪。”



    说着话的时候,林婉儿的手指,已经点中罗晨的脚腂,然后起身,有些焦急地说道:“别再废话了,赶快进去。我是用本宫秘法,让你拥有一个时辰的行动能力,要是你自身在一个时辰之内,无法恢复,那就最好隐忍,先别生事,等到身体恢复再去胡闹。还有,我妙华宫弟子在里面,你可不能伤害她们。如若不然,出来后,我必不饶你。”



    罗晨此刻也已经站起身来,笑嘻嘻地说道:“前辈,这个我肯定做不到啊!要是柳姑娘落在我的手中,我肯定会打她屁股,这是没商量的事情。”



    林婉儿狂晕,这小子简直让人无语,记仇到丧心病狂的地步:“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插手。记住,不许伤害她。”



    “嗯嗯。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前辈的面子一定要给。你放心,我不仅不会伤害她们,如果她们遇险,我绝不会坐视不理,这是我对前辈的承诺。前辈,你自己小心,我先进去了。”



    罗晨说完,身形一闪,就冲进了那道大门,只留下林婉儿一人,**当场,怔怔地看着那道大门:“这小子虽然无耻,还霸气凶残,却有善良知恩的天性,希望今天种下的善因,他日能结成善果。”林婉儿喃喃说道。



    飞奔进那道大门,身后的门就已经消失,出现在罗晨面前的,是连绵起伏的群山,郁郁葱葱,而且罗晨还能看到质化的灵气,他身体对天地灵气的吸收,也变得更加的迅捷。



    这里的天地灵气,居然要比没有遭劫时的妖兽山脉,还有浓郁数倍,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此时罗晨正站在一片广袤的草地之上,在他的身前,是先奔进来的百余修炼者,他们都在振奋地四下张望,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无比激动的神色。



    “尉迟小儿,出来受死。”罗晨疾声怒吼,他的声音,破坏了眼前的气氛,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无不回首望向罗晨。



    尉迟俊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色,他没有想到,身受重创的罗晨,居然没有被他暗器射杀,只不过那惊色,一闪即逝,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无耻小贼,你意欲何为?”尉迟俊冷然问道。



    罗晨冷笑,气势凶猛,杀气腾腾,战意熊熊:“尉迟小儿,没有想到吧?在小爷重伤之际,你的暗器也没能将我射杀。哼,小爷可是用暗器的高手,居然对我用暗器,真是班门弄斧。”



    “无耻小贼,可恶至极,居然诬陷我对你用暗器,想用这样的方法,来毁我声誉,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认为会有人相信吗?”尉迟俊冷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