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镇压之砖
    这个瞬间,那斧身奔袭空中,周围透发出了实质的攻击波,达到百余米方圆,虚空颤动,剧烈扭曲,斧身突然燃烧,被一团幽绿火焰笼罩,浩荡出一股诡怖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笼罩罗晨的身体,让他的速度瞬间变慢。



    眼见此情此景,围观众人,心差点没有从嗓子眼跳出,特别是妙华宫门人,脸色更是变得钟煞白。



    罗晨的速度,骤然变慢,被幽蓝火焰笼罩的斧身,速度却是变得更快,夹带着破碎虚空的威力,奔袭向罗晨,距离不足两米,别说他无法躲过斧身的轰击,就算真的能躲过,那强悍的攻击波,也能将他的身体绞碎。



    他,已陷绝境,必死无疑。



    “轰——”



    斧身距离罗晨不足一米的时候,空中传来惊天巨响,疾速奔袭的巨斧,陡然向地面沉落,那广阔的攻击波也随之消散。



    明明已陷绝境的罗晨,居然在关键时刻,化解了乾坤烈斧的攻击,这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全都瞠目结舌。



    “砰砰砰……”



    这还没完,斧身被击得向地面沉落,一道灰影,在空中闪电般起伏,跟斧身接连不断的交接,每交接一次,便是一声巨响。



    而且那道灰影,起伏迅若闪电,振耳发聩的声音连绵不绝。



    所有人都想要看清那道灰影,到底是何物什,可是灰影的速度,太过**捷,根本就看不清。



    唯有柳清霁心中明白,那道灰影,就是罗晨曾经重伤秦道攀的板砖,此刻再次看到板砖展神威,她满脸震惊,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竟是惊得合不拢嘴来。



    柳清霁真没有想到,这块板砖在罗晨的手中,居然拥有如此威力,连乾坤烈斧都被其压制得死死的,这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别说是柳清霁,就是罗晨自己,也很震惊,其实他并没有太多想法,祭出板砖,最初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板砖帮他消释一些巨斧的攻击力,然后以自身的力量对抗,增加自己活命的机会,甚至都认为板砖要就此破碎,却是没有想到,板砖不仅丝毫无损,此刻还占尽优势,乾坤烈斧脱离出来的斧身,被它疯狂的轰击,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哕——”



    乾坤烈斧是很独特的武器,以精神力控制,此刻遭受到猛烈的轰击,就好比是在对尉迟俊的精神,进行疯狂的打击,他再也沉受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无比的苍白,出了一身的冷汗。



    精神力与乾坤烈斧的联系,也在这个瞬间中断,斧身被板砖最后轰击了一记,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回射到了尉迟俊的身前,跟斧柄契合在了一起。



    罗晨向来都懂得抓住机会的道理,就在板砖大展神威之际,他就已经以自己最极限的速度,冲向尉迟俊,乾坤烈斧刚刚契合,他便已经飞身而至,直接从他的手中强抢过乾坤烈斧,扔进空间法宝的瞬间,挥起一脚,就将尉迟俊踢飞了出去。



    尉迟俊明明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居然还一幅道貌岸然的模样,对他自己刚刚才做的事情矢口否认,还说罗晨诬陷他,这让他对他恶心的嘴脸,痛恨入骨,踢飞他的瞬间,罗晨并无耽搁,身形电闪,继续追击向前。



    就在这时,身前闪过一道白影,径直横在了罗晨跟尉迟俊的中间,纤纤玉手,虚空拍出,一道凌厉的掌力,向他压盖而去。



    出手的正是凌冰洁。



    罗晨怒极,疾扬手中的九环大刀,劈出一道刀气,斩向扑面而来的掌力。



    “轰——”



    两人的攻击力,对轰于空中,刀气消散,凌冰洁的掌力,被一劈为二,居然依旧凝而不散,疾速向罗晨奔袭而去。



    凌冰洁的实力,果然强悍,罗晨不敢硬碰,直射高空,一劈为二的掌力,从他的身下横过。



    眼见就要将尉迟俊击杀,凌冰洁却是横地里杀出,这让他震怒至极:“凌冰洁,敢坏我好事,小爷跟你势不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两立。”罗晨悬飞空中,怒声厉吼,浑身染满了兽血,就像一个暴怒的魔王。



    怒吼声中,那道灰影,已经奔袭他的身旁,他一把抄过,众人正想看清,却是又被罗晨飞甩了出去,再次在空中扬起一道灰影,袭杀向凌冰洁。



    罗晨根本就没有想到,凌冰洁会突然出手,偏帮尉迟俊,他现在也很后悔,早知道就不想要将他阉割,再次他击杀,适才强夺他乾坤烈斧的瞬间,就直接将他轰杀。



    眼见那适才压制乾坤烈斧的灰影,向自己迅捷无匹的奔袭而来,凌冰洁丝毫不慌,脸色依旧淡然,圣洁出尘,扬起手中的拂尘,直接迎击板砖的奔袭。



    板砖的速度,快到极致,凌冰洁迎击,却也无比的迅捷,眨眼间,就已经交击在一起。



    凌冰洁刚才已经见识到了那道灰影的刚猛,不敢与其硬撼,施展出来拂尘的至柔之力,以柔克刚,拂尘与灰影交击,居然没有产生任何的声响,那雪白晶莹的拂丝,竟是直接卷住了灰影,众人在这个瞬间,才看清那是一块灰扑扑的板砖。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一块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板砖,居然能压制乾坤烈斧的攻击。



    最让众人震惊的还是,那块板砖,被拂尘缠绕,居然还在不断的挣扎,想要脱出拂尘的束缚,就好像拥有生命与灵识一般。



    这个瞬间,凌冰洁的脸上,也露出了罕有的震惊之色:“镇压之砖——”她的嘴里,情不自禁地骇然轻语。



    镇压之砖——



    轻轻的四个字,分明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众人一脸茫然,罗晨的心中,却是无比的振奋,因为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了自己手中这块板砖的名字,虽然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物,仅仅是听名字,就知道很了不得。



    魔与神,乃是修炼者追逐的终极目标,此砖名唤镇压之砖,不管它到底所镇的是魔还是神,就已经说明很不凡。



    当然,这并不能排除,此砖的名字有夸大的嫌疑。



    镇压之砖,在疯狂的挣扎,牵制着凌冰洁的行动,她在极力回拉拂尘,却是不能,手中的拂尘,就这般在空中晃来晃去,她的脸上,露出了吃力的神色。



    凌冰洁阻止罗晨杀尉迟俊,让他怒极,动了杀机,眼见如此,身形电闪,以无比迅捷的速度,奔袭向凌冰洁。



    眨眼间,罗晨就已经奔袭近前,凌冰洁左手成掌,猛地向前推出,掌力雄浑,比先前强大了至少数十倍,向罗晨排山倒海的压盖而来。



    她的实力太过强大,罗晨根本就不能与之匹敌,他当机立断,身形骤转,避开了凌冰洁强大掌力的轰击,径直追袭向尉迟俊。



    击败尉迟俊,凌冰洁插手,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片刻间,此刻尉迟俊,才刚刚摔落地面,眼见罗晨来袭,他强忍胸口的剧痛,腾身而起,惶然疾退。



    罗晨冷笑,扬起手中的九环大刀,以刀代剑,施展出引雷剑法的一招天雷滚滚,一道道刀光,斥满虚空,纵横交错,铺天盖地地袭向尉迟俊。



    天雷滚滚,乃引雷剑法的一式绝招,以罗晨如今的实力,本不能施展,只不过他的身体,因为林婉儿以妙华宫的密法作用,力量强大了很多,现在能勉强施展。



    刀光交错于虚空,雷声隆隆,那道道刀光,就像一道道闪电,交杂一起,形成一片密炽的攻击力,奔涌向前。



    尉迟俊连自己的乾坤烈斧,都已经被罗晨强掠而去,还身受重伤,面对罗晨这样的攻击,根本就无法反抗,内心惊恐,满脸绝望。



    罗晨却是无比振奋,脸上露出了残酷的冷笑,他很喜欢看着自己的敌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他们生命的殒落,让他畅快,他们鲜血的喷酒,让他激奋。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一道以攻击力形成的质化的手掌,直接击中交错虚空的刀光,化解了罗晨的攻击。



    与此同时,清醒过来的五名天一宗弟子,齐齐地飞奔而出,护在了尉迟俊的周围,携着他的身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体,快速地向后飞退。



    很显然,一时之间,想要击杀尉迟俊,已经不可能,罗晨满腔怒火,无处可泄,全部转嫁到了凌冰洁的身上,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道灰影闪至身前,镇压之砖已经挣脱了尘丝缠绕,飞奔了回来,罗晨倏地伸出左手,直接就镇压之砖握在了手中,眼前闪过一道白影,凌冰洁来至他前方的高空,跟他保持较远的距离。



    “罗公子,你的镇压之砖,从何而来?”凌冰洁有些迫急地问道。



    罗晨冷笑:“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凌冰洁微愕,愣了愣,接着说道:“罗公子,镇压之砖,关系着天下苍生,请你抛弃私人恩怨,以大局为重,告诉我它是从何处得来。”



    凌冰洁说得很认真,也很严肃,很显然,她并非妄语,这让罗晨心惊,他真没有想到,镇压之砖,居然会关系天下苍生。



    只不过镇压之砖,也算是罗晨众劫掠者的手中劫掠而来,他也不知道其来历:“收起你恶心的嘴脸,别在小爷面前说这种伟大的话。是非不分,黑白不明,有何资格,跟小爷论天下苍生?”罗晨冷然道。



    众人骇然,他们真没有想到,罗晨居然会对冰洁圣女如此轻慢与不屑,而且还做出这样的评价。



    凌冰洁乃御虚宫最年轻的圣女,但凡获封圣女的称号,走出御虚宫,她们就是御虚宫的代表,罗晨当众说出这样的话,这无异于是在向御虚宫公然宣战。



    难道他真的想要与整个正道为敌吗?



    “既然你不肯说,为了天下苍生,那我就只能强夺你手中的镇压之砖,追寻背后的真相。”



    凌冰洁话音落地,轻扬手中的拂尘,尘丝蓬松飞扬,疯狂延伸,裹挟着惊人的道韵,缠绕向罗晨的身体。



    罗晨心惊,疾速飞退,可是那尘丝延伸的速度,疾若闪电,身形刚动,就已经缠绕在他身上,只不过眨之间,他的身体就被晶莹雪白的尘丝缠绕,瞬间变成了一只人形茧,身体被尘丝束缚的瞬间,就向凌冰洁飞奔而去。



    身体在瞬息之间,就被尘丝缠绕,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开,罗晨骇急,拼命的挣扎,缠绕他身体的尘丝,却是越缠越近,尘丝透发出来的莫名道韵,还在对他的心神进行压抑,似乎要让他放弃挣扎一般。



    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罗晨却也不得不放弃挣扎,如若不然,继续下去,他非得被那尘丝给活活的勒死不可。



    片刻后,眼前一亮,死缚罗晨身体的尘丝,自形散去,只是死死的缚住了他的双手双脚而已,人就此横悬在凌冰洁身前米许的地方。



    她依旧平静,脸上看不到情绪的波动,飘然若仙,圣洁出尘:“罗公子,将镇魔神板交给我吧!”凌冰洁朱唇轻启,缓声而语。



    罗晨冷笑:“我最痛恨的就是被人威胁,你认为这对我有用?”



    凌冰洁无奈地摇头,轻声道:“罗公子,我知道你并不是能被人威胁的人。镇压之砖,真的关系天下苍生,牵连甚广,为了天下苍生,我希望你能将它交给我带回宫,追查背后的真相。”



    “小爷说过,是非不分,黑白不明,你没有资格跟我谈天下苍生。况且,小爷怎么知道,你不是贪图小爷的镇压之砖?而且,小爷完全可以自己追查,何需你们代劳?”



    “如此说来,那就是没得谈了?”凌冰洁冷问,身上浩荡出了浓浓的杀气,令人心颤。



    罗晨丝毫不惧,轻轻摇头,冷冷答道:“没得谈。”



    “那就别怪我无情了。”凌冰洁话语声落,紧缚罗晨四脚的尘丝,四下分开,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竟是要将罗晨分尸。



    就在这时,空中闪过一道粉红,无声无息地飞击向凌冰洁的脑袋,她神色微变,向一侧横移,避过了那粉红绸巾的攻击。



    粉红绸巾,并没有追击凌冰洁,倏地分成四道,紧缚罗晨的四肢,原本那要将他分尸的强大力量,瞬间消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