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不毛之地
    就在这时,空中闪过一道粉红,无声无息地飞击向凌冰洁的脑袋,她神色微变,向一侧横移,避过了那粉红绸巾的攻击。



    粉红绸巾,并没有追击凌冰洁,倏地分成四道,紧缚罗晨的四肢,原本那要将他分尸的强大力量,瞬间消失。



    罗晨很清楚,这是柳清霁出手,而且她与凌冰洁,已经以他的身体为载体,在进行力量的硬撼。



    眼见此等情况,罗晨暂停了爷爷所授密法的施展,放弃了动用神秘潜能的行动。



    “柳清霁,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如此护他,难道你想让天下苍生都遭劫?”凌冰洁冷声喝问。



    “咯咯咯……”柳清霁横飞虚空,纵声长笑,依旧是那么的妩媚,那么的妖娆,荡人心魄:“该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非人力所能逆转。就算你得到镇压之砖又如何?难道你真认为,你们御虚宫可以改变?别忘了,镇压之砖已经现世,说明罪狱已损,非人力所能阻止。难道,你想强夺镇压之砖,镇守御虚宫,偏安一隅?”



    “柳清霁,休要小瞧我们御虚宫,我们没有这么无耻。镇压之砖现世,虽说明罪狱已损,我们御虚宫也必定要查明真相,及时补救,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你速速退去,以免成为祸乱天下的罪人。”



    “我相信你有此胸襟,却不相信御虚宫高层,有此胸襟。而且,镇压之砖,能在我小心肝儿的手中,发挥无匹威力,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天意不可违,你现在却是要杀他,还想要强夺镇压之砖,这就是逆天意而行,恐怕连这最后的希望,都要因为他的被杀,就此被你毁灭。凌冰洁,若你真为天下苍生作想,就放了我的小心肝儿,顺其自然,相信日后,必定会有解决之法。”



    罗晨听着凌冰洁跟柳清霁的对话,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他真没有想到,一块看起来很是普通的板砖,居然还真会隐藏着关系到天下苍生的秘密。



    只是不知道镇压之砖,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为何会关系到天下苍生,所谓的罪狱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宫主有令,若遇镇压之砖,必须带回御虚宫。如果罗公子肯交出,便此作罢,如若不然,今天必杀他,强夺镇压之砖。”



    “哼,有我在,岂会让你得逞?不过,这件事情,还是先问问我小心肝儿的意见。”柳清霁冷然说完,立马就媚笑着看向罗晨,问道:“小心肝儿,你可愿意把镇压之砖送给凌冰洁?友情提示,冰洁圣女喜欢帅哥,对你这种挫男没有兴趣哦!要不然的话,她也不可能为了尉迟俊,出手对付你。所以嘛,千万别自作多情哈!”



    “喂,怎么说话呢?虽然我不帅,但我怎么也跟挫有很大的差距吧?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哥其实蛮耐看的?”罗晨不爽,郁闷地说道。



    “咯咯咯……”柳清霁大笑,依旧是风情万种:“没看出来,我的小心肝儿还挺臭美嘛!可是臭美又有什么用?我们的冰洁圣女,难脱世俗,只以相貌取人。你在她的心中,就是一个地道的挫男,肯定没有尉迟俊的高端大气上档次。嘿嘿嘿……不过你也不用灰心,我的小心肝,永远都是我的小心肝,你的好有我懂就行了。”



    “我这怎么就是臭美了?明明就是事实的陈述嘛!好再事实胜于雄辩,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哥说的是实话,是个实在人。”罗晨没脸没皮地笑着说道。



    众人狂晕,这罗晨跟柳清霁,还真是一路货色,他的生命几乎都掌握在了别人的手中,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跟柳清霁扯蛋。



    真不愧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天骄,还真是够狂够猛够嚣张。



    凌冰洁也受不了这两个家伙,更受不了他们的话题,罗晨的话音刚刚落地,她就冷声说道:“罗公子,还是请你交出镇压之砖吧!我可以放你一马。”



    “凌冰洁,你认为你真杀得了我?”罗晨笑容尽敛,阴森森地问道。



    罗晨说这话的时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霸气十足,有着无尽的信心,凌冰洁都不由得为之变色。



    凌冰洁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罗晨打交道,一直以来,不管是实际的行动,还是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都很不俗,给她一种看不透的神秘感,特别是当初,他不惧强者,还跃跃欲试,差点跟秦道攀一战,表现出了跟现在一样的气势。



    难道他的身上,真的藏有跟强者一战的实力?



    心中虽然闪过这种让凌冰洁很震惊的疑惑,她却也是毫无惧色:“罗公子,你有的,也许我没有,我有的,可你也不一定有。”凌冰洁缓语,依旧一脸平静,没有情绪的波动,其言下之意,却是暗藏着很多信息。



    罗晨微笑:“那还得看是你有的强,还是我有的强。”



    悬空三人,柳清霁跟凌冰洁,以罗晨的身体为载体,进行着力量的硬撼,两名女子都是绝世佳人,更是正邪两道最出众的天骄,她们满脸的轻松,看不到任何力拼的狰狞,罗晨夹在她们的中间,更是凶险万分,不管两名女子,谁的实力处于下风,都会危急到他的生命,可是他却也没有任何畏惧,一脸淡然地跟她们说着话。



    众人看着高空的情景,心中无不震服,这三人都不愧为最出众的天骄,虽然她们的实力,在修炼界来说,并不是很强大,可是他们此刻的表现,却是很多强者不及的。



    特别是罗晨跟凌冰洁最后的对话,风清云淡,听起来很朴实无华,让众人有些莫名其妙,他们的字字句句,却又有一种无形的威势,似乎在用言语争锋。



    柳清霁悬飞远处,听着罗晨跟凌冰洁的谈话,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心中却是掀起了惊天骇浪。



    因为柳清霁很清楚,他们平淡的言语之下,暗流涌动,杀机重重,比正面的拼斗还要可怕,不管他们谁动用彼此暗藏的底蕴,都意味着生死的决斗,会波及周围人。



    “咯咯咯……”柳清霁脆笑连连,妖娆无边:“你们两个都是聪明人,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甚至可以说是从死人堆中爬出来的,所为何来?好不容易,来到机缘暗藏地,说不定机缘就近在咫尺,难道你们在没有看到机缘前,就想要鱼死网破吗?依我之见,大家都暂时罢手,等寻到机缘后再作了结?”柳清霁媚笑盈盈,柔声说道。



    罗晨意动,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凌冰洁。



    “师尊有令,凡见镇压之砖,势在必得。他若不交镇压之砖,那我就只能跟他一博。”凌冰洁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就很绝决地说道。



    柳清霁头痛不已,凌冰洁如此果断,以罗晨的个性,他又岂会在她的面前妥协?他们之间的生死之战,势在必行,已经不可抵挡:“凌冰洁,我们之间,还有一战,若不能决一高下,我死不瞑目,要战,就我们先战再说。”柳清霁沉声说道。



    “镇压之砖,我誓在必得,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件事情重要。等我夺了神魔板砖,再与你争高下。”凌冰洁一脸坚毅地说道。



    “那就让你尝尝我板砖的威力吧!”凌冰洁的话音刚刚落地,那块灰朴朴的板砖,就已经出现在罗晨的右手中,手腕突动,镇压之砖就直接奔袭向凌冰洁的脑袋。



    罗晨被尘丝束缚四肢,距离凌冰洁只有米许,镇压之砖奔袭向她的脑袋,比白驹过隙的速度还要快,她的身体猛地一沉,镇压之砖划过一道灰影,从其头顶飞过,她很轻松的避开了镇压之砖的攻击。



    凌冰洁已经见识过镇压之砖的威力,避开攻击的瞬间,紧缚罗晨的尘丝,直接脱离,身形以闪电般的速度,横空飘移了出去,扬起尘丝,准确无误地拂向镇压之砖。



    就在尘丝松开罗晨四肢的时候,柳清霁的粉红绸巾,也已经撤离而去,被她披在了香肩之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妩媚,更加的妖娆,更加引人心。



    镇压之砖似乎拥有自己的灵识,先前已经在凌冰洁的手中吃过亏,当她扬起尘丝,奔袭向它的时候,瞬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改变奔袭轨迹,绕开尘丝的攻击,再次奔袭向凌冰洁的脑袋。



    罗晨也没有迟疑,脚踩雷霆步法,向凌冰洁冲击的同时,以刀代剑,九环大刀施展出了引雷剑法,左手成拳,同时攻击出了雷霆拳术。



    斗息之间,刀影、拳影、脚影,参杂一起,以雪崩之势,席卷向凌冰洁,浩荡出滚滚雷声,惊天动地,威力无匹。



    凌冰洁右手执着拂尘,不断地挥舞,即想要将它再次束缚住,又在防止它的近身,白衣飘飘,不慌不乱,依旧圣洁出尘,如九天仙女临世。



    眼见罗晨发动了狂暴的攻击,凌冰洁白皙如玉的左手,倏地成掌,攻出一道以实力凝聚而成的掌影,迎击向前,手掌疾速的扩张,前袭不到五十米,就已经达十余米方圆,跟罗晨全力施展出的攻击力,交击于空中。



    “轰——”



    巨响声起,撼动天地,两人以实力凝重而成的攻击形态,在空中消散,强大的硬撼,荡出了实质的攻击流,那天空似乎变成了一个大湖,成形的攻击波,就好像有人向湖中扔了一方巨石,巨大的波纹,疾速地向四下扩散。



    凌冰洁果然强大,罗晨利用她被镇压之砖缠住的当口,发动了最为强大的攻击,依旧不能对她造成任何的影响,这种实力的差距,对他来说,就是致命的存在。



    突然,炽阳笼罩的空中,阴风大作,周围的大树,都在随风倾倒,大作的阴风之中,还伴随着阴森诡怖的气息。



    很多围观的修炼者,在这个瞬间,都情不自禁地打颤。



    “唉,大劫终究还是降临这片神土。罗公子,就此罢手吧!”



    凌冰洁无奈叹息,低沉着声音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字字句句,都杂参着悲天悯人的情绪。



    阴风突起,诡异至极,罗晨又听到凌冰洁如此言语,停止了自己的攻击,右手一招,神魔板砖,就直接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晨皱眉问道。



    凌冰洁无奈的笑了笑:“妖兽山脉的大劫,随着此地的现世,已经结束,大劫却是延续至此,我们还将面临血洗。唉,火皇遗迹,现世人间,果然牵动着可怕的因果。这天下,在不久的将来,恐怕都要变成劫土。”



    罗晨很清楚,凌冰洁不会说假话,也不屑于说假话,听到她这般说法,他的心都不由得为之颤抖。



    妖兽山脉已经化成劫土,万千生灵,犹如草芥,被惊天杀局屠戮殆尽,若天下也将变成劫土,妖兽山脉的事件,岂不是要在整个中州大陆上演?



    “凌姑娘,你没开玩笑吧?若真是如此,那整个天下,岂不是也要变成不毛之地,万千生灵,都将被灭绝?”罗晨难以置信地问道。



    “妖兽山脉,乃杀局重地,会屠尽生灵,湮灭所有生机,这是不可逆变的死局。据我所知,火皇遗迹的现世,预示着世界将重新洗牌,各种可怕的事情,会不断地发生,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大地化劫土,倒是没有妖兽山脉这般可怕。”



    众人都在仔细地聆听着凌冰洁的说法,他们的脸无不凝重,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生活的圈子,如果凌冰洁所言非虚,必定会牵连到所有人。



    “为何会如此?”罗晨颤声问道,没有了往日的嚣张,也没有了往日的霸气,因为他想到了爷爷,想到了陈双姐姐,他不怕自己面对生死,却怕他们受到伤害。



    众人都没有想到,罗晨居然也会表现出畏惧,这让他们都难以置信,就连凌冰洁的神色,都不由得变了变:“我只知大概,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我们也毋须太过担心,因为各种可怕的事情,没有时间的定数,有可能明天就会发生,有可能在数年乃甚至于数十年,甚至有可能是数百年之后,才会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