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非常人也
    攻击居然对亡魂无用,这让罗晨有一种魂为刀俎,他为鱼肉的感觉,却也激起了他更为狂暴的反击之心。



    身体被生灵的亡魂攻击,皮开肉裂,若不是他淬炼出了强大的肉身,拥有坚韧无比的筋骨,他在这个瞬间,恐怕就要被数只穿透进来的亡魂,粉碎身体。



    殷红的鲜血,洇染成片的刀芒,淡蓝色的刀芒多了淡淡的血色,情况危险至极。



    就在这个瞬间,罗晨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澎湃出了一股诡异的力量,狂暴的扩张向四方,穿透进刀芒的生灵亡魂竟是在瞬间湮灭,以他身体为中心,百余米范围之内的生灵亡魂,也在倾刻间魂飞魄散,湮灭于无形。



    只不过那无数的亡魂,依旧无惧,还在疯狂地向这里奔扑过来,可是它们一旦进入到百余范围之内,瞬间就会湮灭于无形。



    场面相当的诡异,这对罗晨来说,就是生的希望,可是他现在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瞠目结舌,难以置信,脸上甚至还布满了惊恐的神色。



    因为罗晨此刻已经明白,自他身体透发出去的乃死亡气息,甚么要比那生灵亡魂裹挟而来的死亡气息还要浓郁,这也是足以轻松湮灭生灵亡魂的原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亡气息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是最可怕的存在,即使是身亡的强者,身体所蕴含的死亡气息也非常的羸弱,甚至不能对周围的生物,造成任何的影响,可是自己身体突然澎湃出如此浓郁的死亡气息,这足以震惊世人。



    难道我根本就没有生命,身体也仅仅是蕴含着浓浓死亡气息的尸体?



    这不可能,自己有呼吸,有体温,有流动的鲜血,身体受到伤害,会痛也会疼,怎么可能是一具尸体?



    可是如果不是尸体,那如此浓郁的死亡气息,又从何而来?



    难道这也跟自己身体蕴藏的秘密有关?



    电光火石间,罗晨的脑海,闪过无数的疑惑,根本就不是他能想通的。



    罗晨愣怔的时候,一道灰影闪过,原来是镇压之砖,穿透了那水都没有办法泼进的刀芒,飞悬到了他的身前。



    这让罗晨蓦地清醒过来,一手抓过镇压之砖,扔进了空间法宝,停止了引雷剑法的施展,扔了一把最好的丹药在嘴里,然后就向前方疾速的冲去。



    不管自己的身体,暗藏着什么样的秘密,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他必须赶到柳清霁她们所在之地,救助她们,这是他对林婉儿的承诺,绝不能辜负她所托。



    罗晨一边嚼着丹药,一边向前以最极限的速度飞奔,所到之处,生灵的亡魂直接湮灭,周围密布的生灵亡魂,依旧在对他进行冲击,它们却都好比是飞蛾扑向熊熊燃烧的烈火,瞬间魂飞魄散,湮灭于无形。



    没要多久,罗晨就飞奔来到了密地暗藏的地方,可是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形,却是彻底的惊呆了。



    这片地域,到处都是细碎的血肉,还有衣裤的布屑,若说还有完好的东西,那就只有周围的植被,以及地面横倒的各式武器。



    这个瞬间,罗晨悲愤至极,战意澎湃,杀气滔天。



    妖兽山脉的惊天杀局,让数十万里的大好山地变成了劫土,万物生灵都被湮灭,罗晨自己,也变成了被猎杀的对象,如今可怕的大劫,居然又延续到这片大地,再次血洗仅剩的修炼者,这让罗晨不甘,他不甘成为这种可怕大劫的猎物。



    看着满地的血肉,罗晨想到了柳清霁,想到了妙华宫的一众弟子,想到了自己对林婉儿的承诺,可是他的承诺,在延续至此的大劫之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那么的束手无策,让他承诺要保护的人,全都粉身碎骨,这让他愤怒,让他那那个在妖兽山脉布下杀局者,充满了无尽的仇恨。



    “杀——”



    罗晨目眦欲裂的怒吼,身体电闪而出,冲向周围密布的生灵亡魂,右手的九环大刀,已经被他扔进了空间法宝,被镇压之砖所取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身横虚空,所到之处,对无尽的生灵亡魂,进行着疯狂的湮灭,手中的镇压之砖,也已经被他扔了出去,轰击着那密布的亡魂。



    罗晨此刻已经失控,把所有的仇恨,都转嫁到了这些亡魂的身上,因为它们是那个布下惊天杀局者的工具,他甚至已经丧失了理智。



    因为此刻的情形,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他如此疯狂的横冲直撞,只须站在当场,漫天的亡魂就会自行的扑向他,被他身上透发出来的浓郁的死亡气息湮灭。



    或许,他是真的怒了,这是他对那个惊天杀局布局者仇恨的一种宣泄。



    或许,当他清醒过后,他自己都不会明白,为何会这么愤怒,这般失常。



    虽然妙华宫弟子的全部灭杀,让他辜负了对林婉儿的承诺,可是严格说来,他跟她们并没有多少交集,甚至谈不上感情,应该不会如此的失常才对。



    可是,他确实已经失常,满腔怒火,仇恨斥满胸臆,杀气滔天。



    疯狂的奔袭,对生灵的亡魂,进行着快速的湮灭,可他仅仅是一人之力,面对这数之不尽的生灵亡魂,他疯狂的湮灭,就如同针落大海,连浪花都不能激起一点。



    即使如此,罗晨依旧在无边无尽的亡魂之中奔袭,湮灭着它们的亡魂,镇压之砖在空中闪烁,快速而又迅捷的轰杀着亡魂。



    天空中终于下起了瓢泼大雨,冲刷着漫天的亡魂,雨水迷失了罗晨的双眼,浸透了他的衣裤,他却全然不顾,依旧横冲直撞于满天的亡魂之中,湮灭着它们的亡魂。



    近乎疯狂的冲击,在不断地持续,东方的天际,露出了鱼肚白,罗晨的主动出击,持续了近三个时辰,他却是越奔越通,越杀越激奋,因为只有出动出击,才能更快更多的湮灭那数之不尽的生灵亡魂。



    就在这时,东方的天际,突然绽放出璀璨的霞光,普照大地,那无边无际的魂潮,在这个瞬间湮灭,瓢泼大雨戛然而止,天空中厚重的乌云,随之消散,碧蓝如洗,再也看不到一丝的云彩,西方的天际还挂着一轮皓月,湛蓝的天空,点缀着稀疏的星星。



    罗晨身体浩荡出来的死亡气息,也在这个瞬间,奔涌回他的身体,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又恢复如初。



    转身望向东方绽放出霞光的地方,那里的大道气韵十分的浓郁,给人一种莫名的感觉。



    罗晨无奈地摇了摇头,又回首望向那片密地暗藏地,心中变得无比的沉重,喃喃自语道:“林前辈,我辜负了对你的承诺,看来只有他日再来弥补。”



    喃喃自语的时候,罗晨的脑海,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柳清霁的模样,这让他又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才径直转身,向霞光绽放的地方疾速的奔行了出去。



    罗晨很清楚,东方霞光浮现的地方,必然也暗藏着很不俗的机缘,可是他现在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依旧心情沉重。



    也许,他还对辜负林婉儿的承诺,耿耿于怀吧!



    旭日东升,东方的天际,朝霞万丈,跟那片霞光绽放地,映染一起,似乎连成了一片,让这片神土变得更加的璀璨,更加的秀美。



    虽然那霞光透发之地,初初看到的时候,距离似乎并不是很远,可是疾奔了一个多时辰,距离那绽放霞光的地方,好像还是同样的距离。



    罗晨心中虽然纳闷儿,却是依旧在向前方疾速的飞奔。



    数个时辰的疾奔,除了太阳在不断地升起,距离霞光散发的地方,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拉近,这让罗晨变得愈发的疑惑,而且这片神土,似乎浩瀚无边,永远也到不了尽头一般。



    最让罗晨疑惑的还是,神土拥有质化的天地灵气,却是没有滋养出任何的生物,所到之处,都是死寂一般宁静,连一只虫豸都没有。



    罗晨并没有放弃,依旧在不断地疾行。



    太阳下山,罗晨距离那片霞光绽放地,还是有同样的距离感,而且他已经发现,自己一直都在一个广袤的地域转圈,现在他又回到了暗藏秘地的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方,地面铺满了百余名修炼者被粉碎身体的细碎血肉。



    罗晨心中疑惑极了,太阳东升西落,这是永恒的规律,此刻他还是面向东方,身后是太阳落山的方向,西方的天际还斥满晚霞,怎么就会奔回到原地呢?



    这片神土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会如此的奇怪?



    天地灵气浓郁无比,却无生物,自己的奔行,一直都是直面东方,现在居然又回到了原地,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自然的规律。



    “轰轰轰……”



    就在罗晨疑惑的时候,身侧陡然传来惊天巨响,侧首而望,不远处的空中,柳清霁跟她的两名师姐正在跟四人激战,与之激战的,除了凌冰洁跟她的一名同门外,还有尉迟俊跟一名很眼熟的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幸存者,尉迟俊明明被暗器伤了双腿,还被罗晨阉割,此刻的他为何又像没事人一般?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罗晨却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祭出九环大刀,罩着尉迟俊的身体,就劈出了一道凌厉的刀气。



    如匹的刀芒划破虚空,响起无比尖锐的破空之声,径直斩向尉迟俊的身体,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依旧在不断地攻击柳清霁她们,当刀芒划过他的身体,他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如匹的刀芒,在继续向前方的虚空飞出。



    幻影——



    空中骤现的场面,居然是幻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砰砰砰……”



    双方的激战,还在持续,巨响声接连不断的发出,虚空扭曲,罗晨所立的地面,都在颤抖。



    明明只是幻影,怎么又会有如此实在的反应?



    难道是亡魂的交战?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立马就被罗晨否定,因为他修炼吞天噬地术,是不是亡魂一眼就能看出,眼前激战的七人绝非亡魂。



    罗晨彻底的迷糊了,根本就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片神土,怪事还真是层出不穷。



    “尉迟公子,你被我的小心肝儿阉割了,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甚至比原来厉害了不少。我听说,曾经有痴迷修炼途的修炼者,为了能全身心的修炼,挥刀自宫,最后成就了无上的实力,难道我的小心肝儿,在无意中成就了你这样的境界吗?”柳清霁一边激战,一边媚笑着说道。



    尉迟俊的脸上,布满了阴毒的神色,这个瞬间,反击变得更加的狂暴,拼命的轰击柳清霁:“哼,那小贼,有何能耐伤我?小妖女,你跟他是一路人,就为他陪葬吧!”



    “咯咯咯……我的小心肝儿,非常人也,岂会如此轻易的死去?跟他陪什么葬?尉迟公子,你可要小心点哦!我的小心肝儿,虽然长得没你帅,可是他却是比你优秀,你虽然因祸得福,撞得机缘,但是如果你遇到他,还是只有被他虐的份儿。啧啧啧……这次将你阉割,真不知道下次他会怎么对付你,估计会直接要你的命吧!”



    “哼,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无数的生灵亡魂,凝聚成形,拥有无匹的威力,他在关键时刻,又未能进入这片暗藏的密地,岂会逃过生灵亡魂的攻击?我倒是希望他真的活着,只有如此,我才有机会将他千刀万剐。”尉迟俊咬牙切齿地说道。



    罗晨听到这里,振奋至极,虽然他搞不懂空中为何会出现这么奇怪的场面,可是他却很清楚,柳清霁她们并没有死,应该是在大劫来临之时,启动了通往秘地的通道,进入到了秘地之中。



    只是让罗晨郁闷的是,尉迟俊没死,双腿明明被他的暗器射中,现在居然活蹦乱跳,只是不知道被他一刀阉割的伤,是不是也如双腿一样完好如初。



    “咯咯咯……就凭你,也配?”



    柳清霁依旧是那么的妩媚,那么的妖娆,美得令人心颤,荡得让人疯狂,可是那满脸的轻蔑,却是让尉迟俊抓狂:“你跟那小贼一样的贱,今天必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