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残魂
    只是让罗晨郁闷的是,尉迟俊没死,双腿明明被他的暗器射中,现在居然活蹦乱跳,只是不知道被他一刀阉割的伤,是不是也如双腿一样完好如初。



    “咯咯咯……就凭你,也配?”



    柳清霁依旧是那么的妩媚,那么的妖娆,美得令人心颤,荡得让人疯狂,可是那满脸的轻蔑,却是让尉迟俊抓狂:“你跟那小贼一样的贱,今天必杀你。”



    “尉迟公子,休要上当,她这是在激怒你。”凌冰洁开口,轻缓地说道,激战之时,白衣飞扬,圣洁出尘,字字句句,涤洗人心,让人安宁。



    尉迟俊敛去怒火,变得宁静起来,有条不紊地对柳清霁三人攻击。



    “凌冰洁,看来你还真是喜欢俊美的皮囊啊!尉迟俊都被我的小心肝儿阉割了,你还对他一往情深,难道你想守活寡吗?”



    凌冰洁满脸宁静,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回答柳清霁的只有凶猛的攻击。



    “尉迟俊,能得到冰洁圣女的钟意,我都羡慕啊!只可惜,这会变成你的痛苦。因为你已经不是男人,能看不能碰,这绝对是莫大的悲哀。”



    “小妖女,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罗晨有何能耐,可以伤我?”尉迟俊怒吼。



    凌冰洁媚笑盈盈,反击的同时,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尉迟俊:“尉迟俊,你还真不要脸啊!连乾坤烈斧这么好的武器,都被我的小心肝儿夺去,居然还说他不能伤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有没有被阉割,有本事你脱掉裤子一看?”



    “你……”



    “砰——”



    尉迟俊刚刚开口,凌冰洁原本攻向凌冰洁的粉红绸巾,径直击中他的胸膛,直接就将他击飞了出去,口中喷血,一路挥洒。



    罗晨看得解恨不已,脸上都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轰轰轰……”



    就在这时,虚空扭曲,激战的双方,脸色都变得无比的骇然,齐齐住手。



    罗晨只能看到他们对决的场面,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情景,可是那轰隆的巨响,却是让他所立的地立,都在剧烈的颤抖,而且已经住手的他们,身体都在摇晃。



    “这里快要崩塌了,师姐快跑。”柳清霁骇急的说话声中,身形电闪而出,她身旁的两名妙华宫弟子,也急急地跟着她飞奔。



    片刻后,虚空扭曲,人影全部消失,又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轰轰轰……”



    巨响声还在不断地响起,大地都在摇晃,地面已经开始龟裂,那一道道裂痕,在不断地变大,这片神土似乎要天翻地覆一般。



    东方的天际,霞光变得越发的璀璨,映染大地,让这片快要崩裂的神土,变得更加的美丽。



    片刻后,那霞光透射之地,一件物什破土而出,戟指向天,直破苍穹,渗透出浓浓的道韵,浩荡出可怕的气势,似乎要压盖这片天地一般,让罗晨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觉,还有一种想要跪倒膜拜的冲动。



    炽烈的霞光,就是那件物什射出,仔细看去,那是一柄伫立于地面的战戟,虽然璀璨,却又有着古远的气息,似乎在地里埋藏了无尽的岁月。



    战戟朝天,似乎很近,又好像距离很远,依旧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轰响声止息,剧烈晃动停止,这片神土,满地龟裂,纵横交错,有些裂缝,足有数丈宽。



    罗晨望向那片暗藏密地的地域,却是如原来一般夯实,里许方圆,没有任何的裂缝。



    很显然,那片地域有阵法的守护,大地的龟裂,也没有将其破坏,柳清霁身处密地之中,此刻应该也已经平息下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



    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罗晨不再耽搁,直接就向前方那绽放霞光的战戟奔去。



    不管暗藏的密地,拥有何等的机缘,很显然,最大的机缘,还是那一方战戟,罗晨已经错失密地的机缘,绝不能再让这最在的机缘,落入他人之手,他一定要夺得那一方战戟。



    罗晨以最极限的速度,冲向那方破天而立的战戟,越是向前奔行,那股威压之势,越是让他心颤,让他的呼吸越来越艰难。



    这没有让罗晨有任何的退缩,反而让他无比的振奋,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次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在这片广袤的地域转圈,那越来越强的威压感,给了他行进的方向。



    紧咬牙关,凝聚起所有的精神力,依旧疾速地向前飞奔,那强大的威压之感,让罗晨心颤,让他心中那种顶礼膜拜的冲动越来越浓郁。



    那一方破天的战戟,静静地直立前方,罗晨双眼炽热地向前冲着,额头上布满了如珠的冷汗,如雨般洒落,他身上的衣裤,也已经被汗水浸透。



    罗晨在疯狂的前奔,他现在已经感觉到,战戟超凡,若能得到,绝对是一柄惊世的武器,足以让他横扫八方,纵横天下。



    这一次果然没有如先前那般,他越是向前,能分明地看到,那破天直立的战戟,越来越近。



    只不过此刻,已经不仅仅是令他快要窒息的威压,那柄战戟还浩荡出了滔天的杀伐之气,这让他的身体,颤抖得更加的厉害,连飞行的速度,都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向前飞奔的时候,已经有些踉跄,就好像喝醉了酒一般。



    纵是如此,罗晨仍然在咬牙前行,因为他内心激奋异常,这已经不仅仅是因为那是最大的机缘,还因为那战戟透发出来的杀伐之气,让他沉醉,让他癫狂,让他执迷。



    突地,破天的战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小,战戟指天,只有两米多的高度,而且那种距离感,也已经彻底的消失,它静立于空中,就在百余米开外。



    与此同时,战戟之旁,出现了一个魁梧的男子,英气逼人,庄严肃穆,浑身透发着令人胆寒的战意,还浩荡着无尽的威势。



    他是魂,强大的残魂。



    罗晨飞落地面,身体如筛糠般颤抖,脸上与浸透衣裤的汗水,在不断地洒落。



    “小儿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退去。”英武壮汉轻喝,字字句句,都让罗晨心颤,有股不容人违逆的威严,还有金戈铁马的杀伐之气。



    罗晨将自己的精神,凝聚到了最强大的地步,身体不再颤抖,傲然而立,脸上透发着无比坚毅的神色:“前辈,我为此戟而来,岂会轻易放弃?”



    他很清楚,英武壮汉乃强大的魂,战戟却是实实在在的武器,那战戟应该就是强大的魂生前的武器。



    换句话说,那强大的魂,应该就是火皇的魂,而且还是残缺的魂,是一缕残留于战戟的器灵而已。



    “方天画戟岂是凡俗之人能拥有?退去——”



    强魂最后一声沉吼,振撼罗晨心神,他情不自禁的退了一步,可是他急稳心神,又向前迈出一步:“前辈,我誓得方天画戟。”他一脸坚毅地说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既然你想得方天画戟,那就让你成为戟下亡魂。”



    强魂话音落地,右手一挥,那插地战戟,突地飞出,在空中划出一片璀璨的光芒,直接就向罗晨奔袭而来。



    战戟横空,虚空扭曲,一股强悍的力量,碾压而至,确实拥有无匹威力。



    戟未至,方天画戟透发出来的无匹威力,似乎就要碾碎罗晨的身体一般。



    越是危险,越能激发罗晨的战意,他凝立如山,丝毫不惧,直接祭出镇压之砖,罩着方天画戟就扔了出去。



    不知为何,这个瞬间,镇压之砖也浩荡出了无尽的威力,比以往表现出来的最强威力还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砰——”



    镇压之砖跟方天画戟撞击于空中,巨响如雷,大地都在剧烈颤抖,澎湃出一股实质的攻击波,奔涌八方,虚空都在扭曲。



    罗晨心惊,疾速飞退,想要避开攻击波的侵袭,可是他的速度,根本就无法跟攻击波相比,刚刚起身,就已经被威力无匹的攻击波侵袭,身体似乎都已散架,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砰砰砰……”



    镇压之砖与方天画戟激烈交锋,一时之间,竟是难分高低,威力无匹的攻击波,不断地浩荡八方,虚空严重扭曲,似乎随时都会破碎。



    “噗——”



    罗晨重重地摔落地面,却是不顾身体的剧痛,紧咬牙关,强行站起,双眼紧紧地凝注着那一砖一戟的激战。



    这样的时刻,罗晨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因为他已经摸索出,镇压之砖必须要以他的精神力支配进行攻伐,若他倒下,镇压之砖也就无法持续战斗。



    要不然的话,罗晨也不可能指哪打哪,更不可能成为让妖兽山脉劫掠者心惊胆战的板砖大盗。



    强大的器灵站立远方,凝立如山,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并未说话,身体却是突然透发出更加强大的气势。



    那是强大精神力的透发。



    与此同时,方天画戟变得更加的强悍,锋利的戟首,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散发出了森冷的寒光,轰击向镇压之砖的时候,戟首竟是在虚空消失。



    罗晨心惊,紧咬牙关,以更强大的精神力支配镇压之砖,以浮现的戟柄为依准,迎击向那消失的戟首。



    “轰——”



    白驹过隙之间,就是惊天的巨响,消失的戟首,凭空突现,镇压之砖被攻击得疾速飞出,罗晨精神受袭,脑袋一懵,差点一头栽倒,最后被他强运精神力稳住了身形。



    他的身体又颤抖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却是紧咬着牙关,浑身透发出熊熊战意,骨子里的不屈,支持着他的精神,让他没有倒下。



    方天画戟果然不凡,仅仅是被一缕残魂支配,居然也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战力,适才戟首的消失,那是真正的破碎了虚空。



    “小儿,你非我对手,退去吧!”器灵沉声说道,威严无匹,令人心颤。



    就在器灵说着话的时候,被击得远去的镇压之砖,又奔袭了回来,被罗晨抓在了手中:“前辈,你只是一缕残魂,适才的一击,让你耗损了大量的魂力,只要我坚持下去,未必会输。方天画戟不出世,又有何用?据传言,火皇遗迹现世,意味着天下乱世将起,今日我必得方天画戟。只有如此,我才有能力存世,才有能力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甚至有更大的资本,与天争命。”罗晨丝毫不惧,沉声说道。



    妖兽山脉的惊天杀局,已经彻底激怒罗晨,也让他明白,天下化劫土的可怕,他不想成为可怕事件的炮灰,也不想让爷爷跟陈双姐姐,在可怕的事件中受到伤害,所以他必须尽一切努力,让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对抗凌冰洁嘴里所说的可怕事件。



    方天画戟仅仅是器灵自身的支配,就有如此无匹的战力,罗晨势在必得。



    器灵未语,只是冷冷地盯着罗晨。



    方天画戟横空,随时都有可能在器灵的支配下,向罗晨发动致命的攻击,他不敢有任何的大意,双眼死死地盯着它,镇压之砖紧握手中。



    片刻后,方天画戟迅捷回退,被器灵抓在了手中,猛地插入了地面:“勇者无敌,你具备拥有方天画戟的资格。可是你身上戾气太重,而且有股我都看不透的邪气,斩天斩于你手,不可能变成救世的神器,反而很有可能成为屠灭生灵的杀器。我为方天画戟之魂,岂会让它随你堕落?速滚——否则的话,我必将你镇杀。”



    果然不愧为火皇残留的神魂,即使是在血腥杀伐中滋养于方天画戟内的器灵,却也有本心的延续,拥有心怀天下的胸襟。



    “前辈,我之戾气,只会针对自己的敌人,不会对付无辜。自出道以来,死于我手中之人,皆是想要杀我之辈。方天画戟于我手,确实有可能变成屠灭生灵的杀器,但我敢保证,凡被屠灭者,必是想要杀我的敌人。



    适才你也说过,只有勇者,才配拥有方天画戟,就目前而言,难道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如果我就此退去,难道你敢保证,方天画戟会重现人间?你应该是火皇始祖以精神力滋养于方天画戟内的器灵,当年火皇始祖与黄帝始祖斩灭群魔,还天下太平,方天画戟必染满无尽鲜血,如今天下将乱,它理应杀伐战场,重现神威,难道你真忍心它深藏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