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 教诲
    适才你也说过,只有勇者,才配拥有方天画戟,就目前而言,难道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如果我就此退去,难道你敢保证,方天画戟会重现人间?你应该是火皇始祖以精神力滋养于方天画戟内的器灵,当年火皇始祖与黄帝始祖斩灭群魔,还天下太平,方天画戟必染满无尽鲜血,如今天下将乱,它理应杀伐战场,重现神威,难道你真忍心它深藏于此?”



    “你无心怀天下的胸襟,面对天下劫难,首先想的是自己与你想要守护的人,虽然具备勇气,却无大义。”



    “救人先救己,若连自己与身边人都无法保住,何言心怀天下的大义?难道前辈所谓的大义,就是要先牺牲自己吗?若真是如此,那我也只能说,那是空怀大义,也是愚蠢而又迂腐的大义。”



    “这……”那一缕强魂,被罗晨问得无言以对。



    这是一种论道,也是各自本心真义的一种对碰,火皇的这缕魂,本就只是火皇用精神力在方天画戟内滋养出来的魂器,残缺不全,自难有真正的火皇本心真义,面对罗晨这种明明是歪理却又很有道理的言辞,确实难以反驳。



    “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你得逞。若你真要一意孤行,那我就只能灭杀你。”器灵最后冷然说道。



    罗晨冷笑:“既然如此,那也只能将你湮灭。只有这样,方天画戟才能彻底为我所用。”



    这确实是事实,这缕魂是火皇精神力滋养于方天画戟的器灵,如今他跟罗晨意见相左,若不能将其消灭,就算罗晨得到方天画戟,也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甚至有可能遭其反噬,那就只能灭杀,然后用自己的精神力重新滋养,培养自己的器灵,如此才能人嚣合一,发挥出方天画戟最强大的威力。



    “你想渎神?”强魂冷然问道。



    “火皇乃人类始祖,我也是他的子孙,自是敬重他老人家。可是,你只不过是火皇通过方天画戟杀伐滋养出来的器灵,就算渎神,也渎的是你,绝非是对火皇不敬。更何况你只是器灵而已,即使拥有火皇的些微本心,却也是残缺的,有何资格,来断定我的未来?断定方天画戟会在我的手中,成为屠灭生灵的杀器?”罗晨沉声道。



    器灵震怒,空中瞬间就斥满了滔天的杀气,还有铁骨铮铮的杀伐之气,罗晨甚至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



    这才是器灵的本质,火皇本心彻底消失,只剩下无尽的杀伐之气,凶残而又暴戾:“小儿,你真想要找死吗?”强大的残魂杀气腾腾地问道。



    罗晨无惧,冷冷一笑,道:“方天画戟乃不世神器,若为它亡,死而无憾。”



    说着话的时候,罗晨已经悄然施展吞天噬地术,还动用了魂戒的魂力,加持己身,只不过距离太远,根本就无法对器灵进行作用。



    “那我就成全你。”



    “慢着。”罗晨疾呼。



    器灵一脸不屑地看着罗晨:“怎么,怕死了吗?可惜,已经晚了。胆敢渎神,今日必杀你。”



    罗晨冷笑:“既然决定与你一战,我又岂会怕死?只不过我想跟你近距离一战,就怕你不敢。”



    器灵大愕。



    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火皇滋养出来的方天画戟器灵,本就强大无匹,而且还屠灭过群魔,如果精神力不足够强大,仅仅是他身上的杀伐之气,就能轻松的灭杀生灵,罗晨居然要跟他近距离一战,这还真让他难以置信。



    “无知小儿,你这是在找死。”



    “别跟我说废话,你敢否?”罗晨轻蔑地笑问道。



    火皇的本心已经彻底消失,器灵本质突显,杀伐气浓郁,这般激将让他怒极:“既然你想要死得快点,那就来吧!你想离多近,就离多近。”



    罗晨微笑,一步步向前缓行。



    此刻的罗晨心有猛虎,抱有死战的决心,精神力达到了最为狂暴的地步,再加上魂戒魂力的加持,他的身上透发出来的气势,凛然无匹,战意就像烈火,熊熊地燃烧于虚空。



    只不过器灵可是斩杀过群魔的存在,别说是罗晨这种实力羸弱的黄口小儿,就算是神魔的存在,也不可能有半丝的畏惧,他只是冷冷地看着罗晨,就像在看死人。



    罗晨缓步前行,那滔天的战意,让他有龙行虎步之姿,有气吞山河之势。



    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器灵依旧轻慢地看着罗晨,并未出手,此刻他也不屑动手。



    器灵已经悄然地置身在吞天噬地术的施展范围,此刻罗晨却是已经将吞天噬地术的施展压抑,他要蓄势突发,给器灵出其不意的一击,凛然的脚步,还在一步步向前迈进。



    突然,罗晨狂放吞天噬地术,器灵受到了明显的滋扰,与此同时,镇压之砖也已经被他扔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击向器灵。



    通过前面与生灵亡魂的激战,罗晨已经很清楚,镇压之砖对亡魂有着毁灭性的威能,他此刻先以吞天噬地术滋扰,再配合镇压之砖足以毁灭亡魂的威能,誓要将器灵一举轰灭。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器灵凭空消失。



    罗晨骇急,身体疾速的飞退,右手一招,镇压之砖已经飞回手中。



    “可恶——”



    器灵归位,愤怒的声音自方天画戟内发出,怒语声中,方天画戟绽放出了更加璀璨的神辉,袭杀向罗晨。



    方天画戟奔突虚空,浩荡出足有里许方圆的攻击波,虚空扭曲,拥有碾压一切的无匹威力。



    戟未至,罗晨体内的骨骼咯吱作响,令人崩溃的剧痛,瞬间袭遍全身,骨骼似乎已经在这个瞬间被攻击波碾碎。



    罗晨强忍剧痛,凝聚起所有的精神力,扔出了手中的镇压之砖,袭杀向方天画戟。



    镇压之砖奔袭如电,在空中划出一道灰影,穿梭在威力无匹的攻击波中,丝毫不受影响。



    “碎掉你——”



    方天画戟冷然而语,速度骤然加快,竟是凭空消失,攻击波变得愈发的狂暴,扩散的范围更加巨大,虚空不稳,似乎临近了破碎的边缘。



    罗晨心惊胆颤,因为他很清楚,方天画戟自身的力量,此刻强悍到了极点,确实已经破碎虚空。



    这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强大无匹的力量,自出道以来,罗晨都从见过如此强悍的力量,他真的很担心,镇压之砖会在方天画戟足以破碎虚空的力量下粉碎。



    “轰——”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白驹过隙间,镇压之砖跟方天画戟,在间不容发间轰击在一起,互击出振耳发聩的惊天巨响。



    巨响声中,空中拖出一条足有千余米长的尾影,镇压之砖被轰击得向后飞退,速度快到极致,肉眼不可见。



    凭空消失的方天画戟现身,也向后飞退了出去,在空中不断地颤抖,发出嗡嗡的轰鸣之声。



    这是刚才轰击的力量,对方天画戟自身造成的影响。



    罗晨看得瞠目结舌,他真没有想到,镇压之砖居然能轰击出如此巨大的力量,虽然它处于劣势,可是能让力量足以破碎虚空的方天画戟发生如此反应,这让他难以置信。



    方天画戟向后退出足有百余米,眨间就已经恢复过来,再次电闪向前,无匹的威力又一次破碎虚空,凭空消失。



    很显然,器灵已动杀机,不杀他绝不会罢休,罗晨神色狠厉,丝毫不惧,他要动用体内的神秘潜能,与方天画戟一战。



    “唉——”



    一声叹息突然响起,虚无飘渺,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好像是在耳边响起,悲天悯人,有着无尽的慈悲。



    叹息声中,前方陡然出现一个巨人,巨大的右手,探向虚空,凭空消失的斩开戟骤然现显,被其紧握在了手里。



    那巨人高约千米,凝立虚空,像山岳一般巨大,罗晨站在他的面前,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渺小的感觉。



    仔细地看那巨人,他竟是跟刚才看到的器灵一模一样,只是扩大了数百倍。



    火皇神魂——



    罗晨的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显得无比的激奋,他居然见到了火皇之魂,这让他的心中,又有了膜拜的冲动。



    炎黄二帝,人族始祖,若无他们当年斩灭群魔,就无人族的昌盛,自然也就不会有罗晨,对于这种无上的存在,他会发自内心的尊重。



    这,已经不是火皇滋养出的器灵所能比。



    火皇刚刚握住破碎虚空的方天画戟,他的左手轻挥于虚空,一股柔和的力量,笼罩罗晨还在向后飞退的身体,突地停止了下来,向地面缓缓落下。



    而且那柔和的力量,还在渗入罗晨的体内,让他舒坦无比,只不过在眨眼间,身体所受到的毁灭性创伤,便已经彻底的恢复,勃发生无限生机。



    这是通天的手段啊!



    眨眼间身体毁灭性的创伤,居然就已经彻底痊愈,这简直让罗晨不敢相信。



    罗晨飞落到了地面,拖着他身体的柔和力量消失,他没有任何的迟疑,就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给始祖请安。”罗晨恭敬地说完,就瞌起头来,心中与脸上都是满满的虔诚。



    炎黄二帝,一生征战杀伐,扫荡群魔,为人族鞠躬尽瘁,使濒临灭绝的人族,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繁荣昌盛,他们是最伟大的始祖,值得任何人顶礼膜拜,罗晨有幸得见火皇,更是激奋。



    可是就在罗晨虔诚膜拜之时,一股狂暴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将他直接抛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



    爬起身来,满脸惶恐地望向那如山岳般凝立的火皇,他的脸上,有着分明的怒意。



    难道自己刚才跟器灵的争锋,触怒了火皇?若真是如此,那他的心胸,是不是也太狭隘了?



    自始至终,有可能触怒火皇的,也只有他跟器灵争锋的事情。



    罗晨在斗息之间,想明白这样的事实,心中原本的虔诚,变成了愤怒,傲然而立,冷冷地看着如山岳般凝立的火皇。



    他是人族的始祖,天下间所有的人族,都是他的子孙,就算他曾经为人族做出无上的贡献,心胸如此的狭隘,那也不值得敬重,至少于罗晨来说,是如此。



    “天下将乱,大地化劫土,大陆历史,必将重写。曾经的辉煌,过往的成就,都已成烟云。大争之世,力者为尊。乱世之雄,不拜天不拜地,不拜神不拜魔,当傲立于天地,浴血争锋,以杀伐挽狂澜,以血洗靖天下,重塑天道法则。天地将变,我乃过往始祖,拜我何用?”



    火皇缓声而语,声沉如鼓,字字句句都在撞击罗晨的心弦,振奋莫名,傲然而立,有一种浴血狂战的冲动,有一种血洗天下恶人的激奋。



    他要杀,杀尽强敌。



    他要战,战灭罪恶。



    他要争,争当乱世之雄。



    他要屠,屠戮天下……



    乱世之争,只能以杀止戈,只能以血塑道,只能屠灭罪恶,换天下太平……



    火皇话不是很多,却是在改变罗晨的认识,心性发生着质的变化,自此以后,这将成为他前进的方向,将成为他生存下去的准则。



    “多谢始祖教诲,不孝子孙,已懂。”罗晨沉声说道,战意滔天,气势如虹,有俯瞰天下之姿,有睥睨众生之势。



    如山岳般凝立的火皇,满意的点头,他的身体瞬间缩小,跟普通人无异,身若标枪,直立天地间,跟罗晨远方对峙。



    “未来劫难,凶险无匹。保持本心,以勇当道,或许,能杀出一条生路吧!”



    火皇话音落地,手中方天画戟飞悬于他的身前,右手挥过,霞光万丈的方天画戟,顿时失去光泽,神辉尽释,黯淡无比,似乎在这个瞬间,变成了一柄普通的武器。



    “方天画戟出世,绝不可让人看出其来历。我已经抹去了器灵,掩去了它的本质,希望你以你自己的精神力,滋养出器灵,让方天画戟重现神辉,再次绽放出无匹威力。自此以后,世上再无方天画戟,你自己为它命名吧!”



    说完,火皇右手一挥,方天画戟径直飞落罗晨的面前,插入他身前的地面。



    “是,始祖。”



    罗晨回答声落,火皇微笑,他的身形突地凭空而逝,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