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镇压之砖
    “方天画戟出世,绝不可让人看出其来历。我已经抹去了器灵,掩去了它的本质,希望你以你自己的精神力,滋养出器灵,让方天画戟重现神辉,再次绽放出无匹威力。自此以后,世上再无方天画戟,你自己为它命名吧!”



    说完,火皇右手一挥,方天画戟径直飞落罗晨的面前,插入他身前的地面。



    “是,始祖。”



    罗晨回答声落,火皇微笑,他的身形突地凭空而逝,消失得无影无踪。



    “砰砰砰……”



    就在这时,一道灰影闪回,不断地轰击方天画戟,眼见就要将它击得沉入地面,罗晨右手一招,镇压之砖就回到了他的手中,可是它却还在不断地挣扎,似乎对方天画戟有着无尽的仇恨。



    罗晨狂晕,看来这镇压之砖确实拥有自我意识,方天画戟适才的一击,已经让它震怒,如此久才飞回,估计至少将它击出去了数百里。



    右手一招,镇压之砖就回到了罗晨的手中,它还在疯狂的挣扎,似乎想要挣脱出去,继续攻击方天画戟。



    这让罗晨难以置信,凝望手中的镇压之砖,灰朴朴的,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普通,根本就看不出什么:“镇压之砖,以后它就是我的武器了,你别再记恨它,我一定会带着你跟它,征战沙场,纵横天下。”罗晨尝试着跟镇压之砖交流,轻轻地说道。



    镇压之砖依旧挣扎,也不知是罗晨无法跟它交流,还是它根本就不给罗晨面子,只想轰击方天画戟。



    罗晨无法,只能将镇压之砖扔进了空间法宝,这才俯身,将方天画戟从地里拔了出来。



    虽然方天画戟已经失去了光泽,拿在手中跟普通武器没什么两样,可是他的内心却依旧振奋:“方天画戟,始祖说过,要让我为你重新命名,以后就叫你战戟吧!天下将乱,大地化劫土,未来的日子,你我必将有无尽的征战,我一定会在无尽的征战中,以自己的精神力滋养出器灵,让你神辉再现,拥有无匹战力。”罗晨喃喃说道。



    话音落地,罗晨的身体,突然被一股澎湃的力量笼罩,眼前陡然变得漆黑一片,身体在那股力量的作用下,似乎在极限的移动。



    片刻后,眼前一亮,那股笼罩罗晨身体的力量消失,他已经立身在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生灵尸体之上。



    这个瞬间,他回到了化为劫土的妖兽山脉。



    “砰砰砰……”



    天空中各种攻击力纵横交击,不断地发出巨响声,原来是柳清霁她们,还在跟凌冰洁一行人激战。



    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掌力,向罗晨排山倒海般奔袭而来,正是尉迟俊向他发动的攻击。



    罗晨冷笑,扬起手中的方天画戟……不对,现在应该称之为战戟,迎击奔袭而来的掌力。



    “轰——”



    战戟与掌力轰击一起,掌力被化解,罗晨却是因为实打实的攻击,受到力量的冲击,踩着生灵的尸体,蹭蹭蹭地向后退。



    尉迟俊恨罗晨入骨,岂会放过击杀他的机会,双手成掌,一道道排山倒海般的雄浑掌力,不断地奔袭向罗晨。



    尉迟俊的实力,确实增长了不少,罗晨可不想直面他的攻击力,脚踩雷霆步法,身体拔地而起,直射空中,以戟当剑,施展出了天雷滚滚,纵横交错的戟芒,如惊涛骇浪般奔涌向尉迟俊。



    暗藏机缘的神土,天地灵气浓郁,即使罗晨没有时间修炼,可是他身体对天地灵气的自行吸收,相比于外面,快速了数十倍,这短短的时间内,让他的实力得到了巨大的增长,再加上他对生灵亡魂的吞噬炼化,如今他自身的实力,已经足以施展这式引雷剑法的绝招。



    也正是因为罗晨在那片神土,身体对天地灵气自行吸收的迅捷,所以即使林婉儿在他身上施展的秘法,失去了效果,却也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尉迟俊的乾坤烈斧被罗晨强夺,此刻双手空空,眼见罗晨施展出如此强大的攻击法,他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也不敢硬撼,只能退避。



    “哇哦,小心肝儿,你真的没死啊!”柳清霁兴奋地笑着说道。



    罗晨白了柳清霁一眼,坏笑着说道:“还没有打到你的屁屁,我怎么能死呢?这可是我现在最大的心愿。”



    柳清霁眼见罗晨活着,心中只有无尽的惊喜,根本就不以为意,脸上媚笑盈盈:“小心肝儿,你对我的屁屁这么感兴趣,可得好好的努力,姑奶奶白嫩的小屁屁,可不是随便就能给你哦!”



    罗晨因为那本超级邪书的影响,虽然内心不再纯洁,可不管怎么说,实际上却是纯洁小男人,在奔放的柳清霁面前,根本不敌,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再说话,只是不断地轰击尉迟俊,想要将他灭杀。



    “哇塞,我的小心肝儿,居然还会脸红,就你这样的尿性,我就是脱光光,把小屁屁撅在你面前,你敢要吗?”柳清霁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很是兴奋地坏笑着说道。



    罗晨狂晕,柳清霁典型的是蹬鼻子上脸:“有本事你就试试看。”



    “真是一对不折不扣的贱人,大庭广众之下,居然也能旁若无人地说这样的话。”尉迟俊怒声斥道。



    双方的激战一直都没有停止,只不过彼此的实力,都差不多,一时之间,谁也不能战胜谁。



    虽然说,双方之间,以柳清霁跟凌冰洁的实力最强,可是这是团队的激战,谁也不敢轻易的上前,以一己之力去触碰团队的实力,她们也只能跟团队一起攻击。



    柳清霁蔑视尉迟俊,很是不屑地说道:“我跟我的小心肝儿,心中怎么想就怎么说,可不像你,内心骚情万丈,还要表现出一幅道德高尚的模样。你敢说,你看到冰洁圣女这样的美女,没有想过把她拔光光,在她的身上发泄你的兽欲?”



    这也太奔放了,罗晨听在耳中,都有些不自然,他跟柳清霁还真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



    尉迟俊的脸,也刷的一下就红了,就连凌冰洁,眉头都不由得紧拧了起来,脸上有着分明的怒意。



    “你这个妖女,自己内心不纯洁,可不要把人家也当成跟你是一样的人。”尉迟俊怒声说道。



    对柳清霁的奔放,罗晨虽然有些承受不了,可是现在他们却是同仇敌忾,特别是尉迟俊,他更是恨之入骨,恨不能将他斩杀:“柳姑娘,这次你可真是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啊!”罗晨不断发动攻击的时候,如是说道。



    柳清霁蹙眉,满脸疑惑:“小心肝儿,我怎么错了?”



    “友情提示——”罗晨学着柳清霁曾经的口吻说道:“尉迟小儿被我阉割,没有了蛋蛋,连男人都不是,他又怎么能像我这种庸俗的男人,有这么低俗的想法呢?他现在可是浑然天成的道德君子啊!”



    “咯咯咯……”柳清霁脆声大笑,笑得花枝乱颤,那曲线起伏的婀娜身材,都在随之颤动,妩媚妖娆,有着无穷的媚惑:“小心肝儿,你不愧为低俗的男人,一想就想到了这方面。你说得不错,连蛋蛋都没有,想低俗都低俗不起来啊!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天然君子哦!”



    尉迟俊怒极:“罗晨,就凭你能伤得了我吗?今天我就灭杀你,攻破你的谎言。”



    听到尉迟俊的叫嚣,罗晨的心中也变得有些疑惑起来。



    难道被阉割的尉迟俊,真的跟他的双腿一样,已经痊愈了吗?



    没有道理啊!他的双腿被暗器射中,根本就不算是毁灭性伤害,可是阉割却是毁灭性的伤害,怎么可能恢复呢?



    莫不是他率先掉落密地,真的因祸得福,得到了大机缘,可以让他拥有快速自愈的能力?



    想到这里,罗晨的双眼绽放出了贪婪的光芒,拼尽全力,不断地向尉迟俊发动最狂暴的攻击,他要将他击杀,再次洗劫他,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得到他得到的大机缘。



    “尉迟俊,你的无耻,我们可都见过哦!明明趁着我小心肝儿重伤,用暗器想要杀他,却是死也不肯承认。如今他将你阉割,这是让男人最丢脸的事情,以你的尿性,自是会极力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否认。友情提示,如果真想让我们相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脱光光,亮出你的家伙来让大家看看。再免费的友情提示你一次,要是真有家伙,才能让对你情有独钟的冰洁圣女安心哦!”



    尉迟俊满脸胀红,都快红到脖子根了:“一对贱人,去死吧!”尉迟俊怒吼,攻击也变得更加的狂暴。



    “尉迟公子,休怒。柳清霁是在故意激怒我们,好趁机重伤我等。”凌冰洁缓语,听之让人心中都会情不自禁的清宁。



    “什么嘛?我跟我的小心肝儿,明明是在这里做事实的陈述,哪是在激怒他?凌冰洁,莫非你的心中还存在幻想,希望尉迟俊的蛋蛋还在吗?友情提示,如果你真有这样的幻想,将来想要嫁给他,可一定要先洞房再完婚哦!千万不要先完婚再洞房,那就极有可能守活寡啦!”



    凌冰洁没有再说话,依旧一脸平静,看不到任何情绪的波动,圣洁出尘。



    罗晨却是越战越猛,开始慢慢从妙华宫弟子的团队中脱离,不断地向尉迟俊靠近。



    毕竟,在罗晨的心中,已经认定尉迟俊在火皇遗迹得到了机缘,心中又生起了洗劫的打算,他也只能冒险一搏。



    柳清霁太了解罗晨了,眼见他有这样的行为,心中有数,却不好点明,飞扬着手中粉红绸巾跟凌冰洁轰击的时候,即使知道罗晨比人精还精,却也在暗中留意,以免这小子太过于心急,在对方的团队攻击下吃亏。



    尉迟俊眼见罗晨越攻越近,心中暗喜,攻击罗晨的时候,在无形中弱了几分力道,以此来让罗晨更加的临近他,到时候可以合团队之力,将他灭杀当场。



    “轰隆隆……”



    罗晨突然同时施展雷霆系列技法,漫天的拳影、戟影、脚影,交织一起,铺天盖地地向尉迟俊奔袭而去。



    尉迟俊神色一凛,双手成掌,齐齐地向前推出,空中形成数百掌影,迎击向罗晨凌厉的攻击。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一道灰影,疾射而出,先是冲破了罗晨自己的攻击,然后又穿透了那漫天的掌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尉迟俊的脑袋。



    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在空中挥洒,尉迟俊的身体直接就向地面摔落,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也向地面飞去,想要将尉迟俊控制住。



    为了万无一失,罗晨并没有将尉迟俊直接拍死,只是将他拍晕了过去,因为他害怕他得到的机缘,只是一种技法的传承,没有载体,只要将他控制住,才能慢慢的折磨他,逼他说出那种可以让他快速复元的机缘,就算他不肯说,他也会把他好好的养着,等到他的吞天噬地术足以截取生灵神魂之时,再夺他机缘。



    罗晨的速度很快,距离尉迟俊已经不足十丈,他满心激奋,双眼贪婪的光芒也变得更加的浓郁。



    此刻的尉迟俊对罗晨来说,已经不是仇人,而是机缘,马上就要得手,自是让他兴奋。



    可是就在这时,眼前闪过一道白芒,直接就缠绕在了尉迟俊的腰间,闪电般飞退而去。



    出手的正是凌冰洁,那道白芒是她手中拂尘的延伸而至的尘丝。



    凌冰洁几次三番坏罗晨好事,此刻就要抓住尉迟俊,居然又被她硬生生的破坏,罗晨怒极,左手一招,镇压之砖入手,猛地扬出,闪电般地轰击向她脑袋,身体同时电射而出,追击向凌冰洁。



    “冲击——”



    柳清霁脆声沉吼,疾速地飞射向前,手中的粉红绸巾,徒然暴涨,裹挟着无匹的威势,袭杀向凌冰洁,她的两名师姐,也快速地向前冲杀。



    先前凌冰洁他们四人,柳清霁她们只有三人,现在尉迟俊被罗晨用镇压之砖拍晕,她们一方变成了四人,而对方却只有三人,正是击杀他们的最佳时机。



    凌冰洁手中的拂尘,神妙无比,镇压之砖距离她尚有十余米,就已经分出一道尘丝,以无比迅捷的速度,拂向镇压之砖,想要将其缠绕束缚,再夺镇压之砖,让罗晨都有点无语,看来她对镇压之砖依旧没有死心,还想着夺取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