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 楚楚可怜
    林婉儿色变,难以置信,看罗晨的眼神,就像在看怪物一样:“圣月拂尘,乃上古天级灵器,即使凌冰洁实力不强,也能发挥出不小的威力,以罗公子的实力而言,不可能夺得圣月拂尘的天蚕丝才对啊?”



    罗晨听到这里,心跳得更加厉害,欣喜若狂,他还真没有想到,自己夺得的尘丝,来历如此不凡。



    中州大陆,绝大多数修炼者的武器,都排不上号,没有等级可言,一旦排得上号,就价值不菲。



    所谓的排得上号,就是武器有资格列入等级的划分,分别是宝器、法器、灵器、仙器、神器,其中跟神器并列的还有魔器,每个品级的武器,又有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即使是最低品级的黄级宝器,至少也价值百万元丹,而每往上一个品级,价值就会以数倍计,越是往后,甚至会以数十倍或是数百数千倍计。



    故此,在中州大陆,绝大多数的修炼者,所使用的武器,都无品级可言,即使是强者,能拿一般品级的法器,都足够拉风,至于仙器与神器,相传乃得成大道,修成神魔者才能拥有,在中州大陆,处于绝迹的状态。



    罗晨万万没有想到,凌冰洁一介先天高手,居然手持上古的天级灵器,价值无量,绝对堪称这一界最顶级的武器,他夺得的十几根天蚕丝,价值必定超凡。



    他终于明白,凌冰洁在离开之前,为何会咬破红唇,放弃十几根尘丝而去,这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都会让人心疼得吐血。



    凌冰洁屡坏罗晨好事,竟是吃了这样的大亏,让罗晨心中大爽,要不是周围有人,他都会高兴得跳起来。



    看得出来,柳清霁同样激奋,林婉儿问话声刚落,她就噼里啪啦、眉飞色舞地说起适才的经过,另两名妙华宫弟子来到当场,也是神采飞扬,全都幸灾乐祸。



    林婉儿听得直冒冷汗,能做出这种事情的,恐怕也只有不按常理出牌的罗晨会想到,这家伙太另类了。



    “罗公子,天蚕丝妙用无穷,可否高价转让几根给我?”柳清霁眉飞色舞地说完,林婉儿直接就转首望向罗晨,一脸殷切地问道。



    罗晨微笑,手中直接就多了四根天蚕丝,直接递向林婉儿:“前辈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好意思卖给你呢?正所谓见者有份,一人送你们一根吧!”



    众人震惊,全都难以置信地看着罗晨,特别是柳清霁,更是惊得小嘴成“o”型。



    因为柳清霁太了解罗晨了,典型的财迷,居然能送出四根价值连城的天蚕丝,确实让她难以置信。



    直到此刻,柳清霁才在心中暗想,自己真的了解罗晨吗?这家伙行事,太过于诡异,不按常理出牌,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摸透的。



    “罗公子,天蚕丝看起来虽然不起眼,可是任何一根,都价值连城,我们怎好收如此重礼呢?”林婉儿清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罗晨咧嘴而笑,笑得十分的灿烂:“如果没有柳姑娘她们帮忙,以我一人之力,根本就夺不到天蚕丝。给你们一人一根,算是酬谢吧!”



    “小心肝儿,既然如此,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你就多给我们两根呗!”柳清霁媚笑着说道。



    罗晨拿眼白她:“再敢贪心,就没你的份儿。”



    “小心肝儿,我可是美女,你怎能如此对我?这会让我伤心哦!”柳清霁噘着小嘴说道,那模样诱人至极。



    “美女海了去了,如果遇到一个美女,我就乱送东西,那我不是白痴吗?”



    “死混球,姑奶奶可是一等一的美女,很罕有的。”



    罗晨斜睨柳清霁:“黄婆卖瓜,自卖自夸。”



    柳清霁气得直跺脚,挠起衣袖,气呼呼地说道:“混球,信不信姑奶奶收拾你?”



    这话落地,罗晨立马闭嘴,柳清霁的实力比他强太多,他在她的面前,只有被虐的份儿,要是再敢惹她,屁股肯定又得开花。



    罗晨不再言语,直接走到林婉儿的面前,把手中的天蚕丝给了她:“前辈,不知这天蚕丝有何妙用,你能教我方法吗?”罗晨很是恭敬地问道。



    林婉儿微笑着点头:“当然可以。只不过妖兽山脉,经此大劫,枉死无数生灵,如今大劫已过,无尽冤魂,随时都会苏醒,让此地彻底的成为冤魂的世界,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地再说吧!”



    罗晨很清楚,冤魂充满不甘,心怀冤气而不散,最是可怕,妖兽山脉死伤的生灵,又不计其数,冤魂一旦苏醒,他们必定湮灭于冤魂海洋:“那我们赶快逃吧!”迫急地说完,罗晨就向前冲射了出去。



    “蠢货,回来。”柳清霁脆声斥道。



    罗晨止步,飞悬于空中:“冤魂太可怕了,再不逃,我们可能都得死于此地啊!”罗晨焦急地说道。



    “罗公子,进入妖兽山脉之前,为防不测,我们早就找了密地,布下了空间法阵,只要启动法阵,就能直接离开妖兽山脉。”林婉儿微笑着说道。



    罗晨愕然,布下阵法,必须要配合各种罕有材料,耗资巨大,即使是大势力,也会肉痛不已,他还真是没有想到,妙华宫会为了几名弟子,就找密地布下空间法阵,估计也只有正邪两道的顶级大势门,才有如此底蕴。



    奔回原地,妙华宫四名弟子,将罗晨环围中间,林婉儿不再迟疑,直接就启动空间法阵,他们凭空消失于当场。



    ……



    皓月当空。



    变成劫土的妖兽山脉,冤魂已醒,正在凄嚎,声震九霄,闻之即令人胆寒,又让人心酸。



    密林,飞悬着一根天蚕丝,曲折变化,时而似蚯蚓盘地、时而似猛龙入海、时而交织若网……



    罗晨利用适才学到的方法,控制着天蚕丝,振奋至极。



    天蚕丝不愧为罕有的天材地宝,玄奇无比,仅仅是一根,就能发挥出如此妙用,若是用来对付敌人,必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林婉儿一行四人,看着罗晨第一次,就能运用得完美,甚至能瞬间发现繁复的变化,全都瞠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目结舌。



    使用天蚕丝需要用精神力的贯注,罗晨能做到这般地步,不仅说明他精神力强大,而且还说明他心思灵巧。



    这家伙果然不俗,有着无穷的潜能。



    突然,夜空交织成网的天蚕丝消失不变,一根不足米许的天蚕丝,已经被罗晨抓在了手中。



    “前辈,我想八根天蚕丝同时施展,你说可以吗?”罗晨看着林婉儿笑着问道。



    林婉儿还没有说话,柳清霁就没好气地说道:“小心肝儿,难道你就不怕把牛皮给吹破了?八根一起施展,那得需要多大的精神力,你知道不?”



    罗晨直翻白眼:“哥的世界你不懂。”



    “罗公子,试试看。”林婉儿对罗晨很有信心,也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精神力,饶有兴趣地说道。



    “还是前辈最有见识,不像某些人目光短浅。”



    “你是不是皮又痒痒了?”柳清霁挠着衣袖,气呼呼地问道。



    罗晨没有理会柳清霁,手中又多了七根天蚕丝,突地飞射空中,不断地纵横交错,全都变幻着各式模样,被月辉映照,精莹而又炫丽,看得众人都瞠目结舌。



    很快,那八根天蚕丝,就漫延里许方圆,在空中延伸飞舞,迅捷穿梭,看起来有些凌乱,又给人一种井然有序的感觉。



    就在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延续八方的天蚕丝,突然缠绕向林婉儿四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束缚住她们的身体,等她们清醒过来,想要挣脱,已然不及。



    眨眼间,天空交织的天蚕丝,就已经全部缠绕在了四人身上,将她们死死的束缚。



    “混球,你想干什么?”柳清霁惊声喝问,余下三人也是满脸震惊。



    “各位,对不住了,你们先受点委屈。”



    说着话的时候,罗晨身形一闪,就已经落在柳清霁的面前,扛起她的身体就向密林冲去:“老天爷,我爱你,这么快就让我实现梦想,可以打柳清霁小屁屁啦!”罗晨一边屁颠屁颠地向密林奔去,一边惊喜地呼叫。



    众人狂晕,这家伙简直太无耻了,居然用这样的方法,来悄然地制服她们,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打柳清霁的屁屁。



    而且,罗晨扛着柳清霁向密林冲去,就像个没有见过女人的土著,她们都不由得有些担心,这家伙会不会把她怎么样。



    毕竟,柳清霁太漂亮了,美得令人发颤,罗晨又血气方刚,若真把她拔光光,很难把持得住,如此一来,估计尹佳悦的话就要成真,打要变成插……



    “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柳清霁骇然惊呼,在罗晨的身上挣扎,可是那天蚕丝却是越挣扎越紧。



    “噗——”罗晨一巴掌拍在柳清霁的**上,在她的耳边低声斥道:“乖乖听话,要不然当着你师姐师叔的面,把你拔光光,然后打你小屁屁。”



    这一招很管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用,柳清霁立马就蔫了,不再挣扎,也不再说话。



    被一个男人当着师姐师叔的面拔光光打屁屁,还真让柳清霁无法接受,她终于体会到罗晨曾经被她当众打屁屁的痛苦。



    扛着柳清霁,奔行在密林中,肩上是满满的饱满,双手环抱着双腿,手中是满满的香软,鼻翼中还能分明嗅到她的体香。



    这是罗晨第一次,跟女人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她的身体,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爽感,令他都快要沉醉,内心的躁动情不自禁地火热起来。



    越是向前,心中的躁动,越是狂暴,罗晨的心神,愈发的沉醉,都快要忘记一切。



    柳清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这种近距离的接触,没有男人可以逃出她的五指山,罗晨注定迷失,到时候他只能是俎上肉,任她宰割。



    “噗——”



    柳清霁的脸上,刚闪过一抹冷笑,罗晨扬起右手,狠狠一巴掌落在她的翘臀上,痛得她直冒冷汗,身体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



    “柳清霁,你还真是天真,居然想跟小爷玩曾经的把戏,你是不是把小爷当成白痴了?”罗晨戏谑地笑问道。



    柳清霁难以置信,她万万没有想到,如此亲密的接触,居然都不能让罗晨迷失,这小子的精神力也太强大了吧!



    随之而来的就是惊恐,罗晨不受她的滋扰,根本就不会迷失,接下来自然就是要被这小子拔光光打屁屁。



    这个瞬间,柳清霁先前的淡定直接就烟消云散。



    “小心肝儿,你是堂堂男子汉,盖世大英雄,何必跟我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你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吧!”柳清霁可怜兮兮地说道。



    听着她的声音,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还真是让人心中怜悯,可惜罗晨不吃这一套,来到一颗大树前,托着她的身体,让她扑在树上,意念所到,天蚕丝疾速延伸,直接就把柳清霁死死的绑缚在了大树上。



    罗晨右手一挥,一道攻击力袭出,一根树枝应声而落,被他抓在了手中,学着柳清霁曾经的模样,猛地一抖,树叶就哗哗的脱落了。



    柳清霁眼见罗晨要来真的,脸色变得更加的惊恐:“我最最最爱的小心肝儿,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罗晨坏笑:“打是亲骂是爱,越打越骂越恩爱。曾经你用这样的爱滋润了我,今天我也要用同样的爱来滋润你。”



    “小心肝儿,你是盖世的英雄,注定会有很多很多跟我一样的美女,疯狂的爱上你,我不奢求独得你的爱,就让我用自己的爱,默默的滋润你,你把你的这种爱,留着去滋润别的美女吧!”柳清霁扭首看着罗晨,眨巴着明亮的美目,可怜巴巴地说道。



    看着她的模样,罗晨的情绪,还真是在被她悄然的影响着。



    这让罗晨有些心惊,因为他很清楚,柳清霁也有独特的修炼法,去滋扰别人的心神,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迷失,自行脱光光,把大树当着她乱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