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 西域巫族
    看着她的模样,罗晨的情绪,还真是在被她悄然的影响着。



    这让罗晨有些心惊,因为他很清楚,柳清霁也有独特的修炼法,去滋扰别人的心神,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迷失,自行脱光光,把大树当着她乱拱。



    罗晨害怕自己,最后又被柳清霁用修炼法控制,强摄心神,左手一挥,柳清霁臀部的裤子,就化作了碎布,四下纷飞。



    火红的衣裤间,露出一方翘翘的雪白,柔嫩而又光滑,即使这里的光线非常的暗淡,却也透发着莹润的光泽,犹似用质地最好的羊脂玉雕琢而成。



    即使罗晨紧守着心神,这个瞬间,他的双眼也不由得直了,脑海中闪过超级邪书的画面,让他产生了难以自持的冲动。



    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罗晨扬起手中的树枝,就要挥打柳清霁的小屁屁。



    只是柳清霁突然安静下来,倒是让罗晨有些纳闷儿,将树枝高扬于空中,并没有及时落下,望向柳清霁的小脑袋瓜,她已经面向那颗大树,看不到她的脸。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罗晨却是看到一颗晶莹的水珠,闪过她雪白的粉颈,落了下去。



    不会吧?难道她哭了?



    罗晨跟柳清霁没有深仇大恨,他也知道,这家伙虽然收拾了他两回,也只是恶作剧,他今天要打她屁屁,同样有恶作剧的成分,眼见有貌似泪珠的东西落下,立马就让他变得有些慌乱。



    侧了侧身体,望向柳清霁的脸,她真的在落泪,发现罗晨看向自己,她还扭首一旁,不让他看到她落泪的一幕。



    罗晨在这个瞬间,立马就变得有些为难起来,扬起的树枝,不好打下去,又不好就此罢手。



    “哭什么哭,打小爷的时候,你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舒坦,小爷现在还没打,你就哭了,有你这样的人吗?”罗晨郁闷地说道。



    柳清霁没有理会罗晨,依旧扭首一旁,默默的流泪。



    此刻的柳清霁,确实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她做梦都没有想过,会被男人如此对待,最让她痛苦的还是,自己的小屁屁就这么被罗晨用粗暴的方式给看了,这无异于被人霸王硬上弓。



    罗晨彻底慌神了,前面柳清霁说奉承的话,他很清楚,那是她违心的胡说八道,可此刻的默默流泪,却绝不是伪装出来的。



    “柳清霁,你别哭了,小爷不打还不成吗?”罗晨扔掉手中的树枝,小心翼翼地说道。



    回应罗晨的依旧是沉默,他敏锐的听觉能力,只能捕捉到她泪水滴落的声音。



    “柳清霁,你是堂堂女英雄,绝世大美女,何必跟我一个小男人一般见识,你就把我当口气给泄了吧!”罗晨学着柳清霁的语气,可怜兮兮地说道。



    “噗哧——”



    柳清霁听到罗晨学自己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罗晨屁颠屁颠地跑到她的面前,看到她破涕而笑的模样,眼都直了。



    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脸蛋绝美俏丽,如玉般润泽,脸上有着两行清泪,却是绽放着微笑,楚楚可怜让人怜,明媚灿烂令人醉,有着浓浓的独特之美。



    只不过这种独特美,瞬间就释然,柳清霁敛去了笑容,脸上只有不断滚落的泪水,这让罗晨立马就清醒过来:“你别哭了好不?我错了还不成吗?真郁闷,还想报仇,咋就搞成这幅模样呢?好像自己做错了一般。”



    “呜呜呜……明明就是你错了好不?”柳清霁哭泣着说道。



    柳清霁终于开口说话,这倒是让罗晨松了一口气,又很纳闷儿:“我……哪里错了?谁叫你先打我的?”



    “那不一样好不?呜呜呜……”



    “有什么不一样?你打我,我就打你,天公地道。”



    “呜呜呜……对女孩子来说……这样……比直接杀了还要……让人无法接受……”



    柳清霁哭得梨花带雨,是真的很伤心,这样的情绪,罗晨能分明地感应到。



    罗晨更纳闷儿:“开什么玩笑?你打我的时候,我咋就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可只想好好的活着,宁愿被你打,也不愿被你杀。”



    “你……这个蠢货……你们男孩子……可以几个人……光天化日……在河里洗澡……你看到过女孩子……在河里洗澡吗?”



    “这个倒真没有。”



    “这不就对了吗?你这是在毁女孩子清白……呜呜呜……”



    你还有清白可言?



    罗晨狂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奔放得一踏糊涂的柳清霁,连他都自愧不如,居然还跟他谈清白,可是他又很清楚,她是真的伤心了,又不好明说:“这个……貌似是这个理儿啊!”



    “呜呜呜……”



    柳清霁没有再说话,放声大哭起来,反正有妖兽山脉冤魂的声音掩饰,她也不怕被人听到。



    “你别哭了,成不?小爷都给你认错了,你还想怎样?”罗晨被柳清霁哭得心里直发慌,哭丧着脸说道。



    “呜呜呜……”



    回应罗晨的只有柳清霁的放声痛哭,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是真的让罗晨心疼又慌神:“柳清霁,只要你不哭了,你让小爷做什么,我都愿意。好不?”



    “真的?”柳清霁停止痛哭,流着泪问道。



    罗晨心颤,柳清霁对他的底细,太了解了,特别是天蚕丝,她很喜欢,也知道每根都价值连城,要是她让他全部给他,这会让他心疼得吐血。



    可是现在又不好意思不答应,要不然被这家伙不停的哭,不停的哭,那就没完没了啦,罗晨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在找虐,都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光。



    “真的。”罗晨重重地点头,哭丧着脸说道。



    “件事情,对我来说,太……丢人了。要是被人知道,清白都没有了。”



    “你到底想怎样?”听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柳清霁说得这么严重,罗晨胆颤心惊地问道。



    “我要让你乖乖的让我打你屁屁。呜呜呜……这样我们出去,我就可以说,你被我反袭成功,她们就不会怀疑我,我的清白就还在。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绝不能说出去。呜呜呜……”



    罗晨吐血,这尼玛的什么事啊?明明是自己要报仇雪恨,这仇没报,恨没雪,反倒又要让柳清霁打一顿屁屁,而且还是自动送上门,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只不过柳清霁提出的要求,可比罗晨心中的预期要好了不知多少倍,况且,看她那伤心欲绝的模样,似乎也只有如此,才能不让她流泪,让她保住所谓的清白,相比于付出巨大的代价,这让罗晨更容易接受。



    “好。”



    罗晨干脆地说完,就收了绑缚柳清霁的天蚕丝,扔进了空间法宝,二话没说,把裤子脱到膝盖处,就趴在了地上。



    满脸泪痕的柳清霁,惊愕不已,她还真没有想到,罗晨会如此干脆,她绕到树后,又换了一条同款同色的裤子,这才飞奔到当场,扬起树枝,就抽打起罗晨来。



    林婉儿三人,均被两根天蚕丝绑缚,她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挣脱,正焦急地看着罗晨消失的方向,当她们看到柳清霁笑意盈盈地走出来,哭丧着脸的罗晨,一蹶一拐地跟在她的身后,无不松了一口气。



    来到当场,罗晨直接就松了三人身上的天蚕丝,扔进了空间法宝,哭丧着脸乖乖地站在柳清霁身旁,似乎世界上每个人都欠他三百两黄金不还似的。



    “哈哈哈……”尹佳悦大笑,胸前的丰伟在空中恣意地颤抖着:“罗公子,这下你应该明白,清霁的屁屁不好打吧?”



    罗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柳姑娘太厉害了,她的屁屁确实不好打啊!”罗晨郁闷地说道,都快要哭了。



    旭日初升,东方的天际,布满火烧红,朝霞万丈,映红无边大地。



    一座巨大的山峰,高耸云端,一幢幢巍峨宫殿,伫立在葱郁密林间,四处点缀着盛开的各色花团,一只只美丽的蝴蝶,穿梭于缭绕的云雾,飞行锦簇花团中,翩翩起舞。



    此地,犹如仙境。



    豪华的宫殿中,一名老妇,盘坐在蒲团之上,满头白发,肌肤润泽如樱儿,慈眉善目,身上勃发着浓浓道韵,威严而又庄重。



    她的身前,恭敬地站着一名少女,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清丽绝美,圣洁出尘,只不过此刻,她的脸上却布满了惶恐不安的神色,垂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如此说来,罗晨当真不凡。只可惜,心魔太甚,他日若入邪道,必为我正道大敌,更有可能成魔,祸乱天下。”老妇缓语。



    凌冰洁轻轻点头:“师尊,罗晨心魔虽甚,戾气又重,邪气凛然,却有超然表现,说邪非邪,说正非正,说善非善,说恶非恶,弟子亦茫然,不知道他将来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



    “听你之言,他绝对是个危险人物,日后不论成为何方势力,对对方都是莫大的威胁。又跟天一宗及乾阳派结下大仇,他们绝不会放过他。此等人才,要尽量笼络进我们正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道,引他踏入正途,杀之太过可惜。你速带本门弟子,前往静绍城,尽量赶在天一宗与乾阳派之前找到他,将他带回本宫。”



    凌冰洁抬起头来,望向老妇,脸有难色:“师尊,他自出道以来,就极强势,嚣张霸道,不可能随弟子走。”



    “他不肯,就将他强行带来。只要他踏入御虚宫,为师自有办法驯服他。若无法带走,就将他杀掉,永除后患。”老妇缓语,声音很慈祥,却是果断而又绝决。



    凌冰洁恭敬行礼:“是,师尊。”说完,她就向门外走去。



    “冰洁,无论如何,镇压之砖,必须带回。”老者又轻声说道。



    凌冰洁没有停顿,依旧向门处行去,嘴里恭然应道:“是,师尊。”



    眼看着凌冰洁走出大殿,白发老妇的双眼,突然变得冷冽阴寒,喃喃道:“此子不凡,必身藏惊天之秘,若能为御虚宫所用,必能查清他的底细,好处无尽,若不能为御虚宫所用,那就只能绝杀,永除后患。”说到最后,白发老者杀气腾腾,浓浓肃杀之气,弥漫大殿,让此地黯然一片。



    ……



    西域阴山,遍布沼泽,终年雾气腾腾,阴暗潮湿,毒虫横行,外人不敢轻易涉足。



    这里是西域巫族所在之地。



    阴暗的洞里,上首的石椅上,坐着一个枯瘦如柴的老者,满脸阴鸷,双眼有些幽绿,浑身萦绕着一股阴气,让人见之都不由得胆寒。



    下首的洞里,站着三名老者,七名中年男子,他们身着华服,脸有傲然色,即使被枯瘦老者那幽绿的双眼盯着,却也不惧。



    “苍井先生,难道你真不打算,与我们合作?”下首的一名老者,微笑着问道。



    他姓邱名处机,乃天一宗长老,跟王世充同辈,是他师兄。



    上首的枯瘦老者,正是西域巫族的族长苍井文峰,他最疼爱的孙子,就死在罗晨手中。



    “我们巫族,岂会借他人之手,报仇雪恨?你们走吧!我没有兴趣跟你们合作。”苍井文峰阴恻恻地说道。



    “苍井先生,今时不同往日,难道苍井先生,还把罗晨当成曾经的罗晨?他可是进入过火皇遗迹,谁也不知道他得到了什么样的机缘。若他得到火皇的无上神通,必有专克巫族之法,如果仅凭巫族之力,想要杀他,谈何容易?”邱处机不急不缓地说道。



    听到这话,苍井文峰露出惊愕之色,火皇乃人族始祖,跟黄帝联手,扫荡群魔,他的神通何其强大,若罗晨真得到他的神通,凭巫族之力想要将他灭杀,确实很难。



    更何况,先前为了对付罗晨,苍井文峰派出苍井文君,动用了魔血法诀,都没能把他击杀,反倒让他斩去了苍井文君一条手臂,若他再得火皇神通,必定更加可怕。



    眼见苍井文峰动容,邱处机又缓声说道:“苍井先生,我们想要的是罗晨的命,将他击杀之后,你们巫族可以折磨他的亡魂,令其受尽煎熬,永世不得超生,我们的联手也算是各取所需,没有多少冲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