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神珠
    众人震惊,这家伙简直是个疯子,如此挑衅强者,一点也不害怕,凶残得一踏糊涂。



    最倒霉的还是万昭,本在空间法宝中呆得好好的,突然被罗晨弄了出来,还没有等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轰碎一条手臂,刚刚才惨叫出声,又被扔进了空间法宝。



    单于雪头疼,这好不容易才给燕赤霞找了个台阶下,这小子直接就把这台阶给践踏得粉碎。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像个十足的惹祸精。



    “燕赤霞,你还是赶快回你的通天拍卖场吧!堂堂强者,何必跟一个小辈如此较真?”单于莫愁也很头疼,要是再让燕赤霞呆下去,非得被这小子气得失去理智不可,她不怕跟他恶战,可关键这里是四海拍卖场的地方,即使四海拍卖行会撤离此地,在没有撤离之前,也不能被毁太严重,他们还要举办拍卖会呢!



    燕赤霞恶狠狠地甩了一下衣袖,用阴毒的眼神扫了罗晨一眼,这才闪身飞出交易厅。



    “老狗,你说话就像放屁,以后可千万不要在天下英雄面前说大话了,你丢得起人,你十八代祖宗,丢不起人啊!”



    罗晨对着门外狂吼,飞奔空中的燕赤霞直接被气得喷出了一口鲜血,看得众人直冒冷汗。



    不过能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把堂堂强者气得吐血,倒也算是一件幸事,因为他们一生,也没有见过如此疯狂的一幕啊!



    巨大的房间,各种东西,堆得像座小山,单于雪跟单于莫愁看得瞠目结舌,她们都没有想到,罗晨会有这么多的东西。



    虽然这些东西,很多都不是很好,可是这量也忒大了,更何况,还有很多价值不菲的宝贝。



    “罗公子,你哪来这么多东西啊?”单于雪难以置信地问道。



    罗晨还在不断地往外面扔着东西:“单于姑娘对在下有救命之恩,又是美女,我就不瞒你了,这些东西,全是我打劫来的。”



    单于雪摸了一把冷汗:“九环大刀,可是强者的武器,难道你连强者,都打劫了?”



    “是呀!那家伙受了重伤,我趁机把他斩杀,然后他的就是我的了。”罗晨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尴尬,说得十分自然。



    “你……怎能如此无耻?”单于莫愁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恼怒地问道。



    罗晨丝毫也不以为意,微笑着说道:“阿姨,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家伙想要杀我,我自然要趁他伤要他亡。难道让他养好伤,去跟他公平决斗吗?”



    单于莫愁狂晕,很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而且,眼前这家伙嘴巴特甜,一口一个阿姨,叫得她心中舒坦不已,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又不好说重话。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父母,能生出这种死不要脸的熊孩子。单于莫愁腹诽。



    “罗公子,你该不会告诉我,这些东西,都是打劫的那些想要杀的人吧?”单于雪微蹙着秀眉问道。



    “单于姑娘,你也看到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下忠厚老实,人又善良,从不欺负弱小,怎么会有这么多仇人呢?”



    单于雪直翻白眼,这家伙油嘴滑舌,刚刚还凶残得一踏糊涂,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忠厚老实,说自己善良,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这个……我还真没看出来。罗公子,你怎么会打劫来这么多东西啊?”



    单于雪的年纪并不是很大,虽然是四海拍卖场的少主,却也有少女爱八卦的心思,罗晨引起了她的好奇,想不通的地方,自是想要问个清楚。



    “黑吃黑呗!”



    “黑吃黑?什么意思?”



    “劫掠者,是历练地最富有的人,专杀他们,所获绝对是难以想像啊!”



    这一次单于莫愁跟单于雪一起抹冷汗:“你……这不是找死吗?”



    “看什么玩笑?你看我像找死的人吗?我都是趁着他们落单,然后在背后拍黑砖。”



    “你有镇压之砖在手,还能驾驭它,如此说来,倒也让人信服。”单于莫愁喃喃说道。



    听到单于莫愁这样的说法,罗晨的心中咯噔了一下,立马就问道:“阿姨,既然你能认出那是镇压之砖,那你能告诉我它的来历吗?”



    “镇压之砖跟你有缘,相信迟早有一天,你会自行的探索到真相,我不会告诉你。而且,你也毋须向人打听。不过我要提醒你,镇压之砖,绝不能让任何人得到,只能在你的手中。就算是死,你也不能交出镇压之砖。”单于莫愁一脸严肃地说道。



    罗晨越发的疑惑:“为什么啊?”



    “毋须多问,记住我的话就是。”



    “阿姨,透露一点点好不?要不然,我心中有结,会吃不好睡不香,很痛苦的。”罗晨央求着说道。



    单于莫愁微愕,愣了愣,这才说道:“天下将乱,大地化劫土,镇压之砖,是其中的一个诱因。或者说,有可能通过这个线索,查到大乱之源。”



    罗晨心惊,他真没有想到,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镇压之砖,居然有可能跟大乱之源有关:“阿姨,你此话何意?难道我有可能就是那个查到大乱之源的人?”



    “大乱之源,浩瀚繁复,镇压之砖只是其中的一个诱因,仅凭此就下这样的断定,太过武断。但你确实有可能会成为查到大乱之源的人。你跟镇压之砖有缘,所以我才会说就算是死,你也绝不能交出镇压之砖。”



    “阿姨,镇压之砖有生命吗?”



    “我已经多言,再说就过了。”



    “阿姨,再透露一点点,好不?”罗晨涎着脸央求道。



    单于莫愁瞪着罗晨,有些懊恼地说道:“再敢纠缠,我就收拾你。”



    罗晨心中疑惑极了,却不好再问什么,又扔起东西来。



    隐隐中,罗晨感觉,单于莫愁对天下将乱的事情了解得很多,甚至比凌冰洁了解的还要多,可是她的态度却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很明显,并不会多说什么。



    天下化劫土,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可是罗晨只知道这种结果,对细节却是一点也不清楚,这让他有些抓狂,就像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却是不知道怎么死法一般?



    罗晨想要变卖的东西,都已经扔了出来,他直接就望向单于雪,笑着说道:“单于姑娘,你赶快找人清点,能值多少钱,就给我多少。我现在得回房间疗伤去。”



    “罗公子,难道你不怕我给你少算?”单于雪狡黠地笑问道。



    “单于姑娘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个超级大美女,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全部送给你,又岂会怕你给我少算呢?更何况,我知道,你跟阿姨一样,品格高尚,根本就不可能算计我。”罗晨笑着说道。



    “既然你相信我,那就回你的房间疗伤去。今天天黑前,我肯定会盘算清楚。”单于雪笑着说道。



    “嗯嗯,那就有劳单于姑娘了。”罗晨说完,就闪身飞奔了出去,疾速地向单于雪为他安排的房间奔去,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万昭身怀的探宝神珠找到。



    看着罗晨消失,单于雪的神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满脸忧心:“姑姑,这怎么老感觉这家伙不靠谱。而且,他邪气萦身,戾气太重,完全是入魔之相啊!”



    单于莫愁无奈一叹:“天意就是天意,无法逆转,我们也只能顺其自然,不能横加干涉。罗晨的身上,有着我无法看透的东西,必定藏有惊天之秘,真不知道是何人,能有如此手段,在他体内布下这等禁制。”



    “姑姑,你说他会不会是伪身?”单于雪轻声问道。



    单于莫愁眉头微蹙:“那你希不希望他是伪身呢?”



    “他太轻佻,让人讨厌。我不喜欢跟这种人打交道,自是希望他是伪身。”单于雪有些厌恶地说道。



    单于莫愁无奈摇头,缓声说道:“雪儿,我们一族的延续,就是为了去伪扶真的重任,这是我们的天职。如今,这个可怕的重任,终于要来临,我们必须要保持心中的清宁,以空灵之状态,辨识真伪,只有如此,才能完成无上重任。”



    “嗯,姑姑,雪儿知道。”单于雪微笑着说道,脸上的厌恶之色释去,满脸淡然,空灵之气浓郁,似乎就变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此刻的她,若是被人看到,必被人惊为天人,甚至要大大超越那赫赫有名的冰洁圣女。



    ……



    清幽的小院,罗晨皱着眉头,看着被脱得只剩一条大裤衩、正在瑟瑟发抖的万昭,他的手中,握着一柄锋利的匕首。



    “你真不肯交出探宝神珠?”罗晨微笑着问道。



    他的笑容很灿烂,可是落在万昭的眼中,无异于魔鬼的微笑,让他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公子,我……只是胡说八道,你……别当真。探宝神珠,何其珍贵,我怎么可能会有呢?”万昭哭丧着脸说道。



    “看来你是把我当白痴啊!小爷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当白痴。不说拉倒,现在我就动手,慢慢的剐掉你的肉,一点一点的找。找不到,我再用火烧掉你的肉,只要探宝神珠在你体内,肯定会被小爷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找到。只是……你可要受大罪啰。”



    罗晨说完,手中的匕首一挥,就将万昭大腿上的肉,劈去了一大块,让他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叫。



    “再敢叫,小爷就把你杀掉,再慢慢的割你的肉,寻找探宝神珠。”罗晨微笑着说道。



    万昭立马闭嘴,不敢再叫,只是满脸惶恐地看着眼前的这个比魔鬼还可怕的魔鬼。



    他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打死他也不敢打罗晨的主意,现在倒好,好处没捞到,反而把自己搭进来了。



    眼见万昭不再叫,罗晨也没再理会他,把那块腿肉放在桌子上,一块块的片着,片得很仔细,也很认真,一丝不苟。



    这样的场面,落在万昭的眼中,心胆俱裂,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身上的冷汗,都在不断地被他抖落,像雨一般洒落地面。



    很快,罗晨就用锋利的匕首,把那一块腿肉片成一条条薄薄的肉,又站起身来,向万昭走去。



    “公子……求求你……别……这么对我……呜呜呜……我错了……”万昭心中的防线崩溃,哭着求饶。



    罗晨阴森森地冷笑:“你们通天拍卖行做的是生意,却是坑害身怀异宝的修炼者,无耻至极,你的双手,沾满了罪恶的血,坑害别人之时,估计只有振奋,现在却是在这里哭哭泣泣,有为恶之心,却没有为恶的承担,真是令人恶心。”话语声中,罗晨手中匕首,连连挥动,又劈下了两大块腿肉。



    罗晨杀伐果断,对自己的敌人,毫不手软,但是他不管面对何等险境,却也不会怯懦,在他的原则中,他可以杀别人,自然也就做好人被人杀的准备。



    面对万昭这种可以冷酷击杀别人,当别人要杀他的时候,立马就怂掉的软蛋,最让罗晨痛恨,动起手来,更是毫不留情,两匕首挥劈,都劈掉了部分骨。



    被劈去两块腿肉,连带着骨骼,痛入骨髓,万昭发出了更加凄厉的惨叫。



    这里的小院,是四海拍卖行为尊贵的客人准备,不仅十分的牢固,而且隔音效果极佳,罗晨将门窗紧闭,倒也不担心自己的逼供,会被外人探听到。



    “公子……求求你……别让我交出……探宝神珠……否则……我爹爹……一定会杀了我……”惨叫过后,万昭颤着声音说道。



    罗晨暂止动作,望向万昭,笑意盈盈地问道:“如此说来,探宝神珠真在你的身上了?”



    万昭不敢再强硬下去,轻轻地点了点头:“是的……”



    “既然如此,那就乖乖的交出来吧!省得我动手,也可以让你少受很多罪,何乐而不为呢?”罗晨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探宝神珠在他身上,此乃最好的消息。



    “可是……探宝神珠……跟我生命相连……爹爹派我在此……就是想让我……配合这里的人……打劫异宝……我已触及……探宝神珠灵觉……感应到异宝……公子……你把我带在身边……我帮你找寻异宝……求你别杀我……呜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