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睚眦必报
    “可是……我不觉得那小子,会用重生丹来保他自己的命。”



    “看样子,重生丹对他确实很重要,只不过人心难测,面对凶险,估计他会先自救。现在说这些都是多余,反正我会密切注意他,说不定能发现一些秘密。”



    “姑姑,若他遭遇生死,你会出手救他吗?”



    “不管他是真是伪,他的事,我们都不能插手,岂会救他?这小子嚣张霸道,无惧一切,会惹无尽的恶果,如果他连自己惹下的恶果都承受不了,就不配为真身,我们就更没有必要插手。”单于莫愁缓语。



    “姑姑,你如此说,是不是在怪我,今天不该插手他跟燕赤霞的事情呢?”单于雪郁闷地问道。



    单于莫愁微笑:“当时你并没有发现他有可能是真身,只是情急出手,怎能作数?”



    “姑姑,我怎么老是感觉他是个祸害,越来越不靠谱呢?你是不是看错了啊?”



    “如果我一眼就能看穿,我们一族,又岂会传承万古,就是等待在那一刻到来之前,要去伪扶真呢?”



    单于雪没再说话,单于莫愁也沉默了下来,厅中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的安静,针落可闻,气氛也陡然变得凝重起来……



    皓月当空。



    罗晨快速地穿梭在通天拍卖行,每到一幢建筑物前,他就会潜藏于暗处驻足,利用自己敏锐的感应能力仔细感应。



    他的目标很明确,找到通天拍卖行库房,将其搬空,库房重地,必定有修炼者值守,只要能感应到这样的存在,也就意味着自己摸到了库房。



    罗晨原本还想做土豪,现在土豪没有做成,反倒背负了亿枚灵丹的债务,成了不折不扣的大负翁,为了摆脱这样的窘境,他必须挺而走险。



    此刻的罗晨,心中已经没有了得到重生丹时的激奋,平静下来之后,他就后悔了。



    罗晨当然不是后悔自己花高价,买下了重生丹,而是后悔自己不该给那千万灵丹的利息,甚至在后悔,当时咋就没有讨价还价呢?



    关心则乱,说得确实不错,当时罗晨知道陈双姐姐有救,心中只有满满的激奋与想要得到重生丹的迫切心情,竟是让自己吃了大亏,这让他很不爽。



    纵是如此,更多的还是开心,陈双姐姐能恢复健康,这是罗晨梦寐以求的事情,相对来说,喜悦还是大大的超越了心中的不爽。



    很快,罗晨就找到了有修炼者守护的建筑物。



    此地在通天拍卖场的中心位置,一看就是重地,又有修炼者守护,自是能说明问题。



    罗晨利用自己敏锐的感应能力,进行了仔细的感应,摸清了具体的情况,他鬼魅般潜行,来到了最佳的位置,潜藏好自己的身形,静静地等着最佳的时机。



    毕竟,这不是洗劫,而是行窃,所面对的还是偌大的通天拍卖行,想要把他们的库房搬空,行动过程绝不能有任何的纰漏,否则的话,一切都会前功尽弃,甚至会陷自己于险境。



    “真是奇怪,不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吗?燕大掌柜,为何会亲自去找援手呢?”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四海拍卖行,摆明偏帮那小子,如果不找强援,岂不是要看着那小子,在四海拍卖行的帮助下逃走?更何况,少主还在他手中。”



    “唉——”一声叹息,打破了对话,一名男子低沉着声音说道:“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



    “开什么玩笑,这已经很复杂了,好不?难道还有比这更复杂吗?通天拍卖行,财雄势大,富可敌国,分行遍布天下,从无人敢到通天拍卖行捣乱,今天却是被一个毛头小子前来生事,不仅捉少主,还杀了人,又挑衅燕大掌柜,气得他吐血,那小畜生简直就是找死。不过,他被燕大掌柜重伤,估计没个一年半载,连床都下不了。只要燕大掌柜找来强援,逼四海拍卖行交出那小畜生,他就必死无疑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难道你们今天没有看到,少主明明落在那少年的手中,吴老爷子却是不顾少主生死,还想要强行击杀那少年?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叹息的男子,沉声问道。



    问话声落,周围的人立马就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恍然大悟道:“这确实很奇怪。吴老爷子乃老板的亲信,他怎会如此反常,连少主的安危都不顾?”



    “我一直在琢磨,那少年所说属实,通天拍卖行,确实在坑杀客人。只是不知道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隐情?若此事为真,我们就有助纣为虐之嫌,想想都憋屈。”



    “阿福,你憋屈个毛,真是个榆木脑袋,难怪你在此工作十余年,都还没有得到重用,估计就是因为你的傻劲儿,他们不敢重用你。兄弟们,我们可不能学他,一定要学会迎合,才不要管通天拍卖行是不是在坑杀客人。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只能说明,参与此事的必是最信任的人,自然也能得到巨大的奖赏。现在我终于明白,阿伍那家伙,明明跟我们身份一样,只是跟在少主的身边,日子却是过得那么滋润,修为提升得很快,天天好吃好喝,还经常去怡红院找最红牌的姑娘,干最美最荡的女人,肯定就是因为他参与在此事,得到了不菲的奖赏。”



    这个男人的话音落地,立马就引来一群人的应和,他们还不断地在数落那个叫阿福的男子。



    罗晨暗藏在近处,直接就利用自己敏锐的感应能力,熟悉着阿福的气息。



    夜,慢慢的深了,一群值守的男子,终于安静了下来,没要多久,就传来了轻轻的呼噜声。



    又等了一段时间,罗晨不再迟疑,悄然地启用魂戒魂力,加持己身,狂暴地施展出了吞天噬地术。



    这里值守的修炼者,很多都是高手,还有部分先天高手,没要多久,一道道灵力,就已经涌入了罗晨体内。



    罗晨连强者的灵魂都吞噬炼化过两个,这些修炼者的灵魂,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边吞噬边炼化,没要多久,他们就已经在悄无声息之中,变成了一具具行尸走肉。



    镇压之砖入手,罗晨直接扔了出去,砸中其中一名修炼者的脑袋,然后快速的跃身了出去,将所有值守的修炼者,一个个拍死。



    行动极是迅捷,近二十名值守的修炼者,都变成了一具具被拍死的死尸。



    罗晨将神魔板砖,扔进了空间法宝,最后直接来到了一名男子的面前,用天蚕丝将绑缚了他的手脚,点中了他的哑穴,这才让他清醒了过来。



    唯一没有被罗晨杀死的男子,就是阿福,清醒过来的他,看清了罗晨的模样,满脸惊恐,想要呼叫出声,却是发不出声音。



    罗晨被燕赤霞重伤,差点死去,这才短短的几个时辰,居然就已经恢复,来此行凶,又击杀了他的同伴,这让他难以置信。



    无声无息间,杀死所有人,这简直太可怕了。



    “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大哥,我很佩服你。在下之所以与通天拍卖行为敌,确实是因为万昭想要坑杀我,黑我异宝。身为男人,我岂会隐忍?大哥,我敬重你的为人,现在我就解开你的哑**,若你还想屈身于此,助纣为虐,那就喊出声来。我保证,绝不杀你,只是会当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



    罗晨轻轻地说着这些话,有种无形的霸气,让人振奋,像个盖世英雄。



    话音落地,罗晨直接就解开了阿福的哑穴。



    “公子,你快逃,燕赤霞去请强援了,若是被他撞见,你想逃就逃不了啦!”阿福有些焦急地说道。



    罗晨满意地点头,拍了拍阿福的肩膀,将绑缚他双手双足的天蚕丝撤去,扔进了空间法宝:“真汉子,真英雄也!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公子,你……谬赞了。”阿福被罗晨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说道。



    罗晨微微一笑:“我可不轻易夸人,能被我如此盛赞的,必定有这样的资本。废话不多说,我今晚专程来此,就是来洗劫通天拍卖行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不义之财,你可愿意跟我一起干一票?真汉子也要吃饭,真英雄也要生存,完事之后,给你分红,必让你发大财。”



    “这是行窃,不大好吧?”



    擦,这家伙还真是个榆木脑袋,所幸的是,他遇到了罗晨,就是榆木脑袋,他也能让他变通一次:“哥,我们这是在替天行道啊!试想想,他们在此,坑杀了多少身怀异宝的客人?我们这么做,也算是在安慰他们的冤魂。更何况,有钱后,咱不说自己去享受,还可以拿去帮人。正所谓,钱要花在刀刃上,这总比让通天拍卖行的老板,拿去挥霍,利用这些钱财,去祸害更多人要好吧?”



    “话虽如此,我怎么感觉还是不太好呢?”



    罗晨狂晕,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榆木脑袋:“哥,人有原则是好的,可那得看对什么人。现在要么替天行道,要么咱们一起离开,放任罪恶不理,任由恶人逍遥。到底要走哪条路,你选吧?”



    “那好吧!我……听你的。”



    面对这样的“大义”,阿福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好,快速我去主库房,咱们时间不多了。”



    “嗯。”



    在阿福的帮助下,罗晨顺利的进入库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将库房的东西,全部扔进了早就备好的空间法宝。



    库房的东西很多,用了近一个时辰,才彻底的清空,这次的收获,不论其他,仅从数量来说,就不亚于罗晨在四海拍卖场变卖的量。



    “哥,这个空间法宝给你。你赶快离去,我要将通天拍卖行彻底毁灭。”



    “啊?太多了,我……不要。”



    这种时刻,叫梦凌空的家伙还跟罗晨啰嗦,他恨不得一脚把他飞出去:“叫你拿着就拿着,这是你应得的,有什么好啰嗦?赶快走,找个地方做土豪,享受人生去。”



    罗晨的气势太强了,梦凌空不敢啰嗦,接过了罗晨递给他的空间法宝:“罗公子,其实,在通天拍卖行,并不是所有人都坏,你……可不能祸及所有人啊!”



    “好,我答应你。快走,别让人发现。”



    罗晨说着话的时候,已经疾速的飞奔了出去,梦凌空也不再耽搁,跟在罗晨的身后狂奔。



    两人悄然地潜行出了通天拍卖行,罗晨撵走了梦凌空,直接凝聚武力,大声吼道:“通天拍卖行的人,快起床撒尿了。”



    声如洪钟,能传数十里,喊话声落,罗晨就疾速飞奔,远离自己喊话之地,藏身在了他早就瞄好的地方,镇压之砖入手,直接就被他扔了出去。



    “轰轰轰……”



    镇压之砖狂暴地轰击着适才的库房,巨响如雷,那幢宏伟的建筑物,没要几下就变成了一片废墟,空中扬起了满天的灰尘,镇压之砖快速移位,又对旁边的建筑物,狂暴的轰击起来。



    刹那间,通天拍卖行就炸开了锅,不断地有人向库房奔去,临近四海拍卖行的人们,听到这惊天的响动,也全都奔行出来,飞身高空,满脸惊愕地望向通天拍卖行。



    四海拍卖行内,一处高大的建筑物阁楼之中,单于雪跟单于莫愁,临窗而立,望着通天拍卖行,她们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姑姑,这家伙窃后行凶,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



    “心有猛虎,睚眦必报,虽然偏激,却有不屈与大无畏的精神,若为真身,倒算是好事。只是,凶险已近,真不知道,他能否逃过此劫。”单于莫愁忧心忡忡地说道。



    两个时辰不到,通天拍卖行足有十余里方圆的宏伟建筑物,几乎都化成了废墟,只有那幢坑杀客人的建筑物,被轰碎了部分,有些颓败的独耸废墟中。



    整个过程,众人只是看到轰击通天拍卖行的只是一道灰影,直到最后,他们也没看出那道灰影,到底是何物,倒是通过灰影奔行的方向,找到了罗晨藏身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