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巨大的耻辱
    两个时辰不到,通天拍卖行足有十余里方圆的宏伟建筑物,几乎都化成了废墟,只有那幢坑杀客人的建筑物,被轰碎了部分,有些颓败的独耸废墟中。



    整个过程,众人只是看到轰击通天拍卖行的只是一道灰影,直到最后,他们也没看出那道灰影,到底是何物,倒是通过灰影奔行的方向,找到了罗晨藏身的地方。



    这自是引起通天拍卖行数百修炼者的疯狂追击,只可惜,他们的速度太慢,罗晨在建筑物的掩隐下,很快就失去了踪影。



    纵是如此,罗晨也没有消停,奔逃的过程中,还在说那幢无法轰毁的建筑物中,暗藏坑杀客人的囚笼法阵,鼓励所有人去一探究竟,以后可千万不要着了通天拍卖行的道,成为被他们坑杀的亡魂。



    通天拍卖行的修炼者,只顾着疯狂的追杀罗晨,变成废墟的通天拍卖行,很快就没有了人影,周围的修炼者无所顾忌,全都如潮水般涌向那幢残存的建筑物。



    没要多久,一则消息就在人群中传开,通天拍卖行内,果然暗藏坑杀客人的囚笼法阵,这个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在众人中传播。



    罗晨就混杂在人群中,眼见这样的消息被证实,他的脸上露出了无比灿烂的微笑,不慌不忙地夹杂在人群中离去。



    一直在密切注意着罗晨行踪的单于雪与单于莫愁,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姑姑,这小子胆子真大,而且十分的狡诈,通天拍卖行惹到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啊!”单于雪咋舌不已地说道。



    单于莫愁微笑着点头:“恶人自有恶人磨。万通天用如此无耻的方法,敛聚财富,只能说他是咎由自取。看来他辛苦建立的基业,会因为这么个小子毁于一旦。只不过,这必定会让万通天彻底的震怒,等待这小子的,又将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这小子如此聪明,按道理来说,他不可能想不到这样的后果,真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做?难道他就是一个天生就喜欢招惹事非的家伙?”



    “他有无惧一切的本心,似乎天生就具备勇者无敌的道心。此子若不殒落,他日必定不凡。”



    “勇者无敌的道心,古往今来,出现过不少,却都难逃殒落的宿命,真正修成大道者,凤毛麟角,我不看好他。”



    单于莫愁无奈地摇头:“天地如棋,变化莫测,即使很多的事情,早有定数,最终却也会因为局势的变化而改变,这其中隐蔽的道理,说明了真正的枭雄,在很多的时候是可以逆天而行的。这小子太过于诡异,而且身怀惊天之秘,我倒是很看好他。”



    “唉,他若是真身,又能获取最后的胜利,真不知道这天下会变成什么样,我现在是越来越担心了。”



    “我们要保持心中空灵,对于这种有可能是真身之人,必须保持顺其自然的空灵之心,否则的话,任何行为,都有可能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所以我们根本就毋须担心,让自己置身局外便是。雪儿,不说这些了,帮我护法,我要继续追踪他。”



    “是,姑姑。”单于雪恭敬地应了一声,两人就奔出了阁楼……



    罗晨直出万兽城南门,向前疾速的奔行了近千余里的路程,远离了妖兽山脉,这才改道向东,继续往静绍城所在的方向奔回。



    他现在只想远离是非,先回到欧冶山庄,将重生丹给陈双姐姐服下,让她恢复健康在说。



    这一天他期盼了很久,现在是一刻也等不了啦,他只想看到陈双姐姐,能再次站起来,像个健康人一样活着。



    罗晨疾速地向前飞奔着,身下是起伏的葱郁群山,也许是因为陈双姐姐就要恢复健康,让他心情大好,身下群山的风景,落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美,那么的清秀。



    突然,罗晨有一股奇怪的感觉,继续飞奔的同时,回过身去,身后却是空空如也。



    “奇怪,怎么感觉有人跟着我呢?”罗晨的嘴里,喃喃自语道。



    喃喃自语声落,那种感觉就彻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消失,这让罗晨有点纳闷,却没有深究。



    毕竟,这青天白日,罗晨还真不会相信,自己会被不干净的东西盯上。



    罗晨继续向前飞奔,不到十里路程,他的心中猛地悸动起来,敏锐的感知能力,让他有了无比凶险的感觉。



    这种感觉刚刚生起,十余道身影,从密林中电射而出,他们分散八方,早在无形中就已经形成了包围之势,特别是其中三人的身形,疾若闪电,只不过眨眼间,就已经飞奔到了空中,对罗晨形成了犄角包围之势,余下的人随之而至,分插于犄角之中,形成了更加严密的包围圈。



    包围罗晨的共有十五人,其中五人,枯瘦如柴,浑身透发着阴森森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看到他们的第一眼,罗晨就已经明白,他们是巫族族人。



    巫族同时出动五名族人,已经让罗晨心惊,可是另外三名看起来很正常的老者,却是让罗晨心颤。



    因为他们的身上,有可怕的强者之气,另外的七人身上,虽无强者之气,却有浓浓的煞气。



    煞气弱于强者之气,这是在杀戮中凝聚起来的气势,临近强者之气,七人身上都有这种煞气,足以说明他们都是巅峰的先天高手,而且还是追逐绝顶业位的虚实相生境高手。



    这是可怕的强强联手,眼前的这个团队,足以轻松毁灭一个势力不俗的宗门。



    难怪适才心中的悸动,要比妖兽山脉历经惊天杀局时还要强烈,眼前的局势,对罗晨来说,确实要比妖兽山脉的惊天杀局,还要可怕。



    毕竟,妖兽山脉的惊天杀局,针对的是所有的生灵,那种凶险会被平摊在每个生灵的身上,而此刻强强联手的团队,却只是针对他一人。



    罗晨心中闪过一抹绝望的念头,这种绝望,不仅是因为他身陷死局,还因为即将让陈双姐姐恢复健康的机会,也有可能就此湮灭,这让他比自己死都还要难受。



    只不过瞬息之间,心中的绝望,就变成了无尽的战意。



    要死,就战死——



    他要为自己而战,更要为陈双姐姐而战。



    低沉的少年,陡然释放出滔天战意,身临虚空,傲然而立,神采飞扬,只不过眨眼之间,他就好像是一个垂暮的老者,变成了一个雄姿万丈、生机勃发的少年战神。



    罗晨身有天生的强者气,战意的澎湃,天生强者气随之汹涌,伴随着那滔天的战意,浩荡四方。



    众人变色,除三名强者外,余下之人都情不自禁地后退,突然爆发出来的那种气吞山河之势,让他们措手不及,后退者身体都在颤抖,心惊胆颤,脸有惧色。



    ……



    万兽城,四海拍卖行,密室。



    盘坐蒲团之上的单于莫愁,身体猛地颤抖,双眼突地睁开,原本光泽的额头,在这个瞬间,布满如珠的冷汗,脸色苍白,身体向前倾倒的时候,喷出了一口鲜血。



    侧立一旁的单于雪大惊失色:“姑姑,你怎么了?”她惊声问道。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单于莫愁颤声说道,满脸惊恐。



    单于雪蹲下身去,手中多了一颗丹药,扶着单于莫愁,快速地将丹药,喂进了她的嘴里:“姑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身上,果然有惊天之秘,陡然澎湃出来的战意,似乎要燃烧整个天际,先天的强者之气,在方圆数里范围瞬间沸腾,而且还有一股无形的诡异气势,对神魂有碾压威能,若不是我突然警觉,及时退走,神魂必定会被湮灭,一生修为,将会就此被毁。”单于莫愁颤声而语,满脸的后怕之色。



    单于雪跟单于莫愁有心灵的感应,听着她的这种说法,感应着她心中的恐惧,身体也在情不自禁的颤抖,满脸的惊恐:“姑姑,他……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如此可怕?若他日成魔,何人能挡?若他日为祸天下,何人能灭?我们……是不是应该越着他未成长起来之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前,将他灭杀啊?”



    “雪儿,越是潜力无穷之人,我们越不能横加干涉,只能顺其自然。你……心怀天下,我能理解,可这对我族来说,绝不是好事。小心,因善入魔,成为天下罪人,将我族带入万劫不复之地。”



    此话落地,单于雪满脸惊恐,俏脸雪白,如珠的冷汗,布满绝美的脸庞,不断滴落,片刻后,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颤声说道:“姑姑,雪儿不孝,日后定努力修炼仙尘诀,定要努力超脱红尘杂事。”



    “善并无错,因善入魔,乃因世人奸诈,易受蒙蔽,被人利用,不得明辨,以善助恶,种善因,得恶果,这也是我族之人,最矛盾的所在。在曾经的过往,重任遥远,可以不太注重,可是如今,重伤将至,我们这些存世后人,必须要万分小心,绝不能有半点差错。所以,我们宁愿冷然旁观,也要尽量抽身事外,甘为局外人,才能看得更真,更透,更明。”单于莫愁缓语,心神已经宁静,苍白的脸色已经恢复,人变得空灵,言语间,透发着大道真义。



    单于雪受其影响,也安静下来,空灵若仙,犹如天人:“雪儿必定谨记姑姑之教诲。”



    单于莫愁欣慰点头:“看来,想要用神魂窥探罗晨身藏之秘密,已经不可行。如今,也只能从他的身世查起。”



    “姑姑,他遇险了吗?”单于雪轻声问道。



    单于莫愁轻轻点头:“不仅遇险,而且还是必死之局。巫族五大高手,联同三大强者、七名巅峰的先天高手,共同围杀他,以他实力,如何能敌?”



    听着这话,单于雪莫名心悸,脸上闪过一抹忧色,却是被她强行压抑,依旧保持自己的空灵之心,不再有情绪的波动。



    单于莫愁何其精明,看着单于雪那一闪即逝的反应,心中闪过一抹不祥的预感……



    就在单于莫愁神魂归位,满心惊恐地跟单于雪说着话的时候,起伏群山,悬飞高空的三名未被罗晨气势所慑的三名大长,却也震惊到了极点。



    仅仅是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就如此的不凡,即使他们对罗晨在妖兽山脉的所做所为,已经有过了解,心中有数,此刻直面这个的少年,他们才有了真正的体悟。



    他比传说中还要可怕,确实不愧为罕有的少年天骄,若任由他成长,对天一宗来说,必定会成为天大的隐患。



    “跪下——”



    前方的老者突地向前蹿出,虽然只有十余米的距离,却是若饿虎扑羊,裹挟着一种无法抗拒的威势。



    特别是他的这声怒吼,更是凌厉,让罗晨神魂都不由得为之悸动,若不是他做好了死战的准备,精神力处于最强大的状态,他还真会被这一声厉吼给吼退,若是精神力弱小者,必定会情不自禁地跪倒。



    这是一种独特的修炼法,名为破魂吼,乃天一宗的一项秘技,配合施法者的威势施展,先前的奔势,会让敌人心颤,破魂一吼,更会让敌人胆破,依言而行。



    罗晨嚣张而又霸道,尚未开战,就让天一宗七名巅峰先天高手惊退,这对天一宗来说,是巨大的耻辱,邱处机即想挽回颜面,又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才会对罗晨全力施展破魂吼。



    “滚——”



    却是没有想到,罗晨不仅不惧,也向前猛地蹿出数十米,突地狂吼。



    罗晨向前疾蹿,沸腾的战意,与那滔天的天生强者气,似乎活了,即使无形,却也能分明地感觉到如惊涛骇浪,滚滚奔腾,其势更猛。



    最可怕的还是那一声怒吼,配合那狂暴的势,给人一种湮灭神魂的感觉,邱处机色变,情不自禁地飞退了数十米,老脸的褶皱之中,都渗出了冷汗,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罗晨修炼吞天噬地术,能吞噬生灵的灵魂,能吸纳天下的亡魂,于精神方面,有着天生的克制威能,破魂吼在他的眼中就是小儿科,邱处机施展此法的瞬间,他就已经捕捉到施展此法的要领,顺手拈来,随之施展,再加上他精神力的倾注,堂堂强者,也被他差点吓破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