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5章 更待何时?
    如山峰般凝立的巨人,在沉吼声中,如同山崩,瞬间坍塌,化成一道道亡魂,犹似蜂窝被捣,万蜂出巢,闪电奔袭于空中,斗转星移间,就将罗晨团团包围在了中间。



    这次并非封闭式的包围,而是以万余万灵,形成了一个高足有五十米、近半里方圆的亡魂围墙,罗晨就置身在围墙的中间。



    罗晨冷笑,双手执戟,三法同施,最后仅是以戟当剑,展现出了引雷剑法,一道如匹的攻击力,直接轰击向亡魂围墙。



    “轰——”



    如匹戟芒,轰击在亡魂围墙之上,发出了惊天巨响,却是不能再对亡魂围墙,造成任何的伤害,那里似乎已经变成了铜墙铁壁。



    就在这一记狂暴的轰击之中,从亡魂围墙上,奔袭出道道身影,十余亡魂,从四面八方向罗晨奔袭而来。



    他们向前奔袭的时候,也不再像先前那般无声无息,而是在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凶狠,嘴里还在发出无比凄厉的嚎叫。



    那凄厉的惨叫,阴森至极,诡怖无边,还有股滔天的怨气与不甘,能震颤人的神魂,似要吓破人的胆。



    罗晨傲然而立,战戟狂舞,在空中恣意纵横,戟芒漫天,以罗晨的身体为中心,奔射八方。



    “砰砰砰……”



    亡魂的身体,得到了强化,罗晨的攻击,对他们无用,每一道戟芒,轰击在他们的身上,都只是让他们的身体微滞,然后又向前飞奔。



    罗晨丝毫不惧,汹涌的战意,在暗沉虚空中燃烧,眼见攻击无用,身形电闪,直接袭杀向前方的亡魂。



    他的速度极快,眨眼即至,双手执戟,锋利的戟芒,在暗沉虚空中划出一片灰芒,径直斩击在那一道亡魂的身上。



    “轰——”



    戟首与亡魂交击一起,就如同击在最坚硬的物体之上,丝毫无损,只是将他击飞了出去。



    余下的亡魂,却是趁着这个瞬间,奔扑而来,罗晨脚踩雷霆步法,扬戟轰击,又被他撩飞了三个亡魂。



    只不过亡魂凶悍至极,丝毫无惧,他们的速度奇快,疯狂向前奔扑,当罗晨轰飞第四个亡魂的瞬间,他的四肢,直接就被亡魂死死的抱住,力量巨大无匹,极力挣扎都无用。



    手足刚刚被数只亡魂紧缚,余下亡魂,立马就奔袭而来,他们的双手指甲,骤然变长变尖,散发着森冷的寒光,一起抓入罗晨的肌肤。



    剧痛袭来,让罗晨直冒冷汗。



    这是一种让人崩溃的疼,亡魂的指甲,暗含着阴邪的元力,这不仅仅是在让罗晨的肉身剧痛,他的灵魂似乎也受到了可怕的侵袭,神魂都在颤动。



    亡魂的动作,一点也不狂暴,十分的轻柔,他们锋利的指甲,在他的体内微微的动作,将那令人崩溃的痛,不断地推向高峰,让他的身体都在颤抖,灵魂都在悸动。



    殷红的鲜血,顺着他们的指甲流出,扬扬洒洒的滴落,在这暗沉的虚空中,有一种凄然的炫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亡魂围墙,高悬于虚空,强强联手来袭的两方人马,都飞悬于下方,都能分明地看到罗晨此刻的处境。



    他的痛苦,落在他们的眼中,化作了快乐,他殷红的鲜血洒落,也无异于琼浆玉液,让他们浑身舒坦。



    这个超凡的少年,终是要在无尽的痛苦中殒落,眼中盯肉中刺就要消除,让他们无不激奋。



    罗晨紧咬牙关,强力坚忍,脸色狰狞,却又斥满狠厉之色,他的双眼,绽放着湛湛凶光。



    他不会让自己这般死去,他要作最后的抗争,激发体内的神秘潜能,拼死一战。



    要死,就战死——



    可是就在罗晨准备用秘法,激发体内神秘潜能的瞬间,他的体内,突然浩荡出一股怪异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弥漫全身。



    诡异的一幕发生,锋利尖指插入罗晨体内的亡魂,在这个瞬间湮灭,透过那伤口,化作了诡异的灵力流入他的身体,剧痛不仅消失,还让他变得无比的舒爽,紧缚他四肢的亡魂,也在这个瞬间飞退,似乎受到了力的作用。



    “杀——”



    罗晨目眦欲裂,厉声怒吼,双手执戟,战戟横空,攻出漫天的戟芒,袭杀向前方。



    他的气势在这个瞬间,如惊涛骇浪碾压四方,有无敌之姿,让人胆寒,。



    如果说,他前面像个少年战神,那此刻,他就像个无敌的少年战神,透发着无敌神威。



    苍井文泰骇然失色,不敢有任何的迟疑,嘴里再次沉声厉吼:“袭杀——”



    厉吼声落,亡魂围墙瞬间溃散,化作一道道亡魂,闪电般奔袭向罗晨。



    暗沉的天空,亡魂遮天,像盖顶的厚重乌云,罗晨的身体被瞬间淹没。



    罗晨明明已经身陷绝境,就要被亡魂撕杀,他居然还能翻盘,这让所有人心惊,难以置信。



    只不过看到罗晨,被成千上万的亡魂淹没,他们的脸上,又露出了痛快的笑容。



    别说是巫族族人,就是天一宗门人都能看出,这些亡魂很可怕,被如此众多的亡魂淹没,就是境界很高的强者,恐怕也只能被袭杀,小小年纪的罗晨算个屁。



    成千上万的亡魂,已经狂暴,全部奔扑在罗晨所立之地,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亡魂堆,足有百丈方圆,他们全都在发出凄嚎,声撼苍天,震动大地。



    “可惜,可惜啊!”苍井文泰阴声而语,声荡四方,满脸的无奈。



    邱处机疑惑,凝声问道:“苍井先生,小贼必亡,为何还有如此感叹?”



    “亡魂的袭杀,虽然会让他粉身碎骨,却会让他死得痛快,没有办法让他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难道不可惜吗?”



    邱处机微愣片刻,立马就轻轻地点头:“小贼可恶透顶,让他如此痛快的死去,确实很可惜。苍井先生,你们有专门对付亡魂的可怕手段,呆会儿可一定要用最可怕的手来对付那小贼的亡魂啊!只有如此,方能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消我等心头之恨。”邱处机冷声说道,脸上布满了痛恨的神色。



    他乃堂堂强者,是天一宗身份很高的长老,更是正道赫赫有名的长辈,受万人景仰,被无数修炼者尊重,却被罗晨轻慢无视,甚至还被他吼得惊退,这对邱处机来说是奇耻大辱,罗晨的下场越惨,他才会越痛快。



    苍井文泰也有同样遭遇,他们虽然属于两种不同的势力,各怀鬼胎,此刻却是同仇敌忾:“这个不须你说,我也一定会用最残酷的手段,折磨这小畜生的亡魂。”



    亡魂堆中,罗晨如神魔临世,对它们进行疯狂的灭杀。



    罗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体内涌出的这般怪异力量,到底缘自何处,为何会有如此神威。



    只不过罗晨很清楚,体内涌出的怪异力量,已经救过他两次,第一次也是巫族高手,施展魔血法诀,让他身陷险境时,这股怪异的力量突然释放,让他可以轰击那血色巨人,现在亦是如此。



    自己体内怪异的力量,似乎就是专门克制巫族邪法的存在。



    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亡魂,它们的攻击,井然有序,一点也不紊乱,前面一层的亡魂被湮灭,后面一层的亡魂,就会随之向他袭杀而来。



    罗晨疯狂湮灭亡魂的时候,他也在利用自己敏锐的感应力,感应着外面的情况,两个老东西的对话,全都传进了他的耳中。



    听着他们的对话,罗晨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冷酷无情,浑身都斥满了无尽的杀气,心中斥满了滔天的恨意,此刻他没有办法跟他们直面相对,只能转化成最狂暴的攻击,发泄在周围的亡魂身上。



    时间缓缓的流逝,苍井文泰眼见亡魂依旧扎堆,脸色变得无比的惊恐:“不好,这些狂化后的亡魂,根本就无法击杀他。”苍井文泰骇然说道。



    此话传到周围人的耳中,全都震惊,难以置信:“苍井先生,这怎么可能?如此众多的亡魂,将他淹没其中,就是境界很高的强者遇此险境,也难逃一死,小贼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很强,亡魂怎么会无法灭杀他?”



    “这小畜生太可怕了,身上必有破我巫族法术的宝物,要不然的话,上次他就死在我族族人的魔血法诀之下。”苍井文泰惊恐而言,额头上都在冒冷汗。



    巫族横行天下,连强者都不敢招惹,就是因为他们邪法霸道,还有各种可怕的手段,如果有人能不惧他们的邪法,那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为巫族存世者并不是很多,他们的横行,依仗的就是先祖所传承的邪法,自身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如果有修炼者不惧他们的邪法,很容易将他们灭族,而且还不是一片地域的族群,而是会对整族族人造成致命的威胁。



    须知,巫族邪法,霸道无匹,有史以来,极少有人不惧他们的邪法,能克制他们邪法的异宝也很罕有。



    “那怎么办?”连巫族如此可怕的邪法都不惧,邱处机也很惊恐,惶然问道。



    “你是不是傻子啊?我族邪法,奈何不了他,那也只能你们出手,将他灭杀,还用问我怎么办吗?”苍井文泰怒声吼道。



    邪灵秘法,都拿罗晨没有办法,让苍井文泰即惊又怒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满腔怒火无处发泄,此刻邱处机还如此问,自是会变成他的受气筒。



    邱处机脸色变得很难看,却没有说话,心中想要灭杀巫族族人的想法,变得更加的浓郁。



    今天对邱处机来说,是个最倒霉的日子,先是被罗晨轻慢无视,还被他吼得惊退,现在又被苍井文泰如此对待,曾经高高在上的威严屡屡被犯,丢脸到家,确实让他动了无尽杀机。



    “轰——”



    就在这时,戟芒射天,那巨大的亡魂堆中,破出一道人影,罗晨竟是从亡魂堆中冲出。



    所剩不多的亡魂,又向他疯狂的扑去。



    “退——”



    苍井文泰骇然怒喝,追击罗晨的亡魂,戛然而止,快速飞退,又凝聚成了人形,只不过已经只有十余米高,跟先前的巨人,有着天差地别。



    “为何如此?为何如此?”苍井文泰状若疯癫,厉声咆哮,有着满满的不甘与浓浓的心疼。



    亡魂难以成就,原本如山岳般的巨人,此刻变成了这幅模样,只能说明,所有的亡魂,差点被罗晨全部湮灭,这对于西域巫族来说,相当于是动了他们的根本。



    因为邪灵秘法,是西域巫族最可怕的邪法之一,如今这幅模样,已经不可能再有先前的神威。



    一个小小的少年,实力并不是很强,居然能撼动西域巫族的根基,这让苍井文泰抓狂。



    罗晨傲立于暗沉的虚空,手执战戟,黑发在阴风中飞扬,衣衫猎猎,无敌气势,浩荡八方:“小爷天纵神武,身有浩然正气,妖异邪术尔,蔫能伤我?”罗晨凝聚武力,沉声而语,字字句句,都在撞击着周围人的心灵。



    “你们还忤着干嘛?此时不杀小贼,更待何时?”苍井文泰对着邱处机怒吼。



    “嘎嘎嘎……”邱处机尚未反应,罗晨就狂笑了起来:“难道这就是天一宗门人?这就是所谓的八大正道宗门之一?在巫族族人的面前,小爷怎么感觉你们都像一条条狗啊?能被他们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如此尿性,有何资格高高在上?居然还跟小爷谈威严,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小爷乃堂堂男子汉,威武大丈夫,一群狗而已,配跟小爷谈威严吗?”



    邱处机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寒,在暗中磨着一口老黄牙:“出击——”邱处机厉声冷吼,当先而行,向高空的罗晨飞射而去。



    余下的天一宗门人,没有任何的迟疑,全部飞射向罗晨,在飞奔的途中,各自的武器已经入手。



    罗晨凝立于虚空,并没有行动,只是冷冷地看着当先而来的邱处机。



    这样的环境,逃跑根本就不可能,罗晨很明白这种局势,现在他也只能拼死一战。



    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体内暗藏的神秘潜能,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为了更多的击杀来敌,他必须要等到他们临近,才会启用神秘潜能。



    一行天一宗弟子的速度,十分的迅捷,片刻间,他们就已经飞到跟罗晨持平的高空,距离他只有不到里许的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