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要死,就战死
    只不过他不知道自己体内暗藏的神秘潜能,到底强大到什么地步,为了更多的击杀来敌,他必须要等到他们临近,才会启用神秘潜能。



    一行天一宗弟子的速度,十分的迅捷,片刻间,他们就已经飞到跟罗晨持平的高空,距离他只有不到里许的距离。



    直到此刻,罗晨都没有任何的畏惧,仍然一脸的平静,这让邱处机也很心惊,他的身形,戛然而止,猛地扬起了手中散发着淡黄光芒的武器。



    邱处机的武器非常奇特,长长的手柄,连着利爪,形似猫爪,只不过是放大了数十倍,利爪被淡黄的光芒萦绕,却是透发着冷冽的寒光,坚韧而又锋利。



    利爪扬空,脱出五道纤细的淡黄光线,似金线破空,袭杀向罗晨,破空声尖锐,扭曲着虚空,威力无匹,必能断金铁如豆腐。



    与此同时,另外九名天一宗门人飞至,他们也纷纷挥动手中的武器,施展不同的修炼法,轰杀向罗晨。



    十名天一宗门人,全都罩着罗晨发动不同的修炼法,十种攻击形态,奔袭出十道破空声,参杂叠合,声震九霄,虚空都在扭曲,有着无穷威势。



    罗晨冷然而立,双眼射出阴寒光芒,冷冽如刀,身未动,却是透发着滔天的战意,依旧如无敌战神横空凝立。



    此刻,五名巫族族人,变成了围观者,眼见罗晨面对十名天一宗门人的齐齐攻击,居然还凝立不动,全都很迷惑,可是他身上透发出来的无敌气势,却是不敢让他们认为他是在等死。



    突然,罗晨的身上,奔涌出一股灰蒙蒙气息,以光速扩散,只不过在白驹过隙间,就斥满了无边天地。



    灰蒙蒙的气息,竟是暗含着无匹道韵,势压八方,当这种气息疾速扩散时,阴邪气被碾碎,盖顶的乌云消散,就连邪灵秘法生就而成的巨人,也凭空消失。



    纵是如此,天地却也没有恢复原本的清明,即使高空的烈日,洒落万丈金光,却也没有办法射入灰蒙蒙的气息,天地灰蒙蒙一片,阳光似乎已被那股道韵阻隔在外。



    蒙蒙气的疾速扩散,就像拔云见日的阳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洒落大地。



    所以蒙蒙气的扩散,不管发生了什么诡异的情况,也仅仅是在白驹过隙间发生,而且还是以人不能反应的速度完成。



    这就是罗晨以秘法,激发自身神秘激能所致,他自己都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了。



    而且在这个瞬间,罗晨能分明地感觉到,身体充满无穷力量,更滋生出一种傲立于众生之上,惟我独尊的无上雄心。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让人难以置信。



    只不过罗晨很清楚,神秘潜能的激发,会反噬自身,随时都有可能让他自己身殒于此,之所以会激发神秘潜能,就是被眼前这两方人马的强强联手来袭所逼,目的就是要将他们灭杀。



    此刻的时间,对罗晨来说,即使刹那,都很重要,也许正是刹那间,便能让他多杀一个敌人。



    罗晨在众人愣怔的时候,他已经向前冲射了出去。



    而此时,邱处机率先向罗晨发动的攻击力,还有数十米的距离。



    罗晨突地向前疾冲,他这才发现,自己的速度快到了恐怖的地步,如果不是他的神识辨别能力随之增长,冲射向前无异于送死,必定会以身迎向邱处一的凌厉攻击。



    身若闪电,斗息间就迎上了那凌厉的攻击,罗晨战戟疾挥,戟未至,仅仅是在空中激荡出来的波能,就已经将邱处机的攻击,悉数化解。



    而且罗晨的奔行,并无半分凝滞,依旧在向邱处机奔袭而去,身体横空,一片模糊,即使是身为强者的邱处机,也不能看清他的身形。



    “轰轰轰……”



    身后传来惊天巨响,那是另外九名天一宗门人,向罗晨发动的攻击,在他原本立身的空中轰击一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诡异情况的发生,让人没能反应过来,罗晨身形奔突向前的瞬间,邱处机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可抵挡的气势,眼见罗晨战戟横空产生的波能,就将他的攻击粉碎,心惊胆战,不敢有任何的迟疑,疾速地向后飞退,疾搠利爪,罩着罗晨攻出了一团强大无匹的淡黄光芒。



    “轰——”



    此刻的罗晨,似乎拥有破碎一切的实力,直接就化解了邱处机的第二记攻击,人随之而至,蹿飞到他的近前,扬起手中的战戟,就劈斩向他的脑袋。



    罗晨表现出来的实力,太过可怕,他的速度,连强者的肉眼都无法分辨,当他蹿至邱处机身前的瞬间,他的脸上布满了恐惧与不甘的神色。



    战戟横空,闪电般劈斩掉邱处机的脑袋,殷红鲜血喷涌如注,无首尸体与他的首级,向地面掉落。



    看着敌人的鲜血,在眼前喷薄,看着被斩落的首级,圆睁着双眼,那张布满褶皱的老脸,还有分明的不甘与绝望,罗晨的内心,振奋至极。



    “杀——”



    罗晨声嘶力竭的怒吼,无边天地的蒙蒙气息,都在随之震动,这一声吼,如九天重雷,鸣响于天际,起伏群山,在分明的颤抖。



    倏地转身,罗晨准备奔杀向就近的另一名天一宗弟子,他的身体竟是直接在向地面坠落。



    这种坠落,并不是有意识的飞落,而是一种自然下坠,因为他在罗晨适才的一声惊天怒吼声中,心胆俱裂,神魂湮灭,直接被吓死。



    余下的八名天一宗门人,个个胆寒,三人在空中瑟瑟发抖,其他人却已经在没命的奔逃,下方空中的五名巫族族人,除苍井文泰在奔逃外,另外四人也在颤抖。



    罗晨的脸上,闪过一抹残酷无情的冷笑,手中战戟连连挥动,漫天的戟影,分射三方,袭杀向那三名颤抖的天一宗弟子。



    与此同时,罗晨脚踩雷霆步法,施展出带有攻伐的招式,满天的脚影,也向四名巫族族人攻杀而去。



    所有的攻击,都在刹那间完成,罗晨修习吞天噬地术,他很清楚,那些在空中颤抖的人,早就被吓破了胆,根本就没有能力再反击,攻杀的招式完成的瞬间,他再次冲射向前方,追击向苍井文泰与一名天一宗弟子一起奔逃的方向。



    “一个也别想逃——”



    罗晨沉声怒吼,声音依旧如九天重雷,撼天动地,沉吼声落,他已经追至一名天一宗弟子的身后,战戟横扫,直接将他拦腰斩杀。



    斩杀那名天一宗弟子的时候,罗晨的奔袭没有任何停滞,整个人竟是狂暴地撞击向那被拦腰斩断的天一宗弟子,直接将他的两截尸身,撞得粉碎,化作满天的血肉四下飞溅,他的整个人,也被殷红的鲜血洇染。



    罗晨现在在所有人心中,就像个死神,实力最强的邱处机,在他的面前,都没有还手之力,被他秒杀,只要他盯中谁,谁就逃不过被杀的命运,所以他们在疾逃时,却也只是向后疾速的飞退,他们的双眼全都凝注在他的身上。



    不看不要紧,眼见罗晨如此神猛,袭杀那人之后,强悍无匹的身体,还撞碎了他的尸身,浑身染血,这更让所有人胆寒,就像看到了一个嗜杀的狂魔。



    “罗公子,别杀……”



    场面太过于血腥,太过于可怕,即使是苍井文泰,也是心胆俱裂,眼见罗晨又向他奔袭而去,情不自禁地骇然求饶。



    回答苍井文泰的只有雷霆劈下的战戟,他的身体直接被锋利的战戟,一劈为二。



    这个瞬间,罗晨的身体,传来剧痛,一股狂暴的力量,在他的体内奔突。



    神秘潜能激发的反噬之力,终于发作,而且发作的瞬间,就是如此的狂暴,滋生出了令人崩溃的剧痛。



    剧痛的侵袭,让罗晨的身体,失去了支配的能力,不由得在空中颤抖起来,差点向地面栽倒,可是片刻之后,他又强行的稳住了身形,再次展开了追击。



    他在紧咬着牙关强忍着剧痛,额头上与身上,都在不断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渗出汗水,难以忍受的痛苦,让他坚毅的脸庞,都变得有些狰狞,可是他却在不顾一切地追击。



    任何逆天的存在,都有天地规则的掣肘,神秘潜能的激发,越是逆天,反噬自身的速度就会越快,反噬的能耐也会更加可怕。



    罗晨之所以会动用神秘潜能,就是因为眼前两批强强联手来袭的人,把他逼上了绝路,现在那可怕的反噬已经开始发动,他又岂会让这些把他害成这般模样的人逃走?



    身体虽然已经被反噬,可是浩瀚强大的力量,却是没有丝毫减弱,罗晨追击的速度,依旧很快,眨眼间,就已经追至另一名天一宗弟子的身前,一戟斩首。



    即使可怕的反噬已经开始,罗晨依旧是这片天地的主宰,是无敌的至尊,只要他能近身,等待敌人的就只有殒落。



    还有两名天一宗门人,没有被击杀,一定要坚持下去,用他们所有人的命,来为自己陪葬。



    罗晨抱着这样的信念,继续疯狂的追击。



    身形疾若闪电,奔行蒙蒙气奔涌的虚空,拖出一道长长的身影,他就像划破虚空的流星。



    体内奔涌的力量,越来越强烈,肌肤都在不断地膨胀,鼓起一个个大包,身上的衣裤,突地爆炸,化作了满天的布屑,在空中扬扬洒洒的飘飞。



    “师弟,这小贼不行了,只有反击,才有一丝生机。速度攻击他,我来助你。”



    罗晨追击的是另一名天一宗长老,说话的是李建豪,他的疾呼声落,那名长老眼见他快速地向这边靠来,神色一狠,停止了飞奔,直接就向罗晨发动了攻击。



    可是就当这名长老,目光收回,向罗晨反击之时,原本向这边奔来的李建豪,却是又向后疾速的飞退。



    反噬虽然越来越凶猛,越来越可怕,罗晨却是保持着自己的清醒,眼见李建豪这无耻的行为,他心中对他生起了更加浓郁的杀气。



    罗晨不能算地道的好人,可是他很痛恨这种无耻行为,明明是同门,是师兄弟,是一起前来杀他的战友,那无耻的天一宗长老,居然用言语哄骗自己的师弟反击,想要让他的反击,给他营造更多的逃跑时间,这种出卖同伴的行为,令罗晨不耻。



    身体在不断的膨胀,已经像个浮肿的畸形,若不是他肉身强大,估计那反噬的力量,早就已经爆碎他的身体。



    罗晨已经没有办法挥戟杀敌,双手不停使唤,战戟随着双手的垂落而垂落,他也只能凭借最后的意志,将战戟死死的抓在手中。



    所幸的是,罗晨体内,还有无穷力量,尚能飞奔,他身形如电,继续向前疾冲,竟是以肉身硬扛天一宗长老的狂暴攻击,使他皮开肉绽,身体洒血,整个人也在这个瞬间,横空而至,直接将那天一宗长老,撞击得粉碎。



    神秘潜能的激发,果然可怕,以肉身迎击强者的全力攻击,居然也只是轰碎他的体表,不能破碎他的肉身。



    还有最后一个无耻的天一宗长老,罗晨没有任何的迟疑,继续疯狂的追击。



    他的速度依旧很快,适才以肉身,硬扛那可怕的攻击,已经让他的身上,有了很多道伤口,他一路飞奔,一路洒血,却依旧是不顾不管。



    要死,就战死——



    这是罗晨心中的信念,抱着这样的信念,只要他还能行动,他就绝不会停下战斗的脚步,要么击杀敌人,要么在战斗中挥洒最后一滴血。



    片刻间,罗晨距离周文策就不足百米。



    他,浑身沾满了敌人的血,自己的血也在不断地挥酒,即使已经是强弩之末,却依旧战意昂然,凶残到了极点。



    周文策满脸惊恐,骇然至极,手中武器,连连挥动,攻出了道道淡紫刀芒,铺天盖地的向罗晨袭去,一波又一波。



    可是罗晨不避不躲,疯狂的冲击着那一群强者攻击出来的刀芒,血肉翻飞,依旧在向前冲击,凶残至极,像一只想要逃出囚笼的凶猛困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